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7)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6)


第七章  黑衣


“差不多了。”一个陌生的男声从房间里传出来,黄少天握在门把手的手轻轻松开一些。

“可是……”有一个声音犹豫不决地说道。

“再不走就走不了了。”为首的声音打断道。

“是!”四五个声音齐声应道。

透过门缝,黄少天看到原本狭小的卧室被拓宽得足有三四个大小,显然被施加了空间法术。六个戴着兜帽的黑衣人呈环形站在房间里,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是脸色青白的喻文州。他重重叠叠的绳索被束缚在一张扶手椅上,黑衣人高举法杖念念有词,无数闪光的亮点从喻文州身体里飘出,汇聚在黑衣人的身边,最终消失于他们厚重的黑袍之下。

窗外的雨渐渐停息,屋内诡异的念咒声是寂静森林里唯一的声音,咒语的声音越来越小,喻文州身上的光点却越来越多,他的脸色则越来越白,连呻吟声都没有了,所有的力气都用来维持仅有的一丝呼吸。

黄少天站在门外,进退维谷。喻文州囚禁他,而黑衣人将同样的事情也加诸喻文州身上。他奉教廷的命令前来斩杀邪神,却被邪神反制。但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要袖手旁观,在某个时刻出其不意地出手,一击必杀,任务将完成得干脆而漂亮。

但是暗黑森林里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心存犹疑。森林里的傀儡在消失后并没有对喻文州造成反噬,说明他们曾经是自愿成为喻文州的傀儡。魏琛曾是教廷的荣誉术士,在他失踪的十年里,教廷对他的事情绝口不提,冷漠的态度一度让黄少天心寒。而魏琛现在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里,又是因为什么。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来自叶修。叶修当时专门在教堂里截住黄少天,不只是为了送给他一柄能在困境中求生的匕首。那根手卷烟的卷烟纸张上留着叶修潦草至极的四个大字:教廷有鬼。

黄少天知道自己无法克制内心疯长的怀疑,他现在只想要冲进房间,把那六个人拖出来暴打一顿。

我想要喻文州活着,我只是想知道真相,黄少天一手搭在门把手上,一手攥着匕首。

喻文州汗湿重衣,冷汗顺着瘦削的下巴滴下,他眼睛微抬,视线所及,门缝里一闪而过金色的光芒,像是雨季结束后的第一抹阳光。他垂下眼睛,微微摇头,他的阳光在门口逗留片刻后,彻底消失了。

黄少天贴在隔壁实验室的墙上焦虑地听着旁边卧室里的动静。喻文州冲他摇头的时候,他就放弃了冲进去的想法。黄少天知道喻文州心思缜密,从不做无谓的事情。

然而喻文州房间的隔音效果令人火大的好,他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一些悉悉索索的动静,继而是沉闷的脚步声从门口鱼贯而过。窗外的雨已经停了,黄少天听到拍击流水的声音,渐行渐远。

是船,他们借着雨季涨水,坐船而来,森林里的妖魔鬼怪都因为满月的消失而力量微弱,他们来去都会比黄少天顺利百倍。

不过此时黄少天也来不及管这些深谙规律的黑衣人,他一个箭步窜出实验室,冲进喻文州的卧室。卧室恢复之前的狭小,喻文州坐在椅子上,身上的绳索虽然不见,浑身上下仿佛浸过了水,狼狈不堪。

黄少天进来之前积蓄了千言万语,脱口而出竟然是,“你没事吧?”

喻文州笑了笑:“我还以为少天是来兴师问罪的。”

“靠,喻文州你别太得意,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可以杀你一百次。你最好老实一点,诚实诚恳地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肯定会对你不客气的。”黄少天在指间玩转着那柄袖珍匕首,眼神睥睨。

“好。”

“你这么快就答应了是不是有鬼啊?”

“没有。”

“刚才那群黑衣人是什么来历?”

“不知道。”

“他们和教廷有牵扯吗?”

“不知道。”

“他们为什么要对你动手?”

“……”

“这次怎么不说不知道了?”

“……他们给我的代号是:弗丝草。” 


谢谢观赏,请移步:巫(8)


一点废话:

天气太热,精神不振,今天本打算写完第一部分,让喻黄换个地图继续谈恋爱........路漫漫........

评论 ( 3 )
热度 ( 1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