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22)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21)


第二十二章  路线


“跟在你们后面的是什么东西?”方锐的问候语很特别。

张佳乐朝后一看,两三层楼高的机器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山脚下,现在正像拉满的弓一样瞄准他们,与其说是弓箭,不如说更像一柄巨大的弹弓。

“他们想把我们打下来。”孙哲平话音刚落,一颗巨大的飞弹朝着他们急速飞了过来。

“快闪开!”几人手忙脚乱地操作机械旋翼飞散开去,飞弹穿过他们,带起一阵飓风,结结实实地砸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这玩意太难操作了!”黄少天摇摆得像被九级大风刮走了一样。

“这是肖时钦的试验品,他说叫V1.0.”张佳乐赶紧拉住黄少天。

“先分散开朝城墙飞,越过城墙后降低高度。”喻文州提议道。

几人分散开去,弹弓似乎是惊起了一团飞鸟,一时之间找不到目标,不过它很快发现了这一群飞鸟当中最容易突破的一只——黄少天。对剑客而言,贴身作战才是本分,地面近战才是正道,半吊在空中横竖使不上力,十分憋屈。更令人不爽的是,对方把他作为薄弱环节重点突破。

在空中摇摆的黄少天像一只刚学会飞行的雏鸟,明知身后有鹰隼环伺,但毛绒绒的小翅膀扑扇着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选定目标之后的攻城器械变得越发凌厉,不再漫无目的地四面开花,而是专攻一处,攻势又快又猛。

黄少天艰难地躲过了第一击,飞弹砸进了教堂的花窗,被张佳乐破坏的花窗彻底破成了个大洞。

第二击接踵而至,速度极快,黄少天躲闪不及,擦中了机械旋翼的上方螺旋桨。螺旋桨缓慢地停了下来,连带他的心跳都跟着停了。不过,很快又恢复工作,忘记了刚才的小插曲。

可惜这片刻的悬停带来不可逆转的严重后果,第三颗飞弹迎面而来,避无可避。黄少天已无暇操作,情急之下抽出长剑,准备与飞弹正面硬对。他瞅准时机,想要在与飞弹的正面冲突中捞到一些好处,比如借力向城墙那边推进。

没等他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一道劲力环抱着他撞飞出去,螺旋桨与飞弹猛烈撞击,击飞的碎片霎时间飞得到处都是。

“文州……”被击碎的是喻文州的螺旋桨,不知什么时候他又折回到黄少天身边了,“我刚才是想借一下力,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富贵险中求……”黄少天的胡言乱语卡住了,他感觉腰上的手臂蓦然收紧。

黄少天有些尴尬,从死亡前的告白到手忙脚乱的营救,他和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说上话。喻文州整个人的重量覆压而来,银色的发丝被风吹乱,撩得让他有些心慌。

他僵硬着身体,缠在腰上的力度让人浑身发烫,他想拍拍喻文州的肩膀,最后却收回手摸摸鼻尖说道,“我以为你早就习惯了我的作战方式。”黄少天总是习惯于在刀尖上舞蹈,每每看着惊险刺激,却屡屡化险为夷。喻文州从来没说过什么,既不会执意劝阻,也不会流露出极端忧惧。更多的时候,喻文州甚至会制造机会,为他创造致命一击的环境。

喻文州叹了口气,丢弃自己坏掉的背包,替黄少天调整飞行线路,“这不一样。”处于掌控下的危险和突如其来的危险当然不一样,他一直以来的冷静克制,也会在刚才那样的时刻完全崩断,“我不能站在一边看着。”

他是悬崖上的舞者,危险淬炼的光芒是舞者的光环,而他则是舞者身上的保护绳,隐匿在他身后,既是支持也是保护。

“快~一~点~”方锐中气十足地喊道,现在唯一没有拖家带口的人已经第一个飞跃城墙,张佳乐他们紧随其后,黄少天索性把指挥权全权交给喻文州,喻文州惊险地穿越着飞弹构成的小行星带,贴着城墙的边缘飞了过去。

“机械旋翼能飞多久?”喻文州问道,此时他们正飞临宽广的护城河,护城河的河水在阳光下闪烁着细碎的金光,身后的追兵被抛在城墙的另一端。辽阔茂盛的森林向地平线铺展开去,远山温柔起伏,土黄的道路在树林与草地间蜿蜒远行。

“我们去前面的森林骑马前行,V1.0据说动力不足。”话音刚落,张佳乐就感觉头顶的螺旋桨转速下降,两个人的体重更加剧下坠的势头。

下坠过程中,从螺旋桨上粘的纸片被劲风撕扯下来,打着旋儿飘飞在空中,孙哲平伸手抓住,展开念道:“限载一人,严禁超载。”

“……”

