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38)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指路: (巫)索引


第三十七章 对话

人工的建筑物和所有人造物一样,虽是死物,却在某一刻能让人微妙地体会到不同寻常。以往人来人往的每一天,无数人曾在圣安东尼大教堂雕花描金的廊柱前驻足,无数的蜡烛曾点亮在圣母华丽繁复的衣裙之下,宽敞高阔的圣殿前铺展着波斯地毯,日光与月光透过环绕穹顶的玻璃小窗投射进来,照亮圣像胸前用黄金和宝石铸成的心脏。

纹样精美的波斯地毯仍在,完美的心脏流光璀璨,穹顶之下的宝座簇拥着鲜花和蜡烛,一切似乎都没有变。

一切又似乎都变了,鲜亮如新的背后却都透出不可遏制的陈腐灰败气息。

黄少天踏着地毯走进教堂,寂静的教堂似乎终于回归自己刚建造起来那一刻的模样,一个死物,一个人造的死物,而不是一块圣洁而不能侵犯的神域。

穹顶下的宝座上坐着一个人,没有华服加身,没有人群簇拥,没有头衔拱卫,宝座上的男人也不过是一个疲惫的普通人。

“教皇。”黄少天右手置于左胸前,依旧向宝座上的男人行了一个骑士礼,只是右手下面的衣料平滑。他恍然记起,自己早已被皇家骑士团除名了,此后左胸上都不会有那朵五芒星与白蔷薇的徽记。

“你来了。”教皇似乎从漫长的沉默中恢复过来,他神情复杂地审视着黄少天,年轻的骑士如同一柄收束了剑光的宝剑,光芒虽不及从前刺目,却更添危机,因为他学会了躲在暗处。

“王都怎么了?”黄少天问道。

“我以为,你一路上应该得到了不少消息。”教皇垂目看向黄少天。

“叶修在哪里?”黄少天环视四周。

“你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人,不听话的领主,猎魔人,还有和你一起来的,你的同伴。”教皇似乎从他身上看到了无数人的身影,那些令人讨厌的身影。

“预言,成真了?”黄少天想到了那个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的诡谲预言。

“……”教皇低头笑了,阴冷的笑声回荡在空空荡荡的圣殿当中,“让我来给你讲一个故事,关于这片大陆的故事。”

“……”黄少天看着状似疯癫的教皇一时不知如何答话。

教皇却自顾自地讲起来,讲到猎魔人联盟与教廷的分裂,讲到猎魔人联盟分崩离析,讲到努瓦山的建立。

“一切都很好,很完美,大陆上再也没有魔物,人们安居乐业。”教皇脸上挂着怀念的笑意。

“可是,大陆东侧还有魔物,那边的人们……”黄少天打断道,他想到了喻文州,想到了喻文州提起过的方世镜,想到喻文州讲过的小时候面对魔物的可怕经历。

教皇停了下来,摇着头对黄少天说,“因为你们不知足,你和叶修一样不知足。幸福平静的生活来之不易,却总妄想着去帮助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叶修,他无数次告诉我,让我们去消灭大陆东侧的魔物,不要龟缩在屏障的保护之后。”

“你们没有这么做,所以叶修自己去了?”

“不,他四处宣传自己的想法,试图煽动这些生活幸福的平民。”教皇嗤笑道,“不过,他很快发现,大部分人都愿意躲在自身安稳的屏障之后,而不是关心山那一边的陌生同类。”

“可惜,总有些想不清楚的傻子愿意跟着他。拜他们所赐,我们发现了努瓦山边境的暗黑森林的妙用——放逐异见者。”

黄少天想到自己进入暗黑森林的那条路,白骨遍地,尸骸曝露,他冷笑道:“真是一个绝妙的计划。”

教皇叹了口气,“一开始确实很好,很完美。叶修发现自己给他的同党带来多大的麻烦之后,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日子,没有人质疑教廷的决定,所有人都发自内心地感恩教廷。”

“事情不可能永远如此……”黄少天嘲讽道。

“你说得没错,事情不可能永远如此顺利,美好的光阴总是短暂的。”教皇拍了拍身上的长袍,“没有了魔物,还有别的东西会打扰我们。”

“别的东西?”

“那群令人讨厌的自称是‘自然哲学家’的家伙。”

比如,那个住在山顶修道院里,与满屋子奇异动物标本为伴的肖时钦。

“有人宣称赎罪券没有效果,不能治愈疾病,以至于越来越少的人购买赎罪券。有人声称努瓦山是可以跨越的,大陆另一侧与这里并没有区别,甚至鼓励人们去开拓。更有甚者,开始质疑神的存在。”

“所以越来越多的人被流放到暗黑森林里?”黄少天回想起那些骑士团突袭民宅抓人的日夜,其中有多少人是将被放逐的异见者,又有多少人最后变成了森林里的一具枯骨。

“他们像老鼠一样数量越来越多。”教皇皱着眉头说道,“而且很狡猾,常常以各种方法逃避检查。”

如果让肖时钦来说,他曾经制作过自己的编码来记载数据,在神像里制造机关储存他的著作,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因此,我不得不经常让人去暗黑森林流放囚犯。一次,他们从暗黑森林里带回了一群黑衣人,自称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黑衣人?”是不是他在暗黑森林里见到的那群人呢?“他们提供了什么办法?”

