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十二)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指路: 目录  

前文:(十一) 时钟


(十二)幻象

然而,黄少天没有动,反手拉住傻愣愣准备跟上去的卢瀚文,“文州,我再问一次,你是怎么来的?”

喻文州沉默不语,这一瞬的沉默戳破了适才温情的幻象,他们面对面站在一片狼藉的图书馆,放眼望去是满地的木头断肢残臂和支离破碎的书页,分明提醒着这个古怪夜晚尚未结束。

“有什么问题吗?”卢瀚文看看喻文州,又看看黄少天,不解地问道。

“傻小子,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你臆想出来的人呢?怎么能随便跟着自己臆想出来的人到处跑呢?万一遇上画皮之类的妖魔鬼怪怎么办?到时候他把我们骗到幽暗的小巷里,接着把脸皮一拽,啊呜——一口就把你吞掉了。”黄少天龇着牙对卢瀚文小声说道。

喻文州忍不住笑了,他摸摸鼻子,一手握拳放在嘴边咳嗽两声,试图掩盖自己笑场的状况。

“不准笑不准笑不准笑——”黄少天怒目而视。

“那个,黄少,我根本没见过这个哥哥。”卢瀚文感到非常委屈,今天一定要把话说明白了,一字一顿地强调道:“我觉得,是你想的他。”

卢瀚文说者无心,黄少天却觉得怎么听都有点怪,正想对这个脑洞清奇的少年多说几句,喻文州及时出声打断了他俩。喻文州看了看手表,语气诚恳地说道:“少天,我会尽量解释,但是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不一定能完全解释清楚。但是,不论这个解释你是否接受,我都希望你能跟我走。”

黄少天抱着手臂,不置可否,“行了行了,少说废话,先说出来看看。”

“王杰希家里没有任何其他的古怪,只有一个法阵,纸人是守卫法阵的。只要不惊动他们,基本都可以平安通过。”喻文州说道。

“你怎么会懂阵法?”

“写小说的时候查资料看到的。”

“那扇门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法阵以迷幻为主,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虽然不是真的,但是它们的杀伤力可不是假的。”

“法阵的主要作用是窥探内心最深处的想法,一般来说,仅供一人使用。人多了,它的读取程序就会出现错误,程序出错就会发生意外。这套程序是以少天为主的,本应该是宁静的校园场景。但是它又意外读取了瀚文的一部分想象,投放在同一个空间当中。”

“文州,为什么每次听你讲灵异故事,最后都能变成科幻故事?”

“大概,我不擅长神鬼之事,半路出家,并非科班出身。”

“所以,法阵也读取了你的想法?”

“我只想快点赶到少天身边,所以,出现了一部直行电梯。”

喻文州神色坦荡,目光幽深,一句低言细语之间仿佛藏着无数辗转的情意,寻思间又觉得是陈述事实,平铺直叙,却在某一瞬间直入人心,黄少天转开视线:“你怎么跑去王杰希家里了?”

“我先去了你家。”

“……”

“好了好了,最后一个问题,你如何证明自己不是幻象?”

喻文州沉默片刻,无奈苦笑,摇摇头说道,“我没办法证明。”

黄少天没想到一向游刃有余的喻文州会给出这样的回答,惊讶和不解攀附而上,下一秒被他自己觉察到,他期待喻文州自证,不过是想要一个可以相信他的理由。理智说着不可信,而情感却难以掌控地倾斜了自己的天平。

“不如,就把我当成一个会指路的幻象,相信我一次。”喻文州恳切地说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掷出硬币的那一刻,答案早已存于心中,黄少天点点头。

“那我们要怎么出去?”卢瀚文终于在两人你来我往地对话中插上了一句。

喻文州又看了看表,“走电梯!快!”

三个人踩着一地的木屑纸片飞快地向电梯跑去,小心绕过倒伏的书架和书堆。他们谁也没发现,原本停在三楼的电梯,下一秒血红的数字突然开始疯狂地下掉,从3楼一路掉到1层,紧接着又一路疯狂上升,等他们来到电梯门前时,电梯又一次回到了3楼,一切仿佛都没有变化。

黄少天抢前一步使劲按着电梯按键,电梯门缓缓打开,一股焦臭味从里面飘了出来。

“退后!”喻文州急忙拉住想要往电梯里钻的两个人。

电梯门打开一半,里面立着一个浑身着火的人,火焰燃烧得劈啪作响,烧焦的蛋白质味道令人窒息,更为可怖的是,人影静静站立着,既没有疯狂乱舞,也没有歇斯底里,安静得如同一只火把,一只能把人逼疯的火把。

“来不及了……”喻文州喃喃自语,片刻后重新拿定主意,“走,从楼梯走!”

卢瀚文迅速返身回跑,黄少天却像是被诡异的场景吓住了,定定地站在原地。喻文州拉住黄少天的手,冰冷的温度立时让黄少天回过神来:“卧槽卧槽卧槽卧槽,这是什么玩意?!这东西他妈也是想象出来的吗?!难道是文州你的想象?!写小说的想象力真是太可怕了!”

