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10)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9)


第十章  医者


手拿火把的骑士停住手,围观的人在短暂静默之后变得格外躁动起来,窃窃私语与指指点点并行,看向黄少天的眼神既畏惧又崇敬。

喻文州初来乍到,对帝国的风土人情一无所知,但眼下这情形却是明显的异样。他不动声色地向黄少天身边移了移,暗紫色巫师袍的巫师顿时也收获了许多审视疑问的目光。

“这人是谁?没穿铠甲的骑士?”

“他旁边的是谁?似乎是个巫师。”

“皇家骑士团团长之位空缺整整九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的。”为首的骑士将火把交给下属,从腰间抽出长剑直指黄少天面门,“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冒充的。”

“这话说得好,骑士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的。还是我离开的这两个月时间里,骑士守则已经发生变化。我记得,似乎应该有保护弱小和无助的人。”黄少天抽出冰雨,“或是我记错了,实际上应当是恃强凌弱?”

“少废话。”对手长剑向前一送,直抵黄少天咽喉。

“这话真是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少废话少废话少废话,上一个这么说的人被我打得满地找牙,上上个这么说的人曾经哭着跪地求饶,上上上个……”黄少天侧身闪过剑尖,向前大踏两步,手腕微转,朝上削向对方手腕。对方见势不好,紧急收剑回防。一个错身,一个交错,冰雨与对方的长剑撞击出金色的小火花。黄少天嘴上念念有词,手下剑势分毫不弱,向前猛击。对手横剑格挡,却被强悍的攻势逼得连退几步,跌入下属们站立的地方。

黄少天剑尖所指,对手胸前的铠甲如冰块一般裂开蛛网般的纹路。剑一寸一寸向前楔入,对手垂下手中的剑:“我认输。”

“光认输可不够,我还有一个条件。”黄少天并没有撤剑。

“什么条件?”他的下属们焦躁不安地交换着眼神,他们的长官被来历不明的人士在自己的地盘上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虽然骑士们的单挑都应当是单挑,但是他们有时候也不介意聚在一起消灭对帝国有威胁的敌人。

“立刻从这里离开。”

“不要妄想耍花招。”喻文州从黄少天身后走出来,一手握着法杖,另一手手心里团起的暗色火焰,朝着那群蠢蠢欲动的骑士们露出微笑。

“撤!”骑士长官挥挥手。

黄少天优雅地拔出剑,剑尖指地,微微倾身行礼,目送这群人狼狈地返回雅克城中。

下一刻,黄少天被欢呼的人群架在了众人的肩上,将他抛向空中,又被无数的臂膀接住,再次被抛向空中。

戴眼镜的白衣人见到此情此景,貌似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你们终于来了。”黄少天他们终于踏进了棚户区中央的医疗中心,“从你们进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小时四十五分钟又三十八秒了。”戴眼镜的白衣人笔直地坐在帐篷里,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怀表。

“不好意思。”眼看黄少天要对这位精确到秒的医生大发感慨,喻文州温和礼貌地抢先介绍道,“我是喻文州,他是黄少天。”

“张新杰。”张新杰收起怀表,把口罩取下来,扶了扶眼镜,“我们现在谈谈治疗瘟疫的事情。”

“你似乎不是很乐意少天阻止那群骑士的事情。”尽管张新杰自始至终表情都没有明显地变化,加之整张脸躲藏在口罩之后,喻文州却注意到他胸前抱着的手臂,防御和拒绝的姿态不言自喻。

喻文州话题转换突然,张新杰楞了一下,下意识想要掏出怀表看看时间,也许是想到已经浪费的两个多小时,不如先把眼前事情解释清楚。他把怀表放了回去,点点头,“与他们硬碰硬没有好处。”

“那就任凭他们欺负手无寸铁的平民吗?他们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你这样太懦弱,反而会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的。早就应该去和他们打一架。”黄少天拍案而起。

“不是懦弱。”又一个人掀开门帘走了进来,黄少天他们认出这个人就是挡在帐篷门口的那个人。黄少天亲切上去勾肩搭背,“你倒是很勇敢啊,小伙子,叫什么名字?”

“徐景熙。”他微微皱眉,神情中略有些忧郁,“张会长是自愿放逐出城的,他没有感染,他只是想治好这些病人。”

“是副会长。”医师协会是全国性组织,在帝国各地设有分会,而分会的领袖都是副会长,唯一的会长常驻首都。

“放逐出城?”喻文州和黄少天同时抓住了关键词。

雅克城中的瘟疫病情日益蔓延,几乎无法控制,城主宣称病人是被诅咒的不详之人,生病是上帝施加的惩罚,于是将所有病情严重的病人全部扔到城外,封闭城门,任凭他们自身自灭。城中的医师协会分裂成两派,一派希望留在城中,一派则认为不能不顾城外的病人。最后副会长自愿离开,一些人追随他,自愿深入疫区工作。

“今年的疫情格外严重,以前从没有拖过一个月的。对了,以前教廷会分发圣水,只要喝过圣水就好了。”黄少天说道。

“因为今年教廷没有来人派发圣水,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城中的所有人都很恐慌。一开始的时候,教堂每天都塞满了来忏悔和祈祷的人。后来,城中传言雅克城已经是上帝遗弃的土地,是下一个索多玛。为了找出导致雅克城被遗弃的始作俑者,城中疯狂地搜捕罪人,起先是所有的外乡人,后来是女巫,之后是说谎者和渎神者,一个个全都被烧死。后来,所有的病人都被视为有罪,送到城外。”张新杰扶了扶眼镜,几句话轻飘飘带过一段充满血腥的故事,“外乡人,你们实在不适合在这里大出风头。”

风头已经出了,见证者也被放回了城中,恐怕现在城主和城中的贵族都已经知晓。

“多说无益。”黄少天说道,“要我说,他们现在怕瘟疫怕得要死,躲在城里根本不敢出来,不会来找我们麻烦。与其担心将来的问题,不如想想眼下怎么治病吧。喻文州你说你能治,真的没问题吗,你可千万不要信口雌黄啊。”

喻文州也不是一个纠结过去的人,过去的事情既已经发生,只能想办法补救,而非感叹惋惜。他点点头,接过黄少天的话头,迎着张新杰和徐景熙期待的眼神,“城主有一点没说错,这确实是咒术,而不是疾病。”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11)


一点废话:

1. 回来了,试图恢复了两天,还是没从哪里都写得很挫的沮丧中走出来,只能强行尬写.......

2. 黄少打一个名字都没有的路人甲,当然不需要很多动作。相比金庸写武打戏,我还是喜欢古龙那样没见到出手对手就挂的潇洒,实际就是我懒

评论 ( 11 )
热度 ( 1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