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六)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本章BGM:糟糕情书 by 买辣椒也用券

4. 文州生日快乐!!!十八岁啦,可以做很多爱做的事情啦~

5. 生贺的tag就不打了,我明白自己不是一名小甜饼选手,生贺写成我这样怕是要被打。

6. 特别粗长的一章,一口气写完一整个情节点,希望能给你们惊喜(?)……

6. 感谢那些年主页君和 @琉璃灯🐟🐶 太太的推荐,感谢大家的喜爱,无以为报,唯有努力更文!

指路:

首章 (一)  

前文 (五)


(六)昨夜

“喻文州!文州!文州!文州快开门!”黄少天嘹亮的声音回荡在深夜的走廊里。

门开了,然而是对面的门,王杰希穿着一身绿色竖条纹的睡衣睡裤打开了门,睡眼惺忪,难掩起床气,“半夜三更鬼叫什么?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凌晨一点半!”

黄少天的脸被掩盖在一堆外卖盒子之后,他一手捧着堆积如山的外卖盒,另一手拎着一兜罐装啤酒,“老王,不好意思啊,我实在没有办法敲门。你看,我叫了一份外卖,外卖小哥居然在外面迷路了,让我亲自去单元门口拿,简直想要投诉他家。不过想想别人这么晚送外卖也不容易,还是算了。对了,你要不要一起来吃?”

呵呵,这邀请和上次喻文州家的绿豆汤一样毫无诚意,王杰希打了个哈欠,“不用了。我上次说……”

“少天?”喻文州家的门适时地开了。

“文州,我定了烧烤和小龙虾的外卖,今天天台上很适合吃夜宵。”黄少天一边晃晃悠悠地捧着外卖盒献宝,一边埋在外卖盒背后和两个人聊天,“老王,你上次说过什么?我不记得了。”

喻文州透过摞成两叠的外卖盒的缝隙朝王杰希微微一笑,王杰希直视喻文州,冷静地说道:“小心喻文州……”

喻文州面上笑意未改,眼神逐渐变得锐利,王杰希大喘气之后续道:“……把你养成个球。”说完,砰的一声把门关了。

“我去!老王!我跟你没完……”黄少天一个箭步准备扑向王杰希家的大门。

“小心你的外卖。”喻文州拦住黄少天,伸手接过摇摇欲坠的外卖盒子,“今天天台上风景很好吗?”

“是啊,你都没上去过。这几天空气特别透亮,可以看到星星。小时候家里没空调,夏天大家都是睡在天台上的,晚上可以看到好多星星……”黄少天把重任都交给了喻文州,手里拎着一兜啤酒,比比划划给喻文州描绘夏夜美景。

银河如同一道璀璨夺目的白练横亘在暗色的夜空中,夏夜的微风里融化着白日阳光的味道,又混杂着草木葱郁的芬芳,是独属于夏天的味道。很快,打开的外卖盒就已更加强势的姿态侵占了天台上的空气,油汪汪的里脊肉五花肉鸡翅鱿鱼,在辣椒粉孜然粉和小葱的包裹下,散发着令人垂涎欲滴的味道。啤酒倒入玻璃杯中,白色的泡沫争相恐后地向杯口涌去,在最接近杯口的地方戛然而止。

以黄少天的习惯,这顿夜宵会将就着外卖盒和啤酒罐解决,这样还不用洗碗。但是,喻文州对生活品质的要求非常高,于是所有食物都从塑料盒里转移到各式各样的瓷盘中,啤酒也倒入与之相配的玻璃杯中。

黄少天举着玻璃杯,透过玻璃杯看着挽着袖子忙碌的喻文州,内心如杯中的啤酒一样咕嘟咕嘟冒着气泡。喻文州像是有种魔力,能将平凡平淡的生活过得充实而诗意。在遇到喻文州以后,黄少天原本乱七八糟的生活也变得规整起来,像一床皱皱巴巴随意丢弃的床单被清洗晒干,整整齐齐妥妥帖帖地收纳在衣橱里,变得安稳又舒适。

黄少天很难拒绝这种充盈着家的味道的幸福感,与父母合家欢聚已是很多年前的模糊记忆,而他一个人一直孤独又顽强地过着日子,一天和一年似乎都没什么区别。黄少天体会过其中不同之后,已然发现往昔的日子很难回去。所以他会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喻文州家里蹭饭,甚至还邀请喻文州到自家天台上吃夜宵,美曰其名是为了报答他之前的投喂。

“真爽啊~”黄少天把脚翘到凳子上,靠向椅背,伸展身体,手里晃着酒杯,“上一次在屋顶上看星星吃烧烤还是在大学的时候。当时,我们会偷偷溜到图书馆的顶楼,用铁丝撬开通向屋顶的小门,躲在楼顶的平台上喝酒聊天。还要时刻提防图书馆的保安,有一个矮胖的保安眼睛特别尖,跑得还特别快。他一出现,所有人都一哄而散。他想抓我们,却没想到我们跑的不是一个方向。你真应该去看看他的表情,整个胖脸都绿了,哈哈哈哈!”

