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33)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避雷: 您的好友韩文清已上线。

4. 本章BGM:Turn Loose the Mermaids

指路: (巫)索引


第三十二章 敌友

韩文清是谁,黄少天不知道,但是这句话里提到的另一个人,他却是熟悉的很,他沉默地消化着这则短小的消息,确信自己哪里听错了,“你说,什么?”

“叶修死了。”孙哲平颇不耐烦地重复道。

“但只是怀疑。”喻文州安抚地拍了拍黄少天的手,拦下了黄少天准备上前与孙哲平“理论”的势头,“我们可以参加你们的会议吗?”

“请便。”孙哲平爽快地做主道,“不过可要跟紧点。”

“我觉得老韩会生气……”张佳乐凑到孙哲平耳边说道,瞬间脑补出韩文清怒火万丈把他们都撵出去的场景,顿时脑壳生疼。

“怕他?”孙哲平拽起张佳乐大踏步地往前走。

孙哲平说的跟紧点不是一句废话,他们在城堡的花园里绕行许久,从修剪精致的灌木丛走入附近用来打猎的树林里。越往树林深处走,周遭的树木枝叶繁茂,根系错节,乍一眼看过去所有的风景都是一样的。张佳乐对这条道路很是熟悉,带着众人毫不迟疑地在树林里左转右转,最终停在一棵平平无奇的松树旁边,一只受惊的松鼠飞快地这棵松树上窜下来,又飞快地躲藏进旁边的树枝间。

张佳乐走上前去敲了三下树干,树干上黑色的树洞裂开成一张嘴,用平铺直叙的声音问道:“身份验证。”

“猎魔人,张佳乐。”张佳乐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金色的徽章,伸手送进黑乎乎的洞口。紧接着洞里传出咔嚓咔嚓的咀嚼声,让人为张佳乐伸进去的手捏了一把汗。

“验证成功。”张佳乐把手抽回来,金色的徽章却不见了踪迹,“输入口令。”

张佳乐迟疑一下,硬着头皮说道:“……早睡早起身体好……”

黄少天忍不住笑出了声,小声说道:“这是谁想出来的口令。”

“张新杰。”孙哲平回道。

“口令验证成功。”话音落下,松树缓慢地从土壤中拔出根须,仿佛提着蓬松的长裙一般挽着垂下的根须,只余一两根粗壮的主根作为触角移动,从原本的地方移动到了几步开外,露出了藏在树根下方的木板门。通过木板门上的黑色拉环拉开沉重的木板门,他们看到向地底深处延伸的狭窄楼梯,一眼望不到尽头。

“你们的总部在地下?”黄少天问道。

“怎么,怕了?”孙哲平身姿矫健地翻身跃上楼梯,斜瞄了一眼黄少天,“现在还来得及回去。”

黄少天与喻文州对视一眼,喻文州点点头,跟在孙哲平后面走下去。几个人都消失在坑道里之后,松树又回到了原位。森林里依旧像从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坑道里挂着昏暗的油灯,漫长得仿佛永无止境,封闭单调的环境特别让人焦躁,黄少天忍不住想和人说说话,“你刚才用的那个徽章,似乎有点与众不同啊,是什么材质的?为什么会咔嚓咔嚓的响?”

“因为那是饼干,不过是特制的,专门提供给树人的食物。”

“树人?所以刚才那个是树人?你们还真是认识许多奇奇怪怪的生物,我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他怎么和你们猎魔人搅合在一起的?”黄少天思维活跃,一个问题散开像烟花一样炸开无数个。

“据说他来自大陆另一边,可能是流落到大陆这头的过程太波折,他的脑子变得不是很好。之前他被老林搬回来,本来是想当圣诞树的。”张佳乐摸着下巴回忆道,那一年圣诞节过得令人终生难忘,平安夜里挂满礼物的圣诞树活了过来,它还和正在过节的人们打了一架,仗着自己皮厚肉糙与众人战个平手。这个圣诞节的后续就是听树人讲述自己流浪的经历,虽然有很多耸人听闻的经历听起来都像是瞎编。

不过黄少天的关注点不在于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奇怪圣诞树,他更好奇这位新的出场人物,“老林又是谁?”

