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魏方】《巫》番外一(上)

500fo感谢:鞠躬感谢小天使小仙女,没想到能有500fo,非常开心,非常荣幸。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很随意很任性的作者,基本只靠灵感写东西,经常性跑偏,产量也不稳定,感谢大家的包容和支持。写故事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能与你们分享我的脑洞,是我的幸运。

lofter的惯例是开点文,但是我不是很会玩这个,就改成加更番外吧。让我在正文大纲之外放飞一下自我。

【避雷指南】

1. 《巫》番外

2. CP:魏琛X方世镜

3. BE醒目!BE瞩目!BE注意!


正文指路: (巫)索引


番外一 一封迟到三年的信 (上)

 

10月21日 天气小雨转晴

早上去集市上买了一条鱼,一把罗勒,三颗洋葱,一颗柠檬,一整只鸡。意外地发现栗子和苹果都上市了,苹果很甜,买了一筐准备做苹果酱,栗子用红酒和白糖腌制一下,可以等到圣诞节的时候作为甜点。

下午,魏琛回来了。

 

“啧啧啧,你多大了,还在记这种流水账一样的日记。”魏琛把脚翘在餐桌上,一手扔着一个红得鲜亮的苹果,一边随手翻着桌上的日记本。10月份的天气秋高气爽,明媚的阳光浅浅地穿过纱质的窗帘,落在这一本有些粗糙而老旧的日记本上。毕竟已经用了10个月了,大半的纸张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字迹,有些纸页上还鼓鼓囊囊地贴着各种票据和地图。

方世镜正专心致志地往鸡肚子里塞切好的洋葱和罗勒,“这就是生活,每一天看着挺像,但记下来以后再看又不太一样。”

“方世镜,你心态上已经是个老年人了。”魏琛摇着头,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哎哟,这苹果真甜!”

方世镜仔仔细细给鸡身上抹上一层橄榄油,在盘子旁边码上切好的土豆、番茄和青椒,撒上盐、黑胡椒和迷迭香,将油亮亮的整鸡送进烤箱。行云流水般做完这一套动作,方世镜摘下手套,拉开椅子坐在魏琛身边,端起茶壶给两人各倒了一杯茶,“我本来就比你年纪大,你现在还没毕业。”

方世镜比魏琛大六岁,早在三年前就从术士学院毕业了。在荣耀大陆东侧,术士是一份稳定又颇有社会地位的职业,每个城镇都像需要医生一样需要一名术士,帮助城镇打败时不时出现的魔物,以及在平时加固城镇的魔法防御。因为术士这份人人称羡的职业,术士学院的入学标准也因此水涨船高,进入学院的人大多是有天赋又勤奋努力的家伙,而从学院里毕业的人则除了天赋与勤奋之外,更添了一份幸运。

方世镜就是其中一员,他在学院中不显山不露水,安安稳稳地在学院中度过六年,顺顺利利毕业了。不过,毕业之后的他有一阵子却成为学院中的话题人物,因为他没有去当术士,而是去当了一名面包师。街坊邻居不能理解这个大好青年脑子为什么坏掉了;学院里的老师颇为痛心疾首,优秀的学生却如此糊涂地安排自己的人生;学院里的学生讨论了无数版本的原因,从为爱放弃到继承家业都猜了一遍,却从未从当事人那里得到过确切答案。

魏琛知道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喜欢。魏琛是方世镜的邻居,从小时候追着“方哥哥”和他玩,到现在没大没小在方世镜家里上蹿下跳,魏琛自认是最了解方世镜的人。方世镜喜欢很多东西,所有和生活相关的东西他都喜欢,无论是料理食物还是料理花园都能让他高兴。唯一让他不喜欢的是,战斗,尤其是和魔物战斗。

但是命运有时候喜欢开玩笑,方世镜的魔法天赋非常好,是一个天生的术士人选。他父母带着与全世界父母一样的心情将他送入术士学院中,等着有朝一日他成为一名术士,回到家乡小镇的术士公会工作,实现事少钱多离家近的职业理想。

没想到,方世镜毕业之后决定留在术士学院所在的首都,并成为了一名面包师。父母苦口婆心劝了又劝,最后无功而返。三年来,方世镜在首都守着一家小小的面包店,过着规律而平淡的生活。每个月术士学院放假的时候,魏琛都会来方世镜这里,随意得仿佛这里就是他的家。

“别小瞧我,我可是马上就要毕业了。”魏琛手一抬,口中发出咻的拟声词,苹果核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准确地落入厨房角落里的垃圾桶。

方世镜清楚,相比起他自己,魏琛在学院中堪称风云人物。魏琛为人仗义,性格豪爽,身后有一众跟着“魏老大”混的小弟。同时,魏琛的魔法天赋惊人,在学院的老师和高年级学霸中也能凭借实力吃得开。尚未离开学院,魏琛为自己术士取的名号已经广为人知:索克萨尔。许多人都说,索克萨尔也许会成为大陆东侧最著名的术士。

“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方世镜朝其中一杯茶中加了四勺糖和半盏牛奶,另一杯却什么都没加。加满调料的那杯递给了魏琛,他留下那杯清澈的红茶。

