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14)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13)


第十四章  屋顶


浓稠如墨汁的夜色掩护下,喻文州和黄少天贴着墙边伸出的装饰窗沿小心翼翼地前进,这似乎就是方锐所说的二楼右侧唯一的通路,左侧是垂直的墙壁,几十米开外是巍峨的城墙。屋里翻箱倒柜的声音逐渐远去,黄少天终于吐出一口气,这口气从勺子落地那刻起就始终堵在他胸口。

“你有没有觉得方锐他们不太对劲?当然,我不是觉得自己不该得到帮助,我们心地善良,好人必须有好报。但是,我的意思是,他们松口太快了,没有详查什么,也没有盘问什么,这不太……嗯……常见。”黄少天特意挑了一个相当中性的词语,他不想给喻文州留下一个忘恩负义的印象,但是有些疑虑又是不能不说。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身手灵活地攀着排水管道爬上低斜的屋顶,金色的头发在运动过程中不听话地翻翘着,又微微倒伏在夜风的轻抚下,像他整个人一样,张扬之下隐藏着一颗柔软又细致的内心。喻文州顺着黄少天开辟的路径往上,术士缺乏锻炼的身体素质一时暴露无遗,缓慢得让人心急。黄少天在屋顶上伸出手,温暖的触感和当时在悬崖上一样,包裹住术士苍白而冰冷的手。

“你和他们并没有私怨,也不存在利益纠葛。”喻文州在屋顶瞭望一番,选择了左侧密集的房屋屋顶,在屋顶上奔驰总好过于在暗巷中被追兵堵截,而且他们能够始终看到圣灵修道院如指向标一般高耸入云的塔楼。

“可是,教廷与他们不对付,今年没有给他们圣水,又一向主张烧死走私犯。他们明显很厌恶教廷,皇家骑士团常年被视为是教廷的走狗吧。”黄少天从倾斜的屋顶一路滑下,在屋顶边沿一跃而起,攀住对面的窗户,翻身一纵,跳上了对面的屋顶。

“头衔是一把双刃剑,威势与权柄都在其中。他们可以厌恶,但是也不会想与你交恶,甚至可能想与你交好,骑士团长大人。”喻文州紧随其后,跟着黄少天穿越一连片暗红色的屋顶,拽住一截断掉的晾衣绳,荡向宽阔主干道对面的窗户。平民的窗户因为要纳税所以开得极其小,而他们对面的建筑却毫不犹豫地敞开了半人高的窗户,街道这一侧的屋顶高度只及对面的窗沿下方。

黄少天踩着建筑上装饰用的美杜莎头像,双手一撑,翻上窗台,“事实上,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黄少天看向喻文州,喻文州的眼睛在暗夜中依旧深邃而认真,目光几乎能够灼烫他的皮肤,黄少天罕见地磕巴了,“骑士……骑士团……团长的位置……没有人想要……”

喻文州慢吞吞地攀上窗台,他朝黄少天微微一笑,“我并不在乎头衔,我只认识黄少天。”

黄少天知道一旦接话,又会被喻文州带跑。他的心情茫然而矛盾,喻文州说话的时候很认真诚恳,眼神里的情愫让人一探到底,但是他,黄少天,只敢站在清澈的池水边呆愣愣地看着,他懦弱无比,像一个怕水的少年,既在看到水的时候感到晕眩,又对下水之后的未来充满恐惧。但内心里的渴望,让他无法就此转身而去,他知道,一旦离开,可能他余下的一生都将沉浸在日夜思念中。

黄少天的眼神飘了飘,最终落在窗前,正对上房间里抱着布偶熊的小男孩的湛蓝眼睛。小男孩转着眼睛打量着深夜窗外挂着的男人,金色的头发,微微蹙眉,眼神明亮而神气,“你是谁?”这个奇怪男人没有回答,只是伸出食指压在唇上,示意他不要说话。小男孩歪着头盯着黄少天,眼神当中闪动着恶作剧的光芒,在下一秒放声大哭起来:“妈妈!妈妈!窗外有人!”一个戴着格纹睡帽的妇人从隔壁冲了过来,只瞥到窗前的人影就尖叫起来。尖叫声在静谧的夜晚显得愈发尖锐而可怕,打破夜晚的宁静,原本被他们甩在身后的嘈杂声似乎终于找到方向,朝着他们涌来。

黄少天三两步跳向最近的晾衣绳,从上面扯下一条毛巾,双手握住毛巾向绳子彼端滑去。喻文州从最近的窗台上一跃而起,两人在对面的屋顶上顺利会合,朝着塔楼方向飞奔而去,脚下屋顶的砖块被踩得咔嚓作响,他们身后一户又一户人家点亮了灯。城中在街道上漫无目的乱闯的卫兵似乎也找到了方向,零星的火把从四面八方向他们汇聚而来,在他们身后的街道上逐渐汇集成一条流动的橙红色河流,伴随着军靴和铠甲沉重的闷响疾驰而来。

