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23)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22)


第二十三章  预言


方锐笑够了,抹了抹眼角笑出的泪,没有立刻开始解释,反而问道:“喻文州,你见过魔物吗?”

“见过。”喻文州点点头。荣耀大陆东侧与西侧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世界,喻文州待过的地方不仅有精灵矮人,偏远一些的山中还能见到龙和狮鹫,长相狰狞不知来处的魔物也会偶尔闯进村庄当中。因此,所有的城市和乡村都自己组织起民兵,用于对抗入侵的魔物。魔物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传说中的生物,而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虽然是不太好的一部分。因为魔物的存在,大陆东侧的巫师术士格外多,几乎每个人都会学一两招术法。

而喻文州自从踏足大陆西侧以来,从来没有看到过魔物,甚至没有感知到魔物的气息。

“只隔了一座努瓦山,魔物就消失无踪了,是猎魔人的功劳?”喻文州问道。

“当然是……有一部分原因的。”方锐耸耸肩,“这里的魔物本来就比山那一边少。很久很久以前,教廷曾经和猎魔人联盟合作,将魔物屠戮殆尽,端了他们的老巢。”方锐踢开挡在路上的石头,“不过,清理完魔物之后,教廷就过河拆桥,宣布猎魔人联盟是非法组织。”除魔的功劳成为教廷的,巨大的民望让教廷得以凌驾于国王和领主的权威之上,猎魔人联盟在毫无防备之下遭遇血腥清洗,侥幸逃脱的人们隐藏起自己的身份,过上平常人的生活。

“你就是这样?看不出来你这么有理想有情怀。”黄少天打量着方锐,方锐看起来与他年纪相仿,讲起这种历史久远的故事,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被黄少天盯妖怪一样的盯着,脸皮厚如方锐也吃不消,“咳咳,我当然不是,我是后来加入的,这些都是听说,听说的。”

“你们有不是听说的,真实一点的,事情吗?”黄少天有一种听说书的错觉。

“有啊,猎魔人联盟的头儿就是事件亲历者,你见到他可以问问,他叫韩文清。”张佳乐说道。

“……为什么你们都一脸等我吃瘪的表情?!”

“不不不,老韩是个非常非常和蔼可亲的人。”方锐笑着拍拍黄少天的肩膀。

“既然魔物都被铲除殆尽,现在猎魔人联盟主要做什么呢?”喻文州拉住准备和方锐扭打的黄少天。

“近几年来,魔物又重新出现,猎魔人联盟才重新组建起来。”张佳乐皱着眉说道,“而且,与以前不同,变得更加强大,更加狡猾。”张佳乐为了调查魔物的来源,一路追踪魔物,从森林深处一路追到了王都附近。

“所以,你在王都附近找到他们的老巢了?”黄少天在王都长大,从没有听说过关于魔物的传闻。

“没有,他被打伤了,之后又被人捡走了。”方锐一脸不忍直视地说道,“不过,魔物们的气息确实在王都完全消失了。”

“你们之后没有到王都调查?”喻文州问道。

这原本是一个顺理成章的问题,却因为三个人的反应而让喻文州有些在意。走在前面的孙哲平停下脚步,张佳乐与他对视一眼,又看向方锐,方锐耸耸肩不置可否。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我在王都的时候,曾经去调查过这件事。”

“但是……”黄少天看着他纠结的表情,替他把转折说了,“还是你们什么都没查到。”

“但是,我们听到了一点别的东西。”孙哲平说道。

时间回到九年前,彼时张佳乐已经在病床上修养了整整三个月,无聊的时光总是给思考留下大段大段的空间。无数想法从脑海中飞逝而过,他发现了一个共同点,魔物的出现总是与瘟疫的发生相伴。魔物的出现和消失毫无突破口,但是瘟疫总是离不开教廷和圣水的治愈。

他一时间觉得自己被点亮了灵感,当晚决定潜入皇家修道院,探一探圣水的秘密。不过,他小瞧了皇家修道院的规模,在里面乱转了半夜,不幸深入到教堂地下历任教皇安眠之所,成功迷路了。为了保存尸体,地下坟茔的温度很低。教皇们为了显示自己是上帝虔诚的信徒,有些会在棺材上雕刻自己跪坐读经的等身雕像,有些圣人则因为尸身不朽,作为圣迹直接平躺在黄金雕刻的平台上,面上惨白的蜡质僵硬无比。

深夜里的地下室影影幢幢,森然可怖。

孙哲平找到张佳乐的时候,他正哆哆嗦嗦地沿着漫长的甬道漫无目的地游走。他冻得脸色发青,几乎说不出话。孙哲平决定带他从大先知院出去,而不是从寒冷的甬道退回去。

“大先知院的地下有一眼温泉,修建于罗马时代。”黄少天说道,“从修道院地下三层废弃的古罗马矿道可以直接过去。”骑士团的人对修道院的构造了如指掌,因为他们经常通过这些密道去往城中各处。

“哦……”方锐拉长了声音,他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的细节,毕竟韩文清讲故事的水平与张佳乐之间差了一百个孙哲平。

“我们在温泉的上层遇到了大先知。”大先知院的温泉非常有名,是罗马贵族留下的遗迹,现在也依旧归属贵族和教廷使用。它一共分为两层,地下二层是温泉池,地下一层被辟作几个冒着热气的桑拿间,中间的大厅供人们休息谈天。。

大先知王杰希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比如他为什么会在深更半夜来泡澡,是担心白天人满为患,还是深夜泡澡有利于激发灵感,不得而知。他穿着松松垮垮的祭司服,大敞的领口露出了一段平直的锁骨。温泉的蒸汽萦绕在他的身边,整个人在雾气中若隐若现。他眼眸低垂,双腿微盘,歇坐在大厅的丝绸软垫上。

张佳乐描述得很详细,虽然那个笼罩在雾气中的迷离场景每每回想起来都像一个梦境。

喻文州觉得这个场景非常熟悉,雾气,先知,迷离的氛围。

“他做了一个预言?”喻文州问道。

“诶,你怎么知道?”

古希腊的德尔菲神庙的女祭司总是坐在萦绕着烟雾的石板上,在一种极其迷离的状态下做出预言,据说那个时候她是在与天神交谈,预言并非来自于她,而是天神借她之口传达。

“没错,他当时开口说话,声音嘶哑,和平时完全不一样。”孙哲平点头说道。

“预言有两个部分。”张佳乐似乎又回忆起当时的情境,温泉当中很热,他却感到一阵凉意从脚底窜上心头,王杰希微闭双眼说道:“过去是过去之果,未来是未来之因。洞中烛火,镜中人影,水中虚月。”

“后面一部分被叶修听到,之后被流传出去,许多人叫这个预言‘剑与诅咒’。”孙哲平说道,“黑暗笼罩于塔顶,阴影自东方而来。骑士团的利剑斩断荆冠,圣母袍袖沾染诅咒。”

“所以,之后骑士团的团长都惨遭厄运。”黄少天说道,斩断耶稣荆冠的利剑,劈中了他的头颅。模糊的预言当中只有这一段几乎是直白的,难怪要找骑士团开刀。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24)


一点废话:

1. 预言是我瞎编,不知道为什么写这章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想吃肥肠粉冒节子和牛肉锅盔……但愿没有影响到文字……

2. 一定要在开学之前写完啊啊啊啊!走剧情好慢!

评论 ( 6 )
热度 ( 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