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15)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避雷:本章有双花

指路: 巫(1)    巫(14)


第十五章  过去


“你们深更半夜不睡觉,专门来找我们添堵,何苦呢,何必呢?夜色这么好,做点什么都好啊!”黄少天一面絮絮叨叨,一面挥动冰雨穿过第五波敌人。狭小的长廊不适于展开作战,却可以利用诸多障碍将敌人阻挡在身后。喻文州循着黄少天开辟的道路,背对着黄少天,对身后敌人施加法术,一时之间狭小的空间里黑色的魔咒和金色的光芒纵横四散。两人且战且退,顺着红毯铺地的旋转楼梯向屋顶冲去。向下的通道已经被完全封锁,他们依旧只能向上寻求通路。

倾斜的屋顶上镶嵌着几扇玻璃窗,透过玻璃窗能够看到修道院高耸的塔楼,一轮发白的残月将落未落,正挂在教堂外侧的扶壁拱上。两人合力关上屋顶阁楼的大门,将阁楼上几把废弃的桌椅堆在入口处。

“为了上帝的荣光!”第六波敌人从屋顶破窗而入。

“还真是没完没了了。说实话,我觉得你们的口号真的有点傻……”黄少天突然住口了,他想起来,这也曾经是他的口号。嘴上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手上的动作始终没停,格挡,反击,闪避,攻击,漂亮地击退一个敌人。

可是周围还有许多个敌人,他们源源不断地从屋顶上下来。阁楼入口处的门板被外力撞击崩崩作响,堆积在入口处的桌椅在冲击力下摇摇欲坠,积年的灰尘簌簌落下,似乎下一秒这些陈旧的家具门板就要随着灰尘烟消云散了。

“怎么办?被包围了。”黄少天低声说道,双拳难敌四手,他的应对也变得艰难起来,左支右拙,一不留神甚至被敌人的长刀刺进左臂。他向后猛退,利刃离骨,带出一串血花,延迟的疼痛重击他的神经,疼痛似乎通过血液一路鼓噪着传达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再给我十秒时间。”喻文州举起手中的法杖,念动咒语。

黄少天咬牙向前跨出一步,一剑荡开前方阻拦的敌人。敌人的弓弩手从屋顶攀援而下,在他们面前列阵准备。

五秒,黄少天砍翻离他最近的几个士兵,身着重铠的士兵增补而上。

三秒,冰雨与铠甲遭遇,划出一连串金属的火花,尖锐的声音刺激着每一个人的耳膜。

一秒,如蝗虫般的箭矢向他们直扑过来。

巨伞状的紫色盾牌在两人身前张开,将两人完完整整罩在其中,锋利的箭矢在触及盾面的下一刻调转方向,向对手袭去。武器猛扎入皮肉的声响此起彼伏,一时之间,对面的人纷纷倒地,没被箭雨击中的也在抱头鼠窜,试图寻找安全地带。

黄少天心中一喜,正欲乘胜追击,下一刻却被巨大的吸力拽向地面。两人脚下的阁楼地面猛地塌陷下去,从三层高的地方直坠而下,撞击二层的地板后,狠狠地摔在一层地面上,瞬间腾起一片烟尘。

“咳咳,喻文州,你在哪里?这怎么回事?”黄少天挥舞着手臂,试图在这一片白茫茫的烟尘中找到那个术士。

“我在这里。”喻文州声音很轻。

“你施法故障了吗?”黄少天拉住喻文州,他的手温度太低,黄少天几乎以为自己抓住了一块冰块。

“咳咳……咳咳……”喻文州似乎被烟雾呛到了,“屋顶不安全,我们换条路。”敌人已经从屋顶源源不断的冲上来,他们已经不可能遵循一开始的想法。他们不得不面对陌生的街道和一群比他们更为熟悉街道的敌人。

烟尘缓缓散去,眼前隐约出现三条狭小的巷道,“这三条路,究竟哪一条是通往修道院的?”

黄少天话音刚落,烟雾渐散的三岔口印出一个模糊的人影。

“谁?”黄少天戒备地问道。

人影现出了清晰的轮廓,是那个之前持刀冲进房间的女人。她冷冷地看着他俩,黄少天握紧手中的剑。

“左边。”

“什么?”

