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29)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1)    巫(28)


第二十九章  标本


虽说科学院在山顶上,其实不过是位于城市边缘一处高地。城中的建筑都不能高过教堂的尖塔,才显出这个小山丘的高度。通往山顶的路修得很平整,打扫得干干净净,只留下昨夜尚未干涸的露水,残花落叶被整齐地堆放在道旁的树下。每隔一段距离就能看到路边矗立的雕像,左右相对,雕工细腻,衣服褶皱自然流动,人物神态栩栩如生,在它们脚下的大理石台上还刻有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

唯一的缺点就是,摆放太密集了。

在林间小路上与心爱之人欣赏风景,却被左右两方紧紧盯梢,可谓大煞风景。不过,这样新奇的风格也是别处难以见到的。以前城中并没有科学院,山顶上只有一座修道院,沿着山路而上,两旁是十二圣徒和封圣的主教们的雕塑。后来,山顶上的修道院改成了科学院,想要拆掉山路上的神像,这一下如沸水入滚油,将本来对科学院心生不满的人全都炸了出来,闹得沸反盈天。幸亏,城主的书记官江波涛是一个擅长沟通交流的人,双方几经协商之后终于各退一步。神像对面被立上了先贤的雕像,相互对峙,各不相让。

他们踏上最后一级台阶,路过最后两座雕像,踏上了科学院的领地。首先欢迎他们的是,一个头上长着茂密绿草的矮胖稻草人,它歪歪扭扭地立在路边,肚子上挂了一个鸟屋,几只小鸟在里面探头探脑,好奇地盯着新来的陌生人。稻草人右手上举了个牌子,木头牌子上端正地写着:不懂几何者不得入内。

“……”这,看起来不是很友好啊。

一阵风吹来,把木头牌子晃悠悠地翻了个面,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信你有鬼。”“天真。”“进来了。”“几何是什么,能吃吗好吃吗怎么吃?”“1+1=2完成!”“嗯。”“哦。”落款里是各种花式签名,他们勉强在其中辨认出了张佳乐、孙哲平、方锐。

至此,科学院高冷的形象完全崩塌,沦落为色厉内荏的小朋友,义正辞严搬出条条框框,却被不要脸的大人轻而易举地跨过界限。

“我见过这个印记,是叶修的私印。”黄少天凑近木牌指着上刻画着一把收起来的长柄伞的纹章,叶修并不常用私印,通常都是和他的老朋友们通信的时候才会在信笺上印上私印。黄少天整理魏琛的旧物是看到了不少这样的信,内容都像是写明信片一样的风格,讲讲当地的风土人情,抒发一下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心情。

木牌上的纹样有些陈旧,被层层叠叠的签名压在了下面。黄少天学着喻文州的样子托着下巴分析道:“我们从这块牌子能够得知两点,第一,叶修来过,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另外一点,猎魔人可能经常来这里。”

“还有一点,叶修很可能认识肖时钦或是猎魔人。”喻文州说道,“但是张佳乐他们对着叶修一副除之而后快的样子,应该不是他们。”

“所以,问肖时钦就能知道更多关于叶修的事情。”黄少天打了个响指,喻文州向科学院的大门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他们绕过科学院门前的参天大树,轻手轻脚地推开了科学院的木制大门,门上的神像低眉垂目,像是审视着每一个来访者。尽管他们来之前对科学院有所想象,但是在一进门的刹那,依旧被科学院内部的装饰所震惊。

他们推开门,正对着一具两层楼高的骨架,骨架三个硕大的头部正冲着大门,三颗头上的两排尖利的牙齿悬在他们头上。没有皮肉包裹的白骨,看起来愈发狰狞可怖。空旷的门厅上方还悬挂着许多小型骨架,每一个看上去都不太正常,它们要么多了一对翅膀,要么多了几条腿,空洞的眼窝不怀好意地盯着不请自来的客人。门厅两侧摆放着高及屋顶的玻璃橱柜,橱柜里的瓶瓶罐罐五颜六色,其中不乏泡着诡异内容物的玻璃器皿。

“我说……”黄少天卡顿了一下,“有没有觉得这里有点冷?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温度比较低……”

“为了保存标本。”冷不丁一个声音从一旁冒了出来,吓了两人一跳。

骨架的阴影当中站着一个戴眼镜的青年,略长的头发覆盖在额上,目光却不在两位不速之客上停留,偏偏在巨大的骨架上流连不去,手里端着的咖啡正冒着热气,“它真美,不是吗?”

“这……”黄少天艰难地开口,虽然知道按照社交礼仪他应该勉为其难地附和几句,但是面对三头的獠牙巨兽骨架,他实在很难说出诸如很可爱很美丽很萌这样的词语。

“是的,不仅很美,还很稀有。”喻文州甚是由衷地说道,神情中竟没有一丝一毫的勉强。

青年转过头,镜片后的眼睛闪烁着找到同好的光芒,“你知道这个?”

