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二)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指路: (一)


(二)邻居

傍晚时分,灼人的热度终于退了下来,躲在空调里一整天的人们陆陆续续从家里走出来,那条老旧街道一时之间竟比白天更加热闹。来来往往的人们手中拎着塑料袋,其中冒出几颗带着水珠的新鲜蔬菜,又或是漏出半牙瓤红皮薄的西瓜。擦肩而过的时候,相熟的点头问好,停下脚步聊几句家常。

黄少天这一路上都没有停下说话,尽职尽责地当着一个好房东,事无巨细地向两位房客介绍周围的设施,甚至包括这条街上哪几块地砖是松动的。喻文州和王杰希东走西看,时不时问几个问题。

喻文州虽然看上去一副都市精英的模样,但是关注点尽皆在柴米油盐上,问了米价问调料,问完附近的菜市场,又问起了超市。黄少天作为一个三顿饭有两顿泡面一顿外卖的宅男,被问得心虚不已,期待着喻文州快点结束这个令人难以回答的话题。

一问三不知两次之后,喻文州似有所觉,笑眯眯地说道:“不管有多忙,还是要好好吃饭的。”

黄少天确实没有好好吃饭,厨房的灰可能都积一尺厚,不过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嘴硬不肯承认,“是啊是啊,我厨艺很好的,日常也能做满汉全席。”

“可是连肉铺的老板都不认识你。”喻文州微笑着摇头。街边肉铺的老板俨然是这条街上的明星,走过路过的人都与他打招呼。然而,从刚才开始,老板就时不时朝他们这里瞄几眼,眼神里是藏不住的探究和防备,连带着周围的人都向他们投来异样的目光。

如果你曾经以陌生人的身份行走于乡下的村庄,一定熟悉这样的目光。村里的人互相熟悉,几辈子知根知底,外来人从出现的那一刻就会吸引全部的目光。如果你没有村里的熟人相伴,那么这如同探照灯一样的目光将追随你走出很远,如芒在背。

“那是谁啊?”

“租房子的吧?看着像附近的小白领。”

“哎哟,这房子还能租,指不定啥时候就拆了。”

“呵,我看这一时半会儿还拆不掉,你知道的,那家还在……”

窃窃私语伴着流言蜚语溜进他们的耳朵里,黄少天生怕这些大嘴巴的街坊吓跑了自己来之不易的房客,偷偷瞄着喻文州和王杰希的脸色。庆幸的是,这两个人面上都没什么变化,喻文州甚至礼貌地向几个凑在一堆盯着他使劲看的师奶打招呼。

“这里什么时候要拆迁?”王杰希冷不丁地来一句,让黄少天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五年前就传出消息了,不过一直没有动静。”黄少天谨慎地回答道,不多言不多语。现在黄少天觉得,比起聊家长里短的喻文州,王杰希不按常理出牌的画风更让人压力山大。他宁愿继续和喻文州谈一谈猪棒骨炖汤的事情。

“这块地很值钱。”或许是出于B市无法逃避的怪圈,王杰希开口就准备与黄少天聊一聊房价,“你的房子买成多少钱?”

“呃,这房子是我父母的,当时单位分的房子,一梯两户,我们家是其中一户。后来周围邻居生活好了,陆陆续续搬去其他地方。我爸当时想把隔壁那户买下来,街坊邻居都很熟悉,就用友情价拿下来了。”黄少天话虽多,不过关键信息一概没有。

王杰希用大小眼扫了黄少天一眼,黄少天颇为光棍地笑了笑,“你放心,你们住的都是最好的,两户归你们,一人一户,随君挑选。”

“那你住哪里?”喻文州问道。

黄少天顿了一下,“阁楼,我住阁楼,屋顶上搭的。”他一开始确实没想到这个问题,平常他的房子根本无人问津,他住一户,另一户还要疯狂找人租。这下来了两位房客,黄少天本着顾客至上的心情,将自己送去阁楼住了。

“这不太好吧?你父母怎么办?”喻文州摇摇头。

“我父母去世了。”

“抱歉……”

“没事没事,好多年前的事了。”黄少天挥挥手,确实是好多年前的事情,父母只剩下挥手即散的稀薄印象,以及供给他居住的老房子。

“……那个,阁楼……”

“没事,阁楼很大的,超乎你想象的大,一会儿带你们去看看我屋顶上的豪宅。”说话间,黄少天带着两人穿过一扇破旧的铁门,走进了一个颇有年头的大院。一进院子就看见中央的两个花坛。花坛是用水泥糊的,因为疏于打理,有些地方的水泥已经剥落,露出其中的红砖。花坛上稀稀拉拉长着几株焉焉的美人蕉,它们周围的野草马上就要占领花坛。另一个花坛的状态也好不了多少,长着一棵歪脖子树,整棵树向着一个方向倾斜而去,任谁走到树下都不得不低头。院子一角堆放着一些杂物,多半是搬家时候舍弃的废物,一眼扫过去,尽是些缺了一条腿的椅子,露出弹簧的沙发,断了弦的吉他和缺胳膊少腿的芭比娃娃。

