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36)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索引


第三十五章 墓地

从水道中冒出头,湿淋淋的脚步延续至岸边,黄少天坐在石头上拧着衬衣,暴露的皮肤能清晰地感觉到从四面八方的坑道中吹来的阵阵阴风。喻文州站在岸边,暗紫色的身影仿佛与周围的黑暗彻底融为一体。一会儿,他身上冒出白色的蒸汽,缭绕的白色烟雾触碰着黑暗的角落,很快消散在其中。

“自带烘干功能?文州你这招厉害啊。”黄少天感觉浑身上下的水汽都消失殆尽,潮湿与阴冷逐渐远离他,暖烘烘的感觉倍感舒适。

喻文州笑了笑,坦然地接受了黄少天的赞扬,“我们应该走哪条路?”暗色的水泊四周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孔洞,有些散发着恶臭,有些流淌着恶心的液体,有些拦着生锈的铁栅栏,留下的空隙只有老鼠能够穿过去。风从孔洞里穿进穿出,在空荡的水面上飘荡,间或夹杂一两声铁栏杆被吹动后令人牙酸的吱嘎声。

“你猜呢?”黄少天一面穿上衣服,一面想看看运筹帷幄的喻文州面对这个复杂的境况能想出什么办法。

喻文州似乎随手一指,斜前方一个不太起眼的半人高弧形孔洞被他法杖上幽蓝的光芒照亮。

“你、你猜的?”黄少天一脸震惊。

“那里有死亡的气息。地下公墓,应该与死亡相伴相随。”喻文州说道,所谓死亡的气息他没有解释,黄少天理解为是暗黑系术士特有的技能,因为他们总是和骷髅骸骨打交道,说不定因为熟能生巧,所以能轻而易举地觉察到相似的气质。

踏入那个窄小阴暗的入口,扑面而来的冷风顿时激了一身的凉意,从心底蔓延到四肢。法杖上幽蓝的光芒照亮了身前的道路,凹凸不平的石面上有着一洼一洼积水。道路的两旁,他们的身侧,是一排一排堆放得整整齐齐的骸骨,森然的白色堆砌至石道的顶端,如同死亡构成的壁画。大大小小的头盖骨面朝着通道,空洞的眼窝注视着每一个踏上这条路的人,裂开的牙齿如同微笑,冰冷地嘲弄着世人。

眼前的情境虽存于现世,却又仿佛通向幽冥之地。法杖上的幽蓝光芒照耀不到的地方,弥漫着令人心惊的沉寂。只有他们的脚步声,空空荡荡地回响在其中,每一步都像是在提醒他们,这不是属于生者的领地。

黄少天记得上一次走过这条通道的时候没有这么难熬,叶修和老魏两个人从来是不甘寂寞的主,若是真有亡灵,也愿意津津有味地欣赏他们两个的表演。显然,聊天是最好的方法,让人忘记这个阴冷死亡的鬼域,回想起地面上鲜活的生活。

“文州,我们现在已经正式踏入王都的地界了。你现在走的这条路正是王都中心的主干道,大部分的商铺都集中在这里。之前我和你提过的荆棘酒馆也在这条路上,酒馆的老板是老乔治一家,为人特别热情,经常帮助第一次来王都的外乡人。我们都说老乔治的家已经是外乡人帮扶协会了。”

喻文州点点头,法杖的光芒划过一排排陈列整齐的大腿骨,让他有些难以想象地面上的繁华:“这些是怎么来的?”

遇到一个兴趣点特别的搭档,黄少天也很头疼,他试图转移注意力失败,长叹一口气,和喻文州解释起来:“这里原本是采石场废弃的一部分,后来城郊的公墓地皮紧张,加之每一年瘟疫肆虐,就将公墓迁到这里。这一段是属于最古早的部分,属于搬迁时棺木朽坏或是找不到家人的亡者。”

确实,越往深处走,两侧堆叠的森然白骨逐渐变少,取而代之的是陈列整齐的棺木,从单薄得只刻有一个十字架的棺木,逐渐开始有了花纹,慢慢出现了雕像,有仿制罗马时期坐在棺盖上的雕像,也有胖乎乎的小天使在吹奏音乐,更不乏一些有生活情趣的人,将自家的猫猫狗狗的形象都放置在其上。他们似乎从一段只有冰冷的死亡之地走到了另一个人间,一个寂静的人间。

“咦,老乔治怎么在这里?”黄少天震惊地盯着其中一个墓碑,是以葡萄藤装饰着十字架,简短的语言概括过老乔治助人为乐的一生,一旁镌刻着许多的名字,都是曾经受到他帮助的人。墓园中的陌生人或许会让人感到恐惧,而亲近之人则会让人愈发悲伤。

“我离开王都之前还在荆棘酒馆喝酒,老乔治还邀请我明年来酒馆品尝他的新酒。”黄少天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一年之后的重逢,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新酒或许尚在,但故人已经远去。