“林敬言他……”张佳乐话音未落,坑道尽头的房间里已经有声音已经清晰地传了过来,是方锐。大概是见惯了他没有正行的样子,这个一本正经的严肃声音几乎让人不能将与他联想在一起。

“我不相信。”方锐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含混而出的低吼,“你没有任何证据。”

坑道里一片沉默,又或许是房间里的人说话声音很小。

张佳乐摸摸鼻子,想要缓解被迫听墙角的尴尬,继续刚才的话题:“林敬言是方锐的朋友,他……。”

 “上一次,也是这样。”方锐的声音再次传来,像是平静的湖面下压抑着火山,波澜不惊之下实则搅动着剧烈的情绪。

张佳乐舌头打了个转,把本来想说的话吞了回去,“他在战斗中失踪,已经两年了。”

“战斗中失踪?”对黄少天这样的战士而言,这样的情况基本可以等同于阵亡。

房间里的声音变得嘈杂起来,即使他们越走越近也听不清楚,似乎是几个人在激烈地争辩。

“随便你们!当年我加入猎魔人联盟根本不是为了什么高尚的理想!”房间的门被猛地推开,差点撞上张佳乐的鼻子。方锐从房间里冲了出来,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他们,“我他妈自己去找!”

屋里屋外的人都怔愣地看着方锐的身影转眼间已经闪到了几米开外,一时相顾无言。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张新杰,他拿出怀表说道:“你们迟到了。”

张新杰旁边坐着一个长相颇为威严凶煞的男人,他端坐在胡桃木长桌之后,像提审人犯一样审视着两个陌生人:“这是谁?”

“叶修的朋友。”黄少天飞快地说道。

“路上捡的。”孙哲平回应道

“预言中的剑与诅咒。”张新杰解释道。

不知道是哪一重身份起了作用,男人没有多问什么,示意所有人坐下。张佳乐松了一口气,在胸前划个十字,凑近黄少天身边小声说道:“这就是老韩,上帝保佑,看来他今天已经和方锐发过飙了。”屋子里一片狼藉,宛如风暴过境,四处散落着破碎的桌子腿和椅子架,还有已经看不出形状的器皿,以及满地的图纸和书本。几个人艰难地在一片混乱中勉强找到座位。

韩文清不是一个喜欢废话的人,众人坐定之后,他从抽屉中拿出一张卷曲细长的羊皮纸,从卷曲程度来看应该是从信鸽脚上的信筒中取出的。羊皮纸从张新杰手上传到张佳乐手上,又传到黄少天手上。信纸上简短地写着一个星期之前,叶修返回王都,第二天以红衣主教的身份陪同教皇出席了周日的弥撒,落款是苏。

黄少天将纸卷递给喻文州,喻文州扫了一眼就递给了孙哲平。喻文州不认识叶修,这张纸于他而言只存在字面意思。喻文州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泛黄的纸张,竟然他和黄少天在雅克城外看到的寻人启事。

喻文州仔细看了一遍寻人启事,向张新杰递出手中的纸张说道:“从字迹来看,应当是同一个人了。这是我们在雅克城外找到的。”

“没错,是苏沐橙的笔迹。没想到她当时已经找到了雅克城外。”张新杰点点头,“可惜,之后她被召回玛宏堡陪伴公主,所有关于王都的消息都是听人转述。”

“你们在王都没有其他眼线了?”黄少天敲着桌子说道,“一个星期之前的消息,还是从苏沐橙那里几经转手才得到的。猎魔人联盟的办事效率着实不敢恭维。”

“当年猎魔人与教廷决裂,所有王都的眼线都被清洗。时至今日教廷对王都的管控依旧没有放松,哪怕与猎魔人有一丝关联的人都会被带走调查。”韩文清把视线投向黄少天,“皇家骑士团对这样的任务并不陌生。”

黄少天恍然记起方锐曾经说过,韩文清是当年清洗事件的亲历者和幸存者,或许是经历过鲜血和恐怖的洗礼,这双曾经注视过地狱的眼睛即使落在平常人身上,也不免带着属于死亡的雷霆之势。更何况,皇家骑士团确实曾奉命逮捕过许多“威胁皇室和教廷的可疑分子”。

