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七)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本章是喻黄场合,但,依旧不是小甜饼(……)

指路: 目录  (目录,是为了取章节名字的时候不出现重复)

前文: (六) 昨夜


(七)彼岸

闹钟响的时候,黄少天还闭着眼睛,他伸出一只手胡乱地摸索,试图找到那只叫个不停的手机。然而,手边并不是熟悉的床头柜,空气一时无法承受住他的重量,黄少天身体一歪,正面朝下摔倒在厚厚的地毯上。他揉着前额和鼻子,挣扎地翻过身坐起来,极其艰难地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刚从沙发上跌下来,那只唱个不歇的手机卡在沙发的夹缝中,发出嗡嗡的震动声。他扑过去关掉手机,随手扔到地毯上,重新躺回沙发上,闭上眼睛。

但是睡意已经被那一跤摔没了,尽管头依旧昏昏沉沉,眼皮依旧沉重,大脑却已经自动开始运转起来。昨晚他喝了很多酒,一开始只是喝啤酒,后来喻文州似乎又从家里搬来了红酒和威士忌,他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不记得自己怎么睡着的,更不记得睡着之前自己在干什么。

好像,一直和喻文州聊天?他有说什么不对的吗?他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对了,喻文州!喻文州呢?

黄少天猛地睁开眼睛,环视一下四周:他躺在自家的阁楼上,午后的阳光正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照亮满屋子的杯盘狼藉。喻文州睡在黄少天旁边的小沙发上,身上的衬衣皱皱巴巴,头枕在右手臂上,左手垂在沙发一侧,看起来是一个不太舒服的睡姿。但是,睡着的人无知无觉,细碎的刘海纷乱地覆在他的前额,细碎的阳光点点洒在他的长睫毛上。睡着的喻文州眉目舒展,少了平日里深沉成熟的神色,多了几分孩子一般的天真懵懂。成熟男人偶尔流露出毫无防备的孩子气,是令人上瘾的毒药,一旦服下去,就再难戒除。

黄少天觉得自己已经将这瓶毒药打开了一半,他的视线顺着喻文州修长的脖颈而下,衬衣的领口解开两粒纽扣,隐约可见一段平直分明的锁骨。喻文州随意挽起的衬衫袖口下露出一截手臂,惨白的肤色在阳光照射下近乎透明,仿佛要消失在刺目的光线当中。

黄少天想起那个午后的实验室,面容模糊不清的背影,却一度成为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心魔,纠缠了许久。不过,黄少天现在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纠结惶恐的年轻人,对当年的梦魇只剩下些微遗憾,遗憾连那人的脸都不曾真正见过。时间是一剂良药,漫长的岁月和无尽磋磨的生活淘洗之下,心底最真实的想法总会逐渐浮出水面,让人无法回避:他喜欢男人。

甚至,他有点喜欢眼前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躺在自家沙发上,睡得不知日月,怀里还塞着黄少天在超市买酸奶送的鱼形抱枕。抱枕粗糙的做工虽然显得漫不经心,但是它的来历和它身上被洗衣机疯狂蹂躏过的痕迹,都是属于生活的气息,是黄少天所想象的简单幸福的生活。

喻文州垂下的手指动了一下,黄少天连忙闭上眼睛装睡,一时之间心如擂鼓。虽然刚才头脑里的想法坦荡至极,可是落实到行动上总有一段距离。他一边平复着心跳,一边仔细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喻文州起来了,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哦,给他披了条毯子,其实他正在冒汗,是心虚地冒汗,是激动地冒汗,是天气实在太热。

黄少天听着喻文州轻手轻脚地收拾着桌上的残羹冷炙,寻思着自己要如何醒过来才能显得既潇洒又不做作。

可惜的是,没等他想好,喻文州似乎已经把事情都料理妥当,轻轻带上了门,走了。

听着房门咔哒一声关上,黄少天懊恼地掀开毯子坐起来,人生中第一回后悔自己没有抓住时机。他一把拽下穿了一夜的T恤,准备洗个澡重新开始。

“谁啊?”他一只脚刚迈进浴室,门口就传来敲门声,这个一波三折的“早上”似乎总是和黄少天作对。他随手在腰间围了条毛巾,极其不耐烦地冲向门口。

“大清早的……文州!啊!你等等!”

喻文州被门里大片的胸肌腹肌晃了眼,没等看清楚又变回了那扇有点掉漆的房门。

“文州,什么事?”黄少天穿着齐整地再次拉开门,上身换了一件短袖卫衣,穿着一条修身牛仔裤,神情自然,仿佛刚才的事情并不存在。

喻文州低头掩饰一下脸上的笑意,“停电了,我本来想用电饭煲煮点粥。现在,我们要不要出去吃早饭?”

黄少天看着窗外的烈日就懒得动,“唉,多半不是停电。这房子太老了,经常无缘无故跳闸。尤其是夏天的时候,可能是大家都要开空调吧,它就特别喜欢罢工。没事,修一下就好了。”

于是,黄少天带着喻文州找到单元楼底层的电表,电表设置的位置非常不人性化,藏在楼梯的后侧,里面看起来黑乎乎的,还被一大堆废旧自行车、纸箱和其他鸡零狗碎挡住去路。两个人颇费了一番周折才把这堆破烂全都移开,但是楼梯后侧狭小的空间只容一个人站立。喻文州对电表不熟悉,只能站在黄少天的身后帮他打着手电。

“哎呀,是保险丝烧断了,幸好带来了工具。过两天天气凉快了就好了,用电不会像现在这么猛。往上照一点,你照的那地方是贾大爷家。”黄少天指挥道。

“过两天。”喻文州声音有些飘忽,“就是七月半了。晚上最好不要出门。”

“喻文州,你不是吧?怎么和老王一样搞封建迷信?封建迷信要不得,马克思主义了解一下?”

