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一)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本章BGM:Get up by阿肆


(一)租房

黄少天站在门口的鞋柜前犹豫片刻,最终还是选择熟悉的好伙伴——人字拖。大门一开,G市八月潮湿的热浪汹涌而来,瞬间将身着短裤T恤的黄少天包围,从头到脚都笼罩在酷热中。正午骄阳似火,即使站在建筑物的阴影中,他依旧能感受到炙烤一上午的大地传递而来的热度。

这样的天气,穿双人字拖出门,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黄少天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出门的,空调、西瓜和冰糕才是夏天的好朋友。然而,人生在世,不如意十有八九。黄少天认命地叹了一口气,迈步走进如火烈日当中。

老旧的街道两旁鳞次栉比的铺子,它们在耀目的阳光下都显得无精打采,歪斜的遮阳棚懒懒地撑着,连老板都躲进屋里乘凉去了。隐匿在道路两旁的茂盛樟树上的知了扯着嗓子拼命叫着,遮盖住附近小区里电视的声音。

黄少天轻车熟路地绕过人行道上几块松动的砖块,避免了被污水溅上一脚脏污的命运。他在这个街区住了快要二十年了,曾经这里也是人人称羡的好房子。不过,现在嘛,大约只有地段是黄金。黄少天的目光从身边小区院墙上的“拆”字移开,在这些四五层高的红砖楼房后面是一栋栋摩天大楼,构筑起这座城市的崭新天际线。而这些来自上个世纪的建筑物,看起来与这种现代化气氛格格不入,很快就要消失殆尽。

黄少天的前几任租客显然都预见到这一结局,在G市找到新房子之后都光速搬走了。黄少天这里就像一个中转站,虽然价格实惠,地处市区,但因为悬在头顶的“拆迁”利剑,依旧留不住人,可怜的黄房东只得不断地寻找租客。

对此,黄少天也很无奈,他的收入有一半来自房租,而另一半则来自他的游戏直播。然而网络上风向变化莫测,人们的注意力朝三暮四,他终究离不开房租这项旱涝保收的收入。不过,他发的广告已经有一阵子无人问津。直到前天终于有人打电话说想租房子,约在今天见面。

从小店里窜出的黑猫晃着尾巴悠悠地在前方街口左转,黄少天跟着它的步伐,左转走上一条大街。与刚才走过的小街不同,这条双向四车道的城市主干道上车水马龙,刚移栽过来,被锯断枝条的小叶榕无法遮挡炙烤的阳光,道路上腾起阵阵扭曲的热气。黄少天在这条无遮无拦的宽阔大道又走了二十多分钟,在快要被烤干之前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著名歌星周泽楷的贴画举着冰淇淋站在店门口,然而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他手上的冰淇淋比他本人看上去更加诱人。黄少天嗓子冒烟地迈进麦当劳,在先去买杯水还是先去找人中两难,临街的卡座就有人向他招手。

“你好,是黄先生吗?”

“是是是,没错,你是……”

“喻文州。”喻文州温和地笑了笑,善解人意地将一杯可乐递给他。

“谢谢,真是太感谢了。冰镇可乐,太合适了。天气实在太热了,这么一段路走下来,我觉得自己都要被烤化了。也不知道高温要持续多久,前几天天气预报说要下雨,结果到现在还没下,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黄少天边说边坐进卡座,他这才发现喻文州身边还坐了一个人。

男人一脸严肃地靠坐在椅子上,嘴唇紧抿,用一双不对称的眼睛审视他。待黄少天坐下来,男人才伸手与他握了握,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王杰希。”

也许是与温和微笑的喻文州形成太过鲜明的对比,黄少天总觉得王杰希那双大小眼让人很不舒服,仿佛是X光,要将他从骨骼到内脏都照个清楚。

不能以貌取人,黄少天心里暗道,更何况这两个人都是他的衣食父母。他喝了一大口可乐,感觉身体里蒸腾的热气降了些许,“两位都是来租房子吗?我家离这里不远,要不,我们先去看看房子,之后再做决定。我家房子位置很好,交通方便,走路去最近的地铁站只要两三分钟。周围有银行,重点中学,三甲医院,大型超市,菜市场,24小时便利店……”

黄少天如数家珍,喻文州频频点头,“听起来很不错。”

王杰希面无表情,似乎这些都无法打动他,“还是说说缺点吧。”

这人真是非常务实,黄少天心下评价,但是客户的要求应当满足,“王先生,这个缺点都是因人而异的,有人喜欢,有人讨厌,我真的很难告诉你。对我来说,最大的缺点可能是小区里的猫特别多,而且喜欢挠人。”

王杰希大概是个猫控,听了这话之后,神情放松了许多,“可是,我听说前几任租客都没有租满三个月。他们不可能只签了一个月的合同吧?”