“我们学校图书馆也有个矮胖的保安,经常躲在柱子后面抓在图书馆里吃泡面的学生。”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剥着小龙虾,似乎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掩不住脸上的笑意,把剥好的小龙虾放进黄少天的碗里。

“哈哈哈哈哈,原来国外大学也有这种奇怪的保安。我们学校也有抓吃泡面的保安,抓到了还要写检讨,最后把检讨贴在图书馆的门上。”黄少天乐不可支地笑起来,他就是那个经常贴检讨的人,玻璃门上的检讨已经被他玩出花来了,图文并茂,是拥有众多粉丝的大触。

“不是国外的大学,我大一大二是在G大读的。”喻文州摇摇头。

“G大?天哪,我也是G大的学生!原来我们说的是一个图书馆,还是同一个保安叔叔,哈哈哈哈!来!为了我们的校友情干一杯!”黄少天蹦了起来,举起酒杯,酒液微晃,透明酒杯碰在一起,发出一声脆响,“那你有没有去过图书馆的屋顶啊?”

“没有。”喻文州把玻璃杯中的酒一口气都干了,向黄少天亮了亮干净的杯底,“我只听说图书馆顶楼是心理咨询室,因为图书馆是全G大最高的建筑物,也就成了传说中的自杀圣地。”

黄少天坐了下来,只喝了一口,轻轻转着酒杯,伤感地说道:“但是心理咨询室也防不住,每年总有那么一两个……”

“有一年闹得很大,我在国外都看到了,朋友圈里全是相关消息,似乎是一个研究生跳楼自杀了。”

“……”黄少天缓缓放下酒杯,“那个学长我认识。”

岂止是认识,他和学长的关系很铁。黄少天大一刚进校的时候,正是大三的学长在报到处接待。学长是院系里的风云人物,仪表堂堂,GPA出众,还是社团活动中的领军人物,日常指点一下刚进校的大一小白根本不在话下。黄少天得到大神指点,在大学生涯中进步飞快,很快也成为院系当中第二个仪表堂堂,GPA出众,社团活动里的领军人物。同一个院系出了两个极其出彩的人物,自然有不少好事者揣测两人的关系,有人觉得大约是一时瑜亮,暗地里较劲;也有不少妹子暗地里yy两人之间擦出别样的火花。后一种谣言在黄少天帮确定保研的学长搬寝室之后甚嚣尘上,甚至连系里面的年轻老师都会拿这件事与他们开玩笑。

“我听说是因为导师拖着不让毕业。当时他准备申请国外的博士,导师却没有按时给他提交推荐信,反而要求他延毕一年。”喻文州叹了口气,给自己的杯子倒满了酒。

黄少天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也有人说是因为情感问题。”

“情感问题?”喻文州刚夹起的小龙虾掉进微冷的汤汁里,溅了他一手汁水。

“具体我也不清楚。”黄少天垂下眼睛,盯着那盘死的不能再死的小龙虾,想象着它们曾在滚油当中如何挣扎过。

学长出事的时候,黄少天正好大四,那是一段回忆起来只剩兵荒马乱的时光。

黄少天大学四年没有谈过恋爱,虽然追他的女生很多,他也短信微信来来去去暧昧地尝试过,短则一周,长则三个月,但是他始终没有心动的感觉,最后都以分手告终。而且,他的生活实在是很忙,想要学业社团实习多肩挑,总是要牺牲一些东西,比如睡眠,比如恋爱。

他以为他的大学生活即将波澜不惊地结束了,却没想到最大的波折分明还在后面。那可能是大学四年里他记得最清楚的一天:他去实验室找学长商量毕业去向,经过几个月的努力,他手里终于有了两个还算看得过去的offer。一家公司是世界500强,但是只给一个实习的offer,能不能留用要看实习期间的表现。另一家公司名气没有这么大,已经确定录用他,正火急火燎地催着他签三方。他兴冲冲地到了实验室门口,却听到有人在里面和学长说话。

黄少天并不是有意偷听,他本来已经准备转身走了,却被里面的声音绊住脚步:一个低沉悦耳的男声,带着隐隐约约的舒朗笑意,如同炎热夏日冷柜里那只冰淇淋,散发着香甜又诱人的冷气。

“难得看到你这么开心。”学长说道。

“这是我迄今为止听到最好的消息。”那个人如是说道。

“比约翰霍普金斯那个大牛的offer还好吗?”学长开着玩笑。

“我准备回国了。”

“可是……”

“我爱她。”

那人的声音明明很轻,轻飘飘如一片羽毛落地,却又如同鼓槌狠狠地砸中鼓面,黄少天胸膛里的心脏不可遏制地漏跳了一拍。他突然来了好奇心,偷偷将实验室的大门推开一条缝隙,空旷的实验室里只有两个人,那个人背对着门口,穿着白衬衫的挺拔身影立在午后的阳光里,右手撑着桌面,随意挽起的衬衣袖口下露出肌肉匀称的麦色小臂,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灵活地点动,透露出主人轻快的情绪。

