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3)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2)


第三章  晚餐

黄少天踏着灰蒙蒙的暮色回到喻文州的树屋下,从枝叶间漏出的暖橙色灯光,是特意给奔波在外的人点亮的引路灯。有人等待的场景已经许久不曾出现在黄少天的生活里。上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和一群狐朋狗友出门逍遥,让魏琛在家里等了他半夜。他一进门就被老魏揍了个半死,他一边奇怪魏老大深更半夜不睡觉专门堵他夜不归宿,一边哼哼唧唧喋喋不休地求饶。老魏抽着烟,照着他的头狠拍了一下,又对着黄少天那一头金毛狠狠地搓揉一番,“臭小子,我要出趟远门,你好好给我看家。”

此去十年,杳无音信。

黄少天摇摇头,把这点触景生情的伤感收了回去,顺着软梯登上树屋。厨房的灯亮着,喻文州一手捧着书站在炉火边,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搅拌着锅里的食材,奶油浓汤的香味散了满屋。不得不说,除了食材单一这个缺点,喻文州的手艺是无可挑剔的。

黄少天轻车熟路地从果篮里拿了一颗苹果,清甜的汁水瞬间抚慰了他奔波整天的口干舌燥。

“找到了吗?”喻文州放下书,转身就看见瘫在椅子上的黄少天。

“没有。”黄少天干巴巴地回道,“不过,我今天在东边又见到了一名不幸的骑士,和上次的骷髅先生一样,身上看不出明显的外伤。我查看了周围,没有发现任何危险的痕迹。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他们就这么坐在森林里,眼睁睁地等着死亡降临?”

“说不定是食物中毒。”喻文州把汤盛入两个碗里,切得不太细碎的蘑菇滑落的时候发出咕嘟的响声。

“你一定要在吃饭时间说这个吗?”黄少天可疑地盯着汤里裹着奶油的食材。

“这是一个客观的可能性。”喻文州平静地说道,他舀了一勺浓汤尝了尝,“没有毒。另一碗需要替你尝一尝吗?”

“不用了不用了,没有毒没有毒。”黄少天连忙摆手,将另一碗端到自己面前。他算是怕了喻文州这种近乎刻板的冷静。

热汤熨帖的不只是胃,还有人心。想想当年老魏在家的时候,一个自己都过得稀里糊涂的大男人带着一个整天在外面疯的半大男孩,两个人实在做不出什么花样,往往东拼西凑一锅热汤,再来一人一根足以嗑碎牙的法棍。更多的时候,那些硬得像棍子一样的面包不会先进肚子里,而是被老魏拿来当成剑客的宝剑进行餐桌教学。两人在狭窄的厨房里你来我往,魏琛指点着黄少天招式,黄少天叨叨咕咕地躲避着魏琛单方面的殴打。这场教学往往会以一方的“棍子”拦腰折断而结束。魏琛拿起半块法棍潇洒离去,告诫黄少天要努力弥补身高上的劣势。十六岁的黄少天在狭窄的厨房里奋力消灭着一根半难以下咽的法棍,想象着有朝一日能够弥补这身高上的劣势。

和魏琛相比起来,喻文州对食物的追求要精致多了。同样是法棍,他在上桌前又送进烤箱回了炉,吃起来外酥里嫩,对牙好,对胃也好。真是许久不曾感受到的滋味,属于家的滋味,让人有些怀念,有些不舍。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4)


一点废话:

1. 今天太忙了,只能更这么一点,忧伤

2. 大晚上写食物,好饿啊,想吃奶油蘑菇汤,想吃刚烤出来的新鲜法棍,蒜蓉奶酪抹在面包上!!!

评论 ( 9 )
热度 ( 1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