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30)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避雷: 本章友情出演:戴妍琦

指路: 巫(1)    巫(29)


第三十章  午后


黄少天自认为耐心不错,作为一个机会主义者并不会缺少等待机会的耐心。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耐心快要告罄了。他们从天文塔楼下来,在喻文州的带领下,一头钻进了肖时钦的私人图书馆。现在,他们已经待了快一个小时了。

说实话,肖时钦的图书馆很漂亮,有如长廊一般的宽阔布局,长廊两侧都是厚重的木制书架,间或有支撑屋顶的罗马柱夹杂其中,颇有古罗马的遗风。房间的正中央摆放几个圆形的地球仪,金属的支架环绕在它的周围,支架的表面细细密密地刻着数字和符号,圆滚滚的地球仪上有些绘制着各式各样的神奇生物,有些则绘制着航线和路线,其中最大的那款描绘了山峦起伏和河流走向。球体上的所有信息都非常新奇,黄少天和喻文州在地球仪面前驻足良久。

但是,再好看的东西,反复看上三四遍,也会厌倦。黄少天抬起头,天花板上的壁画依旧保留着修道院的原样,被房梁分隔开的一幅又一幅壁画连在一起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从天堂到人间,再进入地狱的全过程。

无聊,真的非常无聊。但是黄少天提不起兴致去翻动那些大而厚的书,它们有的上面布满了灰尘,有些甚至被铁链拴住,有些书上使用的文字一眼看过去就像是无数小虫在蠕动。与他相反,喻文州对这些书几乎算得上沉迷,他在博物学的书架旁流连不去,从最下层一路翻看到最上层。喻文州正站在取书的木梯上,小心翼翼地翻动着一本砖头厚的黑皮书。这本书大约是有些年头,纸页僵硬,每一页翻过去都让人觉得它快要碎了,更别提那个摇摇欲坠的黑色封皮。

阳光从窗户伸进来,攀爬至喻文州的脚下,微亮的余光勾勒出喻文州温柔的面庞,神情专注,浅色的眼眸映出纸页上浓墨勾画的图案,纤长的睫毛随着他的动作微微颤动。黄少天扶着木梯,空气中的尘埃在阳光中缓缓流动,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喻文州沉静的身影几乎与这片温暖的光海融为一体。

“这书有这么好看吗?”黄少天打着哈欠问道,手指敲击着木梯发出笃笃的声响。被午后阳光晒酥了骨头的黄少天,生出了几分家猫的性情,想把喻文州的注意力从书身上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虽然,他心里绝不会承认这点。

“有一些我之前没看过的资料。”喻文州把那本摇摇欲坠的黑皮书放了回去,继续在书架上摸索。

“你以前的书房那么小,肯定没有这里的书齐全。但是,喻文州,你是准备今天就全部看完吗?饭要一口一口吃啊,书可以慢慢看的。而且,你看书总是那么认真,之前那本‘童话书’你是翻了多少遍啊。”黄少天喋喋不休地说道。

“少天竟然还记得我的‘童话书’。”喻文州笑道。

“我、我记忆力非常好。”大部分记忆力都用在与喻文州相关的事情上,一些无关紧要的日常小事,譬如树屋上的那盏风灯,全素的蘑菇汤,狭窄紧仄的卧室,以及辗转反侧深夜里看到的喻文州的睡颜。从森林里出来,到如今站在轮回城中,时间仅仅过去一个多月。但在记忆中,早已塞满了大大小小的片段,如同一起度过了许许多多的日子,从心灵到灵魂都塞得满满当当。

喻文州叹了口气,“那本书是方世镜的遗物,他只留下这一样东西,所以我看了很多遍。”

“抱歉。”黄少天哑然。

“没事,都过去了。”喻文州摇摇头,“我现在只把它当做一本普通的书而已。”

这话黄少天听听也就算了,他前几天还在喻文州的行囊里看到了那本书,唯一的一本书。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换个话题:“你刚才和肖时钦聊天,有没有得到什么消息?”虽然,他没有听出任何有效信息,但是凭他对喻文州的了解,聊了这么久,不可能一点收获也没有。

喻文州又抽出一本书,纸页单薄,却比之前那本看起来更加古老,古老得几乎一阵风就能把它吹散架了,更确切地说,它已经散架了,几页纸胡乱散漫地钉在一起。

“猎魔人通过提供标本获得武器,但是仅限于大陆西侧的魔物,因为猎魔人不会远离他们所守护的土地。而肖时钦的标本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从大陆另一边来的。”喻文州说道。

黄少天也恢复了严肃的神情,“这么说,肖时钦和大陆东侧的人有联系?”

“我怀疑,那个来往于大陆东西两侧的人,就是叶修。”喻文州缓慢地说道。

“因为他常年不出席宗教典礼吗?到处游历?”黄少天问道。

“我在不止一个标本上看到了他的私印。”

“……”黄少天挠了挠头,“可是他为什么要去大陆东侧?他的玩心也太重了一点吧。喻文州你以前有遇到过他吗?不对,那边人也很多,人山人海的,怎么会恰好遇到?”

