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5)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4)


第五章  诱供


“魏琛没死。”喻文州想了想,又补充道:“他只是没有呼吸。”

“没死?”

“当时他身受重伤,又中了咒语,为了防止情况恶化,他将自己催眠,随后陷入假死的状态。我只能将他暂时安置在溶液中,这种溶液可以保持身体机能不被破坏,直到解开咒语。”

黄少天骤然听到魏琛还活着的事实,在心头积蓄的悲伤愤怒一下子冲出闸门,泄了干净。这一瞬间的心神不稳,他手上的劲儿不自觉放松了。

转瞬间,形势反转,黄少天为他的片刻走神付出代价,被地下突如其来的一张大网兜上了天花板。喻文州抬手召唤,口中念念有词,原本失落的法杖轰隆隆地破砸开一条通路,顺利回到喻文州的手里。下一秒,冰雨也落入了他的手中。

“永远不要在巫师的地盘上麻痹大意。”喻文州瞄了一眼手中的冰雨,随手将其扔在了一旁。

“骗子!卑鄙!无耻!”黄少天愤怒地拽着网格,青筋暴起,企图将其撕裂。

喻文州抬起法杖,柔软的大网幻化成一个方方正正的金属铁笼,摇动中发出刺耳的响声,像是在嘲讽笼中的黄少天如困兽犹斗。

“我没有说谎,魏琛还活着。”

黄少天根本不想回应,卯足了力气与铁栏杆斗争。

“你不想知道是谁害他到如此境地?”

黄少天停顿了一下,抬头看向喻文州,冷笑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我有办法知道一个人说的是真是假。”喻文州慢慢向黄少天踱步而来。

“什么方法?”黄少天警惕地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勾起唇角,“你试一试就知道了。”

下一秒,铁笼幻化成无数条绳索将黄少天束缚在其中,喻文州冰冷的手指抬起他的下巴,左手尖利的黑色指甲从他的脸颊划过,捏住黄少天的下颌,右手掀开一瓶橙红色的不明液体,缓缓地倒进了黄少天嘴里。黄少天死命地挣扎,却像一只被困在蛛网里的小虫,避无可避,逃无可逃。冰冷的液体顺着他的喉咙一路流入胃里,直到最后一滴液体都被黄少天喝了干净,喻文州这才罢手。

绳索又变回了铁笼,喻文州回到安全距离,静静地看着黄少天抠着喉咙试图把刚才喝进去的东西吐出来。

“是橙汁……”

黄少天愤怒地转头,“你是疯了吗?橙汁用这种方法灌?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毫无信用的骗子……”

“加了点料,怕你喝不习惯。”喻文州把话说完,“你有点挑食。”

黄少天用手抠着喉咙,发出阵阵干呕,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你早就准备好了,对吧?在悬崖边救我,是你计划的开端。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像杀死其他人一样,一开始就杀掉我。或者,所有人都在被你玩弄于鼓掌之后,被杀掉制成你的傀儡。这做法真像是一个恶心的丧心病狂的杀人收集癖。”

吐真剂起效了,喻文州知道,黄少天平时不会说这些话,他虽然话多,却很有分寸,他们一直以来的话题事实上从未涉及过彼此。

“我不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喻文州似是而非地回答道,随即抛出了他的问题:“你为什么来这里?”

“教廷派我来消灭暗黑森林里居住的邪神,他是疾病和灾异的源头。如果消灭了他,帝国将不再受到一年一度的瘟疫侵扰。可是,每年派往暗黑森林的勇士全都杳无音信,包括魏琛。我也有私心,想要找到魏琛。”黄少天自暴自弃地坐在笼子里,理智告诉他这些话决不能出口,但是他无法控制自己。

“我以为教廷只会派遣骑士来。”

“魏琛是自己潜进来的,我当时太小,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你怎么认识魏琛的?”

“七岁的时候在街上偷东西,偷到了魏老大身上,被他抓住教训了一顿。他看我是个无父无母的可怜孤儿,所以收养了我。”

“教廷为什么选择了你?”

“因为我当时打趴了皇家骑士团的所有人。”

“密室的机关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第一天到这里,我就检查了所有的地方,灶台敲击后的回声发闷,似乎有个很大的空间。”

“教廷告诉过你,邪神的样貌吗?”

“没有。没有人见过,见过的人都没有回来。”

“那你为什么这么笃定是我呢?”

“……我没有很笃定,我一直希望不是你。我想找到证据证明你不是,可是所有细节都指向你。而且,你全都承认了。”黄少天眼中现出迷茫和痛苦,他抓着头发,试图让自己闭嘴。

“少天在这里住得开心吗?”

“开心……这里很像一个家……梦寐以求的家……”

“少天你喜欢……”

“喻文州,我求求你,不要问了……你想知道的情报我都告诉你了,给我留下一点……一点空间吧。”

“……喜欢秋葵吗?”

“不喜欢。”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6)


一点废话:

1. 引导错误,捕捉机会,蓝雨队长喻文州在此展开了一波漂亮的反击(李艺博语气)

2. 为什么会写成触手系呢?这真的是一个意外(看我真诚的眼神)

评论 ( 8 )
热度 ( 1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