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18)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本章BGM:Eternal hope

指路: 巫(1)   巫(17)


第十八章  劝降


时间是一种很古怪的东西,有时候快如一瞬,实际上却是十年百年匆匆过去;有时候却感觉像亘古洪荒,漫长得可与天际的星星比肩,但清醒过来才发现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

黄少天躺在地牢里,浑身上下的伤口共同发力,疼痛蔓延全身,几乎已经分不清是哪里最疼了。地牢内光线极差,仅有的光源来自于牢门外走廊上燃烧的火把,火光的残影跳动,将铁质牢门的阴影映在墙上,晃动之间像是一个个人影。

在被扔进地牢前的几分钟内,是黄少天经历过最漫长痛苦的时间。直到现在,他脑海中还像拉长的慢镜头一样回放着当时的情境:喻文州在狂风中骤然委顿的身影,自己疯狂地强攻,试图冲回喻文州身边,却被四面八方而来的武器拦住去路。在战局中一向冷静的他,第一次被焦急冲上头脑,生怕迟了一步就会面临不可挽回的后果。他势单力孤,哪怕是喻文州已经清理掉一批,潮水一般涌上来的敌人依旧让他应接不暇。更何况,他并没有遵循喻文州铺设的道路从战局中脱身而去,他近乎疯狂地向喻文州身边赶去。

结果一目了然,他重伤被俘,被关进这个地牢当中。身下的枯草垫支棱着戳刺受伤的皮肤,稍微一动,就能感受到皮肉分离的痛楚。黄少天在铺天盖地的疼痛当中冷静下来,头脑异常清醒。萦绕在心头的两个问题轮换着出现:喻文州在哪里?把他关在地牢中的目的是什么?

一连串纷杂的脚步声从空旷的走廊尽头传来,在牢房门口停了下来。黄少天一动不动,勉强分了个眼神给牢门外的一大群人。熟悉如那个叫杰克的队长正恭敬垂手站在一个膘肥体胖的男人身后,男人身穿花纹繁复的银铠,铠甲为了贴合他肥硕的身形,硬生生在肚腹处拱起一个显而易见的弧度。质地精良的披风拖在身后,一个少年替他牵着披风的袍角,以免沾染地牢中的污秽。他站在离牢门半步之遥的地方,低头俯视蜷缩在草垫上的黄少天,而后抬抬手。

他身后走出一位带着单片眼镜的男人,自带狐假虎威的气势开口问道:“你就是黄少天?”

黄少天没有理他,那个胖男人十有八九是雅克城的城主。

“回答我的问题,站在你面前的是雅克城的城主。”

“原来城主是哑巴,需要一个传声筒。真看不出来啊,这么胖,中气应该很足才是。看来是虚胖了,可惜了这一身铠甲,做工上乘,居然还要做出一个肚腩来……”黄少天喋喋不休地挑衅道。

“你!”城主周围的人都显得义愤填膺,想要冲上来把黄少天撕碎了。

城主再次抬手,压制住蠢蠢欲动的众人:“不过是笼中困兽罢了。”

“就算是笼中困兽,你也不可能把我怎么样。”黄少天看着城主用铁青面孔故作宽宏大度,心里有些好笑。

“年轻人有些锐气是不错,我很欣赏。”意料中的转折接踵而来,“不过,也要识时务,知进退。你知道眼下是什么情况吗?”

“呵。”即使不问,城主也会说下去。城主示意一下身旁的书记员,书记员恭敬地接口道:“教廷传来通缉令,皇家骑士团团长黄少天与邪恶巫师过从甚密,亵渎信仰,背叛上帝,当以异端论处,移交宗教裁判所处理。”

“……”他还没回王都,没有回教廷复命。说起来,他和喻文州昨天才踏上雅克城郊外的土地,这道命令来得如此蹊跷,“我不相信。”

城主拍拍手,“很好,我也不相信。”宗教裁判所与世俗法庭并不是一个体系,宗教裁判所隶属于教廷,管辖宗教事务;而世俗法庭则管理一些日常事务。但是,宗教裁判所的地位更高,对于异端的处置只能由他们说了算,其他人不容置喙。教廷希望黄少天移交宗教裁判所审判,隐藏含义是希望能抓到一个活的。城主的小眼睛眯了眯,心思转了几转,将他手中的信息和听到的流言串连起来,王都曾传出过惊人的预言,此后教廷就动作频频。

“教廷的这些废话不必理睬,他们所谓的罪名套在谁身上都是一样的。年轻人,你的能力很强,性格我也很欣赏,平白遭受这样的诬告着实令人心疼。所以,你还有第二条路可选。”城主摇晃着自己肥胖的手指,“来我这里,为我效忠,我能够庇护你。”

城主们与教廷的矛盾是积怨已久,教廷一言不合就以上帝的名义剥夺封号和掠夺财产,让领主们无不恨得牙痒,却又无可奈何。不过,雅克城城主如此公然反叛教廷的行径还是让黄少天很吃惊,他虽然自信自己的能力,但还没有不自量力地认为自己可以让城主做出如此决定。

“为什么?”