事实上,前几任租客都签了至少一年的合同,最长的甚至签了三年,但是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他们都陆陆续续地搬走了。为了少付点违约金,他们给黄少天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门,甚至连房屋闹鬼都说出来。不过,黄少天是个耿直人,而且喻文州正一脸信任地看着他,他实在不想隐瞒:“附近的小区开始拆迁了。不过,你放心,目前我们小区还没得到通知,而且别说通知了,连点风声都没听说。一时半会肯定不会拆,而且拆迁还要动员,哪里没有几家钉子户?像隔壁小区,都说要拆好几年了。现在连院墙上红色的拆字都褪色了,还没有拆掉。”

喻文州和王杰希对视一眼,似乎在掂量黄少天话里的真实性。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带你们去看看。实地考察之后,你们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实话了。”黄少天三两下干掉了可乐,积极主动地站起来准备带着他的潜在客户去考察一下。

“不必了。”喻文州伸手拉住黄少天,喻文州的手冷得像一坨冰块,在开足冷气的房间里冻得黄少天一哆嗦。

喻文州抱歉地笑了笑,松开黄少天的手,重新捧起面前的热咖啡,“我觉得挺好的,不用去看了。而且,现在天气太热。”

黄少天看向喻文州,坐在遮阳棚阴影里的男人有一张清俊的面孔,温和有礼,带着恰到好处的浅淡笑意,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好感。唯一不足的是,这张面孔异常苍白,毫无血色。联想起刚才冻人的温度,黄少天很想建议喻文州去晒晒太阳。不过,他们才刚认识,黄少天没立场提出建议。

黄少天重新坐回座位,准备迎接来自王杰希的新一轮诘问。没想到王杰希没有继续问,转而问起租房合同,准备直接签了。

黄少天有点失望,“只租三个月吗?”

“之前的租客最长只租了三个月。”王杰希答道。

“先租三个月吧。”喻文州笑道。

“好吧。”聊胜于无,黄少天自我安慰。

租房合同签完,双方似乎都放下了心头一块大石,少了之前的紧张试探,气氛变得融洽许多。日头毒辣,三个人依旧窝在座位上,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等着太阳落山。

“说起来,你们俩都不是G市人吧?”黄少天问道。

王杰希点点头,“B市人。”

“我以前住在G市,后来出去读书,最近才回来。”喻文州说道,目光落在窗外的街道上,带着几许怀念。

“回来工作?你是做什么的?银行还是证券公司?”黄少天好奇地打量着喻文州,和他这种T恤短裤的出行方式不同,喻文州在炎热的夏天里依旧穿着衬衣,只在领口松开了两粒口子。黄少天猜测喻文州是附近CBD的上班族,为了早晨能多睡一会儿才要租他的小房子。

“我是个写小说的。”喻文州笑道,“网络小说。”

黄少天难掩惊讶,连王杰希都扭过头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喻文州。

“网络小说?你的笔名叫什么?写过哪些啊?我居然认识了一个活的作家!”黄少天感慨道。

“索克萨尔。”喻文州谦虚地说道,“写的不是很好,没写过几部作品。”

王杰希手脚利落地翻出手机百度起来,片刻之后就把浏览完毕的手机递给了正探头探脑的黄少天。索克萨尔可能比喻文州说得要有名一些,百度词条上列举一些他获得的荣誉,什么XX网年度一百本灵异冒险小说,XXXX年冒险类小说前五十名。不过,可能是产量太低,所以没有成为热门作家,孤零零的两本书让整个百度词条看起来格外短小。

“厉害了,我回去拜读一下。没想到你是写冒险小说的,我还以为你是金融精英之类的。你看着真挺……挺精英的。”黄少天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虚弱”吞了回去。

心里默念着人不可貌相,黄少天转而问起了王杰希的职业。

“我在开淘宝店。”穿着Polo衫,一脸严肃像是某校教授的王杰希回答道。

“淘宝店?”人不可貌相,黄少天又默念了一遍。

喻文州脸上的笑意都有几分凝固。

“卖什么?”

“符咒,佛珠,手串,经书。”

居然,是个神棍,黄少天压抑住震惊,摸出手机,“店名是什么?”

“中草堂。”

淘宝三钻商家,店里种类齐全,除了招桃花符、回心转意符、求子符之类的,还兼职做取名改名招魂驱鬼服务,业务非常广泛。

不过,黄少天心中冒出了一个疑问,“你们的工作在哪里都可以做,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跑到G市来?”虽然黄少天将他的房子吹得天花乱坠,但是那终归是一栋即将面临拆迁的房子。

“我要去香港进货。”王杰希言简意赅地回答道,剩下的都是商业机密不便透露。

“我准备写一本新书,来G市找找灵感。”喻文州说道。

这样一说,黄少天立马来了兴趣,“什么新书?什么故事?我能不能在里面跑个龙套?”

“应该是关于热带的故事吧,具体我还没想好。你甚至可以在里面当个主角,因为我连主角的名字都没取。”

“那这个机会我可不能错过了。”黄少天托着下巴思索片刻,“我的游戏名是我取名的巅峰之作:夜雨声烦。”

“好名字。”喻文州掏出一个本子记了下来。

“我说,王杰希,你要不要也提供个名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黄少天用手肘捅了捅王杰希。

“嗯,我的旺旺账号可以吗?王不留行。”

喻文州点点头,也记在了本子上。 


谢谢观赏,请移步: (二)


一点废话:

1. 新年要勤奋起来,挖个新坑!

2. 希望这一次伏笔能埋得更好吧(对,没错,是伏笔啊)……



评论 ( 31 )
热度 ( 6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