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三)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本章BGM:Ordinary Day by Melanie Penn

指路: (一)  (二)


(三)深夜

这条走廊似乎怎么也走不到尽头,头顶的白炽灯不断闪烁,只有自己的脚步声清晰而孤独地回荡在空间中。随着视线的推移,可以清晰地看到走廊两侧惨白的墙面上浸出水渍,晕染开了血红的字迹,如同鲜血一般缓缓从墙面上蜿蜒而下,滴答,滴答,滴答……眼神的余光似乎瞥到一抹黑影,快速从身侧滑过。猛地转身,却正对上一张放大的惨白面孔,黑洞洞的眼窝里闪动着诡异的红光,两行血泪滑过面颊,顺着脖子流向了胸前。不,不对,那根本不是胸,是后背,它的头整个翻转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弹幕护体!”

“为什么没有人高能预警!!!!”

“吓死爹了!!!!”

“我今晚睡不着了……”

黄少天一面欣赏着弹幕里惊恐万分的观众,一面大爆手速,指挥着夜雨声烦从身后拿出撬棍,对着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一顿连击,怪物很快被打得看不清脸,只能看到头顶上不断飘出一连串数字和Combo。

“其实呢,这个怪真的非常好打,基本上只要走菜刀流就可以了。唯一的难点可能就是这个怪出现的时机是不确定的,必须要在这条走廊上来回走动,而且无法预知它会从哪里出现。而且,这里,游戏公司还很鸡贼地给了一张怪的特写吓唬玩家。不过呢,大家都是知道的,我是不怕的,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但是,胆子小的小朋友们就不要在晚上玩了。说起来,上一关摸到的这个撬棍就非常实用,打击感非常好,怎么说呢,有点那种嘎嘣脆,鸡肉味的感觉……”黄少天嘴上也没闲着,发挥着自己一贯的话唠风格,双管齐下,一分钟以内游戏界面上已经看不到那张诡异的面孔,只剩下一个木箱子。

“激动人心的时刻又到了!要开箱子了!不知道这次会是什么?我希望是什么?我当然希望是一把枪了,整天用撬棍也会腻的,虽然我知道大家都很欣赏我用撬棍的英姿。来波礼物祝福我一下吧,希望我这次能摸到一把来福枪。”黄少天搓了搓手,哈了口气,把手重新放回鼠标上。

“妈蛋,这什么玩意?返魂香?点燃返魂香,可以复活一次?我觉得自己不需要这种东西,目前我还没死过。不玩了不玩了,今天依旧没有摸到来福枪。对对对,明天再战!我就不信我摸不到了!”黄少天伸了个懒腰,絮絮叨叨地与屏幕前的观众道别,总算完成了今天的任务。

黄少天一开始并不是玩恐怖游戏的主播,只是因为有一次玩了一款恐怖游戏之后一炮走红,从此就成为了专职的恐怖游戏主播。原因很简单,黄少天玩恐怖游戏非常淡定,无论是奇诡的背景音乐,还是突然出现的妖魔鬼怪都不会影响他的操作,更不会影响到他聊天。而听他在那里东拉西扯瞎聊,配上恐怖游戏故作惊悚的背景,食用起来别有一种迷之魔性,令人欲罢不能。

不过,对于黄少天而言,有些恐怖游戏太过平淡,比如他现在玩的这款大热游戏,恐怖氛围营造得很好,但是砍怪就如同砍瓜切菜,令人丝毫提不起兴趣。让人连熬夜修仙的动力都没有,黄少天心中暗暗吐槽。他兴致缺缺地关上电脑,拿过水杯准备滋润一下工作一晚上的喉咙。

水杯里干干净净,没有一滴水。黄少天挠挠头,叹了一口气,认命地找出楼下6号房间的钥匙,在手心里掂了两下。

喻文州和王杰希搬进来已经有半个多月,黄少天也渐渐适应了这两位新邻居,看着自己以前空空荡荡的房间在一天又一天地变化,逐渐幻化成自己完全不熟悉的样子,彻底成为其他人的私人领地。黄少天虽然有心保护租客的隐私,但是他和喻文州共用厨房,这种尴尬的时刻总是避免不了。

黄少天看看手表,晚上11:30,他既希望喻文州已经睡了,这样就不用开始一段尬聊;但是他也希望喻文州没睡,不然他去厨房里一阵捣鼓,肯定会把他吵醒。黄少天在手里玩着钥匙,在口渴和尴尬中挣扎许久,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去楼下一趟。