黄少天带着他们穿过大院,走进大院尽头的单元。楼里面比炙烤一天的外面凉快多了,三个人都舒服地长出一口气。

黄少天抹了抹头上的汗,“终于凉快了,一楼是最凉快的。”

“这温度确实舒服多了。”喻文州身上未见一滴汗,惨白的手扶着黑色的楼梯扶手,黑白分明,莫名让人感觉温度又降了一些。

“一楼有人住吗?”王杰希看向1号褪色的春联,似乎在寻思要不要买房。

“有人有人!”据说B市人民觉得全世界的房价都是便宜的,当然,和B市比起来,大部分房价确实是小巫见大巫。但是黄少天不能让自己的租客在自己眼皮底下溜走,“1号住的是贾大爷,年纪大了,不怎么出门,偶尔会到院子里晒晒太阳。2号,嗯,虽然没人住,但是被改成仓库了。之前有一段时间有一伙搞电信诈骗的租在这里,后来被警察叔叔一锅端了。”

王杰希看上去有些失望,又不太甘心,“那二楼呢?”

“……”

“没人住?”

“……没人。不过,不过,这两户是一家的,户主是一对夫妇。前几年他们的儿子意外身亡,两个人怕触景生情,就搬走了。据说是为了留个念想,所以房子也一直不租不卖的。”

没等王杰希说话,黄少天抢道:“三楼就是我家了,5号和6号,你们随意挑。”

虽说是两户,实际上却是单身宿舍的标准,难怪黄少天的爸爸当时要把另一户买下来。5号和6号户型一样,一室一厅一卫,外加一个小小的厨房,一个人在里面辗转腾挪都有些局促。两个房间唯一的区别是窗外的风景,5号窗外是那棵遮天蔽日的歪脖子树,6号窗外是一望无边的高楼大厦。5号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而6号只能算是勉强齐整,生活痕迹随处可见,显然黄少天一直是住在这里的。

“喻先生?”参观完毕,王杰希站在走廊上向喻文州递出一个询问的眼神。

喻文州笑了笑,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那棵槐树不错。”王杰希也不多谦让了,“就5号吧。”

“是挺不错的。”喻文州点点头,“这个季节正好做槐叶冷淘。”

王杰希扫了喻文州一眼,“这树在B市比较常见。”

“睹物思乡。”喻小说家联想丰富,似乎脑海中已经勾勒出一幅王杰希站在窗口看着G市艳阳下的歪脖子树的场景。

王杰希不置可否,径自将行李搬进了5号。不一会儿,他又出来了,提出要去看看阁楼。

黄少天对这个执着于房产的租客有些头疼,正想着怎么回绝,没想到喻文州也想去阁楼上看看,提出的理由让他无法辩驳:想看看阁楼上的居住条件,如果不太好的话,他可以住到阁楼上去,不能委屈了房东。

三个人又一路上了屋顶,虽说是阁楼,但实际上是一个违章搭建。由于没有了一梯两户的限制,屋顶上的违章搭建显得宽阔得多,搭出了三室一厅的效果,唯一的不足是屋顶没有接天然气,没有办法做饭。不过这件事情对黄少天来说无关痛痒,他根本不会进厨房。

黄少天喜滋滋地欣赏王杰希和喻文州颇为震惊的表情,一面介绍起阁楼上的设施。其实他个人并不太喜欢这个阁楼,一个人住空空荡荡,总让人心生恐惧。

“怎么样?”黄少天问着两位参观者。

王杰希摇摇头,显然违章搭建并不能勾起房产爱好者的兴趣,“违章搭建,风险太大了。”

喻文州与王杰希对视一眼,缓缓开口道:“挺不错的。不过,夏天会有点热,屋顶比较晒。”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苍白的皮肤一定是时刻防晒铸就的,随时随地想到的都是防晒。喻文州这皮肤看着就不健康,让人很想拖着他去晒太阳。

 “不过,这里没有厨房,终归是不太方便。不如你用我的厨房吧。”喻文州说道。

“嗯,好的。”刚夸口过自己厨艺绝佳,现在黄少天骑虎难下,只能点头接下喻文州的好意。

“房间里的东西,我帮你搬上来?”

“嗯,好的,谢谢啊,麻烦你了。” 


谢谢观赏,请移步:(三)


一点废话:

1. 开学第一周忙到窒息,想到以前忙得崩溃的时候都在看灵异故事,现在已经进化到写灵异故事了。

2. 屋外零下,我靠着暖气片写炎夏,十分想念盛夏的阳光。

3. 每到一个地方我最喜欢逛菜市场,我的生活本质可能就是吃了……

评论 ( 18 )
热度 ( 2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