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21)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避雷:本章有双花

指路: 巫(1)    巫(20)


第二十一章  飞越


说话间,敌人已经调转方向,追着张佳乐的脚步向着高台冲了过来。孙哲平挥舞着重剑陷在人海当中,宽阔的剑身砸在金属的铠甲和盾牌表面,划出噼啪的火花。朝着高台涌进的敌人来自后方的攻击拖慢脚步,旋转劈刺的重剑像一个绞肉机一样将前进道路上的所有阻碍都一一扔了出去。

张佳乐对着爬上高台的敌人补了两枪,一面从背囊中掏出四个小型背包。他皱着眉头,又把手放进背囊里掏了掏,背囊里空空如也。

“只有四个。”张佳乐把手一摊。

“为什么只有四个,我们有五个人!”敌人锲而不舍地顺着楼梯冲上来,方锐一拳把跳上来的敌人揍了下去。

“一开始没想到你也要跑路。”张佳乐把小型背包分发给喻文州和黄少天。

“我不跑路难道要在这里等着你们再来救一次吗?”方锐一边在高台边缘与敌人肉搏,一面转过头来大声喊道,“不能因为我单身就歧视我啊。”

张佳乐手里一哆嗦,把一个背包扔给方锐,“我和大孙共用一个。”

“真兄弟,够义气。”方锐一把接过,朝张佳乐竖起大拇指,随后从高台一跃而下,踏着飘忽的步伐一路东躲西藏,姿势极其不优美,却颇为灵活地钻进了一个小巷,远去的声音在他身后回荡,“我去去就来。”

城门封闭,山顶城堡的门缓缓打开,从里面推出一个两三层楼高的器械,沿着蜿蜒的山道向下滑行。包围着高台的敌人越来越多,即使远处有绞肉机的帮忙,也难以阻挡他们的脚步。他们从四面八方围堵过来,不断压缩着张佳乐他们的逃跑空间。

“我们怎么出去?他们都堵到家门口来了。”黄少天卷起袖子,露出精悍有力的手臂线条,一记准确的左勾拳击中来人的下巴,将他彻底掀了下去,“唉,好久没有贴身肉搏过,没有剑的人生真令人难过。”可是他跃跃欲试的样子,并没有流露出太多难过的意味。

“我们用机械旋翼,飞出去。”张佳乐示范性穿上背包,拉扯了一下背包后面的红色系带,一根天线似的东西缓缓从背包里伸出来,在顶部打开,展开成一个巨大的螺旋桨。

“我去,这东西很先进啊?以前怎么没见过?从哪里来的?旋翼,真能飞起来吗?”黄少天惊呼道,顺手抡起背包把一个摸到喻文州身后的敌人砸了下去。

“……”黄少天的问题太多,一时让人不知从何回答起,“这些东西都是肖时钦发明的,他是一个热衷于搞发明创造的军火商。他早年间因为相信地球绕着太阳转而被教廷抓了起来,我们花了点心思去救他,不过当时他已经快要说服全监狱的人都相信日心说了。可惜啊,他出来之后就放弃理论研究,专攻创造发明了。不过他做的东西质量都相当好。”

“看,飞起来没问题。”张佳乐调试一下,下一刻就双脚离地,不过他很快又落回原地,专心指导两个新手穿戴新设备。

“我回来啦。”隔着老远就听到方锐的声音,他不知从哪条小巷中钻了出来,在人群中左躲右闪,手里拿着两个长条形的包袱,“接住啦!”方锐举起一个包裹,向高台一个抛投,包裹在飞行过程中抖落下外面一层布料,露出暗色镶嵌红色魔球的法杖。法杖在空中急速划出一道弧线,准确地落入喻文州手中。

喻文州拿起法杖一个猛敲,打地鼠一样把试图爬上来的人给敲了下去。没有法力的术士也是不能小觑,张佳乐这样想着。喻文州干净利落地扫清障碍之后,对他微微一笑,继续他们之前的话题:“看来,凡是与教廷不太对付的人,都会成为你们的招揽对象。”喻文州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应该也不是全部,你们精心挑选过。”肖时钦,擅长创造发明的军火商;孙哲平,前任骑士团团长;黄少天,现任骑士团团长,招揽这样一批人,所图非小。

喻文州目光温和,唇角带笑,却莫名让张佳乐背后升起一阵凉意。他想起每次去找肖时钦要武器弹药的时候,肖时钦也会扶扶眼镜,从镜片后面透露出饶有兴趣的探究意味,仿佛下一秒就把人拖上实验台拆个七零八落。

