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28)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本章BGM:Flamme a lunettes

指路: 巫(1)    巫(27)


第二十八章  集市


周泽楷的城堡位于城郊,金色的城堡大门打开,正对着是一条笔直宽阔的林荫大道。道路两侧的梧桐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帝国北方的气候与南方大不相同,温暖的阳光时常缺席,低矮辽远的天穹上总是翻滚着浓密的阴云,呼号的劲风卷动着铅云而来,时不时会飘下一片细雨,带来一阵寒意。

在这样灰蒙蒙暗沉沉的天色下,黄少天闲适地骑在马上,他金色的头发显得格外夺目,在马背上闪动跳跃。他像倒豆子一样说起从城堡里听到的见闻。短短几日,他已经汇集了一整本轮回城旅游攻略。

“江波涛说,尼古拉家的红肠和烤猪肘特别好吃,据说分量也很足。要我说,北方人民就是实在,王都的餐馆里永远是一个精致的银盘里却只有一把小勺子的菜量。这样的食谱只适合那些希望保持身材的女士们。”黄少天回忆起自己曾在王都餐馆里吃了两个篮子的白面包,服务生与他相顾无言,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但她们会喝下午茶,还有琳琅满目的点心。”喻文州笑道。

“是啊,不过甜点就算了,热巧克力也算了,太甜,我不太喜欢。”黄少天摇着头,“不过,安东尼的酒馆里供应本地著名的黑啤酒,一定要去尝一尝。可惜这个老板安东尼不太勤快啊,小酒馆居然要傍晚才开门。”

黄少天习惯性地抬头看了看天色,阴云密布的天空没有告知他时间,不过轮回城的街道已经出现在不远处,伴随着小商小贩的吆喝声,在空气中渲染着与阴郁天空截然不同的热闹气息。

“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就在城里逛一逛吧。”喻文州把怀表收进胸前的口袋里,翻身下马,缓步走到黄少天的面前,微笑地向马背上的他递出右手。

术士的手修长白皙,骨肉匀称,没有常年执剑留下的厚茧,温润而优雅。清晨的微风轻轻悄悄地扬起术士银色的发梢,喻文州仰着头,浅色的眼眸注视着黄少天,一道视线专注而炽烈,如同点亮的星辰,如同寒夜的营火,如同迸溅的火花,落下的刹那,足以将所有理智燃烧殆尽。

黄少天知道,喻文州深藏许多秘密,那些众多无法探寻的过往,是从不肯轻易示人的神秘,即使能一步步走向他内心深处,那些埋葬的秘密也永远不会对人敞开。但,喻文州却从不吝惜袒露自己的感情,直白而坦率,哪怕只是触及情感的边缘,也能感受到灼烧的温度,是沸腾的心泉,是翻滚的爱意,让人难以招架。

岂止是难以招架,黄少天几乎为之着迷,神秘而冷静,炙热而坦荡,是永恒的矛盾,是难以破解的谜团,是互不相容的冰泉与火焰,却总是吸引人向前走一步,再走一步。明知是悬崖上的蜜糖,却甘愿为之跃下万丈深渊。

我没救了。

我爱他。

黄少天伸出手,握住喻文州的手。

术士宽大的长袍温柔地遮盖住相牵的双手,两人肩并肩穿过轮回城中人来人往又熙熙攘攘的街道。

 

早晨的城市充满生机,小商贩推着车从街头巷尾走过,木制的车轮在凹凸不平的石头路上跌宕,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市中心的广场上都是忙忙碌碌的商人,一顶顶帐篷在人们的呼喊声中撑起来。帐篷下的桌上摆上还带着露水的蔬菜水果,挂上一串串捆扎好的香肠,从远方长途而来的香料被装在一个又一个玻璃瓶中,将香气与异域的风景一起展示给每一个路过的人。

主妇们挎着篮子穿梭在密密匝匝的商铺中,篮子中的新鲜面包散发着迷人的香味,指引着人去寻找香味的源头。在流动的长裙中间,黄少天和喻文州显得十分另类,是人潮中少见地悠闲自在,在每一个铺子面前走走停停。年轻的剑客没有穿铠甲,亚麻布的衬衣穿在里面,外罩一件天蓝色天鹅绒的普尔波万,剪裁贴身的普尔波万恰到好处勾勒出剑客矫健的身材,束紧的腰带显出精悍的腰身。紧身的白色肖斯在蓝色普尔波万的衬托下,愈发显出年轻剑客那一双笔直修长的长腿,配上一双鹿皮短靴,愈发英气逼人。英俊的面孔,挺拔的身姿,正如骑士故事当中的主角走入现实世界,引得路过的姑娘主妇们频频回头。

“嗯?我不冷啊。”黄少天奇怪地看着喻文州,不知道喻文州从什么地方找出一件斗篷,正往他身上披。

“起风了,说不定要下雪。”喻文州淡定地解释道,似乎应和着喻文州的话,天际阴云翻滚,广场上掀起一阵狂风,吹得帐篷飘摇欲飞,大姑娘和小姑娘们纷纷提起裙角,在风中追着自己飞走的帽子和丝巾,轰然散去。

