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17)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本章BGM:End of all time

指路: 巫(1)   巫(16)


第十七章  牺牲


在杰克这一晃神的工夫,冰雨的剑光向他直刺过来。杰克大吃一惊,慌忙地躲进士兵的护卫中,一面大声指挥周围的士兵缩小包围圈。

黄少天冲锋在前,冰雨裹挟着雷霆闪电的气势划过前方的人群,血花飞溅。长矛与盾牌组成的包围圈向内收缩,喻文州的咒术轮流从盾牌上砸过,暗沉的黑色咒语如同缠绕的枝蔓在触及盾面的同时向四周炸开去,逼得他们向后连退数步。武器相撞,咒术护持,两个人硬生生在众人合围中劈开一条豁口,密密麻麻的敌人如同潮水一般,在一侧缓缓退去,又从另一侧慢慢翻涌而上。剑光在前,阴云在后,铅云翻滚在众人头顶,洒下一片粘稠的雨滴。一时之间,混乱横行在整个队伍当中,晕眩与昏厥并行,继而是分不清敌我的胡乱砍杀。喻文州和黄少天又向前进了一步,退出教堂前方漫长的台阶,退至广场中央的喷泉一侧。

广场喷泉是一尊摩西的神像,他手持牧羊人的手杖,一手平举,分开的水流从他身边穿过。鲜血滴进水流当中,随着水流的流动,渐渐化入神像的四周。金属长矛与剑盾的组合再次逼近,将他们困入喷泉水池狭小的范围之内。

朝霞的鲜红被澄澈明亮的光芒所代替,太阳不知何时从楼宇间的间隙中跃出,驱散了整座城市笼罩的晨雾,头顶的阴云也在朝阳大盛的光芒下越来越稀薄,范围越来越小。

“喻文州,你没事吧?”

术士一个趔趄,一脚踩进水池当中,长袍下摆卷入冷冽的水流当中。他想挥挥手,动作凝滞,下一刻被挥舞而来的长矛惯入水中。黄少天一面举剑格挡,将随之而来的攻势推出范围之外,一面跳入水池当中,试图拉起喻文州。

“他们左侧有漏洞。”喻文州喘着粗气说道,带着血腥味的水滴从发丝上不断坠下。左侧尚未从残余的混乱之雨下脱身,列阵松散,在晕眩昏迷和自相残杀之间艰难地寻找自己丢失的理智。

“我来掩护你。”黄少天点点头,提剑向左侧杀去。这似乎已经是他们形成的默契,剑客冲锋在前,为术士争取施法的时间,如同雷声与闪电,如果见过贯穿天际的曲折剑光,就一定会遭遇紧随其后震天动地的雷声。

“等等……”喻文州的回应慢了半拍,他狠命地压下心口一股翻腾的鲜血,却只瞄到黄少天杀入敌阵的背影。他苦笑着摇摇头,慢腾腾地站起身,决心完成这最后一次的合作。

黄少天背影在人潮中跳跃闪现,喻文州稳住手中的法杖,缓缓念动咒语。喻文州心中有很多秘密,比如当时魏琛用全部能力封印了他自身的魔力,他现在所用的法术是魏琛留下的,可以说是用一点少一点;再比如说,他没有想过会离开暗黑森林,更没有想到会遇到黄少天。他曾经制定过报复黑衣人的计划,那个周密的计划始于魏琛的突然出现,又将以自身的死亡为结束。

咒语带动起劲风,卷起他的袍角,银色的长发在风中舒展开来。所有的秘密和深埋心底的过往都被吹散了,只剩下眼前一心一意想要护持的火光。他预料当中的死亡推迟前来,这段偷来的时光虽然让人意犹未尽,但毕竟是借来的偷来的,终究是要还回去的。

黄少天迎着朝阳,冰雨在阳光下折射出一道冷光,受伤的左臂有些麻木,他还是坚持往前冲去。他知道喻文州的状态不是很好,眼角余光瞥过,喻文州的身影在狂风当中显得愈发飘忽。他挥剑迎向敌人的长矛,闪避过盾牌的重击,用身体斜刺里杀出的长剑,长剑未能击中喻文州,却陷在黄少天的身上。黄少天忘记自己没穿一身重铠,只一身单衣穿梭在敌人的刀光剑影当中。

但是,就算他记得,也同样会这样做。他经历过许多战局,对战场的情形心中有数。敌人源源不断冲过来,而他们势单力薄,又经历了一整夜的奔逃,早已精疲力竭。眼下的情形是不可逆转的颓势。

黄少天只希望,争取时间,让喻文州逃掉,以喻文州的冷静机敏,孤身逃离应该不难吧。他不该将喻文州拉进这场乱局当中,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不需要为这个世界的行事规则负责,也不该为他当时的一时心善承担后果。

喻文州手中暗色的光团越来越大,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所有能量都汇集在掌心中,咒术掀起的狂风在他身边旋转不止。喻文州脑中闪过黄少天的笑容,干净澄澈,丝毫没有一点阴霾。或许,他自己心中有太多曲折,才会不可遏制地向往这样清澈的灵魂。

但是,喻文州现在有些后悔,后悔对黄少天说得太多,许多故事和秘密更适合被沉默地带入坟墓中,不要惊扰到任何人。尤其是他这样,死期早已注定,那些说出去的话可能会成为萦绕不去的阴魂。

喻文州希望自己能够争取足够的时间,让黄少天逃出去。他没什么遗憾,没什么宏伟远景,也没有什么难过。他的视线始终追随着那个灵活生动的背影,微微一笑。

巨大的震荡从喻文州脚下逐渐传播开来,黄少天敏锐地发觉不对。他回头看向喻文州,正对上喻文州那一抹清浅的微笑,像是云淡风轻万事不在意,又像是千斤压顶闷得人喘不上气来。

他大声喊着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周围的尖叫闷哼此起彼伏,他听不清楚。他只看见喻文州对他轻轻说了一声:少天,再见。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18)


一点废话:

1. 这大概是,喻黄版麦琪的礼物

2. 深恨自己不是个画手,这段场景配上BGM在脑海中可谓波澜壮阔,写下来却万分之一都没有,遗憾........

评论 ( 10 )
热度 ( 1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