“这是苏珊阿姨,我以前的邻居。魏琛走了之后,我一个人住,苏珊阿姨经常给我带各种食物,冬天的时候还会记得送我毛衣和围巾。以前的圣诞节,我都是去她家里过的。我临走之前,她来送行,给我带来一袋子自家做的肉干。”可惜,那袋肉干大部分都进了狼人的肚子里。黄少天本想带着喻文州再去蹭一顿饭,顺便将喻文州介绍给这位近乎于母亲的人。

“天哪,山姆!他曾经是我小时候最好的玩伴。”在黄少天加入骑士团预备役之前,山姆和他是整条街上最令人头疼的熊孩子。后来,他们都渐渐长大,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却不想,再一次见面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

黄少天摩挲着墓碑,沉浸在世事无常的沉痛当中,没有发现喻文州异乎寻常的沉默。黑暗的甬道中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

“走吧,我们不能耽搁太久。”黄少天深吸一口气。

喻文州点点头,法杖上羸弱的光线只能照见前方几米的路,却将他的面孔整个隐入阴影当中。

其后的路程,黄少天目不斜视,再也没有分心去看两侧的墓碑。当他们跨越过无数的人生经历后,两人站在了一个十字路口,路口的中央如同地面上的城镇一样,是一个圆盘,上面是白骨堆叠而成的十字架,嶙峋的骨架勾勒出一种妖异之美。

“左边的路是通往神职人员公墓的,右边道路的尽头是一个垃圾处理厂的后院,通常不会有人,我们可以从那里出去。对面的那条路是通往圣安东尼大教堂的地下三层,主教安息所。”

“先去左边?”喻文州没有忘记他们一开始的目标。

“说实话,我不希望在这里见到第四个我认识的人了。”黄少天摇摇头,认命地朝左边走去。

也许是黄少天的愿望被上帝听到了,他们挨个从神职人员的墓碑前走过,却始终没有看到叶修的名字。

“再找一遍?”黄少天犹豫地问道,他想要相信这个结果,却又担心只是自己一时眼花。

“没有必要,我们两个人各找了一遍,确定无误。”喻文州摇摇头,“我们在这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去城里寻找方锐。”

“文州,你不太对劲。”黄少天皱着眉头,试图将手搭上喻文州的额头。喻文州脸色苍白,连说话的语速都变快了。

“这个地方让人很不舒服。”喻文州躲过黄少天的手,“我没事,我们尽快离开吧。”

“没想到,黑巫师也会畏惧骷髅,你明明之前还拿他们当傀儡用的。”黄少天一面腹诽,一面尴尬地收回手。

 

“我的天哪,这个垃圾处理厂比以前更可怕了。”黄少天顶着恶臭吐槽道,“最近工人又罢工了吗?喂,文州,你知道路吗?怎么走这么快?”

“圣安东尼大教堂。”喻文州指着城里最高的塔楼说道,每一座城镇中的最高建筑都是教堂,因为按照规定,城市里的所有建筑物的高度,都不能高过教堂。所以,不论是教堂的塔楼还是教堂的穹顶,都应该能在城中一眼看到。

“我们直接去那里吗?你确定方锐在那里?”黄少天快步跟上喻文州。

“我不确定。”喻文州抬头看向教堂直插云霄的尖顶,“但我很确定,教廷是问题的关键。”

“什么关键?你知道了什么?你也会预言了吗?”黄少天追着喻文州问道。

尽管有教堂的尖顶始终指引着方向,但是城市中的道路却不是笔直的。很快,黄少天取代了喻文州带路的角色,在城中的小巷中穿梭,力求以最短的距离最快的速度到达教堂,并且,不被巡逻的士兵发现。

“小心。”黄少天拽住喻文州,两人闪身躲进一处门廊的柱子后面。两个巡逻的军士从拐角走过来,正好路过他们的面前。

“这么冷的天,还要在外面巡逻,真是要命。”其中一个军士搓着手说道。

“真想去荆棘酒馆喝一杯。”另一个人点点头。

“一品脱的黑啤酒,再来一杯朗姆酒。”前一个人满怀憧憬地说道,“前几天老乔治还说要开始供应热红酒了。”

“老乔治真是个好人,今早上还送了一份早餐给我。”

黄少天听着他们的对话,脑海中一片浆糊。他适才在地下公墓阅读过老乔治的墓志铭,触摸过他冰冷的墓碑,为阴阳两隔而惋惜。而现在,他却听到这个人还活着,甚至在早上的时候还免费给人送了一份早餐!

黄少天将目光投向喻文州,试图从他那里得到一点信息,是自己听错了?抑或是自己眼花了。

然而,喻文州没有与他目光相接,他侧着脸,专注地盯着街上的两个军士,似乎在估算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迅速地前往他的目的地。

“黄少天,你怎么在这里?”正当黄少天向另一根柱子后面的喻文州发送脑电波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兀地在他身后响起。

黄少天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他僵硬地转过头,“山、山姆……你、你怎么在这里?”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37)


一点废话:

1. 万圣节快乐~~总算有一次能贴合节日主题了!

2. 本章灵感来自巴黎的地下墓穴,一个十分神奇的旅游景点。地上的巴黎很美,地下的巴黎,嗯,也很别致。


评论 ( 7 )
热度 ( 9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