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37)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索引


第三十六章 空城

“这个问题该是我问你吧,你在这里做什么?”山姆背着手,双眼愣愣地直视黄少天,“这里是我家啊。”

“是、是吗?”黄少天压低声音,将脸隐藏在兜帽之后,生怕被巡逻的军士发现,“真是好久不见,我都不太记得了。”

“真是贵人多忘事。”山姆咧嘴一笑,“要进屋来喝一杯吗?”

“不用了,我赶时间,下次吧。”黄少天小幅度地摇摇头,他的眼睛始终黏在巡逻的军士上,不过他们似乎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情况,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赶着去哪里?王都里还有什么地方是你小子没摸过的?”山姆似乎聊天的兴致很高,对久别的朋友报以极大的热情。

“圣安东尼大教堂。”黄少天只想尽快结束这次对话。

“哦。”山姆又笑了,“圣安东尼大教堂,目前已经封闭了,没有任何人允许进出。”

“封闭了?为什么?”黄少天惊讶极了,虽然那里是教廷的核心,但是大教堂依旧会向普通民众开放,尽管只是开放一部分。

“据说,是为了防范一些不速之客。”山姆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面部肌肉极其僵硬,“比如,你。”

“喻文州!快跑!”黄少天眼见不对,拉住喻文州的衣角就向着反方向跑去。

在他们身后,铃声大作,山姆拿出了背在身后的手,摇晃着清脆的铜铃,瞬间吸引了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军士。

“那是教会的叛徒黄少天!”山姆火上浇油地喊道。

“该死!”黄少天骂道,带着喻文州闪进了附近的小巷里,“这个山姆不对劲!他以前是个极其讲义气的人,出卖朋友的时候绝对不会做。而且,那里根本不是他家,是肉铺老板丹尼尔家!”

“他们在这里!”巡逻的军士追了过来。

黄少天蹬着墙壁,双手一撑,翻上了墙头,“喻文州,把手给我,我们先去城西的尼克家,魏琛和他有过命的交情。他对王都的密道比我更熟悉。”

“我们先去教堂。”喻文州借着黄少天的力,攀上了围墙。教堂的金色穹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在他们与教堂之间是无数密密麻麻的房子和错综复杂的道路。

“文州,你快醒一醒,我们暂时去不了教堂。那个山姆说教堂已经被封闭了,没有人能进出。”黄少天松开手,一跃而下,落入了隔壁人家的院子里。

“那里设了结界,没有什么地方比结界内部更安全,也更值得探查了。”喻文州冷静地说,“另外,我觉得闯进人家的私宅不是个好主意。”

“这只是权宜之计……”黄少天话音未落,从角落里窜出两头乌黑油亮的大狗,离弦之箭一般射向两名不请自来的客人。

“……”

“教堂为什么会设结界?是一直就有吗?我以前怎么都没发现?难道这是术士设的?可是老鬼当年也没有告诉我。”黄少天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他攀着一条粗壮的水管,向下面徘徊不去,流着口水的大狗竖起了中指。

喻文州没有回答,他专注于术法,对着两人栖身的水管施了一个小小的法术。水管缓慢向下倾倒,发出难听的吱呀声,因卡在对面屋顶而停住下坠趋势,形成一条纤细的独木桥。

“没想到又要爬屋顶了。”黄少天顺着水管攀上对面的屋顶,顺手将喻文州拉了过来。

“不爬屋顶的话,我们可能会陷入更大的麻烦。”喻文州朝身后一指,原本只有两个巡逻人员的追逐队伍已经变得十分庞大,穿着制服的巡逻人员,拿着农具的农民,提着裙子的淑女,甚至还有挥舞着半块面包穿着睡衣不知从哪间卧室里惊醒的家伙。

黄少天挑挑眉毛,“我真的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令人着迷。”

“你一直这么令人着迷。”喻文州笑了,“可惜这些都是僵尸粉。”

“下次只要说前半句就好了。”黄少天耸耸肩,却没有掩盖住粉红色的耳尖。他拽起喻文州在砖红色的屋顶上奔驰,越过高高低低的烟囱,惊起一群又一群的鸽子和乌鸦。一时之间,天空上盘旋着无数黑点,发出尖锐的叫声;城市道路上,乌泱乌泱的人群在街道上狂奔,嘴里叫嚣着听不清楚的语句。

“我亲爱的术士先生,我们依旧要去圣安东尼大教堂吗?”黄少天边跑边问道,耳际吹过的狂风让黄少天的声音变得隐隐约约。

“没错,尊敬的骑士先生。”黄少天听到了逆风中喻文州的回答。

“好吧,你一定不介意我们抄条近路。”黄少天嘟囔道。

“什么?”狂风刮过,喻文州没有听清楚。

黄少天敏捷跃起,潇洒地跨过两座房屋之间距离,干净漂亮地落地起身。随后,他一脚踹开了屋顶的木门,这家可怜的年久失修的木门许久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打击,一声呜咽之后,整扇门掉了下来。

“借用一下!”黄少天朝门内喊了一声,也没有管有没有人回应,直接抬起门板向下面的道路扔去。沉重的木板闷声砸中许多“僵尸粉”,群龙无首的“僵尸粉”一时乱作一团。

黄少天站在屋顶的边缘,劲风掀起他的衣角,撩起他金色的头发,他向站在对面的喻文州抛了个飞吻,“抄,近,路!”

