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魏方】《巫》番外一(中)

【避雷指南】

1. 《巫》番外

2. CP:魏琛X方世镜

3. BE醒目!BE瞩目!BE注意!


正文指路: (巫)索引

前文指路:(上)


番外一 一封迟到三年的信 (中)

“黄少天,你小子给老子下来!”魏琛站在院子里,仰着头怒视躲到屋顶烟囱后面的黄少天。

黄少天冲魏琛做了个鬼脸,吐吐舌头,“老鬼,有本事你上来抓我啊?来啊!上来啊!是不是上不来啊?你不是这么弱吧?”

“臭小子,我就不信今天治不了你!”魏琛撸起术士长袍的袖子,怒气冲冲地在院子里四处找梯子。黄少天这个混小子已经第三十一次溜进他的实验室,把里面弄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他好不容易找来的材料都被黄少天给折腾殆尽了。每当这个时候,魏琛都在反省,自己当年为何会一时心软将这个混世魔王领回了家。同时,他还在思考另一个问题:现在把黄少天送出去会不会有人收了他?

“臭小子,你跑不掉了。”魏琛将梯子搭在屋顶边缘,向黄少天露出堪称和蔼的微笑。黄少天敏锐地察觉到不对,转身就准备逃跑。他扭过身子准备正飞越屋顶之间的空隙,一道金色的光芒准确地落在黄少天身上。黄少天以一个十分扭曲的姿势固定在屋顶上,只有眼珠子滴溜溜地转,连嘴巴都被魏琛用法术封上了。

术士迈着慢悠悠地步伐缓步攀着梯子而上,心情愉悦地看着黄少天虽然表情凝固,但是那双滴溜溜转的大眼睛里依旧透着恐慌。

小样儿,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魏琛在心中摩拳擦掌地想着。

“叮咚!叮咚!叮咚!”门铃突兀而急切地响起来,魏琛只停了一秒,没有理会,一心想要抓住屋顶上的小兔崽子暴揍一顿。

“叮咚!叮咚!叮咚!”

“谁!”魏琛不耐烦地喝道。

“请问,是索克萨尔家吗?有您的急件!”

“索克萨尔?”魏琛嘟囔了一句。会寄信到他家里的人,收信人会写魏琛;写索克萨尔的信件通常都会寄到他工作的地方——蓝雨巫术工作室。

“你扔邮箱里吧,我一会儿来取。”老子现在忙着呢,魏琛心里说道。

“不行啊!寄件人说这一定是要本人亲自签收,他要看回执的。”门外的邮差也是十分固执。

哪个傻逼的寄件人有这么多要求?!魏琛心里暗骂。他瞄了一眼屋顶上僵硬的黄少天,黄少天正转着眼珠子偷眼看他,活像一只被抓住做坏事的小猫,明亮的眼睛里全是无声地恳求。

罢了罢了,让这小子在上面晾一会儿吧。魏琛摇摇头,顺着梯子从屋顶下来。

“什么急件?”魏琛一脸不善地站在门口。

“就是这个。”邮差递上了一封极薄的信。

“这什么玩意儿?”魏琛接了过来,手里的信与他预想中的急件大相径庭,没有署名,没有重量,没有魔法的痕迹,什么都没有,轻飘飘的,凭手感估计里面不会超过五页纸。他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心里窝火。

偏偏邮差一本正经,掏出一个本子让他在上面表格的指定位置签上名字和时间。

“这个寄件人到底是谁?”魏琛一面签字,一面压着火气问道。

“我不清楚,信是从雅克城寄过来的,中间转了好几个邮局了。”邮差看了看签名,满意地合上本子,“非常感谢,打扰了。”

“下次这种东西直接塞邮箱里,别耽误我时间!”魏琛喊道。

邮差摆摆手,骑在马上翩然而去,反正他这次的任务完成了,下次的事情,谁知道会不会有下次呢。

魏琛恶狠狠地撕开信封,从里面掉出了三页陈旧泛黄的纸张。魏琛猜的不错,确实没有超过五页纸,而且纸张的边缘并不齐整,像是从什么地方撕下来的一样。虽然撕的人已经十二万分小心,但是边缘的毛糙依旧难以避免。

魏琛展开信纸,他的心漏跳了一拍。不是因为内容,而是因为熟悉的字迹。他熟悉这个笔迹,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他看过日记、笔记、手抄书,甚至是订单上的签名。而这个熟悉的笔迹也已经远离他快十年了。

