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31)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避雷: 本章友情出演:周泽楷 江波涛

4. 今日BGM:Under a Violet Moon,搭配食用,效果更佳

指路: 巫(1)    巫(30)


第三十一章 舞会(上)


喻文州踏着柔软的红毯,穿过漫长的回廊,走廊尽头的描金花卉门扇在烛光中闪动着耀眼的金光,脚步声逐渐接近,大门蓦然打开。与寂静的回廊完全不同,门内的世界热闹而欢快,科林斯式的廊柱撑起气势恢宏的大厅,挑高的天花板描绘着奥林匹斯山上众神的欢宴,青春女神提携酒壶立于一角,金壶中的玉液琼浆围绕着天花板的边沿勾勒出一道道金线。音乐声和聊天声流泻在大厅之中,屋顶的水晶吊灯被一一点燃,缎带与鲜花将整个大厅装饰一新。大厅中的男男女女也装扮一新,璀璨夺目的首饰衬托着精致的妆容,各色衣裙翩然飘过大理石的光洁地面。为了契合着化妆舞会的主题,整个大厅仿佛陷入异世界,既能看到来自大陆北方蛮荒之地的皮草衣饰,也能见到驰骋海洋上的海盗装扮,既有几年前流行的如同移动餐桌一样的宫装长裙,也不乏飘逸宽大的希腊长袍。

不过,似乎,大厅里的希腊少女有点太多了。喻文州低头看看自己一身宽松而富于褶皱的希腊长袍,猜想是不是大家都和他一样懒得换复杂的衣服。

整个大厅里唯一的共同点是每个人脸上的面具,将化装舞会的精神贯彻到底。不过,想要与众不同的人,总能找到别出心裁的地方。有人的面具虽然规规矩矩地遮住上半边面孔,却在眉心处装饰了色彩绚烂的羽毛,每一次回眸间都能看到羽毛调皮地抖动。也有不走寻常路的姑娘,将面具遮住自己左半边脸,露出右边的精致面孔和半遮半掩的烈焰红唇。

相比起来,喻文州对舞会的准备几乎是不合格的,他戴着城堡主人发放的普通银质面具,飞速淹没在争奇斗艳的人群当中。

喻文州穿梭在人群中,一边在大厅里搜寻,一边猜测着黄少天会以怎样的形象出现,是英气逼人的王子,抑或是野性难驯的异域小子?想起黄少天在两人分别时的狡黠微笑,喻文州又划掉了这两个太过常规的选项,或许阿波罗的角色会很适合黄少天,他的太阳。

突然,音乐声一变,从轻缓的音调转为气势磅礴的曲调,两层旋转阶梯之上的金色大门打开,两位身着严谨制服的侍者走出来,笔直如标枪般立于门边,音乐声由澎湃的高潮转而舒缓,最后消失于空气中。

伴随着消散的音符,青年身着紫色并金线刺绣的托加袍,缓步从金色大门里走出来,他戴着黄金打造的葡萄藤缠绕的头冠,手上拿着的手杖上也缠绕着新鲜翠绿的葡萄叶。尽管他面上遮面具,但是凭借这一身气势摄人的装扮,足以认定他的身份:轮回城主周泽楷。站在他身后的书记官看起来文质彬彬,却穿了一身海盗的衣服,脸上没有带面具,却别出心裁地带了一只眼罩。令人惊讶的是,这种狂野的风格在他身上也不显得违和,他自有一种气质能中和那些过分突兀的棱角,最终达成一种神奇的平衡。这位风格难以定义的书记官,想必就是城主的得力助手,江波涛。

这是喻文州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城主,方才萦绕在心头的小疑问迎刃而解,城主装扮成酒神狄俄尼索斯,城中姑娘们大概是早就听闻了这一消息,纷纷扮成希腊少女与之相配。喻文州苦笑地看看周围,与自己穿着一个系列的姑娘们都闪着星星眼盯着阶梯之上的周泽楷,爆发出一阵阵尖叫和吸气声。

传说中颇为冷峻的城主抬抬手,嘈杂声立时结束,大家都抬头看向周泽楷,等待他发表讲话。

“……欢迎……大家……很高兴……”周泽楷说罢,向大家点头示意。

书记官微笑着鼓掌,孤零零的掌声在大厅里显得有些单薄,不过很快姑娘们就加入到疯狂拍手的行列中,间或有只言片语飘出来。

“天啊,城主依旧这么高冷,人狠话不多。”一个姑娘用手帕捂住羞红的脸。

“这次说了七个字!我要窒息了,快帮我松一松背后的带子!”一个姑娘用羽毛扇不断地扇着风。

“他不说话,我都快要窒息了!”一姑娘扶着自己因装饰过多而摇摇欲坠的假发。

“天哪!城主走下来了!他走下来了!”一姑娘朝阶梯上摇着手帕。

“别挤啊!我的鞋!”

“唉!我的头发!”