“这条路很难……”学长叹了口气。

那人摇摇头,“我知道。”

实验室的门在走廊里穿堂风的作用下发出一声轻响,黄少天手忙脚乱地退了出去,步伐和心跳一阵纷乱。等他回了宿舍才想起来自己本来准备找学长咨询工作的事情,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个人,那个人的声音和那个人的背影。

以至于那天晚上,他梦见自己与一个面容模糊不清的男人翻雨覆雨,那人麦色的手臂撑在他身侧,俯身在他的耳边,用同样低沉悦耳的声音轻唤着他的名字,少天,我爱你。

“少天?”喻文州轻声唤道。

“其实,都是我的错。”黄少天垂着头,酒精昏昏沉沉上了脸。

喻文州握紧了酒杯,冰冷的杯壁刺激着他的神经。

 “学长曾经打过电话给我。”陈年的旧伤疤在如潮水般涌上的回忆中逐渐撕开,深埋已久的愧疚随着这句话出口,疯狂地淹没过头顶,“我没有好好劝他。”

彼时黄少天正陷入无尽的慌乱和自我怀疑当中,纠结于自己的性向问题,日日夜夜都挣扎着想着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对学长打来的最后一个电话敷衍了事。

一个小时之后,他听到了噩耗。

当这件事情再次传回院里面的时候,已然是满城风雨,难辨真相。不少人传说是黄少天提出分手导致的,最后那通电话只有三分钟,可见黄少天是心狠如铁。

黄少天没有解释,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其后所有的流言蜚语,他都以沉默承担。

喻文州又开了一罐啤酒,他的手有些抖,白色的泡沫沿着杯壁溢了出来。

“那段时间,我经常晚上躲在被子里哭。”黄少天抬起头,眼角通红,不知是因为酒精的缘故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没有在深夜痛哭过,不足以谈人生。”喻文州又开始慢条斯理地剥小龙虾,汁水饱满的虾肉被灵巧地从虾壳里剔出,放进了黄少天的碗里。

“你也哭过?很有经验嘛。”黄少天被喻文州故作深沉的样子逗笑了。

 “当然。”喻文州苦笑道,“有一天晚上实在受不了了,一个人跑去海边,对着大海痛哭一夜。第二天早上肿着两只眼睛回去实验室继续做实验。”

“实验结果如何?”

“糟透了,被导师骂了个狗血淋头。”

 “算了,我觉得你搞文学也挺有前途的,在实验室里说不定就埋没了。”黄少天安慰地拍拍喻文州的肩膀,挤眉弄眼道:“不如,把你新写的故事拿来给我看看?”

“好。”喻文州顺着黄少天的意,从楼下搬了电脑上来。

喻文州手速很慢,故事的进展也格外慢:三个人在跟着导游在遗址转了个大圈,意外触碰了机关,掉进了王陵的密道中。

黄少天只能感叹主角光环就像是开了挂一样,别人几百年找不到的门,被这三个人像踩狗屎一样找到了。不过,黄少天欲言又止地看了看喻文州,“说实话,你不会生气吧?”

“作者智商明显不在线?文笔小白?主角写得跟个纸片似的?金手指挂逼?”喻文州显然是身经百战的老手,万枪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一位云淡风轻的佛系作者,甚至无法让人吐槽他是玻璃心。

黄少天连忙摆手,表示他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嗯,有点基。你看,这个夜雨声烦已经帮索克萨尔挡枪挡了好几次了。”丛林遇险,夜雨声烦挺身而出;密道出事,夜雨声烦挺身而出。现在,密道里的一段斜坡,两个人还滚在了一起。

“那下次写夜雨声烦帮王不留行挡枪?”喻文州托着下巴思考。

“不不不!不用了!还是索克萨尔比较好!”黄少天听到这个假设浑身一个激灵,老王的大小眼仿佛就在他眼前晃荡,每次对上他的时候总是用一种危险的审视目光,想想就不寒而栗。

“不对啊,为什么总是夜雨声烦出手,其他两个人在后面当狗头军师?”黄少天回过味来。

“因为,我喜欢夜雨声烦。”喻文州笑眯眯地说道。

“……”黄少天总觉得听起来怪怪的。 


谢谢观赏,请移步: (七)


一点废话:

1. 昨夜星辰昨夜风,夏夜的屋顶星河晚风,烧烤的香气,啤酒的泡沫,简直是聊往事的绝佳场景之一: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说实话,我这个泪点极低的家伙是哭着写完这章的,配上BGM简直像催泪弹一样,写的时候觉得情感要爆裂了……

2. 超级喜欢看大家的猜想!可惜我真的不能剧透啊……



评论 ( 38 )
热度 ( 2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