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24)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微量双花,本章友情出场:方锐)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23)


第二十四章  背叛


“可是前一段预言是什么意思?”黄少天问道。后面一段可以说是对教廷敲响警钟,前面一段,听起来像是一个更加模糊而且故弄玄虚的引子。

“不知道,大先知后来睡着了,醒过来一问三不知。”张佳乐摊了摊手,预言者代天神传达旨意,而他们经常不知道自己传达的是什么旨意。至于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就没有人清楚了。

“叶修呢?他不是一向老奸巨猾的吗?他猜出来什么了吗?”黄少天追问道。

“前半段预言,我们没有告诉他。”张佳乐挑开挡在面前的粗藤,面容上的忧郁又添几分。

“为什么?”

“不乐意。”孙哲平重剑一挥,断了挡路的枝条,枝条四散飞溅,气势逼人。

看来,是结怨颇深。黄少天在脑海中搜罗了一圈王都的八卦,没有找到半点关于孙哲平与叶修结仇的原因。

“他背叛了我们。”张佳乐叹了口气。

故事还在继续,深夜在温泉当中睡着的大先知,夜探教廷失败迷路的猎魔人,夜半寻人的皇家骑士团团长,遇上了半夜不睡觉四处游荡,又恰好听到一半预言的红衣主教。这样的组合在雾气蒸腾的室内诡异地僵持。王杰希睡着了,预言结束似乎放下心头大石,歪斜在丝绸靠枕上,一动不动。张佳乐脑子里转着如何向红衣主教解释自己的来历,以及深夜到此的缘由,他不擅长说谎,而孙哲平更是个要么不说,要么说实话的主儿。

没想到的是,红衣主教扫了他们一眼,下一秒从怀中掏出一柄袖剑,出手如电,直刺向沉睡的大先知。

“这不可能。”黄少天打断道,“叶修虽然平日里看上去插科打诨不太靠谱,事实上行事依旧有原则底线。教规教义可能视若浮云,但是道德底线不能不顾。更何况,王杰希不是一般人,杀了他的后果,纵然是叶修也承担不起。”

“我们看见了。”孙哲平没有对黄少天说的话进行任何反驳,只一句“看见了”而已,“还拦住了他。”

张佳乐的手比脑子更快,下一秒子弹已经击飞袖剑,袖剑当啷一声落地,子弹飞向墙壁,在光滑的大理石表面划出一道痕迹。

王杰希惊醒过来,一双独具特色的眼睛睁开,正落到站在他对面的张佳乐身上。而张佳乐手中的枪还在冒烟,枪口正黑洞洞地对着王杰希。

温泉依旧烟气弥漫,王杰希坐在大厅正中间的丝绸坐垫上,张佳乐和孙哲平站在他对面,地下二层的旋转楼梯出口,他们从楼梯上来就接连遇到意料之外的情况,根本没来得及挪步。王杰希的身后是通向地面的旋转楼梯,叶修方才就站在那里。

现在,那里空无一人,连同落在地上的袖剑也跟着不翼而飞。

“王杰希觉得你们想杀他?不可能,他还没有糊涂到这种地步。”黄少天第一个疑问已经自问自答,另一个疑问他下意识地看向擅长法术的喻文州,“不过,叶修去哪里了?”

喻文州看上去有些倦意,眼神空蒙,似乎完全没有关注张佳乐讲的深夜奇谈。

“文州,你没事吧。”黄少天立马把叶修的问题抛在一边。

“没事,只是有点累。”喻文州摇摇头,“叶修,可能是用了某种空间法术。”

大部分人的猜测都是这样,叶修用的空间法术不外乎瞬移、转移之类的,让他迅速在温泉消失。

王杰希确实如黄少天所说,没有深究这件事,但是也像黄少天一样,对张佳乐的解释心存怀疑。只是他和黄少天不一样,不会把怀疑的心路历程都说出来。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过去了吗?没有。

预言出现的第三天,教廷收到匿名信,决定围捕张佳乐和孙哲平。

“告密者是叶修。”张佳乐说道。

“他向教廷投诉你们谈恋爱并且在教堂里当着圣母和基督的面接吻?”黄少天挑着眉毛问道,显然他还是不相信,无论是之前那个故事,还是现在这个故事,漏洞百出。

“如果是这样,我也要报警。”方锐点头道。

“卧槽!你们从哪里听来这些乱七八糟的小道消息?!”张佳乐气急败坏地转身,“叶修是把预言内容告诉了教廷,教廷决定先对大孙下手,以绝后患。”

“可是他们也抓你了?”

“他们发现我是猎魔人。”张佳乐撸起袖管,露出小臂上的刺青,刀剑交叉压制着骷髅头,“所以你到底是从哪里听来这么不靠谱的消息。”

黄少天仔细回想了一下,“……叶修……不,也不对,整个王都都听到的是这个版本。所以,你们到底有没有在教堂里当着圣母和基督的面接吻?”

“……没有。”张佳乐说道。

“有。”孙哲平说道。

“……”

“……”

“……”

“我在巡逻的时候,经常在深夜遇到叶修,从皇家修道院的后门出来。”孙哲平强行生硬地转换了话题。皇家修道院的后门人迹罕至,修道院内部通向后门的地方是存放圣水等珍宝法器的库房,而后门外是一条小路,通往山顶废弃的圣母院。

但这些都是间接的证据,同样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他是红衣主教,出入修道院理所应当。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不相信这是叶修所为,我认识他很多年了……”

“认识很多年也可能知人知面不知心。”方锐拍拍黄少天的肩膀,“身边人的变化最难察觉,因为即使发现了,你总是有无数种理由说服自己去相信他。少年,接受现实吧,人都是会变的。”

“永远不要太相信一个人。”方锐轻声说道。

也许是很少看到方锐如此一本正经的样子,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山林间的风晃动枝叶藤蔓,拂过发梢袍袖,发出轻声的喟叹。地面上晃动着漏过缝隙的光斑,与满地的阴影纠缠在一起。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一团属于自己的故事,如影随形。

“好了好了,张佳乐的一千零一夜讲完了,我们还是加快脚步赶路吧。诡异的红衣主教什么可以先放一放。”方锐没有准备讲故事,刚才的静默似乎只是一种错觉,他雄赳赳气昂昂地朝前开路,一边朝后面的人挥手。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25)


一点废话:

过渡令人心累,过渡令人心碎,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写这么麻烦的大纲……明明一开始只想写《污》


评论 ( 8 )
热度 ( 1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