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19)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18)


第十九章  囚笼


纷乱的脚步声逐渐远去,黄少天跌跌撞撞地坐回草垫上,背靠在冰冷的墙壁。方才盛怒之下的爆发带走了他全部的力气,此时墙壁冷冰冰的触感刺激着他的神经,疼痛感觉一跳一跳的出现,隔音不好的墙壁那一侧传来喻文州微弱的呼吸声,时有时无,每一下都让人揪心。

“喻文州。”黄少天敲敲墙壁,“你听得见吗?”

墙那边没有回音。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黄少天又喊了几声,歇下了敲墙的手指,骨节撞得有些疼,他攥了攥手指,轻声喊道:“文州。”

墙那边的呼吸声依旧轻缓,仿佛声音大一点就会惊吓到他。

“老鬼走的那天也是这样,把我反锁在家里,我拍着门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没想到他愣是一声没吭就跑掉了。第二天早上,叶修跑来开门,打开门第一件事居然是嘲笑我手红眼红。他一定是没童年没感受过爱与关照,像是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家伙。”黄少天轻笑一声,“不过,老鬼也没给过什么爱与关照,就留下一袋子金币。”

“也不知道叶修这家伙现在怎么样了,是真失踪还是假失踪,他以前也经常性玩消失。不过这一次,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我告诉你啊,我的直觉一直很准的。魏老大准备玩失踪之前半个月,我就感觉到他不大对头。他这人从来不看书,突然一下子把自己埋在故纸堆里,一看就是吃错药了。”

“自从进了暗黑森林以后,我怎么觉得整个世界都像是吃错药了一样。我没有在森林找到邪神,却找到了魏老大和你。好不容易跑出来,发现叶修失踪了,教廷居然要通缉我。我以前虽然不像方锐一样一周去七天教堂,但每个礼拜日可是从不缺席的。在告解亭里我待的时间比谁都长,有时候神父都走了,我还待在里面。咳咳,也是神父太不敬业了,都不肯听我把忏悔说完。”

“他们都说是我话太多了,每次我一开口,叶修就开始掏耳朵。王杰希就更过分,我上前和他打招呼,他居然假装自己眼神不好,走位诡异地从我面前一闪而过。说起来,好像只有你愿意听我把话说完。”黄少天仰起了头,“我说的哪里是废话,那都是我的思考过程。”

“文州,我觉得你真是厉害啊。”黄少天将头仰靠在墙上,凹凸不平的墙面膈应着头皮,“你一个人待在暗黑森林居然没有变成话唠。我以前也不会说这么多的,后来老鬼跑了,一个人实在太无聊了,只好自己说说话解闷。”十几岁的少年,在无数的黑夜中喃喃自语,给迷茫的自己理清思路,给懦弱的自己加油鼓劲。

“文州,你还在吗?”

黄少天等了很久,似乎整个时间都凝固了。

“在……”喻文州气若游丝。

“你醒了?!我去,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没有法力就不要逞能啊,你刚才那个样子下一刻就要去见上帝了,阿门。哦,不对,你们巫师是不是不信上帝?”

喻文州感受了一下身体状况,诚实地回答道:“感觉不太好。”魏琛留下的法力似乎都在之前的拼死一搏中用完了,他受了严重的内伤。不过,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哀叹,封印依旧很牢固。

“我们在哪里?”

“地牢。”黄少天细细地给喻文州讲述了他和城主之间的冲突,连城主铠甲上的屠龙乔治的花纹都没有放过。

“你怎么样了?”喻文州在他停顿的空隙中适时地插嘴道。

“呃,也不太好。”伤口没有得到处理,他们已经一整天水米未进,别说打架,连跑步都很艰难。

“现在怎么办?”黄少天叹了口气。

喻文州苦笑,“只能期待地牢有什么秘密通道了。”

两个人挣扎着起来敲了一遍砖,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墙上甚至连涂鸦都没有。可见,这地牢确实是个关押死刑犯的地方,而且是那种会很快被处死的死刑犯,他们甚至都没有时间在墙壁上抒发自己的人生感悟。

“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喻文州乏力地靠在墙上。

墙那边传来黄少天闷闷的声音:“最多一个小时,可是这里看不到月亮。不过,我的作息还是比较准的,毕竟是军营里训练出来的。”这点喻文州很清楚,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黄少天每天早上准时起来去练剑,雷打不动,风雨无阻。

“只有等天亮后再做打算了。从地牢出去,到广场上,那段路也许会有转机。”喻文州说道。

“你不准备说点什么吗?”喻文州说完自己的打算之后就再无声息,黄少天在墙的另一边又担心起来,担心他伤势过重,一睡不醒。

“少天想听什么?”喻文州勉力笑道,他觉得很疲惫,整个人像灌了铅一样。

“随便什么吧。”对于黄少天而言,说话从来不存在需要找话题的问题,他挠挠头,“讲讲你小时候的事情?”想到一个幼童样子的喻文州,脸上还挂着喻文州标准的高深莫测的微笑,黄少天不禁打了个寒颤。

“比如,你的父母。”

“我没见过我的父母,有人说他们因为我的能力已经死了,也有人告诉我,他们是遗弃了我。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在十岁之前,我的能力都比较弱,甚至弱于其他的同龄人,许多人都认为我不能成为一名术士。”

“那你……”年少时被遗弃的阴影也存在于黄少天的心里,在遇到魏琛之前,他也过着颠沛流离,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从我记事起,我就住在养父家里,他叫方世镜。”

也许是许久没有提起过这个人,喻文州的话匣子终于打开了。方世镜是一个非常随性和善的居家男人,喻文州小时候没有什么大风大浪的波折。他尽管天赋不足,但十分努力,加上方世镜是一个敏锐而善解人意的人,总是很好地保护着小喻文州。方世镜随遇而安的性格似乎也转移到他的职业兴趣上,他做过木匠、铁匠、磨镜师,也当过兽医、牙医,闲暇时甚至还能自己写一两首曲子。他经常带着小喻文州去世界各地,在每个地方体验一番风土人情,又会去下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后来呢?”黄少天听得兴致勃勃,荣耀大陆的东侧似乎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他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那边存在着许多传说中的生物,精灵和矮人居然也会经常去市集上与他们做生意。

墙壁那边许久没有动静,久到黄少天的担心又一次提到了胸口,“文州,你没事吧?你还好吗?你……说说话啊。”

“没事。”喻文州的声音有些沙哑,“后来……他死了。”

黄少天楞了一下,明白过来,自己不慎戳中了喻文州的痛处。他正待要说话补救,一阵脚步声传来,全副武装的战士列队而来:“时间到了。”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20)


一点废话:

1. 之后可不能说我笔下的黄少话不多了,这章他独白了将近一千字……

2. 关于方世镜的资料太少,看着番外勉强揣测了一下他的性格……

评论 ( 2 )
热度 ( 1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