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39)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本章BGM: Everybody knows

指路: (巫)索引


第三十八章 阴谋

烛火闪烁,照亮立于门口的男人,他墨色的斗篷一半融入身后的黑夜,另一半则映照在跳动的火光中,呈现出鲜红的色泽。他掀下沾满露水的兜帽,露出一张苍白的面孔,缺乏睡眠的黑眼圈浓重地抹在眼下。

空旷的大殿里沉寂无声,唯有烛花偶尔爆出的声响。

“叶修……”黄少天艰难地开口,萦绕在心头的疑问让他谨慎地没有继续说下去,从张佳乐的警告到韩文清的断言,所有人的声音都在他脑海中回响。

“还以为你不认识我了。”叶修迈入大殿,皮靴踏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沉重的响声,一步又一步顺着大殿中央的通道向他们走来。

黄少天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冰雨,他听到自己内心叫嚣的不信任,“你是叶修吗?你要如何证明?之前的那段时间你去哪里了?王都的危机,你又参与了多少?”

“黄少天,我知道你小时候的所有蠢事。”叶修笑了笑,“不过这个证明力度似乎不够。”叶修停在中庭,回头向门口望去,“这家伙实在太狡猾,我花了大把的时间和精力才捉住他。”

“别磨蹭了,快进来,拖延对你没有任何用处。”叶修朝着门口拍拍手。一个躲躲闪闪的人影从门口浓重的阴影中走入烛光里,他双手被束在身后,以致于走路的姿势有些别扭。他面对骤然耀眼的光芒咬咬牙,微微抬起头,光线从他的五官上流淌而过,赫然是一张与叶修一模一样的面孔。

“这难道是,魔物!”黄少天联想起教皇之前讲的故事,“不不不,也不对,魔物需要吞噬灵魂才能侵占躯体。但是叶修你还活着,而这个家伙也还活着。难道还能出现其他的仿制品?还是说其实你们两个都是仿制品?!”

“仿制品?”门口的男人轻笑一声,垂头低声道,“我不是仿制品,我叫叶秋。”

“叶秋?姓叶?”黄少天的视线在两个人之间来回移动,“你兄弟?”

“他确实是魔物。”叶修无奈地解释道,“是模仿我而生的。”

叶秋艰难地朝大厅里挪动了几步,“我不想模仿你,我只想过自由的生活,像所有人类一样生活在阳光下,可以触碰这个世界,可以尝试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情,和你一样。”

“他是魔物的进化,不需要吞噬灵魂,而是复制。”叶修耸了耸肩,“不过,他似乎已经超过了复制的范畴,他已经有自我意识。”

“所以,当年在温泉中偷听预言的人是你。你出手想要杀掉大先知,是担心王杰希看穿你的身份,让你在这个世界中无法立足。”黄少天一下子想透了那个迷幻夜晚的真相。

叶秋听了这句话,轻轻地摇摇头,朝黄少天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不,这个世界一直需要我,教廷需要一个听话的红衣主教,他们并不在乎这个听话的傀儡究竟来自哪里,又究竟,是什么。”

黄少天转过头看向宝座上的教皇,教皇神情木然,沉默以对,几乎可以算作默认。

“我对那个先知动手,为了让我的族人不被你们妨碍。”叶秋握紧了身侧的双手,“不过,虽然,我没能杀掉那个先知,万幸的是我的族人依旧开始占领这个世界了。”

教堂的玻璃花窗外弥漫着浓密的黑暗,暗沉沉压在所有人心头。王都已经陷落,这场真正的瘟疫正在悄无声息又迅猛无比地散布到帝国的每一个角落。

“怎么办?我们必须要阻止它们扩散开去。”黄少天皱着眉头,他所能想到的计策,翻来覆去,不过是兵法上常说的擒贼先擒王:“也许,我们应该找到魔物的源头,或是他们当中最强有力的领导。”黄少天的脑海里浮现出暗黑森林里那群黑衣人,与教皇所叙述的黑衣人,似乎不谋而合。

“哈哈哈哈。”叶秋笑了,这样看起来他确实与叶修完全不同,即使在发出嘲笑的时候依旧显得极有风度,温和地端出一副俯视众生的姿态,“领导?不,你们都错了。我们这么做的原因,不是为了什么阴谋诡计,也不是什么头脑发热的蓝图构想。这是一种本能,一种生存的本能。这个世界的空间就这么狭小,我们和人类一样,只想要不择手段地生存下去。活下去,活得更好,而不会在乎赛道另一侧的其他种族过得如何。即使失去了一个族人,还会有下一个,有千千万万的族人。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比生存更重要了……”

