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巫】后记

感谢各位小可爱们一路的陪伴,很多熟悉的ID陪我跑完全程,这种温暖的感觉真的太棒了!么么哒!感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每一次收到提示的小红点,都像是在拆圣诞礼物,特别惊喜,特别开心,感谢大家!对写手而言最令人感动的莫过于评论了,谢谢留下评论的大家,我知道写评论是一件费心劳力的事情,再次感谢大家的用心!完结之后是否能够死皮赖脸恬不知耻地再求一波评论,说实话,我还是挺好奇在大家眼里这个故事到底是什么样子……

这个故事的起源,是我想吃喻黄的西幻AU。可惜当时粮不多,很快就吃完了。饥渴难耐之下,我只能自割腿肉。然而,腿肉这东西,自己吃起来很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现在还是想吃太太们的西幻AU,求投喂!

这个故事的名字被大家吐槽了很多次,非常短,而且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原因很简单,因为它一开始叫《污》,简洁明了,高速列车。一开始想写黄.俊美矫健骑士.少天被献祭给喻.大魔王.文州,然后他们开启了各种play。但是在动笔的前一刻我刹车了,倒不是因为我意识到这个大纲更适合龙马,而是少天向我提出抗议。剑圣说他绝不可能乖顺地被绑在祭坛上,也不可能就这么躺平任艹,就算对象是队长也不行。如果真有这种场景,那他身后一定藏着一把剑,只等待合适的时机出手,一击毙命。

很有道理,无法反驳,于是我重写了大纲,用了十万多字终于让他们成功买票上车,个中辛酸,难以言说。

如果说让喻黄排除万难在一起是初心,那么这个故事里还有一部分应该被称为一个同人作者的野心了。隐藏在感情线之后,是一个烂俗无比的关于成长的故事。热血而天真的年轻人,他从自己熟悉的故乡离开,去追寻一个不知道能不能实现,甚至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梦想——如同我们中的许多人。而后,他遇见了许多人,经历了许多事,发现世界不再像从前那样非黑即白,每一个人也不是能够用标签就能概括的。而喻文州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成长,他从一开始就设定好了目标,坚定不移地朝着目标迈进——如同我们中的许多人。然而他会发现人生不是线性的,是由许许多多意外构成的。

还有很多来不及细说的故事,无论是叶修和韩文清少年知己终分道扬镳,抑或是肖时钦波折不断的科学理想,又或是希波克拉底继任者张新杰的选择,他们都经历了生活的磨砺,最终却依旧能怀着赤子之心,以最勇敢最纯粹的姿态面对这个世界。这是我最喜欢的主题,也是我所希望的成长,见识过八苦齐聚五毒俱全的世间,依旧相信真善美,依旧愿意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

这也是我看全职的时候最感动的地方,那些不为任何失败和诋毁所摧折的一腔赤诚,以及自始至终对梦想的坚守。

不过,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我的笔力和阅历都不足以支撑我达到这个目标。作为我第一篇超过五万字的故事,它存在太多的问题:大纲上的逻辑硬伤,节奏把握失调,伏笔埋得过深或是过浅,冲突和情绪转换很生硬,甚至是文辞语句上的问题,等等。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写完了,用一大堆中文名写了一个西幻,像一群中国留学生硬拉着他们的外国朋友们共同出演了一部话剧。演员都是好演员,可惜我提供的脚本太过蹩脚,对不住了。

最后来说一下我心中的喻黄吧,他们那么好那么好,我却写不出万分之一。黄少和喻队在我看来都是非常矛盾又统一的角色,黄少的外表是火热的,剑却是冰冷的;而喻队的内心是坦荡磊落的,但是手段却可以曲折离奇。事实上,两个人都有着与呈现出的外表截然不同的特质,这些特质又与对方暗暗相合。所以我不愿意说喻队是腹黑,内心阴暗的人怕是入不了黄少的眼;黄少也绝不仅是开朗话唠,太过单蠢可能就跟不上喻队的思路了。他们俩从十几岁开始互相磨合,一路相伴相随地成长起来,大概就是爱情最令人羡慕的模样了。

感谢虫爹塑造了这么好的喻黄,这么棒的故事。

也感谢你,看到了这里,谢谢!


评论 ( 15 )
热度 ( 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