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九)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本章是蓝雨双剑客刷副本

4. 喻和王依旧没有出场,这章喻黄tag不打了……


指路: 目录  

前文: (八) 灯火


(九)颠倒

电筒的光芒在前方投下一个不甚明亮的光圈,却将周围环境衬得更加昏暗。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黑暗更增添内心的焦虑,时间仿佛被拉长,空间也变得不甚明晰,原本只有几步的楼梯,此时宛如蜿蜒的长龙,一直走不到底。

“瀚文?卢瀚文!”黄少天在楼梯的拐角处正好撞上飞奔上来的卢瀚文,黄少天一把抓住还在试图往上跑的卢瀚文,“你着什么急?”

“那个快递小哥,刘小别,在后面追我。”卢瀚文气喘吁吁地说道。

“追你干嘛?”黄少天觉得这个快递小哥有点敬业过头,甚至有些多管闲事。

“他就站在楼道里,拦着我不让我上楼。我和他说,我妈在楼上。结果他居然说谎,硬说我妈肯定不在楼上。我明明看到我妈的签名还在他的快递单上!”卢瀚文生气地说道。

“他好像没跟上来。”黄少天朝卢瀚文身后看去,只见一片浓重的黑暗,没有光亮,也没有声响。

而卢瀚文则看向黄少天的后方,“黄少!你看!又是那道蓝色的光!”

黄少天回过头,透过楼梯的间隙可以看到上一层隐约透出的光亮,那种似有若无的光亮不像是来自工业社会的产物,飘然若气,时聚时散,宛如荧火。

没等黄少天研究清楚这个诡异的光亮,卢瀚文已经一马当先冲向了上一层。黄少天只能紧追着卢瀚文的脚步跑上去,没想到卢瀚文前方急刹车,黄少天又撞上了这个小家伙,手里的手电筒没拿稳掉在了地上。

“又怎么了?”黄少天捡起手电,心疼地发现手电不太好使,光亮一闪一闪的,使劲拍了几下之后终于恢复正常。

“黄少……我觉得这家,嗯,怪怪的。”卢瀚文压低声音地说道,他停在一扇半开的门前面,幽幽蓝光正是从屋内弥散出来。

黄少天抬头看了看门牌,5号,正是王杰希家,“有什么好奇怪的……”话音未落,黄少天正对上门内一双血红的眼睛,血色的双眼直勾勾地瞪着门外的来人,浑浊的眼球里映出卢瀚文苍白的脸以及黄少天强行镇定的表情。

“只是个纸人而已。”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拍拍卢瀚文的肩膀,“这就是那家开淘宝店的。”

门口摆着的纸人,身后映着幽幽蓝光,身前是手电筒收束的光芒,随着手电筒光芒的移动,黄少天甚至觉得纸人的眼睛随着光芒缓缓转动,暗沉浑浊的眼球在光芒的映照下竟射出一丝精光。

“去我家吧,私闯民宅是犯法的。”黄少天拉着卢瀚文,准备带着未成年小朋友赶紧退出这个诡异的地方,免受封建迷信的污染。

“不是!黄少!你看,那个墙上有扇门!那个光是从门里面出来的。”原来,卢瀚文的关注点与黄少天并不一样。纸人的身高与黄少天相仿,依靠在门边正好被黄少天盯了个正着。而卢瀚文比黄少天矮了两个头,正对着客厅墙面一扇贴满黄色符咒的门。那扇仅仅容得一人通过的小门,正散发着诡异的蓝光,隙开的门缝宛如一抹不怀好意地微笑。

对卢瀚文而言,这扇门最诡异的地方是那道光,可能还有周围杂七杂八的黄符,以及上面鲜红的符咒,无法知道究竟是鲜血还是朱砂。黄少天更加觉得不可思议,因为那堵墙是承重墙!

