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32)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避雷: 本章有双花

指路: 巫(1)   巫(31)


第三十一章  舞会(下)

用黄金镶嵌成藤蔓装饰的玻璃门在身后闭合,将喧闹的大厅和嘈杂的人群隔绝在另一边,安静的露台沐浴着月光,银色月华从宽阔的台阶流转而下,一路延伸向草木葱郁的花园。他们借着月光的映照,沿着台阶向下,走向花园深处。

道路两旁的高大乔木在夜风中轻语呢喃,行走在其间的两人却没有说话,牵着的手上传来的热度,不温不火,在微凉的夜晚带来恰到好处的温暖,从指尖传至心头。他们并肩立于蔷薇花编织而成的拱廊下,眼前空无一人的花园却不显得空寂,高大的树木摇曳生姿,远处躲藏在绿叶之后不知名的小花娇羞可爱,无人欣赏的喷泉也在自顾自地演奏着自己的乐曲。

“少天。”喻文州轻声说道。

“嗯。”黄少天握了握他的手,点头应道。

“嗯?”喻文州挑了挑眉毛。

“我也不是一直那么多话的啊。”黄少天心灵相通一般理解了喻文州没有说出来的意思,朝喻文州眨眨眼睛,“比如说,现在,气氛这么好,月色这么美。无论说什么都感觉是煞风景。”

喻文州微笑地点点头,“是啊,今晚的月色真美。”他伸手抚上黄少天的脸颊,手指轻缓地拂过双唇和面颊,最终停留在黄少天的面具边缘。遮住上半边脸的银色面具愈发衬托出主人清亮的双眸,如同盛满了月光。喻文州的手指微微用力,银色的面具一点一点移开,月光一点又一点照亮年轻剑客英俊的脸庞。即使喻文州已经见过这张脸上的喜怒哀乐,他依旧在一刹那间感到目眩神迷,在某一刻停了呼吸,漏了心跳。

黄少天却不是一个有耐心仔细拆礼物的人,他一把拽下喻文州那个平淡无奇的面具,随手一抛,在远处的喷泉水池里溅起一团水花。他偏过头朝喻文州笑了笑,笑容里有三分恶作剧得逞的快乐,三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甚至还藏着三分挑衅。

下一秒,黄少天被按进了一个炽热的怀抱,他瞪着眼睛感受着唇上柔软温暖的触感。他错估了喻文州,喻文州虽然动作有些慢,却是一个行动力极强的人。喻文州轻轻覆上黄少天的眼睛,黑暗让其他的感官变得更加敏锐,更加让人沉溺其中。唇舌勾连,气息缠绵,如同两团燃烧的火焰纠缠在一起,很快就要将周围的一切焚烧殆尽。

“哎哟,糟糕,选错路了!”有人试图压低声音但事实上却清晰入耳。

“来的不是时候。”有人根本没有试图压低声音。

“卧槽!张佳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不仅跑来了,还是偷偷摸摸跑来的,还是翻墙进来的。周泽楷是不是因为知道你的德行所以才不邀请你的?你知道吗,这种行为特别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坏女巫,不请自来。而且你不仅翻墙还在一旁偷窥。所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啊……”

张佳乐头疼地堵住耳朵,试图与黄少天争夺话语权,“我不是来参加舞会的……”“我只是懒得从正门进,不想应付那些人……”“我以为这里没人,这里通常都没人,是花园最偏的角落……”

“我们是来开会的。”孙哲平直接无视两个人幼稚地吵嚷,提声说道。

喻文州看上去要镇定得多,没有被打断亲密行为之后的狂怒,纵然有些不满也被很好地掩盖下来,他安抚地拍了拍黄少天,另一边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眼前的事情上:“为什么要开会?所有猎魔人都要参加吗?”

“老韩接到消息,叶修已经回到王都了,所以召集我们商量一下。”张佳乐在与黄少天的战斗中抽空说了一句。

“商量什么?有什么好商量的?叶修回王都和你们有什么关系?那个老韩为什么这么关心叶修,他回王都还要召集大家开会?我说,你们是不是对叶修的关注有点过度了?纵然他以前对你们不利,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这么记仇,这就是你们太小肚鸡肠……”黄少天的炮火也随之转移,覆盖面更大了。

“韩文清怀疑叶修已经死了。”孙哲平照例没有理会这段喋喋不休的话,直接抛出结论。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33)


有一点长的废话:

1. 化装舞会上掀面具和从舞会中私奔是我私心里的浪漫。

2. 这章太短是因为和上一章的联系更加紧密,像是上一章的小小尾巴。接下来我又要稍微走一下剧情了,跨度会比较大。

3. 间隔时间有点长,非常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感谢所有的小红心小蓝手,谢谢所有评论和fo,每一个我都非常珍惜,谢谢大家,爱你们,么么哒(づ ̄ 3 ̄)づ!

4. 最后解释一下缺席这么长时间的原因:我成为时差党了,初来乍到有许多事情要忙,时差也没怎么调过来。不过,一切正在慢慢步入正轨了,下个月开始应该能比较稳定地更新了。

5. 这篇拖得实在有点长,我还是搞了个索引,方便大家查找:《巫》索引

评论 ( 4 )
热度 ( 1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