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五)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指路: (一)  (二)  (三)  (四)


(五)死猫

在喻文州的盛情邀约之下,黄少天终于结束了自己吃泡面和外卖的日子,成为喻文州餐厅里的常客。不过吃白食总归是不好意思,黄少天虽然对炒菜做饭敬谢不敏,但现在已经成长为一名洗碗小能手,每次出门还会殷勤地帮喻文州把垃圾带下楼。一时之间,两人分工明确,生活变得前所未有的和谐和愉快。

黄少天酒足饭饱地从喻文州家里出来,手里提着两个大垃圾袋,准备扔到单元楼下的垃圾站里。他刚关上门就看到对面出来一个人——王杰希一手拎着一把铁锹,另一手提着一个黑色垃圾袋。

“Hi~老王~吃过饭了吗?”黄少天笑着对他打招呼。自从黄少天有一天无意中get到隔壁老王这个梗之后,王杰希就正式升级为老王,并在王杰希大小眼瞪人的攻势下屡教不改。

果不其然,王杰希用大小眼瞪了一下黄少天,“亲切”问候道:“起床了?”

“刚吃过午饭。”下午六点半,夏日的夕阳透过楼道的窗户,拉长了两人的影子,这顿午饭显然有些不合时宜。鉴于黄少天刚吃过美味的煲仔饭,心情雀跃,根本不在意这种不疼不痒的嘲讽。但是,黄少天,不可能只回答这么一句话,“咦,你今天怎么自己去扔垃圾?每次你不都是让快递小哥帮你的吗?资本家就是喜欢压榨劳动人民。可怜的快递小哥居然现在还没和你翻脸?对了,那个快递小哥叫什么来着?名字还挺特别的。哦哦,叫刘小别。”

刘小别就是经常上门来取货的快递小哥,胆子特别大。那些黄少天看着都觉得渗人的纸人什么的,对他来说毫无压力,他能像对待艺术品一样小心翼翼地包装起来,甚至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把它们放置妥当。这样的专业态度令人敬仰,但是这名优秀的快递员不属于已知的任何快递公司,他的制服从头到脚都绿油油的,背后绘制着一丛绿草,上面写着“微草”。

黄少天没有在网上查到这家快递公司的信息,刘小别说他们公司只经营特殊业务。黄少天总觉得“特殊业务”出口的时候,刘小别脸上的微笑混杂着挑衅和危险,让人脊背一阵发凉。

不过,隔壁老王认识的人并不总是像刘小别先生一样充满了昂扬的战斗欲望,也有十分乖巧懂事的。比如,每个周末来老王家补课的高中生高英杰,待人接物很有礼貌,就是有些害羞,说话从不敢直视黄少天。当然这其中也有部分原因是黄少天第一次见到他就刨根问底地追问他为什么会找隔壁老王补课,老王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千万不要被他那些乱七八糟的符咒给骗了,迷信是要不得的,成绩需要自己努力,另外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肄业的喻文州看起来更靠谱。

王杰希当时冷笑着嘲讽黄少天自从吃了喻文州家的粮食,都能把喻文州吹得在天上飞起来。

最可怜的莫过于单纯害羞的高中生高英杰,愣愣地站在院子里,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较劲,急得满头大汗。

可惜到最后黄少天也没弄清楚高英杰来补什么课,也许是近年来素质教育进一步推进,又增加了什么他不知道的加分项目吧。

另一个经常去出现在王杰希家里的是客服小哥许斌,他也是每周来一次,然而和高英杰不一样,他只在工作日来。据说他耐心极好,水磨工夫一出,大部分客户最后都被他感动(磨得没脾气),给中草堂打一个五星好评。鉴于黄少天目前生活顺利,情感空缺,还没机会去中草堂购物,许斌的传说仍停留在传说。

说话间,黄少天和王杰希已经走到单元门口,“你下楼扔垃圾怎么还要带铁锹?”

“不是垃圾。”王杰希皱着眉头回答道,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欲望。

黄少天耸耸肩,径自去把垃圾扔了。等他回来的时候,王杰希已经在那棵歪脖子槐树下挖好一个小坑,正从黑色塑料袋里拿出一个鲜血淋漓的肉块。

“卧槽!这是什么?”黄少天停下脚步,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猫。”王杰希解释道,甚至还将肉块翻转过来,让黄少天看得更仔细。

黄少天看得头皮一阵发麻,太阳穴鼓鼓发胀,全身的毛孔都要炸开了。他第一次近距离看如此血腥残忍的现场:这只猫被生生剥了皮,然而头部还保持着毛绒绒的状态,后颈连着一张与身体分离的毛绒绒的皮。两只绿莹莹的眼睛瞪得极大,如同地狱鬼火一般。四肢已经被切掉,似乎还装在那个黑色塑料袋里。

黄少天缓缓向后退了一步,“你……你的猫……吗?”