黄少天耳边炸裂开喻文州的话,王杰希在自家墙上开了一扇门,而这扇门不应该也绝不能够出现在这个位置。

“你先回我家,我要去看看。”黄少天把钥匙塞给卢瀚文,一手推开大门,准备找王杰希讨个说法。

“不,我要跟你去。”卢瀚文把钥匙塞了回来。

“小朋友要听话!”黄少天试图竖立自己从来没有竖立起来的家长权威。

“我根本不是小朋友!而且我妈还在里面!”卢瀚文仰着脖子,与黄少天相对怒视。

几秒种后,黄少天败下阵来,举手投降,一面带着小尾巴进屋,一面絮絮叨叨地说道:“好吧好吧,你可以跟着进来。不要乱说话,不要到处乱跑,不要乱碰东西……”

“黄少……”身后传来卢瀚文哆哆嗦嗦的声音。

“又怎么了?”黄少天转过头,只见卢瀚文可怜兮兮撑着门边的纸人,纸人将倒未倒,即将把那张苍白的面目与卢瀚文亲密接触。

“我不是故意的……它自己倒下来的……”

黄少天摇摇头,无奈地帮卢瀚文把纸人扶正,没想到纸人的触感竟是柔软的,宛如皮革,或是,皮肤。他摆正纸人的位置,连忙触电一般松开手,再次郑重告诫卢瀚文,不要乱跑,不要乱动。

卢瀚文没有乱跑,也没有乱动,只是压抑着兴奋和一点点害怕地向黄少天播报自己看到的东西。王杰希的家装风格与喻文州完全不一样,很多时候你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一把椅子,而它配套的桌子却在另一个角落。又或是为什么地面上出现的不是落地灯而是一根水桶大小的红蜡烛。而这根大蜡烛显然已经点燃过很多次,红色的蜡泪层层叠叠地挂下来,让整个蜡烛显得滑腻又失去形状,加之其红白相间的颜色,总让人产生一些令人恶心的联想。挂在电视墙的念珠似乎被盘了很多年,锃光发亮;茶几上放置的笛子,暗淡发黄的颜色,不能不让人对其材质产生一些异样的猜想。

墙上的大门被推开,但是门里面一片漆黑,没有声响,也没有刚才看到的蓝色亮光。手电的光束照下去,是一排毫无修饰的水泥楼梯,一眼望不到底。

“黄少,这里是三楼吧。”卢瀚文站在黄少天身后探头探脑。

没错,这里是三楼,楼下还有人居住,而这条仿佛要通往地心的楼梯和这扇门一样,不应该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黄少天转身拉住卢瀚文,果断地说道:“走,我们回去。”从停电开始,到这条楼梯出现,事情正逐渐脱离常理,违背基本的自然科学规律。他敏锐地嗅到危险的气息,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留下来探险未尝不可,但是他不能带着卢瀚文冒险。

但是卢瀚文似乎没有像黄少天一样的危机感,少年被黄少天拖着,对着门后的世界一步一回头,语气里充满了跃跃欲试的兴奋感:“黄少,你说,那条楼梯是不是通往异世界?”

“不是不是,根本不可能,不存在异世界,瀚文你少看点日本动画片。”黄少天扫了一眼周围,就在他们转身回头的工夫,王杰希家里的陈设似乎有了些微的变化。但是他说不上来是哪里变了,只感觉房间里的气氛越发凝滞,每一步迈出去都仿佛离大门越来越远。

“那会不会像是探险小说里那样?主角肯定不能轻轻松松完成任务,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探险,斩杀怪兽,完成试炼……”卢瀚文眼神发亮,仿佛自己已经被钦定为这个探险故事的主角。

没等卢瀚文说完,大门咔哒一声合上。方才倒在卢瀚文身上的纸人,此时正好倒在门前,血红的眼神一瞬不瞬地盯着两人。

“这下,我们可能真的成主角了。”黄少天敏捷地拉起卢瀚文,往后猛退两步。方才觉得奇怪的地方,如今已经明了,房间里所有的衣柜,抽屉和箱子都呈现打开的状态,一个又一个纸人从里面出来。它们柔柔软软,摇摇晃晃地把自己从狭窄的空间里抽出来,快速地从折叠状态舒展开来,以极其稳定的姿态一步步向两人逼近。惨白面目上扁平的大嘴一张一合,竟露出两排尖利的獠牙,发出碎纸机一般的声响。

纸人呈扇形围攻过来,黄少天将卢瀚文护在身后,用手电筒猛击纸人的头部。却没想到敌人柔软得像面巾纸,轻轻折叠过去化解了攻势,但是手电筒上却留下一道凹痕,像是撞击硬物而产生。黄少天连退数步,不能与这个奇怪的怪物正面相抗。拉开距离对峙几秒之后,面巾纸陡然变成卷纸,纸人的四肢无限延长过来,如同遮天蔽日的白色触手从四面八方蔓延而来。

