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2)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第二章  树屋


黄少天跟随喻文州在森林里穿梭,他有心记一下路线,但是丛林中太过相似的树木藤蔓造成巨大的认知障碍。他暗叹一声,不放心地捏了捏背囊里的地图,最后还是没有将它拿出来。

“哎哟,怎么停下了?你住在这里吗?住在树上?我还以为会有一个村子。”黄少天捂着鼻子说道,喻文州突然停下来让他一下子撞在他身上。喻文州身上像一块铁板似的,撞得人生疼。

眼前的这棵树有两个成人环抱粗细,但是如果不是喻文州刻意停下来,黄少天也不会觉得这棵树有什么与众不同。这一路走来,他还见过须五人环抱的大树,而且那货还吃人。黄少天脑海里又浮现出叶修那张故弄玄虚的面孔:呵,暗黑森林里,什么都有可能。

黄少天摇摇头,把这个不靠谱的神父从脑海中驱离。就在他走神的片刻,喻文州从树干上拉出一架软梯,晃悠悠地搭到地上,他向黄少天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喻文州的树屋并不大,但是他按照待客的惯例,邀请黄少天参观了他五脏俱全的小树屋。黄少天是一名知礼守仪的剑客,他从不在别人家里动手动脚。但是,他对所有事物都充满好奇心,并且不懂就问。喻文州的脾气出乎意料的好,所有问题,有问必答,没有流露出一丝不耐烦。

“这么多瓶瓶罐罐,都是做什么的?”

“做实验。”

“你是医生?”

“术士。”

“这些都是魔法吗?”

“我更愿意称呼它为巫术。”喻文州笑道,顺手从架子上取下了几瓶药剂和一卷绷带。

名称的差异,却远不止如此。在这片荣耀大陆,术士的存在神秘而特别,他们总是独来独往,他们会使用魔法,他们甚至能够在千里之外杀死一个人。他们的能力令人又忌惮又向往,所以每年教廷都会召见一些术士,为他们颁发勋章,表彰他们的所作所为。同时,教廷也会围捕一些术士,在广场上烧死他们,因为他们带来了灾祸。对于那些用魔法为民除害的术士,他们的能力被称为白魔法,而另一些为人们带来灾异的术士,他们的能力则被称为黑魔法,即所谓的巫术。

只是,魔法岂有黑白之分,不过是使用它们的人不同罢了。

喻文州这样说,是对黄少天亮明了自己的身份:一名研习黑魔法的巫师。

黄少天如今已经见怪不惊,而且别人刚救了自己一命,现在反水有违骑士精神。他稍微楞了一下就找回自我:“嗯,看不出你还挺厉害的。我这是第一次见到活的巫师。因为,大部分巫师都躲在穷乡僻壤……”他摸摸鼻子没有继续说下去,喻文州都躲到暗黑森林的深处了,这已经不是穷乡僻壤可以概括。

关于黑魔法的问题让两人稍微冷场,他们沉默地参观了喻文州被书籍塞得没法下脚的书房,放了一张躺椅的露台,只装得下一张狭小单人床的卧室,以及储藏有零星瓜果蔬菜的厨房。

“呃,我有一个问题。”黄少天挠了挠头,欲言又止。

喻文州疑惑地看着他,这人什么时候竟会卡住。

“巫师,都吃素吗?”黄少天环顾厨房,没有发现半点荤腥。这对他而言相当残忍,剑客们都是食肉动物,不然会被那一身重铠压垮。虽然他的铠甲被抛弃了,但是叫嚣着吃肉的胃却还留着。

喻文州笑了笑,摇头道:“这倒不是,只是森林深处并没有动物。你不是早就发现了吗?”他目光灼灼地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低下头叹了口气,他苦着一张脸,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灶台,灶台发出一声声空洞的响声,他生无可恋地看着那一篮青色蔬菜,“只能吃这些?”

“少天,不要挑食,秋葵对身体好。”喻文州和蔼地说道。

 

黄少天坐在喻文州狭窄的床上,正兴高采烈地讲述他进入暗黑森林的经历。喻文州细致地给最后一个伤口包扎打结,冷不丁地问了一句:“既然这么困难,你为什么要进入暗黑森林?”