“那天,皇家骑士团团长选拔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不过那群老头子们体力可不及这群人好。”黄少天一面飞奔,一面嘴里不停地和喻文州念叨起皇家骑士团的选拔传统。所有人都知道皇家骑士团的团长是一个被诅咒的位置,自从九年前的团长被下狱以来,所有骑士团团长无一善终。从五年前开始,就再也没有人想要争取这个位置了。每年的选拔都会变成一场皇家骑士团声势浩大的大逃亡。骑士们脱下沉重的盔甲在王都的屋顶上像撒欢的野狗一样狂奔,红衣主教和教士们骑着马、坐着马车在王都街道上狂追不止,一边还用着纸筒做成的扩音器做着思想工作,为信仰而奋斗,光荣而伟大。城中的居民都会站在窗前观看,为每一个路过的骑士拍手叫好,姑娘们甚至会向心仪的骑士们投掷鲜花和手帕,骑士们偶尔也会停下脚步,送还给姑娘们一记飞吻。

前几任团长无一不为信仰而献身,或许天堂生活十分美好,但是现世的烟火气息也让人留恋。虽然,最后,骑士们都会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回到竞赛场地,按照规定进行比试,履行自己的诺言,为上帝的荣光而战。这一整天的闹剧似乎是一场最后的谢幕表演,在上帝和信仰的层层铠甲包裹下,那个属于自己的自由灵魂,曾有那么一刻是为了自己。

黄少天当时也参加了这场喧闹的表演,骑士团长会被派往暗黑森林,去解决教廷和帝国的心腹大患。他年轻气盛,觉得曾经的心腹大患一定能终结在他手中。他不紧不慢地参与这项传统项目,满脑子都想着之后要力压群雄,成为团长。奈何事与愿违,自从叶修发现他之后,就骑着马追在他身后大开嘲讽,一路追着他从城东跑到城西,差点让他参加比赛迟到。

现在想来,叶修似乎没有做过任何无意义的事情。

不过,黄少天半点都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少天,他们的弓箭手上场了。”喻文州提醒道。

黄少天与喻文州对视一眼,“找掩护。”

黄少天翻身荡下屋顶,双脚用力,踹开了下方紧闭的窗户,蜷曲身体抵消冲击力,滚进房间中,喻文州从墙上的水管落下来,跟进房间。房间里的人惊得从床上一跃而起,衣衫不整的男人像风一样刮向门口,三两步冲下楼梯消失得无影无踪。床上还有个女人,抱着被子遮住自己,惊诧地看着两人。

“小姐,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们只是借个道。”黄少天微微鞠躬,在女性面前勉强维持着自己的骑士风范。

“男人来这个地方,总有各种各样的借口。”女人打着哈欠说道,抬起光滑柔嫩的手臂勾了勾,“请便。”

“这里是……”没等黄少天说完,房间大门被撞开,一个穿着妖冶的女人提着刀冲了进来,眼神森冷。

“滚出去。”

“不好意思,我们出不去。”喻文州说道,窗外的这条街道两端都被弓箭手封锁,他们需要穿越这幢华丽宏大的建筑,从建筑的另一端出去,踏上另一条道路。

“我们从不收留逃犯。”女人举着长刀步步紧逼,他们两人身后的喧哗声已经越来越近,喻文州甚至听到有人命令士兵从水管攀上二楼窗户。

黄少天耸耸肩,“可能,我们今天都要破一下例了,毕竟我从不打女人。”

冰雨出鞘,快如闪电,正击在女人的长刀之上,力量的悬殊让她不得不向后退了好几步。但她坚持止住自己后退的趋势,挥刀再次向前砍去,金戈相击的声音绵绵不绝。

“不错,看来是练过的。”黄少天反手用剑鞘截住长刀去势,冰雨袭向女人防守薄弱之处,再次将她逼退。

“趁现在!”喻文州低声说道,扔出一个咒语将女人定在当场,黄少天侧身闪过女人僵硬的身体,向门口冲去。第一批爬上二楼窗户的士兵已经落在阳台上,呼喝着向他们两人袭来。

喻文州和黄少天闪出房间,眼前是一条装饰华丽长廊,长廊两侧是无数紧闭的房门,门与门之间的空隙摆着许多半遮半掩的女神像。两人一路狂奔,将女神像当成阻拦追兵的障碍物推倒在身后。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一人高的孔雀蓝石质花瓶,没有窗户。两人一个急转弯,跨进另一道长廊。

碰!一声巨响,长廊前方里一道门被踹开,从里面涌出几个士兵,拦在他们必经的道路上,挥动着武器朝他们冲过来。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15)


一点废话:

第二部分的高(gou)潮(xue)就在喻黄版的刺客信条中拉开序幕啦~~

评论 ( 6 )
热度 ( 1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