周泽楷停下脚步,皱着眉头看下面一团乱象,转过头对书记官小声说道:“……太挤……不好……”

江波涛知道周泽楷是担心安全问题,他也同样知道造成这场拥挤混乱的原因,“城主,按照惯例,你需要挑选一个舞伴,跳第一支舞。”所以姑娘们都想要争抢与城主跳舞的机会,毕竟城主不是一个爱好舞会宴饮的人,这样的机会极其稀少而珍贵。

“大家都很期待与您跳舞。”面对满是星星眼的少女军团,江波涛有些头疼,他已经开始思考,如何安抚没被挑中的姑娘们,通常这种收尾工作都少不了他。

周泽楷这次沉默的时间格外长,长到江波涛已经想好了好几种预案,周泽楷似乎终于想到了办法:“……轮流……”

尽管只有两个字,江波涛还是默契地领会了周泽楷的意思,“可是,您会很辛苦。”本来周泽楷只用跳一场舞,剩下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依照周泽楷的性格多半也不会在舞会上流连。

“……不失望……”周泽楷摇摇头,意思是不想让人失望。

江波涛暗叹一口气,城主虽然不善言辞,但是在行动上却总是替别人着想,温柔得让人心疼。

不过,江波涛也不会让姑娘们和城主进行车轮战,那样实在是太累了。

 

喻文州站在队伍的最后,对面是一个穿着希腊长裙的姑娘,头戴着葡萄藤和葡萄叶精心编成的花环。姑娘的注意力明显不在喻文州身上,而在队伍最前面的周泽楷身上,正一个劲儿踮脚张望。江波涛的主意是将姑娘和小伙子分作两列,在交换舞伴的过程中让每个姑娘都有机会和她们心爱的城主跳舞。

虽然,可能只有几秒。

喻文州朝着自己一侧长长的队伍望去,各种奇形怪状的帽子映入眼帘,却始终找不到黄少天那标志性的金色头发。正当喻文州准备从舞会的队伍里离开的时候,欢快的音乐奏响,整个大厅动了起来。他对面的姑娘对他拈裙施礼,他只得回应,转瞬间就被拉入到欢乐的舞曲当中。

与舞伴挽着手,和着音乐的节拍踏步,在下一个旋转之后换过另一个陌生的舞伴。欢快的乐曲漫过整个大厅,只见旋转翻飞的华丽衣裙,在水晶吊灯之下不断交错反复的身影,以及每一次都恰好踏在鼓点上的优雅舞步。与每一个陌生人都只有几秒钟的缘分,旋转,拉近,旋转,远离,去往下一个。

喻文州见过了扮成人鱼的姑娘,扮成神话中精灵的少女,还有带着尖牙不拘一格的女吸血鬼,不断旋转的喧闹舞池,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舞伴,像是熙熙攘攘的世间,纷乱庸扰,而他却执着在芸芸众生之中找寻自己的灵魂伴侣,那个唯一的灵魂伴侣。

队伍已经接近尾声,喻文州最初的舞伴已经如愿以偿地与城主跳起舞,喻文州也准备在这场舞结束后抽身而去。随着音乐而来的一抹红色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来人一身古罗马战士的装备,红色短裙之下是包裹紧实小腿的罗马靴,锃亮的铠甲在水晶吊灯下熠熠生辉,头盔上醒目的红色装饰在灯光下愈发鲜艳。虽然他半张脸都掩藏在头盔之下,连标志性的金色头发都藏在头盔之下,喻文州依旧认出了他。

“少天。”喻文州随着舞步靠近黄少天。

“喻文州?”黄少天抬起头,“我的天,我找了你好久,你怎么穿得这么没特色?今晚十个人里面有八个都穿成你这样。”

“我只是觉得比较简单。”喻文州苦笑道,显然没想到会遭遇撞衫的尴尬。

说话间,舞曲的调子已经变了,从快节奏的曲调变为舒缓的乐曲,队列散去,所有人找到舞伴开始一对一的舞蹈。

喻文州揽着黄少天的腰,将下午刚学的舞步现炒现卖。温柔缓慢的乐声流淌过大厅,水晶吊灯闪烁下的细碎光芒落在彼此眼中,宛如流淌的灿烂星河。缓慢的旋转移动,紧贴的胸腹,仿佛能够听见彼此的心跳。

以心跳为鼓点,踏着只属于两人的舞步。

周围旋转的衣裙,奏响的音乐似乎都变得嘈杂不堪,两个人怀念起下午空无一人的图书馆,没有人声,没有乐声,只有彼此。

“我们去花园里。”黄少天在喻文州耳边轻声说道。

“好。”喻文州笑了笑,握住黄少天的手,迈着优雅的舞步,一路旋转,带着黄少天从拥挤的人群中划出一道宽阔的通道,直奔露台而去。

“哈哈哈哈哈。”黄少天伏在喻文州肩膀上忍笑,偷眼看着舞池当中被他们奔放的舞姿惊扰到的一对又一对舞伴。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32)


一点废话:

1. 刺绣的紫色托加袍是罗马执政官穿的。

2. 带眼罩的小江请脑补成一目连。

3. 穿罗马短裙的天天是我的恶趣味。

评论 ( 7 )
热度 ( 1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