“他可能真的是去玩的,因为他没有向肖时钦索取什么报酬。”喻文州飞快地浏览过手中的书页,耳边飞驰过黄少天对这件事的看法。他们手中的信息依旧太少,翻来覆去的猜测都只有几个,其中夹杂着大段大段黄少天对物是人非的感慨。

阳光的触角越拉越长,金色的光芒洒在书架上,午后漫长的时光仿佛也随之拉长。书页翻动的声音,黄少天清亮的嗓音,以及喻文州间或说上一两句的温柔语调,既像是在时间冲刷下日久弥新的一段闲暇时光,又仿佛是漫长岁月中无数个温情午后的缩影。

 

“文州,你已经把这三个书架的书都摸了个遍了。你是来帮肖时钦打扫卫生的吗?”黄少天坐在书写台前,百无聊赖地折着纸飞机,他抬手一扬,纸飞机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恰好停在喻文州展开的书页上。

喻文州把书放回书架,拿起纸飞机,三两下拆开,抚平褶皱,重新开始折叠。

“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你都不着急吗?”黄少天的手指轻敲木桌,眼神闪动着狡黠的光芒,显然心中已经有了盘算。

“着急什么?”喻文州似乎不懂黄少天的意思,手上动作不停,十指翻飞,“我才看完了三个书架。”

“哎哎哎,晚上的舞会啊,你一点都不会跳舞,会出丑的!”黄少天生怕喻文州转身就投入剩下书架的怀抱之中。

“那就只好站在一旁欣赏了。”喻文州毫不在意地说道。

“喻文州,你这样怎么行,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咳咳,我之前说过要当你的舞蹈老师,当然是说到做到,不能任由你在这里偷懒了。”黄少天站起身来,整了整衣领袖口,“现在就开始吧。”

“好。”喻文州笑着点点头,递上了一朵纸折的玫瑰花。

“……文州,就算贿赂老师也不能轻易让你过的。”

“不是贿赂,是学费。”喻文州轻轻将玫瑰花别进黄少天左胸前的口袋里。

“……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黄少天低头拍拍口袋,避开喻文州的眼睛

 喻文州眼尖地发现黄少天微微泛红的耳尖,决定不逗他了,“我们开始吧。”

图书馆的空间很大,除却中间摆放的地球仪和雕塑,依旧空出了整整两排的空间。鉴于喻文州完全是一张白纸,黄少天做了做心理建设之后,决定还是勉强跳一跳女步。两个人身高相仿,互相搂住的肩背能感受到彼此的温度,甚至比窗外的阳光更加灼热,透过单薄的衣衫,直入心底。几乎贴在一起的脸颊,连呼吸都纠缠在一起,如同缠绕生长的蔷薇花,细细密密从灵魂中生出枝蔓,绞入彼此的领域之中,开出瑰丽娇艳的花朵。

喻文州的动作很慢,却总是很小心很谨慎,没有一次误伤到黄少天,只是在每一个转身和回眸时都将目光落在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心里如同持续加温的温泉水,咕嘟嘟由下而上地冒着泡泡,面上却装作一本正经,倾囊相授。

偌大的房间里没有音乐,木质的地板只余下脚步声踏出的节奏,银色长发和金色短发时而交织在一起,时而又缱绻而分。

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甚重要,只余彼此。

 

“小戴,你怎么去了这么久?”身后传来关门声,肖时钦没有回头,正专注地给一个不知名的机器拧螺丝钉,“难道他们在偷东西吗?”

戴妍琦轻手轻脚地关上门,双眼发亮地报告肖时钦:“没有,他们在跳舞!”

“跳舞?”肖时钦疑惑地抬起头,“在我的图书馆里?”

戴妍琦重重地点点头,“是啊,队长你让我去监视他们有没有什么不轨的举动,我站在那里看了很久,他们已经从华尔兹跳到了伏尔塔。”

肖时钦摘下手套,头疼地扶了扶额角,“喻文州从一进来就开始试探,试探我的顾客是谁,试探我的供货渠道是什么,试探我在大陆东侧的线人是谁。我以为他是对我的研究有特别的兴趣,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能他们两个只是想找个幽静的地方约会。”戴妍琦自认为了如指掌地说道。

“他们翻了哪些书?”肖时钦问道。

“整个博物学的书架都被翻遍了,每一本。”

肖时钦笑着摇摇头,“真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

“谁啊?那个银发的男人还是金色头发的?不过两个人都好帅。嗯,在一起就更帅了。”戴妍琦交叉手指说道。

“那个银色头发的男人。”肖时钦带上手套,重新投入到他的实验当中,“小戴,你最好离他远一点,这是个危险人物。”

“危险人物?为什么啊?我看他很温柔样子,尤其是看着他的骑士的眼神,深情得快要滴出水来了。”

“他是从大陆东侧来的。”肖时钦停顿片刻,“大陆东侧,已经没有活人了。” 


附上一张(布拉格的斯特拉霍夫修道院):虽然不能入内参观,但是真的觉得特别美的图书馆,大概是我在布拉格最记忆深刻的景点了。修道院的嬷嬷们居然准备了中文的讲解!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31)


一点废话:

1. 摸鱼让我快乐!越是写论文越是在摸鱼!

2. 嗯,教师节快乐


评论 ( 17 )
热度 ( 1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