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20)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避雷:本章有双花

4. BGM:

喻黄:Only Time

双花:Passion of Victory

指路: 巫(1)   巫(19)


第二十章  黎明


清晨的光线刺穿薄雾,广场上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汇聚着昨夜尚未干涸的水,原本空荡的广场中央搭起高台。高台不远处是昨日激战过的喷泉,日光流转过喷溅的水花,流水依旧清澈,却消不去其中隐隐的血腥味。

他们出现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他们,睡意似乎还没从他们脸上消去,每个人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冷淡姿态。黄少天的目光也同样掠过众人,在攒动的人头中,他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衣着严正的妇人牵着一个小男孩,周围的人都沉默地看着他们走过,只有那个小男孩拽着妈妈的衣角似乎在不停地提问,最后被妈妈捂住了嘴巴。神情冷漠的女士手中没有那把剑,取而代之是一柄陈旧的扇子,短暂对视之后,她转过脸去。

他们向前走了几步,市民代表站在所有人的前方。阳光下那张满脸皱褶的面孔显得愈发沟壑纵横,浑浊的双目从喻文州消瘦的背影,缓缓移到黄少天身上。惊讶、怜悯、痛苦和悔恨的情绪在他脸上争抢着地盘,最后都深深埋入脸上每一道刻纹当中,一道又一道,仿佛岁月的凌迟。

方锐抱着手臂站在人群的边缘,看着黄少天他们一步一步踏上台阶。他所在的位置虽然离高台最近,却不是“最佳观赏点”,而是在高台的后侧,因此在点货之后无法欣赏到面部表情,只能看到一根笔直的柱子。现在柱子上已经绑好了两个人,他们脚下堆着一捆捆的木柴干草,淋上油,只等一声令下。方锐看了看日头,太阳方升至居民区的屋顶,离这场重头戏的开幕还有一段时间。

绵延的红色屋瓦在日光下显得格外耀眼,光线越过广场拉出一个倾斜的角度,照进教堂的玻璃花窗。教堂两翼矗立的两座钟楼在这一刻响起悠远的钟声,与日光在广场中央相聚,随即散播去远方。绵长的钟声似乎惊醒了教堂四周的滴水嘴兽,从教堂中心直刺天际的高塔,层层而下,在每一处檐角都能看到雕塑在阳光下投下的阴影。教堂的大门打开,身着白袍的神职人员从大门两侧圣徒雕像面前鱼贯而出。

黄少天收回目光,雅克城城主依旧穿着那一身贴合身形的铠甲,正站在他们前方发表慷慨陈词。词句从他的耳朵边飘过,看着下面或是激愤或是冷漠的人群,他就像隔着一块玻璃看外面。或许是因为他第一次,可能也是唯一一次被绑在火刑台上;或许是,他想清楚了一些事情。他转向喻文州,喻文州对他笑了笑,似乎是对现状感到抱歉,并没有找到能够脱逃的机会。

黄少天摇摇头,他的内心意外的平静,这样的结局也挺不错的。

城主的长篇大论终于结束,主教捧着圣经走向他们,完成最后一道程序。教会是仁慈而宽宏的,永远愿意给罪人们悔过的机会,让他们重回天主的怀抱。

“你是否知罪?”

“我以前在告解亭里说过很多自己的罪过,我逃课,打架,小时候偷过东西,抢过食物,长大后折断过圣奥古斯丁雕像的手臂,最后用胶水勉强粘了上去。圣诞节的时候把卢瀚文挂的圣诞袜换成了自己的臭袜子。桩桩件件,我都记得很清楚。”黄少天停了一下,“这一次,也不例外。”这一次,他的罪,罪无可恕。

喻文州微笑着听完黄少天的话,温和地说道:“抱歉,我不信上帝。”

人群交头接耳,嘈杂的声音像是无数蜜蜂一齐闪动翅膀,“异教徒,下地狱!”“烧死异教徒!”“烧死他!烧死他!”。

主教脸色变了几变,胸脯剧烈地起伏,黄少天甚至怀疑他会将手中如砖头一般厚重的圣经扔到喻文州脸上。不过,很快主教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决定放弃喻文州这个无药可救的异教徒,专心拯救迷途羔羊黄少天。

“你是否悔过?”

黄少天扬起头,金色的头发在日光下熠熠闪光,“不,从今天起,我不再忏悔,不再后悔。”他笑了一下,轻声说道:“我勾结巫师,但无怨无悔。”

主教又一次气得胡须乱颤,原本很简单的程序被两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搅合得一塌糊涂,他原本的台词是“愿上帝原谅你,重归天主的怀抱。”,现在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他摇摇头,重重地合上圣经,转身走下高台。

书记官传达城主的命令,即刻烧死异端。

火焰虽然没有从脚下窜出,但灼人的热度已经冲击着黄少天全身。摇晃的热气让喻文州的脸变得模糊不清,像是即将消失的晨雾。

地狱中不灭的烈火将永远灼烧着罪人,“喻文州!”