黄少天顿时像哑了火的枪,一口气在胸前不上不下地卡着。半晌,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每个人进入暗黑森林都有自己的目的。”

他看向喻文州,似乎在掂量喻文州的可信度,思考将这话说到几分,又要保留几分。

万万没想到,喻文州点点头,颇为坦诚道:“不错,每个人都有目的。我,是来找一个人。”

“……我是来找药材的。”黄少天神色凝重。

话一旦开头,剩下的部分就容易多了。荣耀大陆被努瓦山分割成了东西两个部分,高耸入云的努瓦山是难以逾越屏障,唯一的低矮隘口被密林覆盖,而这片密林就是暗黑森林。东西两侧因为努瓦山的隔绝而很难沟通,因此,喻文州从黄少天这里第一次听到了努瓦山西边的情况。

情况很糟糕,疫病肆虐,尸横遍野,连续几个月以来死亡人数持续走高,每天都能见到焚尸的黑烟滚滚,教廷和医师协会尝试了无数方法,全都宣告无效。大先知将自己关在神殿里整整七天,从神那里求得一封神谕。神谕上说,唯有暗黑森林里的弗丝草,方可治愈。

“弗丝草?”喻文州皱了皱眉头。

“你见过?”黄少天满怀期待。

“没有。”喻文州从床头柜上抽出一本足以砸死人的硬壳书,在蝇头小字写成的目录里翻找,“我没有听说过。”

“可能你在这里待的时间还太短。”

“我在这里待了十年了。”

“十年?!”吃素吃了十年,难怪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黄少天同情地看着喻文州:“你还没找到那个人?不过,话说回来,什么人会特地跑到暗黑森林里来?就如你所说的,这里连只动物都没有。”

“你不是特地跑来了吗?”喻文州浏览完了目录,很笃定地说:“这里并没有弗丝草。”

“别这么确定啊。”黄少天拍拍喻文州的肩膀,像是说服喻文州,又像是给自己打气:“暗黑森林这么大,肯定有地方是我们没有去过,没有找过的,所以肯定能够找到的。”

“那祝你好运吧。”喻文州从衣柜里找了几件干净衣服递给黄少天,“大小应该差不多,凑合着穿吧。”说罢,他就收拾了药瓶,起身离开。

黄少天比划了两下,大小其实没什么好说,术士的长袍没腰没屁股,以他的标准身材,不存在穿不进去的问题。长袍洗得半旧,布料在多次水洗之后变得愈发柔软亲肤,加上宽松的形制,像是家里面穿了多年的睡衣,舒服而放松,让人心中不自觉地松懈下来。

“换好了吗?”喻文州在门外敲门,“来吃饭吧。”

 

“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喻文州问道。

“先打两只兔子?”黄少天用叉子戳了戳盘子里的“草”,情绪低落,“我其实也没有想好,进入森林一个多月了,一点进展都没有。不过,你既然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说不定有些线索。能不能借我看看你的那些书,我再好好找找。时间不等人,我可不能继续漫无目的地找了。”

“你可以住在我这里。”喻文州非常好说话,甚至帮他想到更远的地方,“白天去森林里面找药材,晚上可以去书房找线索。”

“好主意!就这么定了。你还真是一个好人啊,你要是在帝国,一定有一个排的姑娘哭着喊着要嫁给你。”

 

一个多月以来,黄少天第一次在有屋顶的地方过夜,内心的小人有些忍不住要在地铺上打滚,但他面上勉强维持着一本正经的样子,正举着蜡烛翻看着喻文州床头的大部头。

“你之前翻的这本不是植物分布大全?”

“那是另一本。”喻文州塞给了他另一本大部头,“它们长得很像。”

“这本好像是童话?”黄少天没有接过来,饶有兴趣地盯着喻文州,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四平八稳的人居然需要看童话故事来帮助入睡。

“神话。”

“在我看来,它们没什么区别。”黄少天合上了手中的书,抚摸着书的封面,烫金的如尼文在烛火映照下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不过,你如果需要听故事入睡的话,我倒是有很多故事可以讲,你的这本童话都快被翻烂了”黄少天稍微向上拉了一下封面,许多书页都因不稳而向外脱出。

喻文州适时地打了个哈欠,“如果你能用一句话讲完这个故事,我不介意听一听。”

黄少天思索片刻,“从前,在暗黑森林里居住着一位邪神……”

喻文州望着他,面上的笑容没有丝毫改变,像是戴着泥塑的面具。

“他残忍无比……”黄少天目光钉在喻文州身上。

放置在两人中间的油灯抖动得越发厉害,明明灭灭的灯影下,两个人的面孔都陷在晃动的阴影当中。

“只让人吃秋葵!”黄少天哈哈大笑,干脆利落地结束了他的晚安故事。

 

谢谢观赏,请移步:巫(3)


一点废话:

1. 喻黄写起来格外顺手,赤安写起来真是意外苦手(并没有弃坑只是卡文)

2. 日更3000~要加油啊!

评论 ( 3 )
热度 ( 1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