十年来,他四处奔走,居无定所,直到最近一年才逐渐安顿下来。想要寄给他的信怕是从来都不可能收到,而他也没有寄回去过任何一封信,尽管那个地址烂熟于心。不是他刻意忘记,而是无数次他拿起笔,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那些险象环生的故事,他不敢写,他担心收到信的那个人会因此忧虑;那些柴米油盐的事情,他写不出,这十年来他几乎没有过舒适的生活,风餐露宿,风雨兼程,日常生活的美好是他想编也编不出的,而那个人怕是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破绽。他不想轻描淡写不咸不淡地说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他有很多想要说的话,哪怕只是写那个人的名字,他都能感受到自己心中膨胀的情绪,鼓噪的心跳在胸腔中砰砰作响。

最后,他什么都没写,只写了那个人的名字,被珍而重之地收藏在书桌抽屉的角落里。

魏琛捏着薄薄的信纸,手指微微颤抖,目光几经徘徊后终于落到信上:

 

亲爱的索克萨尔: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

魏琛捏紧了信纸,骨节发白。

不知道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大陆西面又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有时候,好奇心来了,我也会问自己,如果回到那个下午,再做一次选择,我会不会和你一起去大陆西面看看?

不过,我也只是想想而已。

魏琛回忆起珍藏在记忆深处的遥远午后,低矮的篱笆,食物的香气,温暖的日光,还有在房间里忙碌着的人,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清楚,也曾无数次在脑海中描摹这个场景,在心底盘算着何时能够回去。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而已。

生活的波浪无时无刻将他越推越远,猛然回首,却发现那条通往故乡的道路早已消失不见。

生活的轨迹有时候很难预测,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最终会停驻在哪里。

你离开之后,不到一年,魔物的活动越来越频繁,所有术士学院的学生以及曾经的学生,都被征召去帮忙。我关了面包店,正式成为了一名术士,驻守在首都。学校的老师们每次见到我都会提到你,感慨一路兜兜转转,我还是回到了术士的道路上;而那个最想要成为术士的家伙,却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第一年和第二年的生活很平静,每天都是上班睡觉,下班吃饭,甚至比面包店的工作还要轻松,我甚至后悔没有早一点选择这个职业,这简直是完美的职业。

第三年,我接到了一个外省的任务,这是我第一次接到出远门的差事。一路上都很顺利,只是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群低等魔物围攻一处民宅。虽然我最后消灭了那群魔物,但是还是太迟了,屋里只留下一个婴儿,他在父母的保护下幸免于难。小家伙非常可爱,胖乎乎的,软绵绵的,一直叼着奶嘴,一双澄澈水灵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我这个外人。他还太小了,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父母离世意味着什么。我抱着他,他也不哭不闹,不停地用手摸着我的脸。

可能是我哭了吧。

魏琛想起小时候,方世镜一直省下自己的午饭,每天去喂一只出没于街角的野猫。在那只野猫意外身亡之后,方世镜伤心了很久,后悔没有将它领回家好好照顾。

或许正是因为当年的遗憾,促使方世镜决定将这个可怜的孩子带回家。方世镜在宝贝的脖子上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金色吊坠,上面写着孩子的名字——喻文州。

寥寥数笔概括了方世镜的单身奶爸生活,充满了辛苦,也充满了幸福,思考最多的问题似乎就是每天吃什么和喻文州的魔法学习有些磕磕绊绊。

而后信纸上出现了一段长长的空白,方世镜的字迹变得潦草起来。

我发现喻文州总是很吸引魔物的注意,为了自己和街坊邻居的安全,我们决定搬到乡下。

大概不是乡下的原因,喻文州身上有一种力量,似乎可以增强魔物的能力,促进它们进化。定居在一个地方太容易被找到,我们不得不应付层出不穷的魔物。

魔物越来越多,它们变得越来越难对付。

它们似乎能够吞噬人类的灵魂,我们已经无法从外貌上分辨魔物和人类了。

这是我们进入暗黑森林的四十天,我已经能听到魔物的脚步声了。可惜,去往大陆西侧的道路还是没有找到。我原以为可以找到你走过的路……

字迹几乎已经潦草得难以辨认,连墨水都变得极淡,魏琛心头一沉,往下看去:

永别了。

这三个字写得极其清晰端正,力透纸背,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墨迹里饱蘸着没有说出口的期待和不甘。还有很多故事想告诉你,还有很多话想说,还有很多遗憾和不甘,只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魏琛放下信,疯狂地翻找之前被自己随意丢弃的信封。信封上的寄件人一栏是空白,却填了一个日期,一个三年前的日期。

魏琛大吼一声,抓起信封和信纸猛地冲出家门。

黄少天听到响声,悄无声息地从屋顶上溜下来,试探地喊道:“魏老大?魏老大?老鬼?”

屋子里空无一人,只有院子里的木板门还在兀自摇晃。 


一点废话:

写到这里把自己写伤了……

评论 ( 2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