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十一)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指路: 目录  

前文:(十) 梦想


(十一)时钟

“黄少,你们图书馆结实吗?”卢瀚文一马当先冲进图书馆,在大厅正中间的电子门前一个急刹。

黄少天跟在他的后面,一跃而入,身后追着的黑猫一声巨响之后撞上图书馆金属装饰的大门,一时地动山摇,天花板上的灰尘簌簌落下,远处一排排书架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倾倒而下。

“往里走!”黄少天一手撑住半人高的电子门柱子,身姿潇洒地跳过横杆,卢瀚文立马跟了上去。身后的巨型黑猫甩了甩被撞晕过的头,亮出尖利的牙齿,伸出一只爪子向门洞里掏去,那情形活像是从耗子洞里掏老鼠。

不过,它很快发现自己爪子不够长,已经够不到跑进图书馆深处的两个人。一声尖利咆哮之后,巨型黑猫开始反复撞击大门,试图让这道入口变得更加开阔,一下又一下,图书馆大厅里装饰吊灯坠了下来,摔了一地玻璃碎片。

黄少天和卢瀚文坐在图书馆二楼的楼梯上喘着气,长跑带来的肌肉酸胀现在才表现出来,肺里的空气似乎都被挤出去,心脏每一下都仿佛要蹦出来。

“黄少……”

“瀚文你最好是什么想法都没有,如果你现在有什么想法,我肯定立马把你扔出去喂猫咪。说起来,我觉得那只猫不太挑食,你这个年纪的皮薄肉嫩说不定正合它的口味,何况它还是你想出来的。”黄少天伸着大长腿,背靠着台阶,有气无力地说道,虽然这段话依旧很长。

“不是我想出来的!”卢瀚文怒道,“我什么都没想,只想喝水!”

“这个可以。”黄少天点点头,听卢瀚文这么一说,他也感觉自己嗓子在冒烟,“走吧走吧,图书馆三楼有自动贩卖机。”

一楼的大猫还像永动机一样不停地撞着图书馆大楼,整栋大楼一直处于持续的摇晃当中。

“刚才那些怪物似乎都没有进图书馆。”卢瀚文跟着黄少天走过横亘一楼大厅的上层走廊,居高临下地看着图书馆入口被黑猫堵了个结实。

“据说在学校中轴线上的第一位建图书馆,就是为了阻挡妖魔鬼怪,因为文字是有魔力的。”黄少天说道。

“真没想到,妖魔鬼怪都是学渣。”卢瀚文摇摇头,“不过,他们进不来,我们也没办法出去。”

他们从进入G大以来,就一直处于疯狂逃命的状态,没有时间思考这个诡异夜晚的种种细节,更别提想脱身之法。这话一出口,两人都沉默了,回忆起这个夜晚种种不合常理的事情。

他们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在空无一人的图书馆里顺着楼梯爬到了三楼,在三楼的茶水间外侧看到了食物充盈的自动售货机。身无分文,黄少天一剑捣碎自动贩卖机的玻璃,从里面捞出两瓶矿泉水,想了想又从里面拿了两袋薯片和一包QQ糖。

卢瀚文抢先拆开了QQ糖,“我们很像末日故事里那些为了生存不得不打劫超市的人。”

“别——说——话——”黄少天抓起一把糖塞进小卢嘴里,而后警惕地向四周望望,书架整栋楼的抖动中微微颤动,桌椅有规律地摇晃着,头顶的灯忽明忽暗。几分钟之后,图书馆的三楼还是保持原样,没有突然出现的僵尸,也没有变异的大虫子,更没有从天而降的外星人。

黄少天拧开矿泉水,一口气灌了小半瓶,“好了,你可以说话了,看来灰姑娘的魔法已经失效了。”

卢瀚文放下紧捂嘴巴的手,长舒一口气,“吓死我了。已经十二点了吗?”

黄少天看了看图书馆墙边的老式座钟,离午夜十二点还有一分钟。三楼是图书馆的外文书籍阅览室,也许是为了与这些外文书籍相匹配,三楼的装修风格也偏向西方。虽然没有将整层楼弄成凡尔赛宫般的壁画加贴金墙纸,但是摆设有一些具有欧美风情的物件。比如,这个老式座钟会在每一个整点报时,钟面上的小窗户打开,伴随着悦耳的音乐从里面依次走出四个人偶,像是收工回家或是出门上工的中世纪平民。这个老式座钟是G大与海外学校交流访问的时候,对方学校赠送的,因此被摆在了三楼最显眼处。

“我们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十一点吧?我不记得了,今晚我爸也不在家,没人提醒我要睡觉。”卢瀚文又拆开了薯片,平时家里对零食管得严,这种垃圾食品基本只有春游秋游才能吃到。

“我觉得这个时间,不太对。”黄少天缓缓地拿起冰雨,看着挂钟的指针咔哒一声重合在一起。

午夜十二点,来了。

老式座钟发出一声刺破时空的钟鸣,接着开始一声又一声沉闷的钟声,钟声仿佛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整层楼仿佛都包裹在钟声当中,又仿佛有无数的座钟齐鸣,声浪摇撼灵魂,震动耳膜。