“……”

“……准备降落吧。”喻文州看着另外两个人已经直坠而下,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溅起一朵盛开的水花。

 

“咳咳,咳咳,咳咳……”方锐呈大字形躺在草地上,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一点都不想拖着这一身的水坐起来。其他人也东倒西歪,在草地上清理浑身上下的水。

“这里离你们的马还有多远?”喻文州问道,所有人当中,他穿得最多,现在就像一块吸饱了水的海绵,走到哪里都留下一地的水渍。

“在这片森林的出口处。”张佳乐有气无力地指了指,他脱了外面的皮甲,单薄的衬衣连同上面的绣花都皱着水里,紧紧贴在身上,“步行穿越需要一整天。”

黄少天和孙哲平早早就把上身卸了个干净,周围几个压弯的树枝上挂着他们滴水的外套、衬衣、袜子和靴子。现任骑士团长和前任骑士团长正拿着树枝互相比划,矮着身子,兜着圈子,随时随地准备扑上去一阵厮杀。

“这里不安全。”喻文州环顾四周,“离大路太近了,还没有远离雅克城的搜寻范围。”

短暂的露营时光在喻文州的催促下匆匆结束,几个人穿着湿漉漉的衣服钻进了密林中。对在森林里长大的喻文州而言,森林是个十分亲切的地方,他像亲近自然的精灵一样,能够从森林中的一草一木中,辨明方向,找出道路。

“要去哪个方向?”喻文州问道。

“北方。”孙哲平答道。

“北方……”喻文州停下脚步,站在一段木桩前仔细观察年轮,“王都在哪个方向?”

“南方。”黄少天答道。

喻文州抬起眼,微笑道:“各位,看来我们的路径不是很一致。我们需要去王都找一味药,救一个人。”

剩下三人对视一下,没有料到喻文州会在这时候突然发难。应该说我们救了你,所以你们应该跟着我们行动吗?挟恩威胁未必能够说动喻文州。强迫他们与自己同路吗?虽然刚才大家都很放松的站着,但此时此刻,黄少天全身都绷紧了,手若有若无地搭在剑鞘上,而喻文州一如平常,站在他半步之遥的地方,湿漉漉的袍子之下未必没有隐藏着杀招。而眼下的地形,显然喻文州是熟悉的,而他们三人缺少丛林作战的经验,吃了大亏。

“……我们不是敌人。”张佳乐收起枪,主动亮出空无一物的手心。

“或许是,或许不是。”喻文州摇摇头,“判断的权利应当在我们手中。首先,我们需要坦诚一些。”

“比如,你们可以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说,稍微详细一点的介绍。毕竟,你们已经把我们的背景都摸清楚了,而我们却一无所知,这明显不公平。”黄少天说道。

“我们是猎魔人。”孙哲平简洁地回答道,“你们又不是魔。”

“猎魔人?”喻文州疑惑地重复道。

“猎魔人!”黄少天惊讶道,“真的有魔?!”

“是啊是啊,不仅有魔,还有魔兽,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巨大威胁。”方锐摆着手站出来说道,“但是因为教廷打压,我们猎魔人联盟一直很缺人,所以诚邀二位加盟。不过,这里实在不是谈合作谈薪资的好地方,我们要不边走边说?”

喻文州并不是要往南方的王都去,而是想找个机会探一下三人身后的背景。他对猎魔人知之甚少,他看向黄少天,黄少天朝他点点头。

猎魔人,是一个存在于口耳相传中的职业,就像屠龙术一样,每个人都听说过,但是每个人没有见过,一百个人能讲出一百零一种关于猎魔人的故事。黄少天的消息来源相对官方和权威,来自皇家修道院的图书馆。在教会的记载中,猎魔人与魔鬼并没有什么关系,在上帝的圣光照耀之下,人间并不会有魔物存在。所谓的猎魔人联盟,只是一个非法的反抗教会的组织,曾经被血腥镇压无数次。此后,一次比一次藏得更加隐秘,渐渐淡出人们的日常生活,成为了传说故事的题材。

“当然有魔。”孙哲平不耐烦地打断黄少天的科普,“这是用魔兽的角制成的,我猎的。”他从脖子上扯出一个挂饰,粗糙的骨质表面歪歪扭扭地刻着一朵花。

黄少天用误入邪教的怜悯同情眼神看着自己的前辈,“这不是水牛角吗?”

“哈哈哈哈哈哈”方锐毫不掩饰地大笑起来。

孙哲平摆摆手,把项链收回衣服里,大步流星地往前走,“麻烦,你们和他解释。”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23)


1. 云吸鸟之后满脑子都是鸟了......

2. 没想到这个过渡段写了这么长,而且,还没写完........

评论 ( 12 )
热度 ( 1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