伴随着黄少天的吐槽,陷在火焰里的人影动了,一步一步走出电梯,一步一步向他们逼近,他每走一步,周围都腾起一片火海,炙热的火焰带着灼人的气息直扑而来,以极其迅猛速度铺天盖地扩展开去。

黄少天一晚上没受到惊吓的小心脏,此时砰砰砰直跳,他尝试深呼吸平缓自己紧绷的情绪,却在下一秒呛了一口浓烟,不得不费力地咳嗽,咳得内脏一阵纠结。

喻文州始终握着他的手,冰凉的温度在一片炙热当中恰到好处,在交握之间传递令人心安的可靠。黄少天咳得撕心裂肺,手上的劲变得很大,而喻文州似无所觉,轻缓地拍着他的背,站在原地等着他。

“你……咳咳咳咳,先走……”黄少天推着喻文州,身后的热浪滚滚而来,空气里似乎只剩下干燥和灼热。

“我等你。”喻文州固执地等在一旁。

“好了好了好了,快走吧……你怎么不听劝呢?”

“怕你跑丢了。”喻文州的声音在热气蒸腾中听着不太真切。

“你把我当成卢瀚文了吗?!”

“瀚文早就跑进楼梯间了。”

“咳咳咳,文州,你不能解决这些吗?再打个响指?”他们终于狼狈地跑进楼梯间,楼梯间的新鲜空气一拥而入,将他们从窒息的边缘拉了回来。

“抱歉,已经做不到了。”喻文州摇摇头。

“为什么啊?”卢瀚文不能相信短短几分钟之内,事情产生了这么大变化。

“因为这不是想象的。”喻文州摇头说道,“是法阵自带的。”

“好吧好吧,那现在我们怎么办?火烧眉毛了!没想到这破玩意还有自带功能啊。”

“去天台吧。”喻文州叹了一口气,“天台应该是法阵的阵眼。”

“老王的这个阵眼选的还真是不拘一格,随心所欲,究竟哪里能看出这里会是阵眼啊。”黄少天边说边捣鼓着大门上的锁。图书馆顶楼的门一如既往是锁着的,离开校园好几年,黄少天开锁的技巧有些生疏。他们听着楼下噼里啪啦的火焰声,无数杂乱而沉重的脚步声,间或传来几声尖锐的啸叫,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不太舒服。

“开了开了开了!”黄少天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轻轻推开顶楼的铁门。

夏日的暖风从隙开的门缝中灌入,图书馆的天台一如记忆中的模样,水泥糊的地砖大块大块拼在一起,防水涂料潦草地补上地砖的间隙,凹凸不平的地面显出与楼下恢弘的图书馆装潢截然不同的风格。远处有几个不知道是通风口还是放置空调外机的水泥墩子,高度合适,宽度恰到好处,正适合三五个人坐在上面翘着脚喝点啤酒,居高临下对着整个校园指点江山。在远处就是一排铁栏杆,锃光发亮,倘若是在烈日照射之下,甚至可以煮熟一个鸡蛋。

此时,天台上的时间仿佛和整个校园是两个时区,他们夤夜进入校园,触目黑暗,而此刻站在天台上却看见一轮将堕不堕的火红落日,残阳如血,整个天台上都仿佛被泼了一层浓重浓稠的红,红得压抑,红得窒息。

迎着落日,背对他们,正站在铁栏杆边上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学长……”黄少天压抑地低呼。

“他是谁?”卢瀚文下意识地跟着黄少天压低声音。

喻文州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时又一如往常的平静,“那就是阵眼。”

“什么?!”黄少天吃惊地回过头看向喻文州。

“难道要把他……”卢瀚文偷偷摸摸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喻文州摸摸卢瀚文的脑袋,“这个法阵会将人心底最深处的遗憾勾出来。最快的破阵方法就是弥补遗憾。少天,你有什么要和学长说的吗?”

“我……”黄少天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早点说完,早点回家。”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肩膀,转身走回了楼梯间,像是故意给他留出空间似的。

“黄少,虽然这个方法听起来不太靠谱,但是我觉得你要是耽搁太久,那个哥哥可能会更不高兴。”卢瀚文学着喻文州的样子,想要拍黄少天的肩膀,最后因为身高差距,只能拍了拍他的臂膀,也转身溜回了楼梯间。

黄少天眼睁睁看着两个人跑掉,半晌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妈的,我他妈又不是要表白!” 


谢谢观赏,请移步: (十三)


一点废话:

万万没想到,网课的第一个作业居然是根据自己喜欢的两个小说人物写一个场景。人生第一篇英文同人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的……Mr.Huang的对话真是对作者语言水平和词汇量的极大考验。

评论 ( 24 )
热度 ( 218 )