钟面上的小窗户准时打开,里面的人偶伴随着诡异的音乐依次走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依次回到窗口当中。音乐持续地响着,钟声震动,地面晃动,侧身而立的人偶转过身,木制的下巴微微开合,僵硬地牵扯出一抹冷笑。

座钟在剧烈的摇晃中碎裂一地,人偶完好无损地落地,紧接着迈着僵硬的脚步朝黄少天他们走来,一步一步,越来越大,越来越接近人类的身高体型。然而,他们身后却拖着长长的丝线,摇动的四肢如同拖着蛛网的蜘蛛,上下挥动的手上还拿着寒光凛凛的农具:有的拿着镰刀,有的舞着斧头,有的举着榔头,有的握着菜刀,在前方封住了他们的道路。

寒光一闪,金属相击发出脆响,黄少天的冰雨格挡住下压的镰刀,格挡的瞬间他就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几乎要将他压入地下,黄少天咬着牙对卢瀚文喊道:“快上楼梯,四楼是古籍善本保管室,大门是防火防盗的!”

卢瀚文没有片刻犹豫,转身就跑,现实世界毕竟不是游戏,力量上的差距不是靠鼠标修改技能加点就能完成,他的细胳膊细腿根本没法抗住人偶蛮力一击。整栋大楼还在持续地摇晃,卢瀚文勉强维持着身体平衡,挣扎地朝楼梯间跑去。

“喵——”震耳欲聋的声音从楼梯传来,黑猫顺着楼梯窜了上来,堵在楼梯间的出口,伏低身体,露出一口尖牙,摆出攻击的姿态。

“黄少,楼梯间被堵了……”卢瀚文横剑身前,缓步后退。

“电梯电梯电梯!在楼道右边右边!”黄少天刷刷几剑,戳在人偶的要害处。然而,人偶之所谓为人偶,正是因为没有血肉内脏,没有痛感也没有恐惧,即使被斩断手脚,落地的手脚依旧毫无畏惧地向他们的敌人直扑过来。一时之间,黄少天的应对捉襟见肘,人偶落在地上的脑袋如炮弹一般向他飞来,咔哒咔哒不断开合的木头嘴巴势要在他身上撕下一块血肉。

黄少天举起长剑,下一秒像打棒球一样将飞上来的人偶头颅击飞出去,头颅撞倒一排排书架,无数厚重的书籍落了地,腾起无数灰尘。而黄少天脚下的断手断脚还在锲而不舍地向他袭来,丝毫不为自己埋入书堆当中的同伴悲伤。

卢瀚文看着黄少天陷入苦战,而他面前的黑猫瞪着荧绿的眼睛,一瞬不瞬地落在他身上,掠食者蓄势待发,只等他出现片刻疏忽,一跃而起,将他吞入腹中。

而电梯在他侧身好几米开外,他势必要转身,而这个致命的空档要么导致自己成为猫咪的夜宵,要么将黄少天置于腹背受敌的境地。

卢瀚文握了握手中的长剑,剑身上华丽的装饰事实上抓握起来让人很难受,这是他在想象当中完全没有意识到的现实问题。少年在心中想象过无数次打败怪兽拯救世界的桥段,简单得仿佛只需要挥剑就能取得胜利。

然而,现实世界哪里是这么简单。黑猫腥臭的吐息近在眼前,血盆大口张开能吞下一排书架,电梯却远在天边,遥不可及。身后的同伴没有三头六臂也没有超能力,却在这个诡异的夜晚无数次将他回护在身后。

卢瀚文紧握住剑柄上令人难受的装饰,心里下定决心。

“瀚文,你别在那里和猫玩了!快去电梯!”黄少天吼道。

卢瀚文充耳不闻,提着长剑向黑猫跑去,下一秒黑猫一跃而起,向卢瀚文直扑过来。卢瀚文脚下不停,一口气冲进楼梯间,矮身避过黑猫尖利牙齿,就地一滚,举剑当头一刺,长剑刺入浓密的猫毛之中,也不知道是否正中目标。

他艰难地抽出长剑,淋了满头热血,正准备再补一刀,只见半空中的黑猫突然化为一缕青烟,消失在空气中。卢瀚文旋即回身,飞快地跑回黄少天的身边。片刻之后,楼梯间里出现了一只更加硕大的黑猫,不过它因为个头太大,一时半会不能通过那扇楼梯间的门。巨大的黑猫又开始新一轮撞击大门的活动,而这次因为离得太近,震颤程度一时从4级地震直接升级为8级强震。

卢瀚文这边暂时解决了黑猫的问题,而黄少天那边以一敌四,寡不敌众,节节败退。虽是撤退,但是黄少天思路清晰,行动果决,一路撤向电梯的位置,与卢瀚文顺利会师于电梯之前。

