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八)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本场特邀嘉宾:卢瀚文

4. 但是,喻和王都没有出场(……)

Notice:本故事中没有任何动物和人物受到实际伤害,所有NPC均来源于作者的3D建模。

指路: 目录  

前文: (七) 彼岸


(八)灯火

“黄少!你人呢?”耳机里传来卢瀚文兴奋的喊声,直冲耳膜,震得黄少天立马把耳机声音调小一档。周六晚上,14岁的卢瀚文同学终于从学校解放回来,虽然每一门课的老师都殷勤地准备了不少作业,但是卢瀚文放下书包的第一件事还是缠着黄少天一起打游戏。黄少天和卢瀚文住在一个院子里,几乎是看着这个小萝卜头长大的。黄少天一直以大哥哥自居,很想拿出些许大家长的威风,劝他做完作业再玩游戏。但是,卢瀚文反问黄少天当年也是先做作业的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黄少天的最佳纪录是一天之内赶完所有寒假作业,周日晚上疯狂做作业的经历至今历历在目。由于无法以身作则为人师表,黄少天最终答应带卢瀚文玩一把。

 “我在对面屋顶上,你从左边那个破消防楼梯跳上二楼屋顶,顺着水管爬到四楼平台,先在那里待着。等一会儿他们从楼里面出来,我们居高临下,直接干掉他们。”因为语音用的其他软件,所以两个人聊起天来颇为肆无忌惮,不用在意被游戏里的对手听见,简称开黑。黄少天的手在键盘上飞速操作,视角转了好几圈,把远处走廊上几个狼狈的身影尽收眼底。

“了解。”卢瀚文回得干脆利落,执行起来也毫不拖泥带水,片刻之后从黄少天的视角看过去,已经没有了流云的影子。

孺子可教,黄少天心里暗暗点头,这小子还学会隐藏了,看来以后打游戏可以继续带着这小孩玩了。

卢瀚文虽然在游戏里隐藏起来,但是耳机里还没有,一直保持着持续地兴奋和激动。

“黄少,听我妈说你家租出去了,两间房子都租出去了?是什么人租的啊?”这个世界上消息最灵通的大概就是大院里的阿姨婆婆了,逛一趟菜市场就不会漏掉任何附近的热点,周围环境的风吹草动都能及时发现。更何况,喻文州还是一个经常逛菜市场的人,毫无疑问会是附近令人瞩目的焦点。

“是啊,租出去了。一个是开淘宝店的,一个是写网文的。”黄少天兴趣缺缺地敷衍道。

“哦,这样啊。”卢瀚文声音忽然变小,显然是把耳机和话筒拿开了。不过很快他又回来了,干巴巴地转述道:“我妈让我问问,那个皮肤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有没有处对象?哦,还有,他是那个开淘宝店的吗?”

“不是,他是那个写网文的,还没签约,一天只能写3000字,现在也没有卖出去过版权,没有固定收入,没有社保,没有公积金,没买保险,没有车,没有房。”黄少天语速超快地回答道,黄少天说的是实情,但是实情的另一面是喻文州漂亮的背景履历和似乎根本不差钱的装修方式。

“等等,黄少,你说太快了,我记不住。唉,算了,你就告诉我,他有没有对象吧。我妈只关心这个,据说她单位里有好几个单身的姐姐。”

“……”黄少天顿了一下,“……不知道……”他确实不知道,细想一下,他对喻文州的私生活了解不多,他能得到的所有信息都是浮于表面的信息。喻文州像是递给他一份简历,上面写着教育经历,发表作品和兴趣爱好,却没有一点更加私人的东西。而这点私人的东西,蓦然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是房东与房客,而不是别的什么关系。

黄少天自从那天明悟自己心思之后一直处于一种暗藏的亢奋之中,他每天都去喻文州家里,两个人生活步调一致,聊天从不冷场,对彼此的口味和忌讳都了如指掌。一天中有大半的时间都在一起,四舍五入几乎算是同居。两人的关系似乎只要再进一步,就能达到生命的大和谐。

而卢瀚文这个无心的问题却对黄少天兜头泼了一盆冰水,他们之间的关系远未如想象中那般亲密。喻文州有没有处对象?那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黄少!黄少!他们出来了!出来了!”耳机里传来卢瀚文叽叽喳喳的声音。

“来得正好!”黄少天暴喝一声。

片刻之后,屏幕上出现一行金色的大字,显示两人的胜利。

“哇!黄少,你刚才真的太强了!突突突突突突!太帅了!”

暴力游戏缓解了黄少天心中的郁结,他长出了一口气,“好了,瀚文,你该去写作业了。”

“黄少,再来一把吧!”

“不行,你妈一会儿要说你了。”

“嘿嘿,我妈刚才出门了。就来一次,再来一次,最后一次,我保证!”

“好吧好吧。”

有了第一次的配合,两个人第二次的默契程度明显提升。卢瀚文不用随时随地呼唤黄少,黄少天也可以一心一意地想事情不被打断了。

“最近院子里感觉清静了不少,虽然喻文州和王杰希搬进来,但是这几年好多老街坊都搬走了,连楼下的贾大爷都不常见到了。”黄少天随口感叹道。

“根本不止这两个人吧,我在院子里经常遇见那个一身绿的快递小哥。他上次站在我们单元门口放包裹,我从后面吓了他一下。哈哈哈哈,他当时脸色和衣服一样绿。之后他看见我都绕道走。”

黄少天心中给这个小子点了个赞,刘小别那副拽样,他看不顺眼很久了。

“我妈说贾爷爷被儿子接去家里了,就是前几天的事情,儿子好像是寄了一张自制的特别详细的旅行指南。我妈当时感叹我什么时候才能这么贴心,早知道要生个女儿就好了。”

“可以和桂婶换一换。”黄少天此时一心三用,一面应付着游戏,一面说着话,心里还在反复思量喻文州的事情,试图从生活中的蛛丝马迹中找到关于喻文州更加私密的内心。墙上的明信片是哪里来的?喻文州之前经常去世界各地旅游吗?他和谁一起?他家里似乎没有相框,不知道他的家人是什么样子?

