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25)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本章友情出场:方锐)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24)


第二十五章  大盗


马蹄踏在厚厚的落叶上,松软的表面立时凹陷下去,溅起一片片尘埃碎叶,留下一个又一个蹄印。马蹄印蜿蜒在森林中,原本没有的道路在几番践踏之下也显露出道路的初始模样。更深露重,坐在马上的人衣服上沾染一层薄薄的水雾,手中的小灯在林间夜雾中愈发朦胧,晃晃悠悠,摇摇摆摆,带着昏沉的睡意敲打着马上骑手的头脑。

他们在傍晚时分找到了藏在密林深处的马匹,为了避开搜捕,他们所有的路线都深藏在林中,远离大道。树林虽然提供了极好的伪装,但是密林中到处是盘根错节的根须。几人合抱才能勉强抱住的大树长得七歪八扭,攀附在其上的藤蔓枝条垂挂下来,形成一张张细密的网,愈发拖慢他们的行进速度。

张佳乐是个越夜越精神的人,一马当先不说,晶亮的眼睛在森林里扫视,时不时就能对上枝丫间栖息的猫头鹰。孙哲平跟在他的身后,低垂着脑袋,手中抱着重剑,身体却奇妙地在颠簸的马背上维持着平衡。喻文州拉起兜帽,把自己整个裹进毛绒绒的披风当中,一举成为寒夜里最大赢家。方锐断断续续哼着跑调的民间小曲,翻来覆去只有一首歌,反反复复听着让人更加困倦。

在黄少天第三次差点从马上栽下去之后,他终于忍不住敲了敲方锐:“我说,你能不能不唱了?要唱能不能换一首?唱得都快要困死了。唉,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天亮啊?”

“我也是因为太困了,才开始唱歌的。”方锐无辜地说道,“不然怎么办?”

“嗯……”黄少天托着下巴思考片刻,困意席卷的大脑连转速都下降了,“聊天啊!聊天聊天聊天!动动脑子就不困了。”对他而言,必然是说话,最能驱散瞌睡虫。

方锐打了个哈欠,对这个提议兴致缺缺,“聊什么?”

“你抛下雅克城里的事业,真的一点儿不心疼吗?”黄少天随口问道。

“人生的真谛就在于不断地放弃。”方锐眨眨眼。

“不断地放弃?听起来很有经验。”喻文州回头说道。

“原来喻文州你没睡着啊。”黄少天凑了上去。

“方锐大大准备说故事,肯定不能错过。”喻文州笑道。

眼见大家这么捧场,方锐开始讲起自己在雅克城里的发家史,“一开始到雅克城的时候,我可谓是一穷二白。不过呢,我运气好,在这种山穷水尽的时候,我帮丽娜夫人抓住了一个偷首饰的小毛贼,顺利被她留下来帮忙,赚了第一桶金。”

黄少天和喻文州都见过丽娜夫人,就是那位在妓院当中一开始准备砍死他们,后来又莫名其妙放走了他们的女人。听方锐说,这位夫人早年间曾经救过一个逃到妓院里的男人,保护他,资助他,最后被他背叛,眼看着他和别的女人跑了。相比起来,方锐的运气确实很好,他去抓人,而不是像黄少天他们是被抓的对象。

“没想到你还有这两手啊,真是人不可貌相,你居然是个正义感爆棚的人。”黄少天啧啧叹道。在他们一行人当中,论及正义感和助人为乐,方锐根本排不上前三。

但是方锐很有自知之明,“我又不是当英雄,实在是那小子太丢我们盗贼的脸面了。”

“盗贼?”

“现在我的名字无人知晓,以前的名声可是很响亮。鬼迷神疑,你们总听说过吧。”

鬼迷神疑,他曾经被称为当代罗宾汉,他盗宝的故事是酒馆里长盛不衰的经典故事。劫富济贫的故事总是能轻易笼络人心,虽然没有几个人真正见过鬼迷神疑,也没有人认真想过,除了领主和教廷的财宝,平民家里的那点家当可能根本入不了这位名满天下的大盗的眼。

“五年前的皇宫失窃案是你做的?”黄少天语气不善,“公主的珍珠发冠和陛下的青金石镶金高脚杯到哪里去了?”皇室当年闹得鸡飞狗跳,骑士团几乎不眠不休在王都找了三天三夜,挖地三尺也没能抓到窃贼,更没能找回皇室祖传的宝贝。

方锐把手一摊,“五年前的事情我怎么会记得清楚?再说,我现在早就是正经商人了。”

看他一脸无辜的表情,黄少天也拿他没办法,只能言语上刺一刺:“哦,我还听说,皇宫失窃案之后,因为分赃不均,你和搭档撕破脸,最后只能一人黯然远走。”

方锐的表情没有收好,一瞬间的错愕和怒意出卖了他,不过很快他调整过来,轻描淡写地说道:“是我对这项事业失去了热情,主动放弃。”

“你现在对猎魔人的工作充满了热情?”喻文州与黄少天一搭一唱,再次戳中方锐的死穴。

方锐深吸一口气,“对,我想除魔。”

“你见过魔物吗?当大盗的时候见过还是当走私商人的时候见过?哪一种听起来都不太靠谱啊。”

“小可爱,魔物的出现又不挑时间地点,也不看身份地位。”方锐反驳道,“或许现在,我们正被魔物盯上。”

方锐话音刚落,他们顿时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几乎凝固,雾气越来越重,越来越浓,以致于几步之外的人都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虚影。黄少天心里一慌,伸手去抓身侧的喻文州,喻文州法力尽失,他是最危险的。他摸到喻文州披风上毛绒绒的围脖,下一刻他的手被一个冰凉的手捉住,缓缓拉到身侧。

“我在。”喻文州冷静的声音从身侧传来,让迷雾中的人心安定不少。

“方锐你这个乌鸦嘴!”张佳乐的声音也从雾气浓重的前方传过来。

“卧槽,我真的只是随口一说。”方锐叫道。

“真是夜路走多了。”孙哲平说道,伴随这句吐槽而来的是重剑出鞘的声音。

雾气愈发浓重,马背上摇晃的灯盏挣扎几下之后,都被浓雾吞没。周围彻底陷入一片黑暗,随着黑暗而来的还有寒冷。一阵狂风呼啸而至,带着凛冽的寒意席卷而来,树梢上枝叶上衣服上的露水,下一刻都凝成雪白的冰花,一丛丛一簇簇开满了周围。

幽幽的荧光在黑暗中次第点亮,绿莹莹的光芒中闪动着嗜血的欲望。

他们来了。

他们被包围了。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26)


一点废话:

1. 快开学事情好多……更新也拖下来了orz

2. 依旧没有写到我满意的进度……好慢啊

评论 ( 4 )
热度 ( 1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