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巫(42)【END】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

2. 西幻背景

3. 本文HE,完结!!!


指路: (巫)索引


第四十一章 复活

通向未知的道路漫长难耐,仿佛永无尽头。但是,反过来,一旦有了明确的目的地和熟悉的道路,所有的距离和时间都变得短暂。暗黑森林里曲折复杂的道路不再是障碍,黄少天轻车熟路地躲避过森林里可疑的生物和陷阱,再次站在熟悉的树屋之下。

树屋之上绿荫如昔,魔法维持的风灯闪烁着温暖的微光,垂下的软梯在林间微风吹拂下微微摇摆,似乎发出温柔的邀请。树屋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化,主人的离去像是在昨日。阳台上的躺椅整齐地叠着毛毯,地毯上还散落几只软垫腰枕;术士的实验室里打开着几只箱子,是他们离开的时候,喻文州在里面翻找可能有用的东西,因为走得匆忙而忘记关上;卧室里还铺展着黄少天当时睡觉的地铺,床边狭小的空间里耸立着黄少天穷极无聊时候用喻文州的书堆叠而成的尖塔。

不变的陈设,只有伸手的那一刻才知道时间早已远去,厚重的灰尘遮住往昔鲜艳的色彩。过去的记忆如同此刻厨房里的那颗苹果,干瘪萎缩,让人不能触碰。

黄少天闭上眼睛,而后缓缓睁开,拍掉满手的灰尘,利落地转动厨房里的机关,翻身跃下密道。密室里昏暗的灯光映照着魏琛苍白的脸,黄少天上前敲了敲玻璃,“喂,老鬼,我来救你回去了。”

自然没有任何回应,黄少天有条不紊地从背包里拿出一系列东西:不知名的试剂若干,各色粉末分装瓶若干,枯萎的树叶草根,颜色诡异的花瓣和果实,最后从背包深处抽出了一根大腿骨。他慢悠悠地展开一张纸,上面是好几个人的字迹,最初的版本是喻文州的字迹,俊秀整齐;在那上面是几笔狂草的改动,来自王杰希;最后是叶修一锤定音的最终版本。

黄少天手上动作不停,按照步骤混合着药剂,嘴上也没有停歇,即使他根本没有聊天的对象,也只存在一个昏迷不醒的听众:“魏老大,你知道你有多麻烦吗?这张药方是喻文州翻了不少书才找出来的,后来那个大小眼的先知又拿回去重新实验,最后还被叶修那家伙带回家改了几笔。不知道叶修那家伙和你的交情怎么样,他如果要坑你的话,我也是没办法了。”

蓝色的溶液在加入一勺粉末之后冒出阴冷的白烟,黄少天拿着药方仔细对照,“原料也很不好找,你们术士玩的东西总是稀奇古怪。比如说,这根腿骨,一定要是兰斯主教的,这究竟是什么仇什么怨。对不起,得罪了。”黄少天举起腿骨,将它塞进溶液中,顺时针搅了二十五下,溶液变成了鲜血一般的红色,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

“我翻了翻喻文州常年不离身的书,据说是他养父的遗物。”黄少天顿了一下,如今那本书变成了喻文州的遗物,随身不离的人变成了他黄少天。黄少天轻轻将花瓣碾碎,扔进鲜血般的溶液当中,溶液在没有搅拌的情况下自行旋转起来,将花瓣吞噬得干干净净。

“我认真读了一遍。”黄少天自嘲地笑了笑,他岂止是认真地读了一遍,连喻文州的笔记都快要记下来了。“魏老大,我觉得喻文州的养父和你的脾气很合,他选的这本书也特别适合你,从名字到内容。你知道这本书的名字吗?特别狂酷炫霸拽,《第一术士传奇》!”

