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9)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8)


第九章  城郊


黄昏时分,喻文州和黄少天翻越过努瓦山峰间低矮的德尼隘口,风尘仆仆地抵达了雅克城的城郊。雅克城是帝国临近暗黑森林的最后一座城池,因为暗黑森林的阴影不断扩展,城中居民日渐稀少,城郊的景象更是一片荒芜。举目望去,绵延起伏的旷野上开遍欧石楠,铃铛状的花朵一丛一簇蔓延至天际,在一片生机勃勃中却显露出荒无人烟的寂寥。

道路一侧的指路牌摇摇欲坠,在路牌顶端栖停的乌鸦傲慢地睥睨着站在路牌下的两个人。

黄少天不爽地挥挥手驱赶,乌鸦飞起来,对准黄少天一个俯冲,从他头顶优雅地滑翔而过,在沙哑的叫声中飞远了。留下黄少天挥舞着冰雨,生气地念叨:“长翅膀的扁毛畜生,下次在遇到你,我一定把你剁碎了炖汤喝!雅克城这是什么鬼,以前这条路上人来人往,哪里轮得到这个小畜生在这里撒野。两个月前我才从这里走过,路上卖花的姑娘还追着我要送给我……”

喻文州抬起眼睛,虽然他面上平静无波,但黄少天总觉得他眼神当中暗潮汹涌,“……你在干什么,盯着这根柱子那么久,有什么问题吗?”

喻文州从路牌的柱子上撕下来一张泛黄发硬的纸张递给黄少天,纸上画着一张抽象得有些看不出原型的人脸,在那张脸上方的空白处,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道:寻找红衣主教叶修,如有发现,请速联系……联系人的姓名和地址在日复一日风霜雨雪的侵袭之下,完全看不清楚。

“这是那个送你匕首的人?”喻文州已经从黄少天那里听来了他是如何逃出铁笼的丰功伟绩。

“嗯,是……不过,这都是按照流程来的,红衣主教要赐福给远行征战的骑士,让上帝的圣光照耀他们旗开得胜,顺利归来……”

喻文州点点头,却没有接话。

“……”黄少天莫名觉得有点心虚,“叶修和魏琛是朋友,老魏不负责任地跑掉之后,都是叶修在接济我。叶修这个人,虽然在教廷事务上不太靠谱,但是对后辈还是比较……比较……嗯,关心。”

最后两个字算是黄少天搜肠刮肚找出来的,在他的记忆里搜索叶修,十有八九的画面都是叶修出其不意地找到黄少天,告诉他,你逃课的事情,我已经告诉老师了/你打架的事情,我已经告诉骑士团团长了,然后露出一副不服来咬我的样子。黄少天的青少年时代因此比别人多出了不少作业和体罚,却没有几次成功地咬住滑不留手的叶修。

黄少天咬牙切齿的样子似乎取悦了喻文州,他将泛黄的寻人启事折起来收好,“他失踪的事情,你有什么头绪吗?”

“叶修那家伙怎么会失踪?他只可能是躲在一个别人都找不到的地方搞事,之后突如其来地从阴影里冲出来,宣布他将要做一件大事。不用管他,教廷几乎当他是透明人存在了。我们还是先去雅克城吧,天快黑了。”

血红色的落日正缓缓向地平线坠去,黑夜从森林里蔓延而来,远处的房屋和树林都在黄昏微弱的光芒下显得影影绰绰。一道烟尘从昏黑的房屋阴影中升腾起来。

“那边怎么回事?”

“似乎是着火了。”喻文州话音未落,那道黑烟变得愈发粗壮,伴随着零星的火光撕裂着傍晚昏暗的天际。

黄少天和喻文州对视一下,加快了脚步。

 

“小伙子,别往前走了。”事实上,黄少天他们没走多远,在离雅克城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遇到了木制的栅栏,一个佝偻的老者站在栅栏后面,挥舞着拐杖驱赶他们。

“这是怎么回事?”黄少天一面躲着拐杖,一面向着老者身后探头探脑。他身后是一连片低矮的帐篷,密密扎扎地挤在一起,浓重的黑烟就是从帐篷丛林的深处升起来的。

“瘟疫!瘟疫!明白吗?还不快躲远点!不然也要被关进来!”老者将拐杖跺得震天响。

“可是我们想要进城。”喻文州说道。

“这个城门已经被封死了,从努瓦河上游绕过去吧。”老人指了指北面,他身后的雅克城黑色的城门与帐篷昏黑的颜色几乎融为一体。

“瘟疫?医生呢?你们为什么不待在城里的修道院?难道已经满员了不成?把城门封锁又是怎么一回事?物资怎么给你们?药品怎么运出来?”按照帝国的规定,一旦发生疫情,就将病人收治在城中的修道院中,由医师协会派人进行救治。一年一度的疫情肆虐,帝国的运作已经相当成熟。

“你们是准备进来还是出去。”一个全身上下用白布蒙得严严实实的人挡住了黄少天的话。

“进去,当然是进去,那边失火了!你们都没有发现吗?”黄少天说着看向喻文州,他自己做决定进入疫区,但他不能帮喻文州做这个决定。

“我能够治疗这种疾病。”喻文州点点头,语出惊人。

白衣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喻文州,“进来就不要幻想出去了。”他解开木栅栏上围着的铁刺,打开了一点缝隙。

 

“喂喂,喻文州你真的能行吗?夸下海口到时候收不了场,这个蒙面人有可能会吃了我们的。”黄少天压低声音和喻文州说道,他们正跟在白衣蒙面人后面前往棚户区的中心地带,据说是医疗中心。

“我不吃人肉。”蒙面人扶了扶眼镜,一本正经地回应道。

“我不是说这个!那边着火了,你们不管吗?先别去医疗中心了,我们先去帮忙救火。”黄少天迈开两条大长腿就往浓烟滚滚地地方冲过去,喻文州无奈地紧随其后,最后蒙面人掏出怀表看了看,皱着眉头追了上去。

棚户区的尽头在雅克城高大的城墙下,尽管矮小破败的帐篷谨慎小心地保持着与城墙和城门的距离,但是日渐增多的病人不断蚕食着这难以维持的距离。此时,临近城墙一排的帐篷已经全部失火,人们惊慌失措地从帐篷里逃窜出来,头发上和衣服上还燃着火星,甚至有人已经烧成一团火球,在惊恐的人群中哀嚎翻滚。几个白衣人提着水桶在帐篷间穿梭来去,指挥人们逃往安全地带。

几个高大的骑士全副武装,用厚厚的布巾掩住口鼻,举着火把在帐篷去四处点火。

“让开!”一个白衣蒙面人从帐篷里冲了出来,堵在了他们面前。

“他们已经快要痊愈了。”白衣人寸步不让。

“呵,我看你也被感染了。”来人举起火把往白衣人身上捅去。

“住手!住手!住手!我以皇家骑士团团长的身份命令你!”

火把顿住了,周遭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黄少天一人身上。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10)


一点废话:

1. 昨天疯狂地翻相册找灵感,那张照片摄于 Tour Saint-Jacque

2. 明天休息一天,我可能需要继续找一下灵感......

3. 这次又出现了熟悉的两位,虽然没有提名字,但是希望能猜到~

评论 ( 7 )
热度 ( 1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