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34)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本章BGM:The Foggy Dew


指路: (巫)索引


第三十三章 醉酒

城堡塔楼的狭窄木梯上铺满一层厚厚的灰尘,每踏上一步,沉积已久的灰尘在脚边震颤着荡开去。围绕冰冷石墙螺旋而上的楼梯一眼望不到尽头,向前看不到还有多远,向后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喻文州略长的术士袍拖曳过每一个转弯,他手中的烛台只能照亮眼前的台阶,在科学院中的天文塔楼扑了个空之后,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次的猜测是不是准确。

幸运的是,几个转角之后,喻文州看到一扇木门,圆形的木门半掩着,月光悄悄从缝隙中探出了头。

年久失修的木门在拉开的时候发出沉重的呻吟,这声音却没有惊扰到坐在窗台上的青年。城堡塔楼的最高处,四面有着高而狭长的窗户,青年背对着门,倚坐在窗台上,将修长的双腿悬于窗外。月光迎着他,温柔地抚摸着他金色的头发。

“你来了。”黄少天没有回头,不知什么开始,喻文州的脚步声对他来说已经不是秘密。

“散会的时候,你很快就不见了。”喻文州走近黄少天的身边,他闻到一股酒香,“张新杰说让我们留在城里接应,大军会在三天后到达城外三十里的瑟舍河。”

周泽楷带来了坏消息,教廷以窝藏魔鬼和包庇猎魔人的罪名,号召各地领主为上帝而战,将轮回城夷为平地。对领主们而言,这真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借口,吞并土地,扩充奴隶,还能履行上帝的旨意。

黄少天仰头喝了一口酒,答非所问道,“他们可能要疏散民众,所以我趁着安东尼的酒馆没有关门,去尝一尝他家特色的黑啤酒。”

“我知道,你不想留在城里。”喻文州说道,“我并没有给他们肯定的答复。”他们既不是猎魔人,也不是轮回城中的居民,他们来去自由。

“我也不想上战场。”黄少天摇头道,“我猜,皇家骑士团也会被派来征讨恶魔。”

“……”喻文州欲言又止。

“张新杰想把我们单独留下来,是想告诉我这件事吗?我都猜到了。”黄少天举起酒瓶,朝喻文州敬了一下,而后一口气喝到见底。

“不是。”喻文州轻声说道,“皇家骑士团将你除名了,新任的团长是于锋,他已经在来轮回城的路上了。”

“……”黄少天又开了一瓶啤酒,一瞬间满溢的酒液顺着手腕滴落下高耸的塔楼。

黄少天喝了一口,递给喻文州,“你要尝一尝吗?我觉得没有他们宣传的那么好喝,有点苦,还有点涩。要我说,这味道不如王都的荆棘酒馆,以前我每个周五都会去那里喝一杯。不仅啤酒很好喝,荆棘酒馆的朗姆酒和杜松子酒也很不错。”

喻文州喝了一口,他不太习惯酒的味道,苦涩的滋味带着些许辛辣直冲咽喉,“咳咳……”

“你会习惯的,很快会爱上他们。”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有点狼狈的样子,“我第一次喝酒的时候,也是你这个样子。然后,老鬼故作深沉地告诉我这句话。”

黄少天摇晃着酒瓶,金黄的酒液在瓶中波涛汹涌,“我现在真的爱上他们了。”他举起酒瓶对准远处的万家灯火,“你看,透过酒,我们说不定能看到一个更加真实的世界。”

喻文州没有说话,第一口是难以置信竟有人喜欢这样的东西,而现在他竟有点能品尝出其中的味道,复杂却包罗万象的味道。

黄少天又喝空了一瓶酒,空瓶顺着狭窄的木梯一路滚落下去,“文州,你是谁?”

喻文州的心漏跳了一拍,他握紧酒瓶,“我……”

“老叶成了猎魔人的好朋友,然后他竟然死了。孙哲平加入了猎魔人组织,听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于锋成了骑士团团长,而教廷竟然成为了我的敌人。我曾经以为很熟悉他们,我和他们一起喝酒聊天,和他们一起打猎赛马,却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变成这样。每一个人似乎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不不,也不是不为人知。全世界似乎都知道,只有我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还曾经傻乎乎地以他们的朋友自居。”黄少天举起酒瓶对着月亮,“敬友谊!敬朋友!敬一个天大的笑话——黄少天!”

