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四)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指路: (一)  (二)  (三)


(四)故事

喻文州是一个生活精致的男人,饭前虽然没有开胃酒,但是饭后的甜点水果和茶是少不了。黄少天从善如流地留在了喻文州的客厅里,享受晚饭的最后一道程序。喻文州靠坐在客厅里的单人沙发上,手里捧着骨瓷茶盏,茶盏上飘起白色的热气,在八月酷暑之下带着令人窒息的难受。黄少天摸着吃得圆滚滚的肚子,强行将视线从蒸腾的热气转向身侧的玻璃橱柜:实木的橱柜带着岁月的痕迹,橱柜顶部木雕的小天使昭示着它的海外背景,不过比起橱柜里面琳琅满目犹如联合国开会一般的展品而言,还是小巫见大巫。

最上层摆着成套的骨瓷茶具,方才喻文州就从里面取了两个茶杯和一只茶壶,剩下还有三个杯子,以及一个竖起来充作摆设的骨瓷盘。每一只器物上都精心绘制着不同的乐器,茶壶上描绘着管风琴,黄少天手中的茶杯是小提琴,而喻文州那一款是钢琴,余下的是长笛,圆号和大鼓,最中间的骨瓷盘上则是一整张乐谱。整套骨瓷茶具带着维多利亚时代特有的严谨细致,却又显得极为华贵大气。

一定,价格不菲,黄少天轻轻放下手中的茶盏,生怕它一个粉骨碎身,自己便倾家荡产。

玻璃橱柜第二层就不太温情脉脉了,一只雕刻着狗头的石灰石小罐伫立一侧,根据黄少天多年玩恐怖游戏的经验,那只熟悉的黑狗头是古埃及的阿努比斯,看到它总不免让人想到木乃伊。另一侧一个泛黄的骷髅头瞪着空洞的眼窝与黄少天对视,雪白的牙齿仿佛正冲着他咧嘴大笑。

这样的友好承受不起,黄少天放弃与骷髅兄弟对视,转而看向下一层,下一层放着一片龟甲,密密麻麻的纹路上似乎还刻着文字,虽说甲骨文是汉字的源头,但是黄少天看着那四个图案,一个字都没有认出来。

最后一层是个红木匣子,里面平放着一柄生锈的青铜长剑,剑身上爬满了绿锈,被岁月侵蚀得凹凸不平,坑坑洼洼的表面消磨掉长剑原有的犀利。

如果这是仿的,只能说现代工艺在做旧这件事上有着登峰造极的成就;但是,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黄少天心里打了个突,瞥了一眼喻文州:喻文州已经把茶喝完了,现在正抱着笔记本电脑飞快地打字。

“少天对古董感兴趣?”喻文州感受到黄少天的视线,从电脑前抬起头,看向自己那一玻璃柜的奇葩玩意。

“咳咳,这真的是古董?”黄少天问道。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欲言又止的样子,微微一笑,“从拍卖行里拍来的。至于是不是真的,至少拍卖行说是真的。”

合法途径,黄少天松了一口气,端起骨瓷茶杯喝了一口,自己大概是不会被警察叔叔请去喝茶了。

但是,他的好奇心也因为隐患消除而抑制不住了,“可是,你的这些古董,和普通的不太一样。你看看,这个骷髅,摆在客厅里简直瘆得慌。还有那个阿努比斯的罐子,一看就像是恐怖片里经典道具。你的爱好真挺别致啊。”

喻文州颇为无奈地答道:“其实,我也不太喜欢,但是工作需要。写东西是需要灵感的,这些东西比较能激发我的创作灵感。”

“对对对,差点忘了,你是写冒险灵异小说的作家,确实需要一点这方面的氛围。咦,你现在是在写你的新故事吗?那个关于G市的故事?写得怎么样了?这是个什么故事?”黄少天恍然大悟,联想到喻文州的创作背景,感觉整个谜题豁然开朗。

“刚写了一个开头。”喻文州扫了一眼电脑,“一万字左右。”

“叫什么名字?”黄少天掏出手机,戳进了搜索引擎。

“真实如海。”

“哪几个字?听起来怪怪的。咦,网上怎么搜不到?”

“真实如,海。这是我杜撰的一个地方。不用找了,编辑说我写得太慢,做不到日更会掉粉掉收,存够了十万字才可以发。”

“十万字?你现在才写了一万字。你每天大概能写多少字?”