或者,换句话说,他们被七零八落却战力顽强的人偶包围在电梯之前。

“黄少!电梯好像坏了!”卢瀚文站在电梯前疯狂地按键,然而电梯按键毫无反应,电梯始终停在负一楼,一动不动。

黄少天一剑削了一只人偶半边肩膀,趁机回头一看,“卧槽!图书馆什么时候有地下一层了。”G大图书馆有五层,没有地下一层,屋顶天台不能使用电梯到达。平时学生们都是使用楼梯上下,电梯是供给图书馆工作人员搬动书籍的时候用的。所以,黄少天一开始并没有考虑过电梯,因为他在G大上学的时候,图书馆的电梯是需要刷员工卡才能使用的。

没等他们想清楚这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地下一层,电梯血红的数字突然开始狂跳,没一会儿就来到了3楼,停在了三楼。

卢瀚文端起焰影,戒备地后退半步。黄少天击碎前方人偶的腰腹,将其拦腰斩断,已经做好强行突破的准备。

电梯门缓缓打开,一个身着黑色家居服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脚下一双天竺棉的厚底拖鞋,踏着满地的玻璃与木渣,在剧烈摇晃的大楼中保持着优雅而轻缓的步调,在楼道轰鸣和怪兽尖叫中打了一个轻轻的响指。

下一秒,木偶与黑猫仿佛都被抽去脊梁,委顿在地。图书馆一瞬间恢复平静,只有不断弥漫的烟尘还昭示着方才激烈的战况。

“文州!你怎么来了?你怎么从地下一层跑上来了?图书馆什么时候有地下一层我都不知道。”黄少天一个箭步迎了上去,他金色的短发上全是灰尘,白色T恤已然看不出本色,灰尘和伤口密密麻麻地布满全身,整个人如同刚从战区逃亡而来。

喻文州从上到下审视了一遍黄少天,虽然一言未发,但是连站在黄少天身边的卢瀚文都在心里打了一个寒颤,那种感觉就像是一时兴起逃课去网吧打游戏却被老师抓住,这位老师平常非常喜爱这个学生,看到他这么糟蹋自己,内心之痛惜一时难以言表,又舍不得对他多说责备的话,千言万语汇成这么一个复杂的眼神,看得直让人揪心。

不过,老师和学生似乎又有哪里不太对,一时之间卢瀚文脑海里呼啸而过无数个电视剧的片段,无一不是深情男主对糟心女主无奈又宠溺的视线。

卢瀚文连忙摇摇头,可能真像是黄少说的那样,自己电视剧看多了,脑补过度。

喻文州的眼神没有停留过久,也没回答黄少天的问题,他放下手里提着的医药箱,朝黄少天看了一眼,黄少天立马乖乖地上前,眼看着喻文州将半瓶酒精倒了下来,伤口瞬间传来一片火辣辣的刺痛。

“痛痛痛痛痛——”黄少天示弱道。

“少天,你今晚为什么出门了?”喻文州处理伤口的动作轻缓了不少。

“还不是卢瀚文这小家伙不听话到处乱跑。”黄少天立马卖了队友,而后正色道:“我担心他出事。”

卢瀚文乖乖地上前一步,乖乖地自我介绍道:“我叫卢瀚文,今年14岁,是荣耀中学的学生……”

“文州,你是怎么来的?也是从老王家过来的吗?话说,王杰希他家里太诡异了,你说他一个开淘宝店的搞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有没有遇到那群纸人,卧槽,一个两个战斗力爆表,身形灵活直逼真人。你不要不相信啊,那群纸人比这群木偶还厉害。不过这群木偶也很恶心了,怎么打都打不死,切成两段还能到处爬。瀚文啊,平时真的少看点乱七八糟的电视剧,你看看你想出来的这些东西,真是没有最可怕只有更可怕……”黄少天用自己的方式替卢瀚文解围,似乎又顺手黑了一把王杰希和卢瀚文。

“……木偶不是我想的……”卢瀚文苍白地辩解道。

“……”

喻文州很快把黄少天身上大大小小的伤都处理了个遍,黄少天只觉得浑身上下一片舒坦,要是遇到木偶人纸片人什么的,还能再大战三百回合。

“走吧。”喻文州给最后一个绷带打了一个完美的结。

“去哪里?”

“回去。”

“可是外面都是瀚文想出来的怪物。”黄少天话音刚落,他们就透过玻璃窗看到一头哥斯拉把远处教学楼砸了一个大窟窿,卢瀚文一脸崩溃地捂住了脑袋。

喻文州看了看被砸成砖块的教学楼,又看了看身边的两个人,眼神犀利,面色凝重,“你们有人签收过来自微草的快递吗?”

“没有。”卢瀚文摇摇头。

“没有。刘小别在的那家快递公司?有什么问题吗?”黄少天反问道。

“没什么,我们可以走了。”喻文州说道,语气温和而放松,配上他一身居家的装扮,似乎只是在招呼两个人去他家喝下午茶,而不是去穿越无数怪兽的领域。 


谢谢观赏,请移步: (十二)


一点废话:

1. 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些故事能写无比长了,动作戏写起来真的特别吃字数……

2. 虽然是一笔带过的小卢的成长,但是从幻想走向行动的少年,真的超级可爱啊!

评论 ( 26 )
热度 ( 19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