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35)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索引


第三十四章 密道

“别敲了,起来了!”黄少天朝门口扔了一个抱枕,枕头大力地撞上木门,又如炮弹一般弹回床上。

“不、不用开门了……”门外的张佳乐纠结地卷着自己的发尾,心中将猎魔人组织中的人上上下下的祖宗都问候了一遍。众人竟然以他做这种事十分熟练为由,让他担任扰人春梦的角色。

“有什么急事?”没等张佳乐反应过来,喻文州已经衣冠整齐地出现在门口,只有白皙脖颈上的牙印让人难以忽略。喻文州堵在门口,房间里的景象被遮了个完全。但是看不到的部分更加充满想象的空间。

张佳乐清了清嗓子,“方锐在两个小时前失联,我们估计他已经进入王都范围内了。张新杰说,轮回城目前情形危急,我们的人分身乏术,你们或许愿意帮我们去王都找一找方锐。”

喻文州笑了,昨天他对张新杰的提议表态含糊。张新杰立即明白喻文州的言外之意,与其在这种危急时期留下他们两个不稳定因素,不如找个台阶,给双方一点空间。喻文州转过头看向房内,黄少天对他眨眨眼。

随后,房间里传出黄少天沙哑的声音:“方锐救过我们,眼下他失踪了,我们肯定不能见死不救。而且轮回城局势危急,那个雅克城的城主上次就心怀不满,这次一定会变本加厉地找茬,你们也真是不容易。你们放心,我们马上出发,就算在王都挖地三尺,我们也一定把方锐给找回来……”

“……”张佳乐听了这番冠冕堂皇的借口,强行按下翻白眼的冲动,一时口快,“黄少天,你这个样子,今天能骑马吗?”

又一个抱枕从房间里飞了出来,这次成功飞越过房门,不偏不倚砸在张佳乐的头上,“张佳乐,你……”

喻文州捡起抱枕,朝张佳乐露出歉意的笑容,抢先开口道:“抱歉,少天起床气比较重。我们稍微收拾一下就出发。”

没等张佳乐说什么,房门再次在他面前关闭。张佳乐握了握拳头,不知道应该揍房间里两个演技派,还是应该揍那些派他来背锅的始作俑者。

 

两个身影飞驰在密林小道中,一黑一白两道残影如闪电一般从树林缝隙中闪过。

“这条路是最近的,而且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黄少天对喻文州说道,“两个小时后我们就能到达王都北侧的采石场,从采石场的废弃坑道可以进入王都中的地下公墓,从地下公墓可以到达王都的任意地方。”

王都寸土寸金,活人尚且挣一席之地,更不可能将大片土地让给逝者。因此人们修造了蔚为壮观的地下公墓,王都的地上是生者的地盘,地下是逝者的王国。地下公墓无人看守,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有人在阴森寒冷的地下公墓里逗留,只有少数节日的时候才有人去看望离世的亲人朋友。黄少天正是看准这一点才选择这样一条路。

喻文州常年与黑暗生物打交道,对穿越阴冷的地下公墓毫无心理阴影,他有更加关心的部分:“进城之后,我们去哪里?张新杰说方锐失联是因为王都被封闭,他进入了王都,就有可能在王都的任何地方。”喻文州皱着眉头,他心里闪过很多种可能性,但他愿意从最坏的可能性开始盘算,“或许,我们应该说,王都封闭是为了逮捕方锐。”

黄少天摇摇头,“不太可能,上次方锐和林敬言在王都盗宝,皇室和教廷为了逮捕他们出动了骑士团和护卫队,却没有封闭王都。封闭王都,这件事太大,会引起整个帝国的动荡。”

排除了最坏的可能性,喻文州点点头,“可能,这是两件事,却恰好发生在一起。”

“所以我们还是从方锐那里入手更好一些。”黄少天觉得和喻文州聊天极其默契,两个人不需要更多的语言,像是在一起磨炼许多年的搭档,每个思考的齿轮都能恰到好处地吻合。

“方锐此行是为了寻找叶修,叶修平常会在哪里?”喻文州问道。

“他家里,教廷所在的圣安东尼大教堂,大先知所在的菲尔德神庙,以及皇家修道院……以及……”黄少天停了下来。

“以及山顶废弃的圣母院。”喻文州补充道,“孙哲平说他见到过。我们现在不能放弃任何可能性,方锐当时也听到这个消息。”

“好吧。”黄少天咬咬牙,承认叶修去过山顶废弃的圣母院,也就是变相承认孙哲平说的都是事实。

“还有一点。”喻文州勒住缰绳,减慢速度,看向黄少天,“我们不得不考虑最坏的情况。”

