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8)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王杰希略微出场

指路: 巫(1)     巫(7)


第八章  自由


黄少天愣住了,脑子里一团乱麻。

“你随口找的借口并不好,我一度怀疑你和他们是一伙的,所以对你用了吐真剂。”喻文州虚弱地笑道,“抱歉。”

“……”喻文州诚恳的低姿态让黄少天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他挠着头迅速地转移话题:“哈哈哈,没什么,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生气了。不过,这不是说我会放过你啊,我们之间的账还没有算清楚。不如一笔一笔的来吧,魏老大是怎么回事?”

“我是一个无法控制自己魔力的巫师,暗黑森林里这片没有动物存在的地区,都是因为我的魔力外泄造成的,客观上说,所有踏足我能力范围内的动物都会死。”

“……”黄少天想到那些森林中的骷髅,又想到自己和那些黑衣人。

喻文州继续说道,“魏琛对我用了禁咒,可以让我的法术不再失控,但是他被禁咒反噬,以致于失去意识。”

“所以,我还活着,那群黑衣人也还活着。”

喻文州摇摇头,“魏琛一年前才来的,那群黑衣人早在十年前就来了。”

“……喻文州,你这样一点一点慢吞吞,像挤牙膏一样的讲故事,是想要玩什么拖延战术,等人来救你吗?”

喻文州微微一笑,“只是想和少天多聊一聊。”

啪,黄少天把匕首扎进了喻文州座椅的扶手上。

十年前,喻文州因为不能控制法术而自我流放到暗黑森林,希望能在这个地方修习控制自己的方法。但彼时他尚年幼,法力不足,不幸在森林里遭遇了那群黑衣人,挣扎未果,被抓了个正着。其后十年,他被黑衣人用法术困在这里。每年雨季的时候,他们会乘船而来,从喻文州身上收集散溢的魔法。通常时间并不会长,短则三天,长则一周,他们就会趁着雨势未消返回。

去年旱季的某一天,他在深夜的森林撞上了魏琛,魏琛可能是遭遇他的无人区结界的袭击,只剩下半口气。只是当时他没有看到魏琛,也不知道他是这样的情形。魏琛躲在一处阴影里,他选的位置太好,即使天边那一轮硕大的满月都没法照出他的身形。他极其冷静地与喻文州谈了一笔交易:用他的全部法术禁锢喻文州散溢的魔力,让喻文州替遭到反噬的他寻找续命之法。喻文州答应了,将施术之后陷入假死状态的魏琛带回了树屋。

而由于魏琛的介入,喻文州的魔法散溢得很少,黑衣人无法收集到与往年相等量的魔力,只能用其他的方式将它逼出来,时间就拖到了雨季结束。

“你说我睡了一个月?”雨季时长一个月,黄少天清楚地记得自己和喻文州翻脸的时候,雨季才刚刚开始。

“你的魔法抗性很好,本来应该由我去解除咒语的。”

这样的答案并不能安慰被迫成了睡美人的黄少天,黄少天把矛头转向喻文州:“你倒是厉害,为什么没有一并干掉那群黑衣人?”

“将我困在这里的人,不会让自己有去无回。”

“没有办法解咒吗?”

“事实上,方法很简单,去胡热峡谷对面的若纳高地,将悬崖边的第三棵橡树上挂着的圣母领报挂毯绞碎。”

“这么简单,你为什么不能自己去?”

“我过不去,胡热峡谷是他们设置的边界,我可以站在悬崖上看到那幅猩红色的挂毯,却永远都不能除掉它。”喻文州说得很平静,这样简单的设置却透露出最深刻的恶意,让人在反复的希望和绝望之中翻滚,直至彻底熄灭希望。

“所以,我一直在等一个人。”喻文州温柔地看向黄少天。

“皇家骑士团的团长,出场费可是很贵的。你别这么看着我,看我也没用,不会打折的。”

“那只好先赊账了。”

 

喻文州站在悬崖上,看着对面山崖上燃起的烈火,风吹愈盛,火舌翻卷舔舐着猩红色的挂毯。挂毯上雪白的裙角和面无表情的脸孔,都彻底化为片片黑灰,随着悬崖上的风飘往虚空。

“你现在自由了。”黄少天从对面山峰回到喻文州身边,崖顶的风吹乱他金色的头发,不大合身的衣服被劲风贴合在他身上,修饰出骑士年轻强健的躯体,仿佛是深藏在神殿深处的古罗马雕像。

“之后你准备怎么办?”

“帮助魏琛恢复,解咒的所有准备都已经做好,只差一样。”喻文州心中早有谋划,他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兰斯主教的圣骨。”

“……你们术士能用点正常的东西吗?小时候魏琛就喜欢收集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将抓来的妖兽泡进玻璃罐里,深更半夜潜入墓地。兰斯主教,是圣兰斯,葬在圣安东尼大教堂里……”

“圣安东尼大教堂是教廷的核心。”喻文州点头,“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黄少天沉默半晌,突然提起了不相干的话题:“关于弗丝草的事情,不是我随意编的借口。”

黄少天在离开之前曾将教廷的头头脑脑都见了个遍,各种勉励与鼓舞的话也听到耳朵起茧子,各种繁琐的仪式也走了个完全。其中有一项就是前往菲尔德神庙聆听先知的预言。然而,众所周知的是,先知的预言就像是一把看得见的巨型Flag,一旦竖起来,就绝不会倒下。英雄如伊阿宋,倒霉如帕里斯,甚至是半神赫拉克利斯都死在所谓的预言之上。黄少天可不想重蹈覆辙,他和样貌有些清奇的大先知王杰希相对而坐,嘀嘀咕咕地和他聊着天气、饮食、唐领主家的小姐、皇家骑士团里的糟心事,整整一个小时,他没有让大先知找到机会开口。

“按照规定你可以问我一个问题。”在黄少天喝水的时候,王杰希终于找到机会说话了。

“可以不问吗?”

王杰希看着黄少天,“职责所在,不过问题的内容可以随意。”

被这种看透命运的眼睛逼视,连黄少天这样大大咧咧的人都有点扛不住了,随便捡了一个已知答案的问题扔了过去:“这场瘟疫要怎样平息?”

回答却完全不是他想的,王杰希说:“找到弗丝草。”

 

“我本以为他在开玩笑。”黄少天说道,“但他们说,大先知的预言从不出错。”

“教廷让你来杀掉我,杀掉我就能平息瘟疫;大先知也提到我是平息瘟疫的关键,却没有提杀死的事情,而是用的‘找到’。显然,大先知认为,我活着的功效会更大一些。倘若大先知的预言没有错,那就是教廷的任务有误。这样的错误可能源于两点,一是教廷的信息来源有误,二是教廷故意发布有问题的任务。”

黄少天脑海中浮现出叶修那张潦草的纸条:教廷有鬼。

“教廷与大先知是合作关系,正常情况下,教廷和大先知的信息应当是一致的。要么两个一起有误,要么两个都是正确的。那么,事实上,只剩下一种可能性:教廷故意发布了有问题的任务。”

“……为什么?”

“不知道。”喻文州摇摇头,“我们需要亲自去看看。”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9)


一点废话:

1. 下一更喻黄就可以换地图谈恋爱了~~开心~

2. 今天收到了来自希腊的明信片,向邮票上的亚里士多德致敬.......原著里的喻队辅修心理学,这里的喻队辅修的是逻辑学(?)

3. 本来是下一个登场的会是大孙,结果,王队却先露了个脸

评论 ( 2 )
热度 ( 1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