黄少天无法解释,无可辩驳,他只能干巴巴地说道:“叶修也是教廷里的一员。”

“他已经死了。”韩文清平静地说道。

“不可能。”黄少天摇头道,虽然他总是鄙视叶修的不靠谱,但这个男人毋庸置疑是个强大的人,连失败都甚少垂青于他,死亡更不可能造访他。

“陪教皇参加弥撒……”信纸重新传回到韩文清的手中,他冷冷一笑,手掌一用力,信纸被碾成齑粉,纷纷扬扬落在胡桃木桌上。

“……叶修确实从来不参加弥撒……”黄少天再次摇头,“但这不能证明他死了。也许,他只是突然想通了,决定承担起红衣主教的职责……”

“不可能。”韩文清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你又不是叶修。而且你是猎魔人,叶修是红衣主教,你们根本就是仇敌……”

“闭嘴!”韩文清低声吼道。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房间里的空气几乎凝固。

“难道叶修也是猎魔人?”喻文州察言观色,总觉得猎魔人们对叶修这位红衣主教有着异乎寻常的关注,不仅仅是对势不两立的敌人,而是更为复杂的心情。

“他不是。我们有相同的目的,却有不同的方法。”韩文清说道。

“同样的目的?猎魔?”喻文州皱起眉头。

“为了守护这片土地。”张新杰说道,或者换成别人说出这话,都像是一个笑话,但是偏偏张新杰说出来,有着自带圣光的效果,“保护这片土地不受魔物侵扰。”

“这片土地本来就没有什么魔物。”黄少天嘟嘟囔囔说道。

“那是因为上次猎魔战争的时候,我们把所有魔物都赶去了大陆东侧。”韩文清说道,“然后我们用空间法术修建一道结界,也就是努瓦山。”

“努瓦山是……假的?”张佳乐迟疑地问道,他显然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张新杰点点头,“努瓦山阻止大陆东侧的魔物侵入大陆西侧。”

喻文州的手握紧了座椅扶手,“那你们所谓的不同方法又是什么?”

“除恶务尽,根本不需要修建结界。”韩文清说道。

张新杰叹了一口气,“叶修当时认为,猎魔战争已经造成了很大负担,如果当时一鼓作气完全扫除整片大陆的魔物,人们的生活将难以为继。他同意教廷的方式,先修建结界,之后再徐徐图之。”

后来因为教廷背弃盟约,猎魔人联盟近乎解散,身在教廷的叶修几乎以一己之力承担起除魔的任务。也正因为毁诺一事,教廷与叶修之间龃龉暗生,仅勉强维持着表面上和平。所以,叶修从不出席教廷的官方活动,身挂红衣主教的职位却几乎没做过一个主教应该做的事情,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陪着教皇去参加弥撒。

“那个去参加弥撒的,不是叶修。”黄少天怔愣地说道。

“叶修上次寄信来说,要去努瓦山看看。”叶修寄出的明信片,其实都是暗号,每一张都在说明他除魔的时间地点。

“他死了。”韩文清说道。教廷早已视叶修为绊脚石,而叶修还和猎魔人联盟藕断丝连,帮助猎魔人残党躲藏保全,终于让教廷忍无可忍。

“教廷除掉了叶修,下一步,应该要对我们下手了。”张新杰扶了扶眼镜。

房间里又陷入一阵沉默,有人忧心未来,有人在消化着巨大的信息量。

咚咚咚,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打破房间里的沉寂。

“谁?”离门最近的孙哲平喝问道,伸手摸向背后的重剑。

“周。”来人简短地答道。

门开了,周泽楷穿着一袭黑色斗篷站在门外,他摘下兜帽,伸出左臂,一只扑棱着翅膀的黑鹰落在他的手臂上,“紧急,军情。”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34)


一点废话:

1. 故意拖后了一天,别人家中秋国庆都在发糖,我却在发刀子(?),着实愁人啊。

2. 突然暴增的小红心小蓝手吓到我了,谢谢大家,给大家比哈特!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3. 说起来,每天都看到教堂之后,就有点审美疲劳了,想写一写广州城的美食,江南的烟雨,高黎贡山的云雾。唉,手速跟不上脑洞的速度。

评论 ( 6 )
热度 ( 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