“所有东西都是有弱点的,有弱点就会有办法。”叶修沉声打断了叶秋的演讲。

“确实有办法。”不知何时,教堂的门口又出现了一个人。暗紫色斗篷的熟悉身影,孤独地站在夜风里,银色的长发在风中肆意飞扬。

“你!你怎么进来了!”方才一直神情木然的教皇一下子被惊醒了,他惊慌失措地看向窗外,企图确认自己所设立的结界依旧完好无损,似乎这样就能证明眼前的巫师只是一个幻觉。但是,教皇失败了。教堂周围的结界还在,魔物的嘶吼依旧被隔绝在外,魔物的利爪在结界上留下一道道痕迹又很快消失。但喻文州没有消失,他迈着缓慢而沉稳的步伐踏进教廷的心脏,空荡的大殿里回响着他的脚步,一声又一声仿佛死神亲切的呼唤。教皇惊慌地从宝座上摔下来,高高的宝冠从头上掉下来,一路顺着台阶骨碌碌地滚下去,一直滚到了喻文州的脚边。

喻文州停下脚步,弯腰捡起了宝冠。沉重的头冠在他手上转了一圈,红宝石和钻石闪耀着炫目的火光,祖母绿与海蓝宝石如同艳阳下的海洋。他的目光从头冠上移开,转到几步开外的叶秋身上,叶秋对他点点头,他回以微笑。

“没想到,加固之后的咒语还是没能困住你。”叶修抱着手臂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轻轻松手,手中的宝冠化作无数细小的粉尘掉落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堆积成小小的一簇,他温柔地轻声说道,“不好意思,让您失望了,主教大人。可是,我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实在有点心急了。”

“喻文州!你什么意思!”黄少天扶住颤抖不止的教皇,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底升起,他试图用大声的质问驱散来自心底的阴霾。

喻文州没有回答,他躲开了黄少天的视线,继续向教皇的宝座走去。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叶修仔细品了一下喻文州的话,真相逐渐从深埋的细沙中浮现出来。

“我伪造了一封方世镜的信,寄给魏琛。”喻文州对着叶修笑了,“不过,我没有把握,我不知道魏琛与方世镜之间的感情能有多深,甚至不知道魏琛是不是还活着。”

“一场赌博。”叶修说道。

喻文州摇摇头:“我当时已经一无所有,唯一能做的不过是拿捏着方世镜的语气,模仿着他的字体,从他的日记里抄一些似是而非的段落拼凑一封信。如果能成功,这个计划就成功了;如果失败了,我也不过是损失了一封伪造的信而已。”

“稳赚不赔的买卖,你赢了。”叶修点点头,回想起魏琛拿到信之后近乎疯癫的模样,“魏琛亲自去暗黑森林找你,将自己的术法和身份性命全部都交给你了。”

喻文州没有否认,他叹了一口气,“我本是魔物与人类的混血儿,他们想要激发我的魔力为他们所用,没想到激发过度,导致我的魔力过剩,身侧周围无法留下活物。不过,这倒是方便他们施法圈禁我。”

“得到了魏琛的身份和术法,你干脆封闭了自己的魔力,专心等待教廷亲自派人将你从圈禁之地释放出来。”叶修摸着下巴揣测道。

“教廷每年会往暗黑森林里流放异见者。”喻文州垂下头,“不过,真正能到达暗黑森林的腹地,我的树屋范围内,只有每年的皇家骑士团团长,可惜前几年他们都因为我的魔力而死。”

“所以,你在悬崖上救下我,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你早就安排好了?甚至是之后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你一步步走向你的目标,而我却一直傻乎乎地做着你的向导?所以,喻文州,现在这一切都是你想要的,都是你计划之中的吗?”一直沉默的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所有的质问,掷地有声。

喻文州沉默以对。

“没错。”叶秋笑了,“我们想要占领大陆西侧,而他想要复仇,让这里的所有人都品尝一下当年大陆东侧的绝望,他们替你们承担了双倍的魔物侵蚀,过多的魔物让进化的进程加快,终于人类无力支撑,全军覆没。而你们却躲在安全的屏障之后,将你们的同类送上绝路。他希望你们付出代价,品尝一下当年冷漠无情的恶果。”

叶秋优雅的尾音消失于空寂的大厅里,没有人说话,叶修头疼地捏着太阳穴,他和韩文清的争执似乎还发生在昨天。教皇惊恐地躲到了宝座之后,似乎害怕下一秒喻文州会暴起杀人。喻文州没有动,他盯着光洁如新的黑色大理石地板,地板上映出穹顶上的壁画:命运三女神围坐在一起,女神转动纺车,无数纺线缠绕在其上,一根长杆仔细测量其长度,最后中断于金色的剪刀,她们各司其职。唯有一枚巨大的眼睛在她们手中辗转传递,命运是盲目的,甚至连命运女神自己都不能完全看清。

“文州,他说的是真的吗?”黄少天冲下宝座上的台阶,朝喻文州喊道,“喻文州!回答我!” 


谢谢观赏,请移步:巫(40)


一点废话:

1. 这章把阴谋诡计的最后一片拼图也拼上了。

2. 喻队还是如原著里一样坑了一把老魏,这就是我一定在这章之前更老魏番外的原因。

3. BGM来自《正义联盟》,这首歌真棒,配上电影里的画面,居然有一种耶稣基督殉难的感觉,非常让人动容。

评论 ( 8 )
热度 ( 1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