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41)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本文HE,完结倒计时,二

指路: (巫)索引


第四十章 先知

很长一段时间里,黄少天都想不起来那天的情景,脑海里只有一些无关紧要的片段:兴奋的人群撞开了教堂的大门,无数笑脸争先恐后在他眼前闪过。他被众人抬起来,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被反复抛向天空。天空一片湛蓝,没有一丝阴霾,阳光刺目得让人流泪。

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等他瞪着自家熟悉的天花板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叶修接替了教皇的位置,而他重新回到皇家骑士团,却谢绝了担任骑士团团长的邀约。被小石子打破的平静生活逐渐恢复正常,所有涟漪都慢慢平复,波澜不惊的水面平静如初。黄少天和从前一样,在下班之后和同僚一起去荆棘酒馆喝酒,周日去教堂参加礼拜。唯一不同的是,他添了一个新行程,成为大先知院的常客。

“大先知。”清秀的少年穿着高级祭司服饰,身高已与成人无异,但少年特有的细瘦身材没能撑起繁复宽大的祭司袍,举手投足间不免流露出青涩,他恭敬地站在大先知面前,有些沮丧地说道:“一帆已经跟着教皇去圣安东尼大教堂修行了。”

“知道了。”王杰希点点头,他正坐在庭院中一棵枝叶繁盛的栎树下的长椅上翻着书,对教皇从大先知院拐走了一个少年祭司的消息无动于衷,他抬起头看向眼前恭敬的少年,“英杰,你之前‘看’到这个结果了吗?”

课堂提问来得猝不及防,高英杰措手不及,他低下头,小声地说:“没有。”他和乔一帆是好朋友,他从来没想过用预见未来的能力去窥探朋友的选择。但是,他的不作为确实让大先知院蒙受了损失。

王杰希眼见着高英杰的耳尖慢慢变红,叹了一口气,起身拍了拍高英杰的肩膀:“整个世界的命运会影响到身处其间的每个人,反之亦然。以天下大势可解知个人浮沉,个人命运也能左右世界的变化。”

高英杰一下子领悟了王杰希的话,迅速地用来分析眼前的实例:“教廷重构,主教与教士的席位空缺,所以教皇在寻找可用之才。”乔一帆心思缜密,做事谨慎,待人周到,礼貌亲和,比起高冷的大先知院,他确实更加适合教廷。高英杰暗叹一声,教皇的眼力真好,从那么多人当中就挑中了毫不显山露水的一帆。同时,高英杰也松了一口气,他原本对乔一帆毅然决然前往教廷的决定充满忧虑,现在却放心许多,相信一帆在教廷中能大放异彩。

王杰希发现高英杰又走神了,但凡遇到和乔一帆有关的事情,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走神。王杰希眯了眯眼睛,果断抛出课堂提问第二弹:“那么,叶修下一步准备找什么样的人?”

“呃……”高英杰再次中招,他现在还不能像王杰希一样摆脱所有的外物进行占卜,放在宿舍里的塔罗牌和水晶球是他的好搭档。他眼下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感觉,但是出于谨慎和不自信,他并不准备告诉王杰希。

他咬着嘴唇,低声答道:“我不清楚,可能需要用水晶球确认一下。”

王杰希在心中暗暗叹气,英杰的实力早已足够,却总是要再三确认。他看着那双再次覆上红色的耳尖,不忍再为难他:“好吧,你回去确认一下。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事吗?”

高英杰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是……黄少天阁下又来拜访了……”每周三次,一次三个小时,黄少天讲故事时间,他讲故事,所有人听着,大先知院上下因此深受其害。

王杰希一时也端不住云淡风轻的世外高人脸,他揉着太阳穴,挥挥手,“让他进来吧。”

“是。”高英杰转身出去请黄少天,一面听着大先知在身后自言自语:“大概黄少天今天能讲点新鲜事……”

自从瘟疫事件之后,黄少天频频来大先知院,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来询问喻文州的下落。但是黄少天没有一次提出过这个问题,却是来讲故事的。

黄少天说,他对喻文州的身份早有猜想,曾经借着各种机会试探,却总是在真相出现前的一秒戛然而止。他知道,真相一旦出口,他与喻文州之间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黄少天说,从雅克城开始,喻文州就若隐若无地表现出一种自毁倾向,他不顾一切地去治疗病人,在火刑台上近乎放松的状态,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他曾经无数次想过以身相替,却始终没有机会。

黄少天说,他知道喻文州在最后一刻依旧没说实话,喻文州这个人是七窍玲珑心,大概永远都不可能从他那里得到一句完完整整的实话。不过,他不在乎。

他只想问问喻文州,为什么要把他留下?