刻耳柏洛斯,实际上是一种魔物,寿命很长但是数量稀少,生性凶残,成年体能够长出翅膀。这只没有,显然还没有成年。”喻文州对着骨架端详片刻。

“没错,成年体难以捕捉,能够弄到这个幼年体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你对魔物很了解,你也是猎魔人?”青年终于肯花费心思仔细打量喻文州,喻文州穿着亚麻长袍,整个人看起来斯文俊秀,没有一丝能与魔物搏斗的气质,“不太像啊。”

“不是猎魔人,纸上谈兵而已。”喻文州谦逊道,“我叫喻文州,是一名术士;这位是我的朋友,黄少天,骑士。”

“我叫肖时钦,目前住在这间修道院里,做些实验。”对肖时钦而言,他只是借住在这间空无一人的修道院里,捣鼓些自己的爱好。他潦草敷衍地和黄少天握握手,又把目光集中到喻文州身上,“你之前在书上看到过刻耳柏洛斯的资料?据我所知,这种生物非常少见,没有人见过,也没人记述过。所以我这里只能拿到骨架,甚至连它的真实样子都没见过。”

“那这副骨架是从哪里来的?”

“你是从哪里来的?”

两人同时开口,片刻怔愣之后相视一笑,互相点点头。

“猜对了。”

“我想也是。”

听聪明人聊天是一件非常令人绝望的事情,肖时钦和喻文州聊得火热,偏偏爱说话的黄少天一句都插不进去。没办法,太多的专业术语像井喷一样向外奔流不止,黄少天尚未抓住上一个单词,下一个词语已经源源不断地冲击着他的大脑。他们聊天的速度极快,两个人都能飞快地抓住对方的思路,几个词语就能完全理解彼此,以致于连听他们的对话都变成了一件十分费力的活动。

黄少天缓慢地研究完大厅里所有的瓶瓶罐罐,认真地数过那个什么“刻耳柏洛斯”的几百根骨头,终于迈步踱回喻文州身边。万幸的是,两人的学术对话似乎进入了尾声,没有过快的语速,没有喷溅的生词,温和拉家常的氛围几乎让人泪流满面。

“门口的警示牌很有意思,雅典学院。”喻文州状似不经意地提起,“这里也招收学生吗?”

提起门口的木牌,肖时钦一脸无奈,“那块牌子都快被人玩坏了。再说,我也不是什么名师,招不了什么学生。只是前几年收留了一个逃婚的小丫头,教了她一点基础知识。不过,她似乎对文学更有兴趣。”

“那块牌子看起来像是高朋满座的样子。”喻文州说道。

“互利互惠而已。”肖时钦喝了一口已经彻底凉掉的咖啡,“城主愿意收留我,我不想给他多添麻烦。日常的开销,还是我自己想办法。”

肖时钦笑了笑,“不过,我对顾客的隐私没有兴趣,只要不妨碍我做实验就好。”

喻文州点点头,丝毫没有碰了软钉子的尴尬,一如之前温和礼貌,对肖时钦中立客观的科学精神大加赞扬之后,请求参观科学院。

终于,在他们跨进科学院大门两个半小时之后,科学院参观之旅开始了。

肖时钦兴奋地向他们介绍了自己的宝贝标本,介绍了自己设施齐全的实验室。他们沿着陡峭的旋转楼梯爬了好几层,来到了位于轮回城制高点的科学院天文塔楼。扶着冰凉的扶手,感受着耳侧呼啸而过的风,目力所及之处是轮回城特有的灰蓝色屋顶,整整齐齐,城中几条主干道清晰地城区分为了好几块。一条笔直的林荫大道通往郊外的城堡,城堡后侧的湖泊清晰可见,绵延的山峦却半遮半掩在云雾当中。抬头望向天穹,原本低垂的天幕仿佛伸手可及,急速飞驰的大片云朵掠过天文塔楼的顶端,向远处飞去。

“这几天天气不太好。”肖时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过,很快就会好起来。到时候,站在塔楼上不仅能看到城堡,甚至能看到远处的雪山。这里也是观星的最佳地点。”

黄少天将大半身体探出栏杆之外,向着天空挥动手臂,似乎准备抓取飞逝而过的云彩,“这里真是太棒了!我小的时候最喜欢爬到高处玩了,心情好的时候站在高处觉得自己是世界之王,心情不好的时候跑到高处感觉睥睨众生。”

“这两种情况似乎没有区别。”肖时钦皱了皱眉头。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和学霸聊天真是心累。

黄少天似乎特别喜欢塔楼,空空荡荡的塔楼上他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除了肖时钦明令禁止触摸的天文仪器,其他地方基本都被他摸了个遍。然而,肖时钦的时间是宝贵的,实验室里的东西须臾不能离人,陪他们两个闲聊闲逛几个小时已经非常不容易,他简单讲述了一下剩下的地方,让他们随意参观,就回到实验室了。

他脚步刚离开,就听到黄少天对着空气嚎叫自己是世界之王。显然刚才顾忌他在场,没有释放出全部的能量。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30)


一点废话:

1. 特别忙,但还是管不住摸鱼的小手,几天没写感觉文力要炸了……

2. 呃,中元节,我们要相信科学……

3. 天气变化大,大家注意身体,不要像我一样感冒了orz

评论 ( 4 )
热度 ( 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