令人意外的是,喻文州的家开着门,温暖的橘色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散发着温柔熨帖的气息,将所有尴尬和顾虑都消弭于无形。黄少天推开门,6号房间已经和他住在这里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进门处铺了一张方形流苏的地毯,不是宜家的简洁北欧风,繁复的花纹加上大胆的用色,透过这方地毯仿佛能窥见几分沙漠深处热烈而别致的异域风情;客厅原本的布艺沙发被搬到黄少天的阁楼上,客厅里现在摆着几个小巧精致的单人沙发,精简的几何图案装饰沙发表面,四个木制椅脚却精心雕刻着四只怪兽,像是从海中旋转而出的人鱼;沙发对面本应该放的电视的地方被清空,变成一幅复古的世界地图,在这幅广袤的世界地图上零零散散钉着几张明信片。

喻文州成功而强势地将一个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普通单身公寓打造成一个兼具二十世纪初新艺术风格和强烈个人色彩的住宅,来自世界各地精妙物品和谐地共存在这一方小小空间中。黄少天的目光从雕花木柜上的埃及黑猫转向窗台上养着绿萝的青花瓷瓶,又从墙上的相框移向世界地图上的明信片。相框里全是风景,不知道明信片又是谁寄来的。

黄少天有些好奇,伸手翻了翻:第一张的背后是空白,第二张的背面依旧是空白,没有邮戳,甚至没贴邮票。

“少天?怎么不进来?”喻文州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吓了偷窥隐私的黄少天一跳。

黄少天立马规规矩矩站好,“呃,我来烧点水。咦,你还没睡?”

喻文州站在厨房门口,身上围着黄少天家里久经考验的碎花围裙,和满屋子散发着精致古典气息的陈设微妙地违和。

“现在是我的晚饭时间。”喻文州似乎丝毫未觉自己的格格不入,他朝黄少天挥了挥筷子,“少天要来点夜宵吗?”

黄少天正想拒绝,肚子却不给面子地替他回答了,他只得点点头,“你怎么这么晚才吃晚饭?”

“作家都是夜行生物,只有晚上才有灵感。其实,这是我的午饭。”黄少天随着喻文州走进厨房,狭小的厨房一下子塞进两个大男人,顿时变得十分局促。但是黄少天也做不出坐等投喂的事情,只能跟在喻文州身后看能不能帮上点忙。

“你准备做什么?”灶台上各色食材琳琅满目,炉子上却还没有东西。

“鱼肉粥和抱蛋煎饺。”喻文州掂量着两个人的食量,又往泡着米的不锈钢锅里加了一碗米,滴了几滴菜油。

黄少天从冰箱里找出鸡蛋,“要几个?”

“4个鸡蛋。”喻文州从冰箱里将化冻的鱼肉拿出来,倒了一点料酒,盐腌制。他修长苍白的手握着菜刀在案板上细细切着姜丝,一时之间厨房里只能听到菜板的呜咽。

黄少天很不适应这种沉默的环境,奈何两个人熟悉的话题只有,隔壁的邻居,“话说,王杰希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睡了吧。”

喻文州将切得细细地姜丝放入碗里,和鱼肉腌在一起,“应该睡了,他生活也很规律,朝九晚五;不过我也很规律,工作时间是晚上九点到凌晨五点。”

“你们两个这个时差,几乎差了一整天,当时是怎么认识的?”黄少天吐槽道。

“通过你拉的微信群。”喻文州笑了,“那天在麦当劳才第一次见面。”

黄少天挠挠头,“你不说,我都忘了这件事了。我发现,现在长大了记性是越来越不好。说起来,上大学之前的事情,我现在都不怎么想得起来,似乎只剩下无边无际的白花花的试卷。”

喻文州将不锈钢粥锅架在炉子上,盖上锅盖直接开了大火,“帮我看着点火,煮开之后关小火。”

“饶了我吧,我最怕煮饭了,这火看着就恐怖。”黄少天忍不住说了实话,“我可以打鸡蛋,这个没问题,保证细密均匀。”

喻文州随他去了,一面看着粥,一面开火将平底煎锅放在炉子上,在锅底刷了一层油,熟练细致地将速冻水饺一个个摆在锅底,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派大厨气势。

“喻文州你可以啊,厨艺这么好,怎么学的?”