“少天,他们或许是不想让你陷入麻烦当中……”喻文州字斟句酌般缓慢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他们怎么想的?”黄少天转过头,目光直直地落在喻文州身上,“难道你也是他们一伙的?隐藏身份,想看我的笑话?”

“少天,其实我是……”

“不不不,喻文州。”黄少天使劲摇摇头,“我知道你肯定有很多事情瞒着我,你可能是科学院里的三个头怪兽,也可能是来自大陆那边的奇怪树人,甚至可能是暗黑森林的鼻涕虫。”

黄少天抬起头,月光落入他的眸子当中,闪动着璀璨的光华,“可是,你昏迷的时候,我对上帝发过誓,如果你醒过来,我将永远不问,不探究,不与你刀剑相向。”

“少天……”

“文州,你感动的样子真是奇怪,居然变成两个了……”黄少天身体摇晃了一下。

“少天!”喻文州发挥了生平仅见的速度,一个箭步窜上前,将在窗口摇摇欲坠的黄少天捞了回来。

黄少天软软地倚靠在喻文州身上,带着酒香的气息喷在喻文州的颈项旁,“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在一个很高很高的地方。”

“是,在悬崖上。”喻文州抱住黄少天,小心翼翼地带着他沿着狭窄的楼梯向下。

“你当时居然找了个骷髅来救我。”黄少天不满地说道。

“……”和喝醉酒的人有什么可说的,喻文州只能保持沉默。

“我喜欢你的树屋,非常喜欢。虽然它有点小,我14岁之后就没住过这么小的地方。”黄少天靠着喻文州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等一切结束之后,我们就回你的树屋隐居吧。”

“……是啊,我们还要回去救魏琛。”喻文州试图按住躁动不止的黄少天。

不过,黄少天的脑子已经完全被酒精麻痹了,他非常不满意自己的设想里出现第三个人,“就我们两个人,两个人,两个。”

“好好好,两个,两个。”喻文州轻声哄着他,不知道黄少天明天醒过来还记得是两个苹果还是两个橙子吗?

“我不信。”黄少天直着身子不肯挪步,背靠在石墙上,眼睛紧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叹了口气,摊开手,好脾气地应付着他心爱的醉鬼,“那要怎么办?”

黄少天呆滞地思索片刻,身姿迅猛地朝喻文州扑过来,狭窄的楼梯间里传出一声闷响,“要你。”

贴近的身躯带着火热的温度,狭小的空间里充斥着沸腾灼烧的气息,缠绕而来的双手如同撩拨琴弦,一下一下拨在心头。

喻文州犹疑了一秒,下一刻就将黄少天打横抱起来,“好。”


一夜之后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急促地拍打着玻璃窗,将玻璃窗模糊成一道水幕。黄少天浑身瘫软地窝在被褥间,身体很累,精神却依旧兴奋,他手上还不甘寂寞地转着圈玩着喻文州湿漉漉的银色长发,“在你家的那个雨夜,我一直没睡着。”

喻文州拿着干毛巾擦着黄少天头上的水,金色的短发被毛巾擦乱,黄少天像是一头偶尔温顺的猫科动物一样,“想要干掉我?”

黄少天作势咬上喻文州的手腕,腰上传来一阵酸疼,让他重新跌了回去。他闷在枕头里,声音依旧是没有摆脱的沙哑:“不是,想怎么样才能剪下你的头发。”

“为什么?”喻文州试图将自己的发尾从黄少天手中抽出来。

“留点纪念。”黄少天松开了手,眼看着顺滑的银色发丝缓缓从他手中消失。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35)


一点废话:

1. 非常感谢大家的推荐和喜爱,受宠若惊,爱你们!无以为报,唯有努力产粮!

2. 这一整周都忙得要死,今天终于能出门放放风,去了附近城堡采(you)风(wan)了。我几乎可以确定更新频率是周更了,可能是周五周六或周日任意一天,十分抱歉,要让大家久等了。

3. 上一章末尾留了个大战的悬念,但是因为主线是喻黄,所以这个将不会在正文里展开,应该会在番外里写一写吧,这是一个小周和老韩他们的主战场。(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写这么复杂的大纲,现在非常想狗带)

4. 本章是《巫》(污)的初心,我花了十万字做铺垫就为了练习一下车技。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评论 ( 15 )
热度 ( 1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