狭小的密室里回荡着黄少天孤零零的笑声,溶液在疯狂地旋转之后终于停了下来,黄少天小心翼翼地剥开一个干枯的果实,将里面米粒大小的种子倒了进去。溶液冒着泡泡,如同沸腾一般鼓噪片刻,颜色逐渐变得浅淡,最终变成一杯澄澈的清水,仿佛之前所有的材料都不曾添加进去。

“成败在此一举。”黄少天握了握拳头,小心翼翼地捧着瓶子,将透明的液体倒入魏琛泡着的液体当中。

什么都没有发生,魏琛无知无识地漂在溶液当中,他仿佛真的只是倒了一杯清水进去。

黄少天抱着手臂观察了半晌,叹了一口气,不得不承认道:“看来,先知又说对了,没有十天半个月,是看不到效果的。”

这意味着他需要在这里住上十天半个月,想到这里,黄少天心情有些复杂。他期待过重新回到这里,不过,并不是像现在这样,孤身一人。

为了让自己住得更舒服一点,黄少天勤快地打扫了整间屋子,所有的陈设都没有变动,只是将灰尘都清理干净。一切整洁如新,似乎它们的主人已经回来了。

为了不被饿死,黄少天在厨房里找了半天,清理掉所有腐烂发霉的食物之后,唯一幸存的只剩一坛酒。揭开盖子,沁人心脾的酒香溢了出来,是年月沉淀出来的香气。

“没想到,喻文州还会酿酒。”黄少天自言自语道,毫不客气地将酒坛拿了出来,从碗橱里顺了两只陶制酒杯,重新回到密室当中。

他席地而坐,将两只酒杯摆在地上,斟满酒。“魏老大,反正你现在也不能喝酒,不如我替你品尝了。”黄少天举起酒杯,干了个彻底,接着又把第二杯喝了干净。他一边喝酒,一边絮絮叨叨地对着魏琛讲起自己这几年的冒险。

黄少天的故事一直讲到月上中天,酒坛见底,恰到好处地结束在他与喻文州的初遇。黄少天的心头仿佛堵了一块,这段故事让他无法与人分享,即使只是在寂静的密室中自言自语。

“老鬼,我走了,明天再来看你。”黄少天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回到卧室。他依靠在卧室门口,醉酒迷蒙的目光在地铺和床之间犹疑了片刻,身体却已经替他做出决定。他一头栽倒在床上,陷在柔软的床铺之中,喻文州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人安心至极,温柔地抚平这段时间以来的孤寂,填满了钻心刮骨之后产生的空洞。 


一夜之后


“咚咚咚。”没有什么比清早的敲门声更让人烦躁的,黄少天把头藏进被子里,根本不想理会。昨晚他和喻文州小别胜新婚,解开心结之后更是情难自禁,一直到天亮才睡下。

“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越发急促,黄少天把被子裹得更紧了。

“砰——”一声巨响,门被暴力破开了。

“谁——”

“臭小子,老夫出来了——”

黄少天睡眼惺忪地坐起来,半床被子滑落,露出了一身可疑的痕迹,银色的长发从掀开的被子里散了出来。

魏琛只觉得一口气堵在胸口,等银发青年从被子里钻出来之后,更让这口气憋得窒息。

“喻文州,你涨能耐了啊!”魏琛看清了这张脸,脸色铁青。

“魏、魏老大!别——”黄少天惊得从床上跳了起来,拽着棉被掩住重点部位往旁边躲闪,喻文州手脚利落地披上长袍,闪到一旁。魏琛根本没有废话,在两人中间直接开了一扇死亡之门。喻文州的单人床承受不住这种暴力,哀鸣一声,碎了一地。

“魏前辈,好久不见。”喻文州拿起法杖,站在房间一角与魏琛对峙。

“妈蛋,养了十几年的白菜被猪拱了。”魏琛捏了捏拳头,想要揍人。

“……”黄.白菜.少天

“……”喻.猪.文州

“没想到,喻文州你这么没节操没下限。”魏琛摇头叹道,又出其不意地施了一个魔咒。

喻文州似乎早有预料,躲闪及时,咒语落了空,在地上开了个大洞。喻文州笑意温和,礼貌地回道:“还请前辈指教。”

“魏老大魏老大魏老大,你听我说——”黄少天拔出冰雨加入战团。

“你给我闭嘴!”

一个鸡飞狗跳的早晨开启了一段崭新的未来。 


【END】


漫长的废话后记

评论 ( 32 )
热度 ( 2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