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4)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3)


第四章  雨夜


然而,同居的生活并不全是轻松惬意,毕竟两个都早已习惯一个人生活。在日常生活中突然多出来的那个人,就像是硬塞进贝壳中的沙粒,是一种挥之不去的异物感,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们需要容忍彼此的行为。比如,喻文州经常在半夜三更抓住偷偷溜进厨房的黄少天。再比如说,黄少天对喻文州那本走到哪里就带到哪里的“童话书”颇为不以为然。

黄少天每日过着早出晚归的规律生活,而喻文州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像一个贤惠的家庭煮夫,井井有条的安排着日常生活。两个人的交流基本都存在于晚餐的时段,大部分时间是黄少天在说,而喻文州偶尔插一两句话。他们像亲密的朋友一样聊着日常见闻,发表感慨,开开玩笑。暗黑森林里奇怪的事情数不胜数,他们从不担心会因为没有话题而冷场。

平静安稳的生活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时间漫长的错觉。这天,黄少天顶着能把人吹飞的狂风回到喻文州的树屋,他抬头望着熟悉的引路灯在狂风中摇摆,感觉自己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世纪。说实话,他甚至有些喜欢上这种日子,平静而细水长流的生活。而喻文州在任何时候都能营造出一种安宁平和的氛围,恰好与这种平稳的生活相得益彰。

黄少天的手指拂过树干上的刻痕,只有三道,事实上,他才来到这里三天。

风势小了许多,垂下的软梯终于不再像疯了一般晃动不止,黄少天攀上软梯回到树屋。喻文州没有像往常一样待在厨房里,他站在树屋的入口处,手里端着两个杯子,正热腾腾地冒着气。

“今晚要下暴雨。”喻文州递给黄少天一杯红茶。

“不会吧,风已经停了。”黄少天抬头看看天色,只见浓墨一般的夜色,包裹着一列列纹丝不动的树影。缺少流动的空气愈发沉闷,与暗沉沉的天空一起压在人心上。

“暴风雨之前的平静。”喻文州优雅地轻啜红茶,似乎早已习惯了天气变化,“吃饭去吧。”

“说起来,我来这里这么长时间还从来没见过下雨,还以为这儿的天气一直是一轮惨白惨白的太阳外加满月的夜晚。没想到还会起风,还会下雨。这雨会下很久吗?下多大啊?你家里有雨具吗……”黄少天跟在喻文州身后念念有词。

“会连续下一个多月,洪水会涨到树下。”喻文州回过头,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微笑,“你,可能走不了了。”

黄少天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苦恼与纠结的表情,眼眸在闪动的烛光里看不分明,他模棱两可地回道:“也许吧。”

晚饭时间,大雨如期而至。正如喻文州所言,雨势大得惊人。树屋的屋顶被倾泻而下的雨水撞击出巨大的声响,沿着屋顶倾斜的角度化成瀑布。密林中植物巨大的树冠在暴雨冲刷下流露出狼狈,枝叶翻卷,树干裸露。向远处望去,整座森林只剩下席卷天地的大雨和轰隆的雨声。

喻文州早已习惯了这诡异的天气,睡前按照惯例翻了两页书,丝毫不受影响地睡着了。在睡着之前,他隐约觉得黄少天睡得很不安稳,他一直焦躁地在地铺上翻来覆去,仿佛身下是一炉滚烫的开水。

 

天边一声炸雷贯彻天地,喻文州蓦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地想要去抓放在床边的法杖。

“别动。”熟悉的声音却异样的冰冷。

“少天?”喻文州感到脖颈处一阵凉意,窗外一道闪电划破天穹,借由那一闪而过的光亮,他看到黄少天站在床边,冰雨的剑刃笔直地架在他细弱的颈部。

又一声闷雷阴沉沉地滚过,震得屋子里的家具微微颤动。两人一站一卧,沉默地僵持着。

“时机选得很好。”喻文州恢复了冷静。对所有使用魔法、依赖魔法的生物而言,满月都是一种特殊的存在。魔法是一种说不清来源的能量,而这种能量和所有其他的能量一样,在某些特殊的时刻会得到强化——月圆之夜。暗黑森林里充斥着诡谲的魔法生物,他们所仰赖的,就是这一轮从不亏缺的圆月。

暴雨凶狠地拍击着玻璃窗,整扇玻璃剧烈地击打中发出轻微的呜咽。

黄少天并不为喻文州的称赞所打动,冰雨的剑刃又向前迫近一分,喻文州甚至能够感到冰雨散发出的寒意,入骨入髓。

“之前进入森林的骑士们都因你而死?”

“是。”

“你将他们都做成了傀儡?”

“是。”

“然后操纵他们杀人?”

“是。”

一道闪电劈在窗前,将昏暗的房间照亮了一瞬。喻文州神色平静,所有指控尽皆承认。他浅淡的眼眸如同山溪一般澄澈,认下的却是十数条人命的血债。

疯子,黄少天心想。

“你的目标一开始就是我?”喻文州与黄少天对视。

“是。”地图上的叉都是没有找到的意思,在悬崖下画上的那个圈代表着黄少天确认的目标。

“你斩断了傀儡的联系?”

“是。”黄少天这些天早出晚归,搜遍了周围的傀儡,将之一一报废。

“厨房里的秘密,你发现了?”

“……”黄少天没有回答,冰雨却代他答复了这个问题,喻文州感到颈边一阵尖锐的刺痛,似乎有液体从那里缓慢地流出来。

喻文州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你深更半夜潜入厨房数次,是这个原因吧。”

“我留下你的性命也是这个原因。”黄少天在喻文州耳边咬牙切齿地说道。

黄少天挟持着喻文州朝厨房走去。失去法杖的术士,像是失去了獠牙的野兽,只能在刀剑之下任人宰割。

黄少天转动厨房里一只不起眼的花瓶,炉灶轰然移动,露出了下面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旋转的台阶蜿蜒而下,通向黑暗的深处。森白的闪电映出两人拉长的身影,在洞口处被黑暗完全吞噬,一阵阴风从洞口向外窜出。

“你先下去。”黄少天剑指喻文州背心,洗得柔软的术士袍被锋利的剑尖划破一道不小的口子。黄少天的眼神黯了黯,收回了试图推搡喻文州的手。

台阶的尽头是一间地下室,虽说是地下室,其实是将整棵树掏空改建而成的密室。风雨的呼号被隔绝在地面上,树洞里的空气因为不流通而散发着树木陈腐的气味。昏黑的地下室中央矗立着巨大的玻璃器皿,在一片黑暗中闪烁着幽微的蓝光。玻璃器皿里浑浊昏黄的液体里泡着一具肤发惨白的人体,在没过头顶的溶液中一沉一浮。

黄少天将喻文州按在玻璃上,与溶液中的人隔着玻璃脸贴脸。

“是你杀了魏琛?”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5)


一点废话:

1. 把伏笔一口气都扯出来了,爽!

2. 床上拔剑相向的灵感来源于特洛伊的阿喀琉斯和布里塞伊斯,女郎爱恨交织地将匕首对准敌人,然后.......被反压干了个爽。 鱼总,抱歉,魏老大还等着呢,暂时不能这么安排......



评论 ( 2 )
热度 ( 1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