“他们看我不顺眼,我看他们也不顺眼。不过,我看你却很顺眼,不忍人才凋敝。”城主说道。

“但凡教廷想要的,我也想要。”黄少天心思敏锐,片刻之间就想通了关窍,“我拒绝,没兴趣成为你们之间拉锯战的筹码。我只想知道,与我同行的术士现在在哪里?”

“年轻人,别太心急了。”城主伸出手,书记官递上了一张羊皮纸,展开的羊皮纸上绘制着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头像。头像下方是他俩的名字,黄少天的名字很长,他爸爸,爷爷,祖爷爷的名字都在其中,甚至还有老魏收养他之后硬塞进来的中间名。相比之下,喻文州的名字要简短许多,教廷也许没有得到他的确切名字,只在下面标注了一个邪巫。

太丑了,一点都不像我,也不像喻文州。喻文州的眉眼分明要温柔许多,而不是画像这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看到教廷的徽记了吗?这是今天刚拿到手的,不出意外,明天就会发往全国,到时候你在大陆上将无立锥之地。”城主恰到好处地停顿片刻,“教廷不值得你效忠,而我会给你所有的资源,让你成为大陆上令人仰视的剑圣。”

教廷的徽记是真的,黄少天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道命令,叶修不见了,所以教廷就不对劲了吗,还是说,正好相反?黄少天意兴阑珊地敷衍道:“这么厉害啊,有什么条件?”

“服从我,效忠我。”城主示意一下手下人,“杀掉这个巫师。”

两个壮汉将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拖至黄少天的面前,喻文州的脸色惨白,唇角一抹干涸的血迹衬着白肤白发显得格外刺目,仅有微微起伏的胸膛昭示着他还活着。黄少天握紧双拳,咬牙道:“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术士来自另一个世界,他们不能被管控。”喻文州在广场上巨大的杀伤力,城主心有余悸。

“既然你这么害怕,为什么不让你的人替你排忧解难?嗯?胆小鬼?”黄少天冷笑道。

“如果你连这个命令都不能听从,那我之后的命令,你还是会违背。”城主将手背在身后,“我需要的是能够执掌的刀刃,而不是会刺进自己胸膛的匕首。”

“投名状吗?”黄少天回应得干脆利落,“我拒绝。”

“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提议,犯不着为了一个巫师大动肝火,巫师们会使用迷魂的法术,吞噬人的灵魂。及时从他们的咒语中清醒过来才是正道。”城主转向书记官说道,“那个谁来着,以前也是这样,后来迷途知返了。”

“是保罗,大人。”

“对,你好好给他讲讲这个保罗的故事。”

保罗当年也被关押在这里,理由也是他与巫师过从甚密。后来,保罗醒悟过来,主动揭发巫师的过错和他私藏的财产。巫师被烧死在广场上,而他本人是巫师迷魂的受害者而被免于责罚,现在是市民代表。

“我想你们应该看到他了,他就住在广场对面。”书记官说道。

显然,保罗出卖了自己的恋人,黄少天如同被冰水泼了彻底,从头凉到脚。住在广场对面,他们见过的,是那个站在夜幕下盯视他们许久的老头。彼时,黄少天正纠结于自己不合世俗,不合教规的情感,正试图向喻文州传达这个世界“正确”的规范。当时的喻文州还没有受伤,眉眼中的温柔几乎要溢出来,他一如既往的坦荡,温暖柔软的双唇小心翼翼,一触即离。那个吻,带着黄少天如今拼命想要挽留的深情。

“保罗对我很忠心,你们的行踪就是他报告给我的。”

所以,保罗躲闪的眼神,颤抖的手指,以及那句感慨,都像是有了另一层意味,究竟是对当年的不舍感怀,抑或是在多年后有一丝的遗憾悔恨。

城主满意地看到黄少天心神震荡的样子,“你想好了吗?”

“我拒绝。”黄少天闭上眼睛,他不能想象多年后的自己会有多后悔,他现在就后悔了。

“年轻人,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我也是。”黄少天哑着嗓音低吼道:“滚出去!”如同一头猛虎蓄势攻击,目露凶光,低吼威胁。

城主向后退了半步,他突然觉得自己一身甲胄仿佛是纸糊的一般,他捏了捏拳头,威胁道:“你可想清楚,这可是死囚的牢房。”

黄少天忍着全身的剧痛,扑向牢门,伸手穿过空隙试图拉住喻文州,对周围人大吼道:“滚出去!”

城主又退了半步,挥挥手,两个壮汉上前按住黄少天,另外两个人拖着喻文州,将他扔进了黄少天隔壁的牢房。

“敬酒不吃吃罚酒。”城主拍了拍自己披风下摆,“明天一早在广场上处刑。我得不到的,教廷也休想得到。”

书记官恭敬答道:“是。”

“通知城里所有的人。”

“是。”

“让他们知道违背我的下场。”

“是。” 


谢谢观赏,请移步:巫(19)


一点废话:

1. 突然知道天天生日那天要出远门.......大概只能在外地躬逢其盛了。

2. 写满4W了,对我来说真是奇迹一样~~谢谢各位的喜爱~~谢谢小红心和小蓝手,谢谢所有评论和fo!爱你们!

评论 ( 4 )
热度 ( 1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