一时之间,广场陷入一片混乱。黄少天扬眉大笑,接过喻文州手上的斗篷,毛绒绒的深色领子围成一圈,衬着黄少天的面庞越发神采飞扬。

“你做的?”虽是问句,黄少天却用的肯定语气。

“巧合而已。”喻文州拒不承认。

“好好好,那下一步我们要‘恰好’去哪里?既然广场上的美人们都被你吓跑了。”黄少天右手勾下喻文州的脖子,附在他耳边说道。

温热的气息吹在耳畔,术士白皙的耳廓也渐渐染上一片粉色,在术士浑身上下的暗色调中醒目到令人无法忽视。

“哈哈哈哈哈!”黄少天一副恶作剧成功的得意表情,他松开喻文州,大步流星朝前走去,闪身走进街角一家飘着麦香的面包店。

几分钟后,他们捧着新鲜出炉的面包,并肩站在广场上欣赏吉普赛女郎惊艳的舞姿。吉他悠扬的旋律,和着歌者沧桑低沉的嗓音,女郎一袭红裙,踏着节奏拍手踏步,甩动的裙角撩拨着周围的每一个人。歌者手中的手鼓,敲击着灵魂中的热情,鼓噪着血液中的乐谱。

女郎摇晃着手铃,在人群前转着圈,邀请观众参与到她的狂欢当中。

“你会跳舞吗?”黄少天问道。

喻文州摇摇头。

“那太可惜了,今晚周泽楷的晚宴是化装舞会。据说,是城主大人太害羞了,不希望成为众人的焦点。”黄少天故作担忧地看向喻文州,“可是,你不会跳舞,怎么办?”

“也许,少天能够当我的老师。”喻文州诚恳地说道,展开右手向黄少天微微欠身。

吉普赛女郎的铃铛转眼来到了他们面前,黄少天偏头朝喻文州笑道,“那你可要看好了。”他一把扯下斗篷,抛给喻文州,在周围一片欢呼声中跃入舞池中央。

英俊的青年带来与吉普赛女郎截然不同的舞姿,踏着鼓点的舞姿充满力量,天蓝色的身影与火红色的长裙旋转周旋,分散又重聚。金色的头发在跳跃的舞蹈中飞扬,黄少天在转身的瞬间对上喻文州的眼睛,他弯了弯眉眼,湛蓝的眼睛如烈日下闪动金光的浅海。

黄少天像一道耀眼的阳光,穿透阴沉沉的天空,破开寒冷沉闷的空气,落下一地辉光。这样的光芒,无人不喜欢,无人不向往,却无人能够挽留住。喻文州只希望他的太阳,他的光芒能够更多更久地停驻在他的身上。

喻文州从不是一个患得患失的人,却每一次都在黄少天面前变得犹疑。他有许多秘密,许多阴暗潮湿不可见天光的故事,以黄少天的敏锐,或许已经察觉,或许已经猜到。

但是,喻文州不想说,愉快的时光或许是短暂的,就更不应该用无关紧要的事情去打扰。他也不敢冒险,眼前的情景如同飞翔在天空中的彩色泡泡,美得令人窒息,可是在呼吸之间就可能消失殆尽。

他仿佛行走在滴血的刀尖上,身边缠绕着谎言的荆棘,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我太自私。

我爱他。

音乐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歌者和吉他手收起家当,围成一圈的观众逐渐散去。喻文州拿着斗篷,目光温柔缠绵地黏着在黄少天身上,看着他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

“怎么样?”黄少天兴奋地问喻文州要评价。

“非常精彩。”

“你有学会吗?看了这么久,我可是知道的,你的眼睛几乎都掉到我身上了。”黄少天说道,满以为能说中喻文州那点龌龊的小心思。

“没有。”喻文州摇摇头,“可能需要少天亲自教学。”

“……”没想到,喻文州能面不改色地回答,黄少天却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转过头,换了个话题,“早市结束了,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集市结束了,商贩们正忙乱地拆着帐篷,主妇们带着满满箩筐的东西消失在街巷中。一整个早晨都喧闹的广场逐渐冷清下来,几只大胆的鸽子落到空旷的广场上,啄食着掉落的食物碎屑。不远处教堂的钟声敲响,绵长的钟声回荡在城市上空,平静而平常的一天又开始了。

但对于游客来说,平静的城市缺少参观的乐趣。喻文州望向山顶上一座气势恢弘的穹顶建筑,“不如去山上看看?”

“山顶?”黄少天手搭凉棚,“那里好像是科学院,之前制造机械旋翼的肖时钦,似乎就在那里工作。”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29)


一点废话:

1. 迟到的七夕贺礼,喻黄的欧洲小镇一日游

2. 吃了两篮子面包的逗比其实就是我,基于真实事件改编……

评论 ( 13 )
热度 ( 1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