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16)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15)


第十六章  围困


“少天,你怎么了?”

“没什么,前面是条死路,我们要从这堆木栅栏里翻过去,然后进入修道院的后院。”目力所及,前方是一连片低矮的房屋,房屋与房屋之间没有丝毫空隙。

然而,握在喻文州手心的手微微颤抖,暴露着主人尚未平复的内心波澜,“少天,别怕。”喻文州握紧那只手,从指间传递来不容置疑的坚定力量。

“……”黄少天皱着眉挣脱出来,喻文州的手指冷如冰霜,时刻带着死亡的凛冽气息,“怕什么?我怕什么?喻文州,你在挑衅吗?是不是想要和我单挑啊?”

“那些都是幻象。”

“……”

“我感受到了,火焰与死亡,在这个广场上,有无数的魂灵在哀哭,他们编织起幻象来欺骗世人。”随着喻文州的叙述,周遭的空气都冷了下来,伴着夜风而来的枯枝败叶在地上打着旋,粗糙的摩擦声中似有哭声。

“或许,不是幻象,只是他们的回忆。”黄少天围观过的火刑不知凡几,痛苦的哀嚎和咒骂都真实地刻印在记忆中,他无法像喻文州一样,轻描淡写地叙说着幻象,带着旁观者特有的冷静和透彻。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他与喻文州之间的区别,那些在他内心里翻滚的不安和恐惧都在这一刻找到明确的来源。

“这个世界和森林里不一样。”黄少天闭上眼睛,又重新睁开,“神守护这个世界,为它制定规则,与之相应,所有人都要遵守规则,否则就会堕入地狱。”规则,就像是教堂内部一根又一根爬壁柱一般,展示着神的力量,也支撑着整个世界不曾坍塌。所有违背规则的,都将被整个世界抛弃,抛入地狱的烈火中。

规则与秩序,是来自于神的谕旨,也是守护这个世界的法宝。

但是,森林里的规则却是完全不同的,力量与征服才是不变的定律。所有欲望都可以表达直白,手段也是直截了当。

喻文州就像是陡然坠入黄少天的世界中的一颗流星,拖着莹莹冷光的曳尾,在毫不知情地情况下闯入这个规则林立的世界中。他既担心这颗星辰在落地过程中,撞上坚不可摧的条条框框,粉身碎骨。他也不可避免地恐惧,恐惧他信仰的世界会因为流星的到来而轰然坍塌。

喻文州轻笑一下,手指温柔地覆上黄少天紧蹙的眉心,“规则是什么?神又是什么?天堂和地狱,我都没有见过,我只在这个世界生活。”喻文州一直是这样务实的风格,所有虚无缥缈的东西都不曾被他放在心上。他似乎还保有着森林里的直白简单,笃信着力量能够改变一切。

“喻文州,你这样太嚣张了,小心出门被人揍啊。”黄少天摇摇头,放弃继续给喻文州科普的心思,恶狠狠地吓唬道,“而且,这个世界也能看到地狱的。”

我想,我目前只看到了天堂。喻文州的瞳孔中倒映出黄少天的面容,年轻的剑客有着明朗英俊的面容,金色的头发像是在夜色中跳动的烛光,驱散了周围的黑暗。眼前的青年鼓着两颊,念念叨叨,一刻不停的双唇间偶尔跳出两颗虎牙的身影。所有的话语都逃逸在风中,喻文州没有听清一个字。

也许,换个方式,他能够品尝出语言当中的意味吧。

黄少天怔愣当场,方才羽毛一般轻柔的触感,是……一个吻?他的大脑一片混乱,所有的人生经验都不够应付现在的情况。强烈的罪恶感之下是蠢蠢欲动的欢欣,像是撒旦满含微笑地向他招手。

“喻文州……”黄少天从撒旦的召唤中回过神,纠结地开口道。

喻文州把手指放在唇上,眼神里一片清明,他示意黄少天身后有异。黄少天回过头,不知什么时候,身后连绵房屋的暗影中开了一扇窗,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颤巍巍地倚在窗边,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

黄少天一瞬间觉得热气从脚底蒸腾而上,那些原本深锁在黑夜中的秘密竟被人窥探。但,很快他又被一阵凉意从头顶灌下来,回到现实当中,他们在这里耽搁太久了。

喻文州比黄少天更快意识到问题,他手中的法杖已经举起来,准备对老头下手。他并不信任这个世界的人,不介意将所有人都视为潜在的敌人。

“年轻真好啊。”老头颤动着双手握住窗棱,“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和情人在深夜幽会。”说罢,没有再看他们一眼,哆嗦着双手将窗户拉回关紧,完全没有给喻文州将咒语念完的机会。

黄少天感到刚才被凉水浇透的地方温度再度上升,似乎要将最后那层浅薄的窗户纸都烧穿,透过破洞能看到喻文州清俊的面孔,以及他手上尚未熄灭的咒语暗纹。

“卧槽,这老头眼神不好,脑子也糊涂了吧。”眼看喻文州一脸不愿放弃的样子,黄少天拦了一下,“别管他了,他们快追上来了,我们耗不起。”

天际线透露出一缕微光,他们翻越过双层木栅栏,落在空旷无人的圣三一广场。绕过广场中央的喷泉水池,两人跳过市集遗留下的木箱和支架,火红的朝霞映在教堂正面的圆形玻璃大花窗上,彩色的玻璃折射出璀璨斑斓的光芒。

“弓箭手准备!”教堂的三扇大门突然打开,从里面窜出一队队士兵,整齐地陈列在教堂之前,将喻文州和黄少天堵了个正着。

“有埋伏!”

两个人调头转向广场,只见从广场四面八方涌入的士兵,将他们的来路封得水泄不通。

“总算逮住你们了。”杰克队长拍着手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原来是一个巫师和他的追随者。方锐,你说他们为什么要潜入修道院?”

方锐从人群中钻了出来,目光在两人身上过了一遍,黄少天左臂受伤,大片的血迹沾染在衣服上,对他怒目而视。喻文州看不出外伤,经过一晚上的狼狈奔逃,术士的外袍破损严重,只是他照例将自己藏在兜帽里,看不清表情。

方锐收回目光,打了个哈欠说道,“我可是虔信教徒,一周要去教堂七天的,怎么会知道巫师的想法呢?”

“这人好像认识你。”杰克指了指黄少天。

“我确实很有名。”方锐摸了摸鼻子,“你知道的,生意做大了,总会有些自己不认识的上赶着来攀关系。”

“……”方锐的眼神看起来无比诚挚真诚,让人无言以对。

“这一晚有幸见证了队长大人和各位的英勇善战有勇有谋,令人印象深刻。”方锐将一个沉甸甸的袋子放到杰克的手中,“只是,现在天已经亮了,我还得回去赚钱养家。”

杰克掂了掂手中的袋子,对上方锐亲和的微笑,点点头,挥挥手。方锐潇洒地朝人群挥挥手,飞快消失在巷陌之中。

“抓住他们,回去审问。”杰克收回在方锐身上的目光,不耐烦地示意众人上前将瓮中之鳖捉住。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17)


一点废话:

1. 因为开始看论文,所以写文变得非常非常不顺手。这一章感觉没有写出我想要写的感觉,被小伙伴嘲笑应该去读读奥古斯丁和阿奎纳........我会尽量调整的........

2. BGM是不才的《你有没有见过他》

评论 ( 2 )
热度 ( 1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