“正常大概就是三千字吧。”

“……”这个标准对网文作家来说只是及格而已,黄少天放下手机,叹了一口气,“唉,十万字,要等很久才能看到了。”

黄少天嘴上说着遗憾,却瞪着一双期待的大眼睛看着喻文州和他手中的电脑。喻文州扛不住这样期待的目光,败下阵来,认命地把电脑递给了黄少天。

“放心,我绝不会到处乱传,一个字也不会说出去的。”黄少天嘿嘿笑着接过电脑,在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咦,主角叫夜雨声烦?我去,真的假的,还是说这是个炮灰啊?要只是炮灰我可不干,我要收回这个名字的使用权。”

“是主角,之一。”

不得不说,喻文州虽然写得慢,但故事写得很刺激,一开始就极其抓人眼球:一段惊心动魄的逃亡,从贫民窟的小巷到高速路围追堵截,终于在登机广播的最后一刻冲上了飞机。

“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被追成这个样子?不过这个主角机智还是挺机智,就是太惨了,一路只能逃,怎么没有拿把来福枪把这些追兵都突突了?”黄少天缓了口气,喻文州的故事在此刻揭开了谜底,原来,夜雨声烦是一个小报记者,正义感十足,为了给一个柔弱孤女出头,将不少黑料捅到了社交媒体上,得罪了当地只手遮天的大佬。为了不被大佬抓住,夜雨声烦机智地报了一个前往东南亚某国的旅行团,出国暂避风头。

“是圣母病?”黄少天抬起头看来喻文州一眼,夜雨声烦是他的十几年来的游戏名,看到这个名字就像看到他自己一样,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不是,只是很有社会责任感。”喻文州摇摇头,“和少天很像。”

“很像?不是吧,要是我的话,一定把他们都突突了。”

“哪里来的枪?”

“……”真是个好问题,小报记者哪里来的枪,又不是打游戏可以随地捡装备。

“我的意思是,如果少天在这种情况下,还会去帮这个姑娘吗?”

“……”会的,易地而处,黄少天会和夜雨声烦做一样的选择,不是不知道后果,只是有些事不得不做,有些人不得不帮。

黄少天对上喻文州温和的目光,顿时觉得作家都太犀利了,连忙把视线拉回到故事上:夜雨声烦此时已经平安到达了东南亚某国,混在上车睡觉下车撒尿的旅游团,坐进一艘汽油味熏人的游览船里,听着导游一边编段子一边推销土特产。游览船缓慢地航行在热带雨林错综复杂的河道,夜雨声烦百无聊赖地看着周围一成不变的茂密森林,和邻座的男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吐着槽。

“这才是主角吧!喻文州你把自己也写进去了!是准备带着主角光环大杀四方吗?”

“这也是主角之一。”

“究竟有多少个主角啊?”黄少天喃喃自语。

夜雨声烦在这场无聊的河上旅行中认识了旅行团里另外两个与他年纪相仿的人,并加了两个人的微信: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旅行团里大多是拖家带口,要不就是一对对的情侣或是一群群朋友。而这三个人却都是孤身而来,夜雨声烦联想到自己参团的初衷,非常识趣地没有问他们的理由。三个人东拉西扯天南海北地聊着,总算让这段非常无聊的河上旅行变得不那么难捱。

很快他们就回到岸上,要赶在午饭之前参观当地一处著名的历史遗迹,因为地处原始森林深处的沼泽当中,而被命名为真实如海。导游介绍这个地方古代曾有许多小国在此立国,因为离中国很近,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有一些国家甚至是由中国逃难而来的王公贵族建立的,比如被秦国灭亡的古蜀国,被汉武帝灭亡的南越国。真实如海是某小国的王陵所在,国王曾是中原汉王朝的贵族,流亡东南亚之后在此立国,死后将他从中原带来的东西都陪葬了。其中,最神秘又最吸引人的,莫过于返魂香的香方和香料,据说是当年月支进献给汉朝的贡品。而返魂香的传说曾经吸引了无数盗墓者、冒险家前来探访,大部分人折戟而归,少部分人则葬身于此,为返魂香的传说更添一抹血腥。

喻文州的万字更新到此戛然而止,黄少天意犹未尽地和喻文州说道:“说到返魂香,我今天刚在游戏里摸到了这玩意。原来这东西不是游戏公司杜撰的,居然历史上真有这个东西?游戏里面说,点燃返魂香,可以复活一次。”

“传说中可以让死亡三日以内的人复活。”喻文州说道,“不过,这些都是传说,写在小说里增加点背景可信度。”

喻文州能把这个传说故事编得像真的一样,对东南亚某国的环境描写几如身临其境,黄少天心里暗暗点赞,“所以说,主角就是夜雨声烦、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了。可是,为什么会有三个主角?”

“三角稳固,没有三个主角似乎就不是一篇好的冒险故事,比如哈利波特,再比如说鬼吹灯。”

“说的挺有道理。”黄少天点点头,“三个人中还有两个成情侣了。”

“……”喻文州觉得黄少天归纳总结的能力非常出众。


谢谢观赏,请移步: (五)


一点废话:

1. 这周赶完两个due,见导师还被怼了个体无完肤,过得简直丧气满满,然后,人就忍不住啰嗦了,又没能写到老王出场。

2. 其实,这个故事,我写了两个大纲,《真实/如海》和《真实如/海》。嗯,我和喻总的断句是不一样的。

3. 石灰石罐子是卡诺匹斯罐,古埃及用来装内脏的。

4. 可以直接搜tag 真实如海,不过这个奇怪的名字本来也找不到重名的(……)

5. 我觉得这个故事5W写不完,我真的越来越啰嗦了……


评论 ( 26 )
热度 ( 2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