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26)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25)


第二十六章  迷雾


子弹穿破迷雾,扎进一双莹绿的眼睛,隐匿在黑暗和雾气中的怪兽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地动山摇。

张佳乐的枪声仿佛是一个信号,对峙双方瞬间都动了起来。迷雾裹挟着腥风朝包围圈内猛扑过来,即使看不见,也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铺天盖地覆压而来。冰雨出鞘,剑身在黑暗中呈现出淡淡的蓝光,下一秒就深深地没入雾气当中,蓝光骤然熄灭。

“咦?这是怎么回事?”黄少天惊讶地抽回冰雨,没有丝毫阻碍,他的剑像是砍进了一团雾气,一股水流当中,没有任何实感。这样诡异的感觉让身经百战的骑士心里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迷雾没有被冰雨的剑光所伤,却在片刻之后凝成一束向黄少天的胸口袭来。

“眼睛是弱点。”喻文州从黄少天身后一跃而出,他抛弃惯用的法杖,手持火把向迷雾中莹亮的点挥舞过去。迷雾发出一声哀嚎,如潮水般退去,转而攻击其他人。

“看来火把更有效。”方锐果断放弃自己的拳套,三下五除二扎好了一个火把,挥动着朝前开路。他们为了不暴露行踪而一直没有使用火把,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思考暴露行踪的问题了。

“我觉得他们会自愈!数量根本没有减少!”黄少天听从喻文州的建议,对迷雾中的眼睛发起突击,剑光频频闪现,每一击都完成了任务,剑刃入肉,发出闷响。但是熄灭了一双眼睛,周围却接二连三地出现更多的眼睛。它们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仿佛误入巨型蜂巢,每一个蜂窝内都有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

“数量是越来越多了……”张佳乐离得远,连声音都有些飘忽,远处只能听见重剑挥舞的呼呼风声。

“它们在分裂。”喻文州说道。每一次受到攻击之后,都会由一个变为两个,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怎么办?”听完喻文州的解释,黄少天停下手中的剑,生怕成为怪物的繁殖帮凶。

“不是分裂……”张佳乐的声音愈发遥远,“它们是复制……我们要找到源头……”猎魔人见过无数奇形怪状的魔物,对他们来说,熟悉每一种魔物的弱点是最基本的能力。但是,哪怕是张佳乐这样富有经验的猎魔人,一开始并没有看出来这魔物的来历和弱点。擅长复制的魔物通常有凝固的形态,而没有固定形态的魔物通常能力较低,因为它们连固态都没法维持。

“不仅是复制,还是吞噬。”孙哲平也收了剑,指着迷雾当中鼓起的牛头怪兽残影,“它把其他魔物的能力变成自己的能力。”

“这里都是残影,我们还是要找到它的本体才能脱困。首先,我们要缩小范围。”喻文州说罢,用燃烧的火把点燃身旁的老树。火焰从树根蔓延向上,飞溅的火星很快点燃树枝上缠绕的藤蔓,顺着藤蔓的方向急速扩散开去。火势延伸向枝叶繁茂的树冠,极短时间内就将整棵大树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把。

火光摇曳,树木燃烧劈啪作响,浓重的迷雾在触到连绵火焰的一刹那急速退缩。

“它只会朝着自己的本体方向回缩。”喻文州说道。

“追上去看看!”黄少天冲了出去。

烈火在他们身后筑起火墙,燃烧的热浪推挤着雾气向密林深处奔腾而去,一路融化树枝和地上的冰霜。五匹马在林中嘶鸣,追逐着急退的迷雾而去,高跃而起跨过倾倒的古树,也一路躲避歪斜横生的枝杈。在仄狭的空间内,他们始终只能跟上迷雾的一角。

越向前走,热浪的威力越来越弱,迷雾再次找回自己的领域,白茫茫一片回到他们身边,将他们与身边人割裂开来。

“停下!快停下!”黄少天喊道,他感觉不对的时候,马蹄已经一脚踏进迷雾深处,悬空的感觉只有一瞬,马脚一矮,他跌入了一片湖水当中。迷雾铺天盖地,他也看不清这片湖水有多大,有多深。他似乎只侵入到这片湖的边缘,冰凉的湖水下可以摸到冷硬的石头。