“少天,我在。”

如果他注定要前往地狱,又何妨陪他一起,“文州,我爱你。”

脚下的火焰腾起,将黄少天裹了进去。

劈啪作响的木柴声中传来喻文州的温柔回应:“少天,我爱你。”

他们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广场上的众人听得一清二楚。主教停下脚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众人像被电击一样楞在当场,一时间广场上寂静非常,只剩下火烧木柴的声音。

砰,砰砰,砰砰砰,几声枪响击碎广场上的沉默。教堂的玻璃花窗在子弹的穿透下无力支撑,顷刻破碎,碎成无数玻璃残片,飞溅向广场。五颜六色的彩色玻璃碎片在光线下流光溢彩,如同暮春时节的林间飞花,又有尖利如飞翔的刀片,所到之处惊起一片尖叫。

一个身影从玻璃花窗碎裂的空隙中一跃而出,在众人的呼喊和尖叫中急速下坠,他手中的枪却一刻未停,子弹如一场盛大的烟花表演一般倾泻向高台四周守卫的士兵。虽没有击中几个人,却成功在广场上掀起一场无法控制的混乱。平民惊慌失措,四散奔逃,依靠着对城市小道的熟悉很快散进了曲折幽深的居民区深巷当中。

“保护城主。”书记官等随从护着大腹便便的城主向位于山顶的撤离,他们稀稀拉拉的队伍时不时被奋力逃命的人群冲散。白袍的神职人员在人群中格外醒目,他们不能回到教堂去,惊魂不定地跟着城主向山上跑去。有些则混入平民当中,拼命朝狭窄的街巷中挤。

城主年轻时曾经上过战场,然而多年来沉溺酒色,带走了战士的灵魂,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刹那,竟然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对死亡的惊惧。几秒钟之后,他强压下内心的动荡,号令士兵组成盾牌阵,顶住子弹,一步一步走向刚刚落地的袭击者。

袭击者在地上一个漂亮的翻滚起身,卸掉了下坠的冲击力,利落回身割断吊在身后的绳子,随即毫无惧意地迎向盾牌阵。子弹在盾牌表面擦出火花,寻着空隙击中盾牌后的人,严密的盾牌阵前仆后继,逐渐压缩着与袭击者之间的距离。

十步,五步,三步,枪械的距离优势所剩无几,盾牌后的士兵抽出长剑,时刻准备与袭击者贴身肉搏。

教堂的钟声突兀地敲响,钟楼上狭长而恢弘的拱门之下立着一个人,身后背负的半人高的重剑泛着凛凛寒光。下一刻,他也从钟楼一跃而下,以雷霆万钧之势砸向盾牌阵中。重剑击向盾牌发出沉重的声响,反弹出巨大的的力量,震得士兵将盾牌脱手。面对同样的巨大力量,新的袭击者只后退两步,消化掉这股力量,旋即又发起攻势。重剑狠狠地砸向一个又一个盾牌,硬生生为持枪者砸出一条道路。

枪声再起,持枪者跳上盾牌,在一个又一个盾牌上飞快掠过,放心将身后的敌人都交给同伴,向广场中央的火刑台狂奔而去。

袭击者在那边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方锐一个箭步冲上高台,手脚迅速将一个小玩意扔进火堆,那东西一触火焰就炸开,散出了一大堆粉尘烟雾,火苗急速熄灭。

黄少天站在冒着青烟的柴火堆上,一面密切关注战局,一面正给自己松绑。方锐在另一边帮着喻文州解开绳子。

“那个人好像是孙哲平,我见过他的剑,还有那种死不回头的架势。不过这个弹药师以前没见过,身手还挺利落的。看起来他们两个搭档很默契啊。”黄少天评价道。

“那是张佳乐。”方锐想到今天早上被强塞的两把狗粮,没好气地说道,“孙哲平的,情人。”

“情人?是那个被孙哲平救下来的?我还以为会是个柔弱的……”

“柔弱”的张佳乐已经用一路的枪林弹雨强行开路,一个纵跃之后,落在高台之上。一时间,高台上三双眼睛同时落在他身上,他一脸诧异地说道:“你们居然这么悠闲,还有时间聊天?”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方锐摇头叹道。

“八卦?什么八卦?”

“你。”

“我?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张佳乐。”他看看三个人,“你们还能走吗?”

“没问题。”黄少天回道。

喻文州点点头。

张佳乐转向方锐,“我们从北边强攻出去,大孙断后。”

“北边?”方锐皱了皱眉。

“密道已经废了。”张佳乐和孙哲平从修道院中的密道而来,这么大张旗鼓的出现,密道已经不能再用了。

“我跟着你们撤。”方锐点头表示明白,密道废了,方锐也就失去继续待在城里的意义,“我先去把他们俩的武器找回来。”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21)


有一点长的废话:

1. 终于写到这个狗血俗套的劫法场梗了,这段期待了很久,包括火焰中的告白和双花华丽的出场,希望我写出了那种激动人心的感觉orz……本故事第二部分就在这个盛大(?)的活动中结束了,马上又要换地图了,会有更多的熟人露面。

2. 但是,换地图之前要停更一周。因为这周要去云南旅行,既不能更新也不能参加生贺了。提前祝少天生日快乐,和他的队长甜甜蜜蜜长长久久~

3. 鞠躬感谢小天使小仙女们的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和fo!写故事非常快乐!也希望大家都食用愉快!

评论 ( 11 )
热度 ( 1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