“我要成为整个大陆最有名的术士。”魏琛心不在焉地搅合着自己的茶杯,这个目标他已经说了足足六年,从一开始受到讥讽嘲笑,到现在大家都应声附和,这个目标可谓是见证了魏琛的成长。临近毕业的时候,再说起这个目标,如同一杯烈酒彻底下肚,除了沸腾的热血之外,也附带着一丝灼烧与刺痛。

“可惜,术士们没有评级。”方世镜打开桌上的银罩子,罩子下面是奶香四溢的芝士蛋糕,他用餐刀切了两块。头顶红樱桃的芝士蛋糕搁在雪白的瓷盘中央,如同一幅充满生活气息的油画。

魏琛一勺子下去,芝士蛋糕顿时塌下去一角,“虽然没有评级,但是最厉害的术士还是能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

“怎么脱颖而出?”方世镜喝了一口茶。

“完成没有人做到的事情——完全解决魔物入侵的问题。”魏琛眼中闪着光芒,“应该怎么说,魔物消灭者?不,应该是,魔物终结者。”

“看来你已经有想法了。”方世镜说道,吃过芝士蛋糕,就会觉得红茶有些苦。

“呵,岂止是有想法,我是有办法了。”魏琛毫不谦虚地说道,一边在自己随身的布袋中翻找起来,在臭袜子,旧信纸和烂纸片中翻找出一本厚重的笔记本,黑色的封面十分装逼地用金色的如尼文烫了一行硕大的标题:第一术士传奇。

“这是我这些年在术士学院潜心研究的成果。”魏琛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概不外传,你是第一个读者。”

方世镜淡定地翻开这本“第一术士传奇”,令人惊讶的是,笔记的内容并不像封面那样华而不实,开头几章是关于不同魔物及其应对方法,附有详尽的图例和步骤;中间的章节是对魔物产生根源的研究,从低等魔物到高等魔物都进行详细研究。

方世镜认认真真地阅读笔记,魏琛在一旁哼着歌,一边把方世镜碟子里的芝士蛋糕也消灭得一干二净。

在魏琛将银罩子里的蛋糕也消灭大半的时候,方世镜终于抬起头来,有些遗憾地说道:“最后还是没有提出彻底解决魔物的办法。”

魏琛摇摇头,一脸你还是太天真的表情,“办法是有的,但是不在这里。”

方世镜看向魏琛,没有接话,他猜测魏琛会如往常一样,指着自己的脑袋,大言不惭地说自己虽然想好了,但是就不准备写下来。

没想到,魏琛指着铺展开的地图说道:“在努瓦山的西面。我研究发现,在努瓦山的西面几乎没有魔物的存在。所以,西面肯定有办法彻底清除魔物。”

方世镜盯着地图,努瓦山西面是大片大片的空白,没有人到过那里,也从没有听说过有人到过那里。

“我准备去努瓦山西面。”魏琛用手指点点地图上的空白,画着一个又一个圈,似乎在脑海中将远方的山川丘壑都放置在这幅空白地图上。

方世镜试图张口,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魏琛意气风发地继续和方世镜讲着自己的计划,他不准备参加毕业典礼了,校长那个秃头废话太多,每年的发言都是感叹生命短暂,青春难再,听他讲话纯属浪费自己的生命;他也不需要证书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大陆西面是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没有人会承认术士学院的证明,最好的证明莫过于自己的实力;过几天会有商队前往努瓦山脚的村庄,他已经和商队的头领称兄道弟,上下都打点妥当。

“什么时候走?”方世镜能感觉到自己声音里的滞涩。

“三天后。”魏琛合上笔记本,摸着封面上烫金字迹,“这本笔记就送给你了。好好保管,日后我索克萨尔功成名就,这本笔记可是要进博物馆的。”

“好……”方世镜点点头,将笔记本放进书桌下的抽屉里,“到时候我去送送你吧。”

魏琛不喜欢离别,所以他不想参加毕业典礼。方世镜几乎参与了他之前所有的人生,他更不喜欢与这个如此亲近的人告别,有些矫情,有些不知所措,更有些舍不得。

“你这次去努瓦山西面,不知道什么才能回来。”方世镜语气平静地说道,却将魏琛的拒绝话语挡了回去。

魏琛点点头,“好,三天之后我们在烈马酒馆见。”

 

“魏琛!魏琛!”

“来了来了!”

“明天有暴风雨,我们准备提前走,今晚就走。”

“提前?可是我……”

“我们不能再拖了,这些货都是身家性命,可不能拿给暴风雨糟蹋。你要不等下一次去努瓦山的商队吧。”

“但是,下一次要等半年之后。”

“年轻人,反正你有的是时间。”

“……不用……我已经收拾好了,现在就可以走了。”

“好,那我们收拾收拾,十二点出发。”

 

10月23日 暴风雨

今天风很大,街上的积水到了膝盖,一路上都没有人。烈马酒馆没有营业,老板不愿意开门,回来的时候被隔壁的花盆砸中手臂。

魏琛和商队已经走了。 


谢谢观赏,请移步:(中)


一点废话:

1. 灵感来了就是想写老魏和老方,我真的是蓝雨死忠粉。

2. 想写出神一般的少年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做到。

3. 没想到“魏方”的tag这么少,这是一不小心萌了冷cp么?

评论 ( 2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