“一场自导自演的苦肉计。散布瘟疫,提供圣水,赢得民心。”

“有人在瘟疫中死了!”

“这样才显得真实。没有任何一种药是包治百病的,神希望救所有人,但是也有人不配被神拯救。”

“丧心病狂!”

“那只是你的想法。这个计划效果非常好,教廷威信日增,连以往阳奉阴违的领主们都不敢轻易与教廷作对。”教皇轻敲着宝座的扶手,“不过,总有些人是软硬不吃的,他会拒绝教廷的恩赐,接纳流窜的异见者,尝试各种各样的巫术和邪术,他们解剖尸体,。”

教皇缓慢地抚摸着自己镶嵌着红宝石的戒指,“或许,这就是神降预言的原因。”

“难道不会是因为愤怒于你们的所作所为吗?!”

教皇抚摸着戒指,摇头说道:“为了杜绝预言中的情况发生,我们流放了所有可疑的人。”

“意外还是发生了,我没有死。”

“是啊,预言成真了。”

“但是,还有一段预言你没有听到:过去是过去之果,未来是未来之因。洞中烛火,镜中人影,水中虚月。”

“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教皇放肆大笑了一阵,斜倚在宝座上,喘着粗气,毒蛇一般盯着茫然不解的黄少天,“教廷已经被摧毁了,王都已经没有活人了。”

“什么意思?”

教皇凑近黄少天,压低声音说道:“大陆东侧的魔物,他们是无法显形的,但是他们向往人类的躯壳。于是,他们通过偷窃人类的躯壳来获得容身之所。可惜,没有了灵魂的人类躯壳,根本用不了多久,所以,他们只能不停地换,不停地换,不停地换……”

教皇阴冷的声音回荡着,和着呜咽的风声,令人毛骨悚然。

“大陆东侧,已经没有活人了。他们,所有人,都成为了魔物,又被魔物抛弃。”

“所以,魔物现在来到这里了?”

“是啊,轮到这里了,通过‘圣水’一点点侵蚀人类的灵魂,最终占据人类的躯壳。”

黄少天冲上神坛,一把抓起教皇的衣领,“他妈的!是你们将魔物放进来!还将所有人的性命亲手奉上!”

教皇结结实实挨了黄少天一拳,他吐了口血沫,扬起头直视黄少天,“年轻人,冷静点。至少,你我还活着。教堂外面的结界可以拦住所有魔物。”

教皇嘴角扯出一丝愉悦的微笑,又重复了一遍,“所有,魔物。”

“魔物?”黄少天手上的劲松了一些。

“没错,你的朋友。”教皇慈祥地点点头,如同在告解室中聆听犯错的孩子忏悔。

“不可能,他不需要任何人的躯壳,他就是喻文州。”黄少天飞快地否认道。

“难道,你不觉得他很熟悉吗?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像不像是记忆里的某个人?”教皇耐心地问道。

黄少天的脑海中飞快地闪现着与喻文州相遇以来的片段,冰冷湖水中交握的双手,雨夜城堡里缠绵的躯体,火焰当中的隔空相望,最终定格在悬崖上的第一眼。术士穿着熟悉的暗紫色斗篷,戴着兜帽,披着一块厚重的皮毛围巾,黑色细长的指甲……数不清的细节重新回到黄少天的脑海当中,每一个细节都是那样的熟悉。记忆中的家的感觉,和喻文州的林间树屋逐渐重合,又逐渐分离碎裂。

“索克萨尔……”黄少天放下了教皇的衣领,喃喃自语。索克萨尔,是魏琛给自己取的代号。

“是的,他窃取的是魏琛。”教皇满意地点点头,看着黄少天失魂落魄的样子。

黄少天顿了一下,摇着头说道,“不一样,不一样,他和魏琛完全不一样,魏琛只是将自己的法术转移给他了。”

“不一样吗?他惯用的法术,他不经意之间的习惯,真的不一样吗?被吞噬的灵魂总会在不经意之间显露出来。”

黄少天咬咬牙,正准备上去继续揪住教皇的衣领,用行动让他闭嘴。

“不一样的。”教堂大门口传来一声慵懒的回应,“魏琛的法术操作可没这么慢。” 


谢谢观赏,请移步: 巫(39)


一点废话:

1. 终于写到这里了!这里是整个故事的构思起点和解密终点。整个灵感来源于我的一场噩梦,一个被透明人侵占身份的噩梦。

2.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推荐还有fo,O(∩_∩)O谢谢!这个故事要进入完结倒计时了!谢谢大家一路陪我到这里!

3. 本周内会奉上老魏的番外(中),之前一直担心剧透,所以没有放出来,祝食用愉快!

评论 ( 4 )
热度 ( 1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