“桂婶?还是算了吧。”桂婶生了一个女儿,但是她老公却是一个重男轻女到极致的男人。自从女儿出生,她老公就常以此为借口动手打人,院子里常能听见哭喊。一开始街坊邻居前去劝过几次,但是奈何桂婶自己要和这男人过一辈子,每次的结果都是忍了。卢瀚文小时候对这种身边的暴力事件承受力很低,很长时间都不敢直视桂婶的老公,连名字都不肯喊,一律代称为那个叔叔。

“她家需要你这样的壮劳力。”黄少天笑道,卢瀚文进入青春期,刚开始长个儿,整个人像一颗在风中生长的豆芽菜,细长细长的。

“比不得黄少,她家的煤气罐都是你搬的,肯定是靠这个练的腹肌。”黄少天的热心在院子里也很出名,是阿姨大婶心中的好青年,不过,卢瀚文话头一转,亮出杀手锏:“要不要我妈给你介绍个对象?”

“谢谢,不必了,请高抬贵手吧。”黄少天连忙讨饶。

卢瀚文十分满意,继续把从妈妈那里听来的八卦倒给黄少天,“不过,前几天那个叔叔好像离家出走了。”两个人操纵着角色进入一条脏兮兮的暗巷,连背景音乐都变得沉重诡异起来,卢瀚文不自觉压低了声音,“听说是有一天晚上他们两个人吵架,那个叔叔就摔门而出,现在还没有回来。”

“还是因为女儿的事情?”

“不是,好像是因为桂婶藏了私房钱,网上购物买了点东西,收包裹的时候正好被看到了。”

“……”黄少天一时无语,“幸好那人自己滚蛋了,桂婶这下可以松口气。”

黄少天操作着夜雨声烦跳上几个油漆桶,轻巧地攀上房屋外侧生锈的水管,准备复制上一次的经验,居高临下,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这倒没有,我妈说桂婶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总说看到你这栋楼里有蓝色的亮光。”

砰砰,两记冷枪从上方射来,擦着夜雨声烦的肩膀落了下来,“卧槽,中埋伏了!走右边,进楼里!快快快!”居高临下,可真是大家都喜欢的策略。

两个角色跑进昏暗的楼梯间,卢瀚文准备往上跑,而黄少天示意他藏到走廊储物柜的后面,自己操作着夜雨声烦则爬上了吊灯。一场追杀很快就要变成反追杀了。

“什么蓝色的亮光?在哪里?听上去很像是安全隐患啊?”黄少天腾出心思回到刚才的话题。

“就在你租出去的那两个房子里,是那种很诡异的颜色。黄少,人来了!”

“准备。”黄少天屏息说道,下一秒就要开始进攻。

啪,一声轻响,整个屋子瞬间陷入一团漆黑。

“卧槽!这个时候停电!”黄少天一甩键盘,伸手在桌上摸着手机。借助手机的光亮,他拉开窗帘,没想到窗外也是一团漆黑,整个院子都黑成一团,只有远处的霓虹灯勉强为这里带来一点光亮。失去光明,这一片仿若是被世界遗弃的孤岛。

黄少天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喂,瀚文?我们院子里停电了?”

“是啊,我看到你了!”卢瀚文家在黄少天家对面,老式单元楼不讲究人性化设计,楼与楼之间的间距非常小,稍不注意就能把对面一览无余。卢瀚文正站在窗口向黄少天挥手,黄少天朝他挥挥手,却看见卢瀚文还在使劲地挥手。

“瀚文?怎么了?”

电话里电流的杂音突然变得多起来,让卢瀚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真,“黄少!我也看到那个蓝色的亮光了!我去,好可怕!整个院子只有那里是亮的,但不是真的亮啊。”

“在哪里?哪一间?”黄少天此时竟然又想到了喻文州。

“我——的——左边。”卢瀚文给的描述很准确,但电流声大得让他的声音显得特别微弱。

他的左边,是王杰希家。

“卧槽!我好像——滋啦滋啦——看到我妈了!滋啦滋啦——在那团蓝色——滋啦滋啦——滋啦滋啦——亮光里!不行,我要去找她——滋啦滋啦滋啦滋啦——”

“瀚文!瀚文!卢瀚文!卧槽!这小子乱跑什么!”电流的声音已经嘈杂到听不清楚,黄少天喊了几声之后只得放弃。他摸索着在家里找到手电,带上还没有挂断的电话,准备下楼找卢瀚文。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看到喻文州昨天特意送来的屯粮。喻文州昨天告诉他今天是中元节,不要出门,尤其是晚上。

他能怎么办?只有抓住卢瀚文那小子狠削一顿呗。

黄少天点亮手电,只身迈进黑暗中。 


谢谢观赏,请移步: (九)


一点废话:

小卢真可爱,真可爱,真可爱!上次写了老魏,这次我要写小卢!



评论 ( 30 )
热度 ( 1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