身后传来喻文州的轻笑,“少天什么时候入党了?”

“大三还是大四来着?这个重要吗?根本不重要。要是我们三个成立个党支部,我肯定是当支部书记的。”

“谢谢少天。”喻文州停顿了片刻,补充道:“不过,王杰希肯定没入党。”

“话说,我总觉得你和老王不太对付。”黄少天心思敏锐,喻文州方才话语里微妙的停顿被他抓了个正着。

喻文州斟酌地说道:“我们做事的风格不大一样。”

如果是待人接物的风格,喻文州是偏向于温和亲切,而王杰希则是务实与不按套路出牌的混合体。但是黄少天总觉得喻文州话里有话,并不是表面上这层意思。

没等他追问下去,喻文州接着说道:“你要注意点王杰希。”

黄少天隐约记起王杰希对他说,“小心喻文州。”两个声音夹杂在一起,在脑海里反复播放。

“他似乎在你家墙上开了一扇门。”喻文州似乎没有察觉到黄少天的沉默,“我记得合同里说不能私自更改房屋布局。”

“我去!老王居然瞒着房东搞这种事情!不行,我一定要去看看。”黄少天絮絮叨叨地说道,手上的工作不停。

黑漆漆的楼梯隔间里只有黄少天家经久耐用的老式手电微弱的光芒,头顶时不时掉落的灰尘和蛛网让黄少天联想起喻文州描写的王陵坑道。狭窄幽暗的坑道里,三个人借助手机照明,头顶时不时掉落灰尘和土块,两侧的墙面上似乎绘制着晦涩难解的壁画。

黄少天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问题,“文州,你写鬼故事,有没有真的见过鬼?”

“我只见过人。不过,鬼以前也是人,应该不会有很大区别,说不定还没有目前的人工智能和人类的差别大。”

“你这么一说,画风立马从灵异频道转换到科幻频道。可谁知道构成材料是不是变了呢?说不定就从碳基生命变成硅基生命了。”

喻文州沉默片刻,“至少,我能肯定他们不会是硅基生命,可能更像是水和水蒸气的关系。”

“很有研究啊,听你这么说都不觉得是什么大问题了。”

“是什么大问题?和他们共存于这个世界,还是和他们共处于这个房间?”

喻文州的反问让黄少天一瞬间感觉后背发凉,浑身的鸡皮疙瘩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他摇摇头,试图打消心里涌起的一些可怕联想,“他们应该会有自己的世界吧?像传说故事中的奈何桥、孟婆汤,然后进入转世轮回,很快又变成人了。”

“那些都是活人的想象,却没有去过那边的人回来告诉我们真相不是吗?万一,彼岸世界是撒旦的地狱呢?是再也回不来的天国呢?对所谓的那个世界的想象,并不只有六道轮回。我们所能确切知道的,不过是我们目前生活的这个世界。我们所能把握的事情,也只存在于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喻文州声音很低,语速却很快,像是排练过千百万遍的说辞,一遍又一遍说服自己,说服他人。

那个世界,黄少天楞住了,他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引出喻文州这样一番长篇大论,更没想到的是,喻文州居然会对这件事想过这么多,这么深入。关于那个世界的话题,提起来就令人不舒服,如同楼梯一脚踏空,世界的阴暗面陡然翻转而来,呈现出一片巨大的空洞和黑暗,本能地让人想要逃避。

咔嚓,保险丝正巧换好,将黄少天从这个难解的话题中解救出来。走出昏暗的楼梯隔间,黄少天这才发现喻文州背光站在楼道里,面上失去了往日的镇定,眼神里竟透露出一丝哀求。他以一种用力又不敢用力的方式握住黄少天,拉着他跨过满地的障碍物,冰冷的手心里全是冷汗。

“别总想着死后的事情,死人说不定从来不会进行这么有深度的哲学思考。”黄少天安慰着低气压的喻文州,第一次感觉到这个男人原来也不是永远都如冰川一般坚定稳固,在某一刻也会坍塌,大块的浮冰剧烈地撞向海面,也狠狠地撞向黄少天心底柔软的一角。

喻文州低下头,看向两人交握的双手,而后缓缓松开,等他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恢复以往的平静镇定,微笑着对黄少天说道:“所以,要麻烦活人帮他们多想一想。”

黄少天勾住喻文州的脖子,“从幼儿园开始老师就教导我们,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说真的,马克思主义你还是了解一下吧。看资本主义给你灌输的满脑子奇谈怪论。”

“我其实只是出国进修烹饪汽修和美容美发。”喻文州谦虚地说道,“黄少,早餐吃什么?”

“叉烧包,奶黄包,虾饺,肠粉……”黄少天报起菜名。

“沼三明治配咖啡。”喻文州似乎没听见。

“我要豆浆。”黄少天坚决捍卫自己最后一点中国胃,寸步不让。 


谢谢观赏,请移步: (八)


一点废话:

1. 情人节快乐!本章是完全的喻黄场合!少天与文州坦诚相见(一秒)!希望大家看到阿雷试图写小甜饼的努力……

2. 给大家拜个早年:春节快乐!大吉大利!阖家幸福!吃好喝好快快乐乐!除夕和初一,我都在疯狂上课……so,这周末更不了了,大家春节玩得开心~~

3. 能在lofter认识这么多小可爱们是我去年最大的收获!新一年也请多多关照!爱你们!(づ ̄3 ̄)づ╭❤~


评论 ( 36 )
热度 ( 2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