早知道应该让肖时钦来的,看这两个人森森对笑,一决高下。张佳乐逃避似地转开视线,释放压力一般地扔出手雷,各种属性的手雷在广场上四面开花,烟雾、冰凌、火焰、闪光霎时间在人群中炸成一团,绚烂的光影掩护下,重剑的光芒愈发犀利。在大团大团的爆炸光影掩护下,方锐悄无声息地摸回了高台。

“来来来,快帮我弄一下这个,你们的装备太高级,居然连个新手指南都没有,这服务实在是太不到位了。”

“我说你这人怎么对人这么没戒心呢。”方锐把冰雨扔给他,“在刑场上看到我,也是一脸看到亲人的表情。”

“文州之前在牢里和我分析过,说你们又是密道又分工明确,所图非小。既然一开始救了我们,表明我们很有价值,没道理半途而废。他说如果在广场上看到你,你们说不定会有后手。不过,我当时没有看到你,你这也太不靠谱了。”

“我在你们后面。”方锐有些牙痒痒地说道,“其实,有那么一刻我特别想烧死你们。”

“哪一刻?不至于吧,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要不就是你内心太阴暗了,暗戳戳地发射负能量。”

方锐目光放空,“你们表白的那一刻,我真是情不自禁举起了火把。”

黄少天提起长剑,剑风凌厉,一道剑光擦过方锐侧颈,戳中方锐身后意欲偷袭的人。

“卧槽,你能预警一下吗?”方锐矮下身子,侧身将黄少天身后的人撞下高台。

“机会难得啊,不然就打草惊蛇了。”黄少天刷刷几剑,结果了顺着楼梯蜂拥而上的敌人。

咚,一颗黑色的手雷落在楼梯上,咕噜咕噜往下滚了几步,炸开绚烂的火花,气浪把所有人都掀开了去,楼梯被炸毁,清出一片圆形的空地。

“你们搞定了吗?”张佳乐在剧烈的爆炸声和呼啸的气浪中喊道。此时此刻,喻文州已经像个气球一样飘向半空中,悬空的感觉大概不是特别好,他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不过喻文州是个敏而好学的好学生,在这么一会儿工夫里,操作机械旋翼已经有模有样。虽然动作略微凝滞迟缓,但是飞行过程却是十分平稳。

“走咯!”方锐吆喝一声,拽了一把黄少天身后的红色背包带。

“喂喂喂,等一下等一下,我还没准备好!卧槽卧槽卧槽!”黄少天在惊呼中飞上了天,方锐紧随其后,推着吱哇乱叫东摇西晃的黄少天朝着高处飞去。

张佳乐从头顶拉下防风镜,深吸一口气,拉动身后的红色系带。与方锐他们不同,张佳乐没有朝高处飞,他压低飞行高度,从黑压压的人群头顶急速掠过,手中的枪和手雷交替进行,为他清出一条鲜血淋漓的道路。

“大孙!”张佳乐喊道。

陷在人海中的男人抬起头,他有一双锐利明亮的双眼,斜飞的粗眉微蹙,猩红色浸湿了他的衣服,右手握住的重剑正往下滴答着血液。在铺天盖地的血色中,他左手上缠绕的白色绷带显得格外醒目。

他扬起唇角,“好!”

重剑挥出重影,绚烂而璀璨的炮火温柔地将他包裹在其中。在漫天的光影中,张佳乐伏下身体,愈发贴近地面,向孙哲平伸出一只手。

孙哲平利落地将重剑归鞘,负在身后,向上跃起,稳稳地抓住张佳乐的手。

飞翔的趋势因为突然增加的重量而骤然下跌,地面上的敌人抓住机会向吊在低空中的两人袭来。孙哲平重新拔出重剑,横扫而过,血光一闪,一片横尸。重剑垂下的尖端擦过粗粝的地面发出尖锐的声响,他握住重剑狠狠向下一压,一面松开张佳乐的手。一个向下借力之后,他搂住张佳乐的腰,两人终于摆脱了拖拉的吊挂情形。

张佳乐手中的枪再次喷出火舌,子弹在地上溅起无数尘土。借助飞枪的后坐力,两人在空中越升越高,逐渐追上了方锐他们的高度。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22)


一点废话:

1. 回来啦!

2. 去了趟云南开了个双花的脑洞,可是手速永远也跟不上脑洞的速度,简直令人绝望。


评论 ( 4 )
热度 ( 1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