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40)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本章BGM: 惊天动地

4. 本文HE

指路: (巫)索引


第三十九章 真相

黄少天最终停在了最后一级台阶上,与喻文州隔着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周围是如此嘈杂,结界之外魔物的咆哮声,叶修与叶秋激烈地争执声,教皇躲在宝座之后的喃喃自语声,整个世界都陷在一团无序的噪声之中。

“是真的。”喻文州轻声说道,声音轻得仿佛一吹即散,却又重得将人心拉入深海谷底。世界在这一刻沉默下来,所有的嘈杂都是身外之物,唯有这一句话是切肤之痛。

喻文州站在圣堂的一端,遥望着另一端的黄少天,年轻的骑士依旧如初见时那般帅气张扬,他见过他的心上人各种各样的表情,开心的、愤怒的、迷茫的、深情的,每一个表情都让他深深为之着迷。但他并不希望见到此刻的黄少天,冰雨的剑尖低垂,却依旧能看到持剑之人微微地颤抖,令人心疼。

终究,是走到了这一步,他们如同光明与黑暗,从一开始就立于世界的两端。喻文州苦笑着摇摇头,“所有的问题,我都会给你答案。”

黄少天停顿半晌,语气滞涩地说道:“所有问题吗?都能给我答案吗?喻文州,你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实话?”

不,我说过的都是实话,我不会对我心爱的人撒谎,只是那些没有说出口的部分里隐藏着真相。喻文州扬起头,拱顶上的命运女神似乎对他露出嘲讽的笑容。

“你不问吗?”喻文州从冰冷的穹顶上收回视线。

“我曾经向上帝发誓,不问,不探究,不与你刀剑相向。”黄少天压住自己执剑的右手,冰雨荧蓝的剑光反射在黑色大理石地板上,忽明忽暗,“我会信守承诺。”

喻文州的目光温柔而缱绻,专注地落在黄少天身上,声音一如往常平稳淡定,一点一点残忍地剥开那些隐藏的真相,“我不是人类,也不是魔物,我是一个魔物与人类的混血儿。不过,我并不太清楚父母的事情。因为,从记事开始,我的父亲就只是方世镜。因为有一半魔物的血统,所以在人类的世界中生活总不免有些磕磕绊绊。如果不是方世镜,我可能根本没法活在这个世界上。”

喻文州停了片刻,这些单薄语句背后的沉重往事又一次从记忆里被捞了出来,压得人喘不上来气,“可惜,他死了,我曾经生活过的整个世界变成一片废墟,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后来,我也被魔物抓了起来,成为他们进化的养料。因为,我是不同的,我既拥有人类的身体,也拥有魔物的能力。魔物们希望通过我的能力,自己制造身体,摆脱对人类身体的依赖。不过,他们做得太过了,我的魔力导致周围无法存在活物,唯有魔物和死物。不过,这或许正合他们的心意,没有东西能够接近我,也就没有人能帮我。”

喻文州的叙述很平静,黄少天却回忆起在黑衣人走后喻文州那张惨白的脸,一瞬间不由自主的心疼又在下一刻被强行压了下去,他已经无法分辨哪些是真的喻文州,而哪些又是他精妙计划的一部分。

“但他们一直没有成功,他们在大陆东侧获得的躯体因为失去灵魂的支撑而逐渐朽烂,他们急需新的躯体来支撑自己的生命。但是,他们始终被拦在努瓦山的东侧,无法突破屏障。”

黄少天听到自己沙哑地声音问道:“所以,你给他们出了主意?”这个声音似乎是来自灵魂当中极其理智的那部分,将他所有的复杂情绪和心底的情愫都留在角落里。

喻文州笑了,“我和他们做了一笔交易:我帮他们占领大陆西侧。”

“可是,这笔交易,你能得到什么?”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两个字:“复仇。”

“杀父之仇吗……”黄少天喃喃自语,不止是杀父之仇,还有喻文州的朋友们,他认识的人,大陆东侧的所有人,都要让当年驱赶魔物并且建立结界的人付出鲜血的代价。

“我告诉他们与教皇偶遇,利用教皇急于拉拢民众的心思,向教皇献上‘圣水’的计策;通过‘圣水’逐渐侵蚀所有人,得到他们的躯体。我还告诉他们如何搞定教廷当中最大的障碍——叶修,没想到他们比我想象中做得更出色,他们竟然真的制造出来一模一样的人——叶秋,并且成功地扰乱了教廷。”

“可是他们没有放过你。”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一步一步走近,满脑子却还是喻文州苍白的脸,他总觉得自己漏掉了什么,“他们依旧囚禁你。”

喻文州轻笑道,“少天,如果有人能够威胁你,那么在你有能力的时候,你一定要记得把这个人妥善地看管起来。”

“后来,你利用我逃了出来。”

“我只是尝试了一下,没有抱太大希望。我伪造方世镜的遗书寄给魏琛,却没想到魏琛在几年之后才出现在暗黑森林里。邮局的速度真是太令人失望了。”喻文州笑着摇摇头,“我也没有刻意利用你,任何一个在恰当时刻闯进来的人,都能成为我的助力。”

蜘蛛已经将网织好,只是静静等待猎物的到来而已,黄少天觉得自己很蠢,他一头栽进陷阱中,却还以为自己对猎人而言是特殊的,“所以,你逃出来只是为了看一眼自己的计划进行得是否顺利?”