周围静得出奇,他没有听到自己落水的水声,也没有听见身后人的马蹄声,甚至连森林里常见的风声鸟鸣也听不到。

他抹了抹脸上和头发上的水,从水中站起身来,拔出手中的光剑,幽蓝的剑光驱散一点点雾气,只能让他看清脚下的情形。

那些不是石头,是骨头。湖水太清澈,像一块透明的玻璃,将湖底的森森白骨袒露给外来者。

动物的骨头居多,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骨头,可能来自张佳乐所说的魔物,在层层叠叠的负压之下,他还是隐约看到人骨的影子。

他可能找到了魔物的本体。

但是,他却没有除魔的办法。冰雨扎进湖水当中荡开一丝涟漪,却没有丝毫改变。

如果喻文州在就好了,他是个术士,对付这些奇怪的事物总是很有办法。从暗黑森林里出来的那一路,喻文州轻松应付了森林里的奇怪生物。

不过,他现在也没有法力了,黄少天有些难过地想。

喻文州,没有,法力,黄少天悚然一惊,喻文州说不定也陷在这片诡异的湖泊里,而他根本没办法自保。

“喻文州!喻文州!张佳乐!孙哲平!方锐!”黄少天一面喊着他们的名字,一面踏着水绕着湖边走。他们分开没有多久,按理说不应该离得太远。

黄少天的判断是对的,绕着湖没走出多远,前方就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暗紫色的长袍,黑色的长毛围脖,兜帽遮住面孔,法杖的顶端镶嵌着暗红色的魔法石。他静静地立在湖水边,脚下的湖水却并不平静,它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卷着无数白骨围着他打转。很快,白骨与水流形成的漩涡在他脚下陡然形成向下的黑洞,浪花跃起的形状像是一只又一只枯骨形成的手。它们疯狂地拉拽着术士的长袍,一点点将羸弱的术士拖向黑洞的深处。

“喻文州!”黄少天大吼一声,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喻文州的肩膀,试图将他从黑洞的边缘拉回来。

然而,黑洞里伸出的手臂太多,力量大得惊人,伴随着尖锐的哀嚎和桀桀怪笑,疯狂地拖动他们的战利品,连黄少天都支持不住,被拖行了好几步。

黄少天将冰雨插进地下,奋力阻止自己滑行的步伐,“喻文州,你把手给我!快把手给我!我拉住你!”

喻文州似乎没有听见他的话,毫无知觉地被两方力量拉扯,而黑洞的力量显然更强,黄少天抓不住喻文州的肩膀,只能抓住他的长袍。

术士的兜帽缓缓滑落,喻文州慢慢地转过脸。

“喻、喻文州?!”

那是一张没有五官的脸。或者,不应该说是没有五官,而是无数的面孔争先恐后出现在同一张脸上,它们飞快地出现,飞快地消失,却没有一张面孔是黄少天熟悉的,那张清俊的微笑的喻文州。

巨大的惊吓让黄少天松开了手,喻文州被拽进了黑洞。

没等黄少天从这场惊悚的经历中回过神来,黑洞的范围扩大,他也随之掉入其中。

 

“他不会游泳吗?”

“我们的马都不见了!”

“动静太大,我们可能要被发现了。”

黄少天听到周围闹哄哄的声音,脑子里似乎晃荡的全是水,胸口仿佛被千斤巨石压住。

“没事的人都去找马!你们准备两条腿单挑城主的骑兵营吗?!”

“这么大的雨!上哪里找啊!”

“乐乐!乐乐!”

“孙哲平你大爷的!你他妈取的什么名字!”

冰凉的水滴落在脸上,冰凉的手指轻轻地抬起他的下巴,柔软温和的物体贴上他的嘴唇。

“咳咳,咳咳咳。”黄少天一清醒过来就对上喻文州的脸,不久前的惊恐经历让他倒抽一口凉气,一把将喻文州推开,愈发撕心裂肺地咳起来。

喻文州不以为意,轻柔地拍着黄少天的背,安抚道:“没事了。”