黄少天拽着卢瀚文退入墙上那扇诡异的门中,使劲关上了门,门外随即传来噼里啪啦的敲打声,黄少天抵在门上,感觉到从门后传来的巨大力量,一击一击都能震碎腑脏。

“瀚文,你还好吗?”黄少天看向身边颇有些沉默的少年。

“黄少……楼梯,不见了。”卢瀚文愣愣地看向前方。

黄少天抬起头,手电所及的地方是一片开阔的草坪,草坪的尽头是G大金光闪闪的校门,即使是手电微弱的光芒也不改其恢弘的本色。

“这里是,G大?”黄少天又用手电照了一圈,确信那是自己待了四年的地方,草坪围绕着花坛,有一个花坛因为几年前被车撞过而微微有点凹陷。

“什么G大?我现在坐在校车上!”卢瀚文惊讶地看向黄少天,在摇摇晃晃的校车上,黄少天竟然一动不动地站着,没有扶着栏杆,也没有抓住扶手。这是卢瀚文每天早上上学坐的校车,空荡的校车上只有他们两个人,车窗外的景色飞速地向后退去。

黄少天看着卢瀚文以一种悬空的坐姿坐在他的身边,时不时还摇晃两下,一时之间眼睛和头都有点疼。他看向身后,原本是门的地方已经变成了宽阔的马路,确实是G大校门外那条连白天都没什么车流的双向四车道公路。

G大几年前搬至G市城郊的新校区,面积扩大了好几倍,学生宿舍也从8人一间变成4人一间,学校老师和同学的生活质量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唯一的一点不好,新校区所在地十分偏僻,周围只有一个占地面积极大却根本没有人来的生态公园,还有这条宽阔笔直却车流甚少的公路。晚上九点半之后,等图书馆和教学楼都关门,偌大的校园变得极其冷清,昏暗的路灯之下,到处影影幢幢。

黄少天在G大生活四年,仅凭经验就能知道,现在大概是九点半之后的G大,校门关了半边,只留一道小门供行人通过。

“黄少,你要不要也坐下?”卢瀚文问道,他看着黄少天站得笔直,也觉得十分心惊胆战,校车的速度越来越快,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他担心黄少天下一秒就要被甩出去。

“什么坐下?这里根本没有椅子!”黄少天则更加心惊胆战地看着卢瀚文在悬空中剧烈地摇来晃去,猛地停顿之后,下一秒更是直接弹射一般飞了出去!

“啊——”

“小心!”黄少天扑了过去,护住卢瀚文的头,两个人重重地摔在那片草坪上。

“撞车了!撞车了!”卢瀚文一脸惊魂未定,在草地上挣扎着喊道。

黄少天摊到在草地上,揉着自己一把被撞散的骨头,“卢瀚文!瀚文!你清醒一点!这周围连一辆自行车都没有!”

卢瀚文急促地喘着气,似乎还没从刚才的应激状态下走出来,他抬起头环视四周,发现自己跌坐在草地上,周围确实连一辆自行车都没有,空空荡荡,平平坦坦,草地被他们蹭起了泥土,他甚至还能嗅到青草汁液和泥土的气味。

G大的金字招牌在白色射灯的照射下闪闪发亮,恢弘的校门之后隐约可见灯火通明的建筑物。

而他们身后那条宽阔无人烟的马路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片浓稠的黑暗,如一堵厚实的围墙,阻隔了他们退后的可能性。

黄少天冷眼看着黑暗向他们缓步推进,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冷笑道:“看来只有一条路了。”

“瀚文,欢迎来G大,这里就是黄少我当年战斗过的地方。”

“我们老师说,如果你们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只能在家门口上G大了。”

“你们老师简直是胡说八道!G大哪里不好!家门口多方便!”

“我听说,G大新校区是建在坟场上的。”

“……” 


谢谢观赏,请移步: (十)


一本正经的心里话:

1. 说实话,最近太多事情让我写作心态有点崩。想要早点更完这篇,早日转职为健身博主。美食博主都不敢想,毕竟我最爱的粽子口味是椒盐红豆粽,这妥妥就是“异端”了。

2. 感谢一直以来对我保持宽容的大家,爱你们(づ ̄3 ̄)づ╭❤~ 


评论 ( 28 )
热度 ( 1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