“以前在新加坡留学,穷学生吃不起餐馆,想吃家乡菜就只能自己做。”

“你学的什么专业?”黄少天放下打好的鸡蛋,感觉自己一开始对喻文州的判断确实没错,这家伙确实是走精英路线的。

“医学。”喻文州往平底锅倒了一点开水,锅里的油遇到水发出剧烈的爆炸声,被适时地盖在锅盖里。

“真厉害。我感觉自己大学就是混过去的,学的什么不知道,怎么毕业的也不知道。”黄少天叹道,大学四年快得像风,留下的记忆就像指间流沙,抓着抓着却越来越少。

“我没有毕业。”喻文州从碗里拿出腌好的鱼肉,熟练地将无骨鱼肉切成细细的鱼茸,菜刀碰着案板笃笃笃作响。

“不喜欢这个专业?”黄少天问道,他能感觉到喻文州的情绪不太对,可能是异国他乡的求学之旅出了什么变故。

“不是,出了点事,我就转学去了香港。”喻文州转身将煮滚的粥关了小火,又把黄少天打好的鸡蛋均匀地倒进平底煎锅里。

“转学文学了?”黄少天故作轻松地说道。

喻文州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写作确实是我的爱好。”

想来喻文州的精英气质和他这一路的教育背景是密不可分的,但此时这个精英正穿着黄少天家的碎花围裙,熟练地将平底锅翻过来,将抱蛋煎饺完整地从锅里装进白瓷盘子里。这样矛盾的人,看似违和,却有着异样的魅力,或许是那种放下身段洗手作羹汤的生活气息显得格外动人,与食物的香气一起化作致命的诱惑。

黄少天突然想到另一个关心房地产发展的精英租客,“你说王杰希会不会自己做饭?”

“我没见过。”喻文州摇摇头,将切好的鱼茸放进咕嘟冒泡的米粥里。

“我也没看到过。不过有个快递小哥经常遇到,他经常到王杰希那里取货。”黄少天说着打了一个寒颤,“你知道他的那些货吗?非常可怕了,是那种香烛冥纸店里的纸人,真是瘆得慌。”黄少天作为一个淡定的恐怖游戏主播,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早就免疫了。但是第一次看到王杰希把纸人放在走廊里的时候,他还是吓了一跳。王杰希做的纸人看起来没什么做工,唯有一双眼睛极其幽深。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技术,纸人的眼神仿佛活人一般,似乎能够跟着人移动,让人无时无刻被这双眼睛窥视和监视。看得久了,甚至会从心底升起一种想法,这个纸人是个活的,它只是像被压扁了。

“我总觉得它们下一刻就会活过来。”

砰——

厨房里的灯一下子灭了,黄少天感觉一股凉气从身后而来,一个黑影飞快擦着他的脚踝掠过。厨房里似乎一下子变得极其空旷,黄少天感受不到喻文州的存在,感受不到炖煮在炉子上的米粥,只有一片无边的黑暗和两点绿莹莹的幽光。

刺啦——

厨房的灯忽闪忽闪,挣扎了几下又突然亮了。灶台上多了一只毛绒绒的黑猫,正在用爪子刨着放过鱼肉的碗。

黄少天惊魂未定,往后退了一步。喻文州上前摸了摸猫头,黑猫极其傲娇地用爪子拍开他。

“这从哪里来的?”黄少天靠着门,离那只毛绒绒的小动物远远的。

“王杰希收养的流浪猫。”喻文州从冰箱里翻出剩下的鱼肉喂给黑猫,“他说你同意的。”

黄少天勉强地点点头,他是房客最喜欢的房东,不多事不多话,“我没意见,但是,这猫应该在他家里。”

“才领回家半个月的野猫,还不习惯回家。”喻文州端起装鱼肉的碗,领着黑猫一路去了走廊上,回身把房间门关好。

这个小插曲之后,喻文州的晚饭终于上桌。生滚鱼肉粥散发着极其诱人的鲜美味道,抱蛋煎饺盛在白瓷浅盘中,鸡蛋和煎饺浸润着油亮的光泽,让人忍不住吃了一个又一个。黄少天难得没时间说话,风卷残云一般扫荡着桌上的食物,看起来像是很久没有吃过饭。

相比起来,喻文州一如既往地斯文,细细地品尝着食物,却有大半时间都将眼神落在黄少天身上。

“味道怎么样?”喻文州给两人倒了杯茶,黄少天积极主动地承担洗碗的任务。

“真是太好吃了!”

“以后你可以经常来我这里吃饭。”

“是吗?真是太好了!不过不过,会不会太打扰你了?”

“没事,两个人吃饭比较有气氛。其实,一个人做饭很无聊,也很难把控数量,多了少了都很头疼。”


谢谢观赏,请移步:(四)


一点废话:

1. 喻总的深夜食堂,一写日常我就爆字数了,隔着屏幕我都能闻到鱼肉粥和抱蛋煎饺的味道(好饿…)。

2. 这章老王当了布景板,我也是没办法,希望下一章能写到老王。

3. 本学期每周至少有一个due,hin刺激hin绝望,再也撑不起风花雪月的闲散人设,换个进击的头像,希望你们依旧爱这个周更的我。么么哒,我爱你们~~ 


评论 ( 14 )
热度 ( 2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