“刚才怎么回事?”黄少天缓了过来,却依旧没有与喻文州对视。

方锐潦草地给黄少天简述了一下情况:他们五个人全部陷入迷雾当中,看到了一片湖。方锐在湖边找到一双伪装成木桩的眼睛,一举捣毁,解救了大家。

“是我朝湖心岛扔的炸弹,把整个湖泊全都炸塌了。”张佳乐不甘示弱地说道。

“我斩翻了一条白骨凝成的巨龙。”孙哲平拍拍张佳乐的肩膀。

“喻文州,你呢?”黄少天问道,躲避着喻文州的视线。

“释放了最后一点力量销毁了阵眼,是一口井。没想到把那口井破掉之后就下起了大雨。”喻文州说道,从术士袍宽大的袍袖中拿出断成两截的法杖,暗红色的魔法石上遍布着蛛网一般的裂纹。

“少天,你遇到什么了?”喻文州担忧地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一掉进去就在深水区,风大浪急,没有我施展的空间。”黄少天笑道,没有把之前的事情说出来。他不想怀疑喻文州,也不想让任何人怀疑喻文州,他可能只是在魔物的幻境里中了魔咒。

“你是想体验一下喻文州做人工呼吸的水平吧?”张佳乐斜了黄少天一眼,之前追问教堂接吻的事情,张佳乐还记得清清楚楚,得空对黄少天进行反击。

黄少天在常年和叶修魏琛的战斗中练就了金刚不坏的脸皮,张佳乐这点小反击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他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嗯,水平很高,专业级别。”

“……”张佳乐捂着额头,“快去找你们的马吧。”

“他们追来了!”方锐喊道,翻身上马。

大火之后,浓密的树林不见踪迹,到处都是焦黑的痕迹,视线不再受限,远处飞速移动的黑影清晰可见。

湖水似乎全部化为天上的雨水,倾盆而下,浇灭了燃烧的火星。孙哲平牵着两匹马过来,“快走!”

黄少天和喻文州毫不拖延,上马疾驰。

张佳乐一声唿哨,从林中奔出一匹白马,“一起?”

孙哲平翻身上马,张佳乐抓住缰绳,将自己甩上了马背,坐在孙哲平的背后,“你控制好方向,我要送他们点礼物。”

子弹穿越层层雨帘,命中目标,马背上的骑手落马,滚在泥泞的地上,惊了后面的马,接二连三地摔倒在泥地中。

“快!快!快!”方锐在前面喊道,张佳乐的子弹只拖延了身后的追兵,但是他们并不止在身后像疯狗一样追,他们还试图从两翼对他们包抄。

道路两侧,焦黑的枯树之间窜出数个黑衣骑手,锋利的长枪举在身前,要对黄少天和喻文州完成合围。

黄少天拉起缰绳,身下的马长嘶一声,高高跃起,从交错的长枪上越过,穿越的瞬间剑光闪过,血花四溅,靠得最近的三个人斩落下马。

喻文州和孙哲平骑马从合围的缝隙中一闪而过,将敌人留在身后。

“该死,他们咬得太紧了。”张佳乐时不时回头关注后方的情形。

身后的追兵越聚越多,追兵们分为三路,再次尝试从两侧对这五个人进行包围。

漫天大雨,马蹄铮铮,踏碎无数水花。

“卧槽!前面也有人拦截!”方锐大喊道。

雨幕之后,银盔银甲醒目,战阵森严,在大道尽头陈列。

身后马蹄声不止,两侧包围的追兵从残存的树丛中冲出,向道路中间的五个人强势压制而来。

砰,一声枪响划破垂天的雨幕。前方战阵分出一条通道,骑着高头大马的银盔骑士越众而出。

追兵没有停下脚步,方锐他们也没有停下,他们计算着距离,准备分散绕过前方军阵。

砰,砰砰,又是一阵枪响。这一次子弹落在追兵的面前,惊了马,甩落了上面的骑手。

“走……”战阵之前的银盔骑士开了口,身后两列骑兵跟随其后,他们手中握着旌旗,列阵严整,旗帜在大雨和狂风中翻卷展开:一颗破云而来的子弹纹章。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27)


一点废话:

1. 三章之前我曾经信誓旦旦告诉小伙伴,小周要出场了……结果,拖到了今天……本来想写展开的旗帜上画着冰淇淋

2. 人工呼吸梗233333补上了之前的脑洞!开心!

3.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和fo~今天写到6W字了,又是一个里程碑~爱你们~比心~~

评论 ( 2 )
热度 ( 1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