而后,他张开双臂,一跃而起,在空中蜷曲身体,随后舒展开来,轻盈地落在门板上。门板向下一沉,沿着道路倾斜的角度向前缓慢滑动几许,再次碾压过一些倒霉的“僵尸粉”。黄少天在摇晃的木板上小心地保持着平衡,门板再次向前缓慢地滑动。

“文州,下来。”黄少天朝着屋顶上的喻文州挥挥手,门板滑动的速度开始变快了。

“好。”喻文州点点头,毫不犹豫地跃下屋顶。一袭黑斗篷的术士裹着重重迷雾,稳稳地落在木板上。木板再次下沉,速度加快,将试图攀上木板的僵尸甩在了身后。木板终于从僵尸头顶穿过,一个停顿之后,一声轻响落在了石质的阶梯上。

“欢迎参加王都观光游览快线。”黄少天附在喻文州耳边说道。

话音刚落,木板移动的速度骤然加快。他们顺着王都陡峭的台阶一路风驰电掣,砖红色的小房子化成一道道的红色从身侧滑过,身后是叫嚣着无意义语言的人群,眼前是教堂金色的穹顶和高耸如云的塔楼。

呼啸的冷风掀起两人头发,金色和银色的发丝在风中纠缠不止。从彼此身体上传来的热度,抵消了钻入身体内的寒意。两人如同驰骋在无人的荒原之上,无法用肉眼看到的神兽牵引着他们的座驾,世界被抛诸脑后,眼前只有一轮猩红的落日,歪歪斜斜地挂在地平线上,缓慢而挣扎地落入黑暗当中。

最后一缕阳光消失于教堂高墙之后,金色的穹顶还流转着最后的余晖,木板逐渐减速,最终缓缓停在与教堂的高墙一街之隔的地方。这不是圣安东尼大教堂的正门,正门前面是开阔宽广的圣灵广场。而这里,是教堂离居民区最近的地方,是神与人间的分界点,身后是红砖色密密麻麻的居民区,一街之隔的地方,高墙之后是神居住的地方,有恢弘的廊柱,黄金镶嵌的穹顶,以及高耸入云的塔楼。

天际的彤云逐渐消散,教堂四周的滴水兽陷入重重阴影当中,墙上装饰的圣人塑像变得面容模糊,原本庄严肃穆的氛围沦为阴森诡异。

“我觉得最好还是翻墙过去,从正门大摇大摆走进去,太狂妄了。”黄少天伸手敲了敲教堂的墙砖,历经风吹日晒的墙砖的触感极其粗糙冰冷,让人十分不舒服,“你说的那个结界,会对我们造成影响吗?”

喻文州摇摇头,“你先过去。”

“我在上面等你,必要的时候可以帮你一把。”黄少天很怀疑术士翻墙的能力。

喻文州微笑道:“少天,我没有这么没用。”

黄少天直觉这个微笑有些危险,连连摆手否认道:“没有,绝对没有。”为了让他的否认更加可信,黄少天立刻攀着墙砖往上窜,三两下爬到了墙顶端。他站在墙上,回头朝喻文州看了一眼。喻文州笑着对他挥挥手,缓步走到石墙下面。

“我等你啊。”黄少天矫健地从石墙上跃下。

落地的刹那,黄少天已然发现不对劲。他落在了教堂的庭院当中,围绕着教堂四周的是修剪整齐的草坪和树木。但是,周围太安静了,如同一片死域。他进出过圣安东尼大教堂无数次,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没有一丝风声,没有一点鸟叫虫鸣,甚至连巡逻的士兵和散步的教士都不知所踪。所有的一切没有一丝活气,像是被安放在玻璃罩中的模型。

他回过头想要告诉喻文州这里不对头,赶紧撤出去。

他的身后空空如也,一直与他保持着一剑距离的术士,并没有出现。

他抬头看向那一堵高墙,从这里看去,灰色的墙面之上流光溢彩,是术士曾经提到过的结界。结界的存在,为了保护什么,又或者为了躲避什么。

黄少天三两步冲回墙边,试图重新攀上高墙,把喻文州拽过来,或是,他们能找到其他的办法。

“你不用等他了。”教堂的所有门豁然洞开,从教堂里传出一个疲惫的声音。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38)


一点废话:

昨天梦见导师发给我一个类似VR眼镜的特制眼镜,让我去观察魔物,之后给他写一份报告。然后,我真的上街去观察了,还认真做了笔记……醒来之后颇有些生无可恋。

评论 ( 9 )
热度 ( 1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