喻文州的眼眸冷静如冰川,如同一瓢冰水浇灭了所有的火苗,黄少天一下子懂了,他垂下眼睛,“对红衣主教而言,正式安葬是在圣安东尼大教堂的地下室。非正式的话,应该是在地下公墓中,那里有专门划归神职人员的区域。”

“少天……”喻文州缓声唤道。

“没事,我知道……”黄少天拉住缰绳,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知道,知道应该从最坏的情况开始计划;抑或,他知道,知道韩文清可能是对的,叶修已经不在了。

眼前的道路是如此熟悉,道路两侧是遮天蔽日的红杉树,再往前是一个小丘陵,上面种满松树,炎热的夏天从其中走过能闻到若隐若无的松香。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学会骑马的时候,他骑着魏琛特意为他找来的枣红色矮脚马,自以为风驰电掣地奔驰在树林间。魏琛和叶修一开始被他甩在身后,他得意地大喊大叫。没想到,下一刻却被两个人飞驰的身影超越,眼睁睁地看着两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消失在拐角处。

熟悉的道路没变,当年只能骑矮脚马的少年长大了,他曾经追逐的身影都一个接一个消失,反而将这个陌生又诡谲的世界展现在他面前。

那些未解的谜题,那些未散的迷雾,那些未能说透的故事,都是交予他肩上的责任。

黄少天扬起马鞭,白马提起前蹄,一声长嘶之后,向道路尽头飞驰而去。

黑色的身影紧随其后,如温柔的云雾包裹着白色的背影。

 

黄少天站在山顶的树丛中向下眺望,夜幕之下的采石场到处影影绰绰,有白天堆砌在一旁的石头,也有工人们遗留下的工具,远处的一排排木头房子里闪动着一点点微弱的光芒。

“我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黄少天小声对喻文州说道,“石头似乎变少了,王都又在修什么吗?”

“你离开王都已经将近一年,而采石场的布局本来就是不断变化。”喻文州审视着采石场的布局,“他们似乎没有加强警戒。”

“这条密道是魏琛发现的,知道的人只有我和叶修。”黄少天说道,“废弃坑道在那片湖水中。”采石场西侧有块凹陷下去的地方,日积月累积水成湖。

“叶修……希望他没有背叛你。”喻文州点亮自己的法杖,“我们需要制造一点动静。”

喻文州话音刚落,法杖顶端窜出一道火龙,顺着风一路点燃山丘上的植被,燃烧的火舌向着采石场的边界逼近。

如一滴水掉入滚油当中,寂静的采石场顿时沸腾起来,小木屋里的灯盏次第点亮,人们呼喊声此起彼伏,各种盛水的工具齐齐上阵,向着山坡上的火龙扑过来。

“没有异常。”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盯着采石场,尽管下面一片混乱,但是混乱比井然有序更好。他熟悉骑士团和护卫队的作风,他们是在任何时候都能临危不乱。

喻文州朝自己念了一个咒语,将自己变成一身短打,“我们伪装成采石场的工人,去湖边打水。”

“好主意。”黄少天也在咒语之下换了一身短打,手里还提着一个大水桶。

两个人在夜色掩护下混入救火的大军,慌慌张张地提着水桶朝采石场西面的湖水跑过去。

“密道在水下,你会游泳吗?”黄少天边跑边小声说道。

“……短时间还好。”喻文州回道。

“我们贴着山岩移动到灯火照不到的地方,然后再下水。”黄少天观察一下地形。

喻文州先一步踏上湿滑的山崖,他选的地方十分巧妙,采石场灯光只能照到他一半的身影,倒映在湖水中是一团模糊的影子。黄少天紧随他身后,一面小心地在山崖上寻找落脚点,一面观察着身后采石场的动静。

黄少天看着采石场忙忙乱乱的景象,再面对眼前平静的湖面,“我想,叶修没有背叛我们。”

喻文州叹了口气,“我们先去地下公墓。”

黄少天从山崖上滑入湖水中,冰冷的湖水如千万根刺扎入骨髓中,他的声音有些发抖,“……好……”

黄少天拽着喻文州向湖底游去,喻文州的法杖发出淡淡的光芒,照亮两人面前一米的距离。越向下湖底而行,他们能看到横七竖八堆放着石料,进而是钉在一起的断裂木料,很快木料之间构成的建筑物轮廓清晰可见,那就是废弃矿井的入口。

黄少天朝喻文州点点头,拖着他朝着豁口游去。空洞黑暗的豁口如同巨大的怪物之口,无情地吞噬所有潜入的人和物。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36)


一点废话:

1. 最近上lofter都特别艰难……刷新好多次都上不了,心累。

2. 这个故事终于迎来了最后一个篇章!开心!虽然我已经想好了四个要写的番外(又在作死)……

评论 ( 4 )
热度 ( 1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