“不,计划一定很顺利,我为此筹划了整整五年,万无一失。”喻文州笑了,“我逃出来,不过是为了来到这里,为了看看你们绝望的面孔,让你们感受一下我当年的绝望和恐惧。所谓复仇,最快意的一刻莫过于此了。”

喻文州已经走到黄少天的面前,他抬起头,面上是一成不变的浅淡笑意。黄少天见过很多次,温柔的,平静的,温暖的,满怀爱意的,却从未有一次像这样令人难过。

“文州,这里的人们是无辜的。”黄少天垂下眼睛,缓缓抬起冰雨,剑尖直抵喻文州的心口,荧蓝的剑光映出喻文州平静的双眸。

“少天,那些殒命的人们也是无辜的。”喻文州温柔地反驳道。

“文州,我愿意替他们赎罪。你能告诉我,解除这一切的方法吗?”剑尖没有一丝颤抖,执剑之人心意已定。

黄少天决定了,一旦知道解决的办法,这柄剑将调转方向,刺进他自己的心口。

“好。”喻文州向前迈了一步,赎罪吗?可是,我舍不得。他伸手抚上黄少天金色的头发,指间是温暖而柔软的触感,冰雨发出刺破血肉的闷响,剑尖穿透了他的身体。

“喻文州!你疯了!”叶秋疯狂挣扎地起来,试图挣脱绳索去阻止喻文州。

叶修行动果断,冲上去查看喻文州的伤势,血液不可遏制地从伤口里蔓延而出,迅速染红衣襟,一滴一滴落在大理石地板上。

黄少天怔愣地松开手,冰雨还留在喻文州的心口,似乎要与他融为一体。他颤抖地上前扶住喻文州,喻文州脸上褪尽血色,朝黄少天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柔声说道:“少天,这就是解决办法。”

魔物依仗“圣水”的魔力才能侵占人类身体,而“圣水”来源于喻文州,如果没有了来源,所有的一切又都将恢复原点。

结界之外传来魔物凄厉的尖叫,白昼的微光破开浓稠的黑暗,漫长的黑夜将尽,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叶秋停止了挣扎,他静静地站着,脚下与叶修一模一样的鞋子正在逐渐变得透明,他疲惫地说道,“喻文州,这和计划不一样。”

喻文州摇摇头,“对不起。”

对不起,魏琛,其实方世镜是不愿意告诉你这些事情,他绝不愿将你拖入这场泥潭,折断你潇洒自由的生活。

对不起,方世镜,我还是选择了复仇,想要带着你的遗物一起来看看大陆西侧,完成你一直以来的愿望。

对不起,叶秋,这个计划自我而始,自我而终,却将你无辜牵累。

对不起,少天。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手忙脚乱地擦拭血迹,绝望地对叶修嘶吼着什么,所有的声音似乎都消失了,眼前所有的景象都在逐渐变得模糊,他能感觉到生命从身体里慢慢流走。

彼时,他满心仇恨,制定了这样一个毫无退路的计划,此后的每一步每一个点都没有脱离轨迹。

然而,命运女神从不喜欢自作聪明的凡人,所以喻文州遇见了黄少天,如同那被劈成两半的球形人类,终于找到失落已久的另一半。他深陷其中,仇恨逐渐被稀释,取而代之是爱与守护。

可惜,计划已经停不下来了。他在雅克城外发现了阻止计划的办法——牺牲自己,他在城中被追捕时已经做好准备。但,他一次又一次被黄少天拉了回来,一次又一次沉溺于温暖与依赖之中,不断说服自己,会有其他办法,会停下这场错误的复仇,会让自己活下来,与少天在一起,长长久久朝朝暮暮。

他翻了无数遍方世镜留下的笔记,在轮回城的图书馆中寻遍上古典籍。

命运,却顽固地朝向既定的方向,不肯给他任何一个纠错的机会。

直到,他和黄少天终于站在圣殿的两端,如同一开始计划好的那样。似乎什么都变了,那些朝夕相处的日与夜依旧无比鲜活地存在于记忆中。似乎又什么都没变,所有曲折婉转,挣扎痛苦,爱恨情仇,都没有改变最终的结果。

这一切,仿佛一出古希腊的戏剧,命运一开场安排好起承转合,之后站在云端俯视,凡人们徒劳的努力。

最后,他完成了这一辈子最好的演出,饰演了一个为了复仇不择手段的疯子,将所有轻怜蜜爱的真相都深埋心底,随他深埋于地下。 


谢谢观赏,请移步:巫(41)


一点废话:

1. 当时写大纲的时候没觉得怎么样,真正写到这里却觉得很难过,写的时候几乎哭成狗。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写这么一个大纲,怀疑7月份的时候自己的脑子可能被煮进火锅里了。不过,好在,这是大纲里最后一个虐点了。

2. 按照推理小说的套路,大Boss不能是没出现过的人物,所以,喻队,辛苦了……

评论 ( 15 )
热度 ( 1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