大先知,剑与诅咒是不能分开的。

大先知院的众人听第一次泪流满面,听第二十次无动于衷,听第五十次的时候很想将人扫地出门。但是,将一个醉得不省人事的人扫地出门是一件不人道的事情,非常不符合大先知院袖手旁观的做事美学。

他们也知道,除了这里,黄少天无处可去,无人可诉。叶修忙于重建教廷;几次事件之后,骑士团的众人与黄少天已有隔阂;猎魔人联盟在魔物消失之后也销声匿迹,轮回城里只有科研狂人肖时钦舍不得走。

于是,他们忍受了一次又一次,寄希望于黄少天自己早日走出失恋失婚的泥潭。

此时,大先知院的众人对黄少天的到来严阵以待,但令人惊讶的是,黄少天自从进来以后一言不发,他和王杰希面对面坐着,似乎在玩谁先开口谁就输的幼稚游戏。

不得不说,不说话的黄少天让人压力很大,王杰希心里叹了口气,决定认输:“有什么事吗?”

“没事,完成仪式而已。”黄少天摇摇头,起身整理铠甲,竟是一副要走人的样子。

“仪式?你接受了出征的任务?”王杰希问道。

“去暗黑森林。”黄少天点点头。

大先知院的众人脸色变幻,一年前的情景还近在眼前。当时活泼开朗的骑士团团长话多得让大先知没机会开口,黄少天虽然话唠,却并不令人讨厌,笑嘻嘻的青年像倒豆子一样说着生活琐事,噼噼啪啪,都是明快的节奏。

而一年以后,黄少天沉默地坐在这里,硬生生挨过了仪式规定的时间,沉默如利刃划过每一个人的心头。

周围人的神色变幻没有逃过黄少天的眼睛,那种看寡妇的眼神让人心生不爽。黄少天扯出一丝微笑,耸耸肩,“叶修派我去接老鬼回来,他在溶液里泡太久了,可能被泡皱了。”

俏皮话轻飘飘地落了地,听众们尴尬地笑了笑。

“按照规定,你可以问我一个问题。”王杰希说道。

“……可以不问吗?”

“职责所在。”

“任何问题都可以?”

“可以。”

“我今晚应不应该去荆棘酒馆喝酒?”

“……”王杰希被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问题问楞了。

“我不需要答案,不管大先知说什么,我都是要去的。”黄少天摘下头盔向大先知行了个礼,“告辞。”

“等等。”在黄少天的身影即将消失在门后的时候,王杰希叫住了他。

黄少天站住了,却没有回头。

“喻文州还活着。”大先知生平第一次在无人询问的情况下透露了自己的占卜结果。

黄少天手中的头盔当啷一声掉在地上,这句话像是一把钥匙,把尘封在记忆深处最痛苦的记忆都翻了出来。他回忆起自己生命中最暗无天日的一天,喻文州的身体在他的怀里渐渐变得冰凉,变得透明,变成尘埃与灰烬。冰雨因为缺乏支撑而掉落在地板上,掉落的声音震耳欲聋,以致于他听不见周围其他的声音。

他跪在地上,试图收拢这些灰烬,一捧一捧,他极其小心,却左顾右盼,不知道应该将它们收拢到哪里。

身后教堂的大门突然打开,阳光驱散了大厅里的黑暗,一阵狂风和着人群的脚步刮了进来,一下子吹散了他精心收拢的灰烬。

他徒劳地伸出手,想要抓住散溢在风中的它们。下一刻却被人群举了起来,他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他撕心裂肺的喊声似乎也消弭在这片沉寂之中。凌乱的脚步让他珍视的东西消失得越发彻底,化为日光中飘散的无数细小微粒。

他瞪着眼睛看着湛蓝无云的天空,刺目的阳光让人泪流满面。

“不可能。”黄少天摇摇头,微长的额发遮住了他泛红的眼角,“尘归尘,土归土。”他亲眼所见,他没能留住,甚至连最后一点念想都没能留住,更在那之后将这段记忆封存得彻底。

“让他安息吧。”黄少天捡起头盔,扣在头上,沉重的头盔让他回到现实,回到自己不可逃避的责任当中。

“命运不是一个既定的结局。”王杰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命运的轨迹是由一个又一个选择构成的。”

黄少天脚步未停,喻文州在最后时刻做出了选择,但这个选择大概只能在末日审判的时候才能知晓结果。不过,黄少天已经打定主意,末日审判的时候,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他都愿意追随而去。

“魔物与人最大的差别是,人可以压抑自己的本能,甚至是自我牺牲。”

“一念成魔,一念成人。”

“喻文州没有消失,他成为真正的人了。”

黄少天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大先知院的门外,没有人知道他有没有听到这些话。 


谢谢观赏,请移步:巫(42)


一点废话:

1. 更晚了,最近忙到窒息,这章陪我转战了数个机场和高铁站,算是“过尽千帆”了。

2. 杰西卡和高英杰的会面特别像我每次见导师的状态:不知道,不清楚,我没想到,我还没做……

3. 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写个西幻最后落到这个梗,emmmm……

评论 ( 6 )
热度 ( 1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