“修道院,左边。”扔下这句话,这女人竟然头也不回抛下他们,转回建筑物中。

“……”

“可信吗?”追兵近在咫尺,黄少天心里其实有了决断,但他还是下意识地问了喻文州的意见。

“赌一把。”喻文州与他的思路不谋而合。

 

两人在寂静的街道上狂奔,修道院的塔楼愈发清晰,只是那一轮月亮已经从扶壁拱上滑落下去,从街道两侧参差交错的屋顶上漏出最后一缕光芒。

“你说,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帮我们?我觉得她一开始二话不说就砍人就很不正常,现在一言不发就指路也很不正常。要我说,如果这是一本小说剧情,作者可能要被读者骂死。”脱离了生死存亡的绝境,黄少天的话匣子又打开了。

喻文州整张脸藏在兜帽之下,轻笑一声,“也许是方才打架的时候看上你这个人了。”

“……”这个解释有点狗血过头了,“喻文州,你能不能有点靠谱的推测?”

喻文州又咳了两声,似乎思考片刻,“我还有一个不太靠谱的推测。

“……你说吧。”黄少天挥挥手。

“关于方锐他们的。”喻文州的声音很低,黄少天有些费力才能听清楚,“我觉得方锐他们也许和那个消失的骑士团长有关系。”喻文州虽说自己的猜测不太靠谱,但是他还是列上他的理由。他们与黄少天可谓素不相识,但是每次提到骑士团团长都愿意网开一面。但是,团长一职鸡肋而有毒,显然不可能是为了权柄威势而动,余下的可能性莫过于他们曾经与骑士团的团长有过交情。但是,之前几任在上任之后立刻就前往暗黑森林,成为里面一具枯骨,交情是否存在很难说。更大的可能性来自那个莫名其妙消失的团长,他还活着,说不定还很活跃,活跃在帝国的阴暗面。

两人拐进另一条小巷中,透过道路右侧紧密排列的木栅栏,黄少天能看到对面宽阔的广场,夜晚的广场空无一人,白天的时候却是人潮涌动,热闹非凡。

“那个骑士团长叫孙哲平。”黄少天说道,他仿佛看到热闹的广场中央人来人往,许多木匠来来回回,推着板车运送着结实的木料。

“他曾经是皇家骑士团里最有名的勇士。”广场的中央渐渐搭起一座两层楼高的木台。

“有一天,他从魔物手中救回了一个将死之人。”人们开始向高台聚拢,一层一层,一圈一圈,仰着头看着空空荡荡的高台。

“那个人在他的照料下恢复得很快,之后在王都安顿下来了。”人群开始骚动,在远处,慢慢让出一条道路。

“后来有一天,一个匿名者向教廷投了一封告密信。信上说,他们之间存在不伦的恋情,并举证在教堂的角落里看见两人接吻。”一个手脚带镣铐的男人从人群让出的道路中缓缓向木制的高台走去。

“教廷以渎神罪将他们处以火刑。孙哲平掩护那个人逃走,自己重伤被捕。”男人拖着沉重的铁链一步一步地走上高台。

“处刑前夜,他消失了,只在牢中留下一朵玫瑰干花。”鲜红的火焰舔舐着男人的身体,男人痛苦地抬起头,赫然是喻文州的脸。

黄少天倒吸一口凉气,喻文州极度冰冷的手握住他的手,将他从这可怕的幻想中挣脱出来。眼前依旧是高大的木栅栏,它身后是空旷的广场,广场的彼端是圣灵修道院。从正面看过去,只能看到两座哥特式的钟楼以及在两座钟楼之间的尖塔。月光已经完全消隐在地平线的彼端,黎明前最浓重的黑暗笼罩在教堂身上,刚劲铁骨一般笔直的廊柱像一个个铁笼,交叠堆砌而成整座建筑,沉重地压在大地上。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16)


一点废话:

1. 去博物馆找了找灵感,哥特式新风格的教堂还是我最喜欢的。

2. 双花这段狗血剧情可以扩写一个大番外了,黄少给我们讲了一下大纲.......

评论 ( 14 )
热度 ( 1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