“没错,我前些日子收养的黑猫,它叫貔貅。”王杰希语气中流露出怀念和可惜。

黄少天想起那天出现在喻文州家厨房里的黑猫,当时还神气活现,现在却是这副血淋淋的模样,“怎么会这样?”

王杰希蹲下身,慢慢将黑猫尸体放入小坑当中,又将四肢重新摆好,这才慢慢直起身子,转过头看向黄少天,眼神犀利得如同X光,“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我从哪里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黄少天心头闪过诸多疑问,他举起双手以示清白,“呵呵,我怎么知道?我可什么都没干。你家猫我都没碰过。”

王杰希深深地看了黄少天一眼,转过身拿起铁锹一点点往坑里填土。夕阳的余晖逐渐散去,正是黄昏时分最昏沉的时刻,路灯还没有亮,而太阳已经跌入谷底。黄少天站在那里,看着被泥土一点点掩埋的黑猫,脑子里却克制不住回放着喻文州那天晚上用鱼肉喂猫的情境。

不可能,鱼肉他也吃了,而且,那天喻文州只是把猫送回走廊里而已。虽然,他不曾亲眼所见。

院子里的路灯噼啪一下点亮,打断了黄少天的思绪。惨白的灯光照射下来,老槐树的影子像藤蔓一样趴在王杰希身上。王杰希处在阴影中,依旧在一点点铲土,黄土很快就要齐平整个坑。

“小心喻文州。”王杰希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黄少天似乎才回过神来。

“他阴气缠身,执念难消。和他在一起,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王杰希填完了最后一点土,倚着铁锹看向黄少天,一双大小眼仿若能洞悉命运。

“你什么意思?”黄少天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

三楼上6号的灯突然亮了,客厅里没有拉窗帘,橘色的暖光透了出来,与院子里惨白的路灯纠缠在一起。

“喻文州他……”王杰希压低声音,向前一步,离黄少天近了一点。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两个人转头看去:喻文州穿着黑色的长袖家居服站在单元楼门口,他背对着惨白的路灯,脸上的笑容竟显得有些冷。

“我煮了竹蔗茅根糖水,还有冰镇的绿豆汤。”喻文州朝他们挥挥手。炎夏的暑气尚未消散,即使只是听着这些东西的名字,都让人感觉一阵清爽。

“少天要来尝尝吗?”喻文州脸上的笑意变得真诚许多。

“要要要!马上就来!绿豆汤我想好久了!”黄少天努力地朝喻文州挥手,把刚才王杰希那番奇怪的话全都抛诸脑后。

“王先生要一起来吗?”喻文州温和地问道。

“谢谢,不用了。”王杰希摇摇头:“喻先生的手艺,王某消受不起。”

“王先生客气了。”喻文州冷淡地客套道。

“喻先生多虑了。”王杰希意有所指地说道。

两个人对视一眼,沉默片刻,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喻文州带着吃货黄少天回家喝绿豆汤,王杰希表示自己要在院子里晒一会儿月亮。

王杰希目送两人走进单元楼,黄少天像只叽喳不停的麻雀一样绕着饲主喻文州,喻文州似乎心情愉悦,唇角始终带着微笑。

王杰希叹了一口气,埋头盯着那一片刚填平的新土,喃喃自语:“要开始了。”

然而,楼道里的气氛却没有王杰希想象中那般和谐。黄少天在拉拉杂杂说了一大堆废话之后终于忍不住提起王杰希家的那只黑猫,以及其酷烈的死亡方式。

喻文州似乎很震惊,他皱着眉头说道:“我昨天还看到了那只猫,就蹲在走廊上。”

“我们院子里难道有什么虐猫狂魔?”黄少天眼神闪烁地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似无所觉,托着下巴说道:“虐猫狂魔倒是没听说,不过今天去买菜的时候,听到附近的阿姨说最近有孩子失踪。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离家出走的,但是家里的大人都很着急。”

“是吗?我一直觉得这附近很安全呢。我在这里住了二十几年了,从没有听说过什么恶性事件。”黄少天成功被喻文州岔开了话题。

“以前没有,现在大概会慢慢多起来。”喻文州停了片刻,补充道,“这附近快拆迁了,许多原本住这里的人家都迁走了,流动人口多了,事情就复杂了。”

“确实是这样的。”黄少天点点头,“我得去提醒一下乔奶奶和卢叔,最近要注意安全。” 


谢谢观赏,请移步:(六)


一点废话:

1. 老王终于出场了!老王实力拒绝吃狗粮。塑料兄弟已经在撕破脸的边缘走了一遭了。

2. 不知不觉写故事写了一年了,打破了最多只能坚持半年和根本没法完结两项魔咒,谢谢大家,是因为你们的爱才让我这个又懒又怂的家伙一路坚持下来。

3. 谢谢所有的小红心小蓝手,所有的评论和fo,各位小仙女小天使们太可爱了!有人互动真的特别暖心~爱你们~


评论 ( 48 )
热度 ( 3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